爆料爆料

丝袜美腿 两对情侣互换当面做宝贝儿我想你了给我好不好

2020-06-29 14:04:09 写回复
“苏师姐,真是巧啊!”见是苏心月,叶辰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雪玉兰花交出来。”

“这株是我的,师姐想要,自己找去呗!”叶辰叶辰抠了抠耳朵,却是很自觉的将雪玉兰花塞进了怀里。

“给脸不要脸。”苏心月当即出手,玉手之上萦绕白光,一掌拍来。

“你抢人灵草都是这般理直气壮吗?”叶辰眸光一闪,不退反进,一拳打了出去。

拳掌交错,两人皆被震退。

苏心月冷叱一声,再次动了,脚尖点地,身体轻盈无比,袖中已有灵剑飞出,被她握在手中。

“清风吟。”随着苏心月又一声冷叱,那灵剑颤动,灵光萦绕,被她一剑点出,刺破了空气,却有风吟之声,当真锋利无比。

见状,叶辰的脸色冷了下来。

他未曾想到,苏心月会动用秘法玄术,而且出手便是杀招,他笃定,若不出手防御,必定会被一剑穿心。

当即,他抽出了背负的天阙剑。

磅!

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天阙剑嗡鸣而颤,叶辰也被震得后退,更重要的是苏心月那招清风吟,虽然被挡下,但却有风刃四散,割裂了叶辰的衣袍,其中有一道还在他脸庞上划出了血痕。

“杀念太重,你难成正果。”一招得手,苏心月再次挥剑而来,斩出半月风刃,划破了半空。

“为了一株灵草就对同门弟子下杀手,苏师姐,是你杀念重,还是我杀念重。”叶辰真的怒了,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她剑中的杀机,明明下杀手的是她,却偏偏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正派姿态。

电光火石之间,叶辰一步踏出,真气灌输在天阙中,横剑劈出。

磅!

又是金属碰撞的声音,两人被反震的闷哼后退。

叶辰气势大胜,已经决定给苏心月一个教训了。

只是,他刚刚一步踏出,斜侧里就有一股强劲的掌风呼啸而来。

“人元境。”叶辰眸光一凛。

刹那间,他慌忙挥拳迎击。

只是,那暗中的人出手太快,而他出手仓促,没能完全汇聚真气,所以那突如其来的攻击,打的他蹬蹬后退。

“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我人阳峰的人都敢动。”

悠悠声音如风而来,丛林中便有一道白影闪过,速度奇快,瞬间欺身到叶辰身前,挥手又是一掌斜劈下来。

见状,叶辰慌忙举起天阙横在身前。

磅!

那出手之人,一掌拍在了天阙之上。

恐怖的掌力把叶辰再次震得后退,还未等止住身形,迎面又是一掌拍在了他的心口上。

一切来得太快,饶是他的实战能力,也反应不及,出手之人乃货真价实的人元境,实力强横,加上是偷袭,让他没有还手的余地。

噗!

待到止住身形,叶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踉跄,险些倒下。

叶辰这才看清楚来人的模样。

那是一个身穿白衣道袍的青年,算得上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之间,彰显温文尔雅的气质,但嘴角却挂着那种让人厌恶的戏虐笑容。

“齐昊师兄。”看见来人,苏心月顿时露出了嫣然笑容,美眸中还有倾慕之色。

“苏师妹,你没事吧!”那叫齐昊的青年一笑如煦风,却是虚假无比。

“我没事。”被心上人关心,苏心月笑的有些羞涩,但转眼看向叶辰的时候,脸颊上却再次浮现出冰霜,“师兄,他就是叶辰。”

哦?

