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爆料

快穿女配逆袭记高H-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2020-06-29 14:04:29 写回复

“我让你报警,让人来救火!”林奇冷冷道:“还有,等警察来了,你们最好老实交代是谁派你们来的,要是不按照我说办,你们懂的……”

那人腿肚子吓的发抖,不利索的掏出了电话,急忙报警说明了情况。

林奇看着火光腾腾的废工厂,暗道还好没什么人,不然要出大事了。

等到那人报警完了之后,林奇将其打晕,然后离去。

而火警很快就赶了过来,这边废工厂本来就没用了,将周围挖出了一道深坑,顺利的将火势扑灭。

这五人旋即被警察弄醒,在严厉的询问下,他们最后老实的交代了情况……

 

此时,在一间豪华的办公室中,刘兴明脸上却是一阵狐疑,他打了好几个电话给胖子,可居然一个都没接,按理说,这么长时间也应该解决问题了啊。

刘兴明泡了杯咖啡又等了一会,没想到胖子直接打了过来。

兴奋的接通了电话,刘兴明笑道:“胖子,那小子解决了吧?”

“刘总,你在哪呢?我,我想……”胖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结巴什么,把话说清楚点。”刘兴明没好气道。

胖子旁边都是警察,几把枪抵在他脑袋上,能不结巴吗?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按造警察的命令的说道:“刘总,我想见你,你在哪呢,我能过来吗?”

“哦,你是想要好处吧,别不好意思,我就在办公室,你赶紧带兄弟们来领赏吧。”

刘兴明还以为什么事呢,说了两句挂断电话后,心情顿时大好,想着等胖子来了,一定好好好听一听,林奇是被教训成什么样?对了,他还特意嘱咐过,让胖子拍几张照片保存着。

正在刘兴明幻想着林奇变成猪头的样子,门突然砰的一声被踹开了。

“谁啊,不是说过进我办公室要敲门……”话说道一半,刘兴明突然愣住了。

只见胖子沮丧的走了进来,而他的脸鼻青脸肿,就跟猪头似得。

这是什么情况,变成猪头不应该是林奇那小子吗?

刘兴明还在诧异,门外直接窜进了几个警察,不由分说的架住刘兴明,带上了手铐。

“你们干什么?我犯了什么罪,凭什么抓我?”刘兴明大叫道。

一名警察队长走出来说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吗?”

“我没做,我什么都没做啊。”刘兴明心虚道。

警察队长怒道:“刘兴明,刚才胖子跟你打电话的时候,我们就在旁边,现在警方怀疑你是纵火案的主犯,而且,这几个人身上都有过命案,你们关系来往密切,必须接受调查。”

“这,这是什么情况……”刘兴明踉跄几步,露出匪夷之色。

“什么情况你自己还不了解?对了,你买凶杀人的事情,他们几个都已经承认了,跟我们走吧。”警察将一脸懵逼的刘兴明带上了警车。

刘兴明这才幡然醒悟,却只能绝望了闭上眼睛。他明白这次遇到高人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惹了一身搔,令人后悔不已。

林奇回到学校后,就给外公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要汇款。

现在有钱了,肯定要先孝敬外公,毕竟是他把自己拉扯大的。

而知道林奇汇款庞大金额后,外公顿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在他们那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里,一辈子都见到不到这么多钱。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外公突然换上了一副严厉的口气道:“孩子,咱们虽然穷,但是穷的有骨气,而且你还是医道宗师之后,怎么能做偷鸡摸狗的事情,赶快把这些钱还回去!”

“外公,我没做偷鸡摸狗的事情,这些钱都是干净的。”林奇愣了一下解释道。

“哼,我们林家世世代代都是医生,你给我们林家抹黑,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还不认错?”外公的口气相当严厉,从小便是教导林奇医道至理。

林奇在他熏陶之下,懂得了许多东西,也都谨记在心,他认真道:“外公,这些钱是我倒卖了古玩挣来了的,而且我现在有一套房子,还想接你过来旅游呢。”

只是外公怎么也不敢相信,林奇一下就有了这么多钱,怒斥道:“孩子,你要是今天不坦白,就不是我的孙子,我们林家没你这样的人!”

“外公,我真没有,等我把你接来看看你就知道……”林奇现在真是怎么也解释不

清楚了。

“行了,孩子你要好好做人,不要好高骛远,懂吗?算了,等了反省好了在跟我打电话吧。”外公说完就掐断了电话。

林奇看着电话,真是哭笑不得。

他外公和他都穷惯了,在小山村里外公就靠着给村里人看病有点微薄收入,现在一下就有了几百万,恐怕一时还接受不了。

没办法,林奇只能跟他表姑联系,表姑住在老家县

城,虽然离的远一点,但隔三差五的就会去看望外公,照料一下他的生活,林奇决定将钱打到对方的卡上。

等到表姑发来了卡号后,林奇先打了一百万过去,后面保证每个月都会打钱过去,让表姑给外公盖一栋大点的房子,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忙完这些后,林奇简单收拾了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就打算搬到江山多娇的别墅中,他不是迂腐的人,现在有了房子,自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本来想打车过去,只是今天双休日,林奇等了小半天也没能等到空车,最后只能挤上了一辆拥挤的公交车。

这趟公交车是学校通往市区的专线,林奇刚上一车,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倩影——田静雅。

田静雅是金海大学的系花,同时也是林奇的同桌!

不过,林奇和她并没什么交流,更何况追求她的人都快排成长龙了。

没想到的是,田静雅扫了一眼认出了林奇,主动打招呼道:“林奇,你也去市里?”

田静雅穿着一身清凉的碎花小裙,雪白的肌肤,娇俏的面容,让林奇看看的微微愣神。

说实话,正是因为她太漂亮了,林奇跟他坐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有些自卑,像他这种吊丝怎么可能她有什么交集。

现在她主动打招呼,让林奇有些诧异道:“真巧啊,没想到和你坐一辆车。”

“林奇,你实习怎么样,我听说你实习报告交上去。”田静雅朝着林奇这边挤了过来。

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林奇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特别那嫩滑的胳膊,无意间蹭到林奇的手肘,如同绸缎般丝滑。

林奇奇怪了,以前田静雅也从来不会跟他说话,怎么今天会问真么多?

眼神一动,林奇朝着她后面望去,只见一个猥琐的中年男子跟在她后面,一双小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她的身材,看到田静雅挪走,中年男子也跟着挤了过来。

林奇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主动挤到了田静雅的后面,低声道:“你遇到麻烦了?”

“嗯,那个猥琐男人,老是往我身上故意贴……”田静雅低声气恼道。

公交车本来就是人挤人,这中年男子正是借着这种好处,偷偷使坏,占了不少便宜。

而且看他那漫不经心的,很自然的挤过来,一看就是老手了。

中年男子狠狠瞪了林奇一眼,警告他最好不要多管闲事,紧接着满脸银荡,伸出一只贼手,往田静雅裙内探去……

啪!

林奇屈指一弹,正中男子手腕筋脉。

中年男子只感觉整个手腕都