闻言,齐昊瞬间来了兴趣,玩味的看着叶辰,“原来你就是我恒岳宗新来的实习弟子。”

“以人元境修为,竟然搞偷袭。”叶辰冷笑,心中不由的燃起了怒火。

“别以为打败了赵龙那个废物就天下无敌了,你须知,在我眼中,你依旧弱的不堪一击。”齐昊嘴角闪过一抹冷笑,“人阳峰给你脸,你不知进取,真是不识抬举。”

“今日偷袭之仇,你给我记着。”

“我等着你来寻仇。”齐昊戏虐一笑。

说罢,齐昊转身,迈着飘逸的步伐来到苏心月身旁,而后手拈雪玉兰花,风度翩翩的递到了苏心月的身前,笑道,“苏师妹,送你的。”

“谢谢师兄。”苏心月露出了羞涩笑容,脸颊之上又有一抹红晕闪过。

“走了,回人阳峰。”

“嗯。”

两人并排离去,留下了身形踉跄的叶辰。

“这笔账,我记住了,你给老子等着。”眼中寒光不断,叶辰狠狠的抹掉了嘴角鲜血。

他并未离去,而是寻了一处隐秘地方暗自疗伤。

不到半日,他惊人的恢复力,让伤势得以复原,继续寻找雪玉兰花。

他需要雪玉兰花炼制玉灵液,从而借助玉灵液填补大容量的丹海,这样才能尽快的突破。

时至黎明,他才走出了后山,近十个时辰的努力,也只寻得了九株雪玉兰花,但也足以他尝试炼制玉灵液了。

又是那个小山头。

叶辰静心凝气之后,心念一动召唤出了真火,以御气之法掌控火焰,凝聚成一尊火焰炉鼎。

随后,便是一株株灵草不分先后的投入了进去,真火涌动,投进去的灵草当场化成了灰烬。

“火势太猛?”叶辰心中暗道,继而稳稳操控着真火降低火势。

又有十几株灵草被

扔了进去,灵草迅速的枯萎下去,一滴滴各色液体被提炼了出来。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叶辰心境空明,汗流浃背,精神高度集中,虽然失败了几次,但却也找了窍门,随着地上灵草灰烬不断增加,他对火的掌控也逐渐变得娴熟。

不知何时,小山头上有药香弥漫。

“出炉。”随着叶辰一声,那火焰鼎炉之中,有一团灵液飞出,被他用玉瓶接下。

呼!

一口浊气吐出,叶辰紧紧攥着三瓶玉灵液,贪婪的吸允着瓶中溢出的浓郁药香。

“辛苦总算没有白费。”抹着热汗,嗅着药香,叶辰只感浑身疲惫散去了很多。

“就是不知道药效如何。”喃喃自语一声,叶辰仰头将一瓶玉灵液灌进了口中。

顿然,叶辰精神一震。

玉灵液入体,就像一汪清泉流过身体各个经脉,抚平了他的疲惫,滋养了他的脾肾,玉灵液蕴含的精粹灵力,补充了他炼制灵液消耗的真气。

咦?

叶辰轻咦一声,脸上浮现出喜色,因为不断的服用灵液,让他触及到凝气二重的屏障。

一鼓作气。

叶辰将剩

小说文学

余的两瓶玉灵液,一下子全都灌进了口中。

这下,金火一涌而出。

远远看去,叶辰身上燃着金色的火焰,黑色长发,无风自动,以他为中心,形成了庞大的灵气漩涡,叶辰来者不拒,身体就如无底洞一般,鲸吞牛吸着天地灵气。

啵…!

不知何时,冥冥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进阶。”随着叶辰一声低吼,他凝气一重的修为,一跃冲上凝气二重。

他的身体,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首先是丹海拓宽了很多,真气变得更多更精粹,而后是经脉和骨骼,变得更为坚韧,而且已经沾染了一缕缕金色。

除了这些,叶辰还发现自己拳头上蕴含的充沛力量,他自信此时一拳下去,足以打死一头憨牛。

呼!

随着一口浑浊之气吐出,叶辰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咔吧!

咔吧!

很是舒爽的扭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体内传出了骨骼碰撞的咔吧声响,倍感惬意。

“不错。”叶辰忍不住叫好。

自然,最让他兴奋的并非是这些,而是他所炼制的玉灵液所蕴含的灵力,并非宗门发放的玉灵液可以比拟的。

“真火和地火所炼制的玉灵液,果然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时间,叶辰想到了发财路。

有真火,有玉灵液的炼制方法,假以时日,炼制玉灵液的速度和质量必定飞速提升,不仅可以填补大容量的丹海、用来突破修为,更加可以拿去换更有用的东西。

生生压下了心中的兴奋,叶辰干劲儿十足。

心念一动,他再次召唤了真火,凝聚成了鼎炉形状,一株株药草再次投放进去。

因为有成功的先例,所以他对火焰的控制变得越发的娴熟,而玉灵液的灵力,也随之变得格外精粹。

时至夜幕降临,他才停止了炼制。

 

并非他愿意停下,而是炼制玉灵液所需的药草用完了,更准确的说,是因为没有了雪玉兰花。

“炼制玉灵液所需的灵草,其他的在后山不难找到,只是这雪玉兰花…..。”

叶辰想到了问题所在,昨日他在后山逛游了很久,其他灵草倒是采集了不少,但雪玉兰花在后山很难寻到,他也只采集了九株而已。

“要想办法多搞点雪玉兰花。”叶辰摸了摸下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万宝阁。

“万宝阁珍藏丰富,想来搞点雪玉兰花应该不难,只是这灵石……。”叶辰小声嘀咕着,还不忘往自己储物袋里瞅了瞅,不由得干咳了一声。

之前在万宝阁,为了买那个紫金葫芦,他花掉了所有的积蓄,虽然很想多搞点雪玉兰花,但奈何囊中羞涩,让他不由得抓耳挠腮。

“去哪搞点钱哪!”挠了挠头,叶辰有些纠结,才发现没有灵石真是万事难办哪!

“叶辰,明日风云台决战。”正在叶辰思索之时,这样一道声音传上了小山头。

闻言,叶辰眼睛一亮。

“这下,有钱赚了。”搓了搓双手,叶辰不由得仰望了苍劲磅礴的天阳山峰。

因为,从声音他能听出,下挑战书的正是天阳峰的卫阳。

也对,他拒绝了天阳峰的邀请,也是在变相的打了天阳峰的脸。

那天阳峰首座钟老道虽然不比葛洪那般睚眦必报,但他叶辰毕竟让天阳峰折了面子,不教训一下叶辰,天阳峰必定威严扫地。

不过此时叶辰可不在乎那么多,他眼里现在只有钱。

有钱赚,他不介意再上风云台。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

天还未大亮,外门的弟子大多都已经跑出来了。

昨夜,天阳峰卫阳的挑战都听到了,挑战的对象正是叶辰,喜欢看热闹的弟子,早已聚集在了风云台下。

“我说,这次你猜叶辰能赢不。”

决斗的双方还未到,台下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

“我看悬,卫阳乃是凝气七重巅峰,比赵龙可是整整高出一个小境界,虽然只是一个小境界,但这实力可就差的大了去了。”

“我怎么感觉叶辰会赢呢?”

“非也,你难道忘了卫阳的手段了?”

“寒冰真气。”说道卫阳的手段,在场弟子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看,卫阳来了。”

不知是谁说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一个方向。

那里,人群已经很默契的让开了一条路,身穿白色道袍的卫阳风度翩翩而来,他的威望似乎不低,以至于一路都是听着阿谀奉承过来的。

卫阳好似很享受四周敬畏的目光,这样的目光,让他不由得飘飘然。

虽然如此,但他还是摆出一副淡泊名利的虚假姿态,径直的走上了风云台,而后双手倒背在身后,俨然而立,睥睨着四方。

“叶辰也来了。”

很快,观战的弟子再次起了骚动。

熙熙攘攘的人影,再次默契的让开了一条路。

叶辰大步跨来,步履稳健有力,还扛着他那二百多斤重的天阙重剑。

咕咚!

看到那天阙重剑,很多弟子都不由得暗自咽了一口口水,犹记得几日前,赵龙就是被这把剑砸的跪在了地上,这要是一般的弟子,被这一剑砸下来,说不定就变成一坨了。

“各位师兄,早。”叶辰倒是个自来熟,一路都在摆着手,只是他的热情没有得到半点的回应,让他感到颇为尴尬。

没人搭理他,叶辰不由得干咳了一声,而后大步走上了风云台。

而此刻,伫立在风云台上的卫阳,也睁开了双眼。

“叶辰,你好大的胆子,连我天阳峰的邀请都敢拒绝。”一上来,卫阳便大声呵斥,似是下马威,又像是呵责。

闻言,叶辰眉毛一挑,“卫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门规又没有规定我必须加入你们天阳峰,加不加

入你天阳峰,是我的选择,难不成还犯法不成。”

“好一张伶俐的嘴。”卫阳冷笑,“那今日,我就让你知道藐视我天阳峰的下场。”

说着,卫阳轻踏脚掌。

很快,以他脚掌为中心,一股冰寒的白色真气急速的蔓延,白色真气所过之处,风云台的表面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了寒冰。

“寒冰真气。”看到这副场景,叶辰微微有些诧异。

“小子,你知道的还不少嘛!”卫阳嘴角勾起戏虐的笑容。

“还真是眼拙了。”叶辰不由得摸了摸下巴。

在正阳宗,他也曾见过拥有这样阴寒属性的真气。

这种寒冰真气有天生的,也有后天养成的,后天养成的,需遭受极大的寒冰彻骨之痛,也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扛过这彻骨冰冷的痛苦。

至于卫阳,叶辰微微有些诧异,他是属于先天具备寒冰真气的人。

虽然都是寒冰真气,但后天养成的跟先天具备的差距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一般这样的人,都会受到宗门特别培养,想来卫阳就是这类人。

说话间,那寒冰真气已经蔓延到了叶辰脚下。

只是,他并未后退,任由那寒冰真气通过脚掌侵入他的身体,而后冰冻他的身体,冰冻他的经脉。

哇擦!

他的这副举动,让下方的弟子都惊叫了。

“叶辰这是找死吗,寒冰真气侵入身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看他八成是被吓傻了。”

他们其中,有太多弟子曾在卫阳手中吃瘪。

那寒冰真气不必普通的真气,一旦侵入身体,便很难抵御,一般面对拥有寒冰真气的人,他们都会避而远之,生怕那寒冰真气侵入身体。

叶辰倒好,不躲不闪,竟然任由寒冰真气冰冻他的身体。
啊…!

很快,叶辰便惨叫了一声。

自然,这是他装出来的,他虽然发挥不出真火全部能力,但抵御这寒冰真气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之所故作痛叫,一切都只是为了麻痹卫阳。

这是他一贯的作风,扮猪吃老虎。

很快,他的身体自脚掌开始,便已

经开始结成寒冰,而且还在不断向上部蔓延,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的身体就会完全被冰冻住。

见状,卫阳冷笑一声。

他以为,打败叶辰需要稍微费一些手脚,不曾想到这么简单就让叶辰中招了。

他对自己的寒冰真气很自信,修为低弱的弟子,一旦中招,便几乎没有可能脱身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叶辰被打倒的场景了。

“看来,我真是高估你了。”卫阳再次冷笑,缓缓走来,见到叶辰被冰冻,也懒得动用玄术秘法了。

哎!

下方的弟子,已经无奈的叹了口气。

万众瞩目之下,卫阳走到了叶辰身前,饶有玩味的上下打量叶辰,“感觉可好?”

叶辰故作挣扎,却是没有挣脱寒冰。

寒冰真气的确名不虚传,有束缚人的能力,一旦身体被冰冻,便很难有行动能力。

自然,他不属于这类人,他有真火护体,可以直接无视寒冰真气。

而且,他自信,就算没有真火护体,凭借他磅礴的真气,也足以强势撑破寒冰的束缚,他此

小说文学

刻示弱,一切都在为卫阳放松警惕之后大反攻做准备。

“跟你打,真是浪费时间。”卫阳嘴角挂着冷笑,说着便已经抬起了手掌。

小说文学

只是,就在他手掌就要拍下的时候,叶辰嘴角却是闪过一丝诡异的冷笑。

蓦然间,卫阳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只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上一刻还被冰冻的叶辰,此刻竟然动了,猛地抬起了脚掌。

“竟然无视寒冰真气。”下方一阵哗然。

突如其来的一幕,也让卫阳满眼惊色,“你…….。”

因为距离太近,因为叶辰突然出手,因为卫阳放松了警惕心,以至于下腹被叶辰结结实实的踹了一脚。

闷哼一声,卫阳被踹的一阵趔趄。

“不可能。”卫阳踉跄的后退,吼声不断,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个凝气二重的弟子,竟然无视他的寒冰真气,这当真超乎了他意料。

“没什么不可能的。”冷笑声迎面响起,叶辰已如一头雄狮而来,不给卫阳喘气的时间。

卫阳刚刚稳住身形,还未祭出护体真气,便又被叶辰一脚踹的趔趄后退。

“给我回来。”叶辰快走两步,双手伸出,上前抓住了卫阳一条胳膊,将趔趄后退的卫阳生生拽了回来。

卫阳身体失去了重心,刚要有所反映,但却是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整个身体也被彪悍的叶辰整整抡了一大圈。

砰!

随着巨响传来,卫阳被叶辰狠狠的摔在了战台上,整个战台都被他的身体砸的裂出了缝隙。

噗!

卫阳一口鲜血喷出。

只是还没完,彪悍的叶辰,再次将他的身体抡起。

砰!砰!砰!

这样的声音接连不断,叶辰手抓着卫阳的一条胳膊,把卫阳当做了一条皮鞭,接二连三的摔在战台之上,以至于卫阳的被他摔得五脏六腑移了位,以至于战台被他生生砸出一个人形出来。

下方,观战的弟子看的发愣,已经不止一次咽口水了。

“这…这也太彪悍了,我要是卫阳,恐怕早被摔成一坨了。”

“这一战,打的也太…太扯了吧!”

这人的话语,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凝气七重巅峰的卫阳,身负寒冰真气,竟然会败得如此扯淡,他甚至连施展秘术的机会都没有。

啊…..!

随着卫阳最后一声痛叫,他被叶辰狠狠砸在了战台上。

此刻,他全身的骨头近乎断了一半,血肉模糊的,丝毫动弹不得。

“不…不可能。”卫阳口中涌血,瞪着两只充血的眼睛死死盯着叶辰,他想说他还有很多秘术没有施展,还有很多手段没有动用,就这样摔残了。

“卫师兄,高高在上的你,有没有想过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叶辰蹲了下来,微笑的看着卫阳。

卫阳想要说话,但却被口中涌出的血堵了回去。

“啥都别说了。”叶辰说着,很自觉的拿走了卫阳的储物袋。

“你…..。”见状,卫阳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昏过去了。

别慌,还没完。

叶辰上下起手,便开始在卫阳身上一阵翻腾,,无论是腰间玉佩、手上的扳指亦或者玉带上镶嵌的玉珠,只要是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很自觉的塞进了自己怀里。

他就像是一个强盗,见东西就抢,将宝贝就拿,手法娴熟,一看偷鸡摸狗的事情就没少干。

“还…还带这样的?”下方的弟子看的一愣一愣的。

万众瞩目之下,叶辰将卫阳身上值钱的东西扫荡的干干净净。

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把回到解放前了。

得嘞!

做完这些,叶辰才拍拍屁股,溜烟儿消失在了风云台上。

他走后很久,这里都是一片静寂。

恒岳宗外门三大主峰,叶辰已经连败两大主峰首座的弟子。

出了风云台,叶辰便怀揣着卫阳的储物袋和宝贝马不停蹄的杀向了万宝阁。

这次风云对决比上次对战赵龙时的收获还要丰硕。

先天具备寒冰真气,卫阳的天赋虽然不怎么好,但却是备受天阳峰器重。

因为受其中,所以他的储物袋很丰盛,仅仅是灵石就有一千有余,玉灵液足有三十几瓶,算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可以说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不错,不错。”叶辰拍了拍储物袋,心情很不错,一只脚也已经踏入了万宝阁的大门。

刚刚走进来,庞大海便冒出头来了。

依如第一次,这厮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看什么东西都是雪亮雪亮的,谁要是敢在他的万宝阁偷东西,必定逃不出他的法眼。

“小娃,你又来了,看上啥了,爷爷我给你便宜点儿。”这货搓着手,笑的有些不正常,看的叶辰心里发毛。

“长老,有没有雪玉兰花。”

>>>>完整版在线阅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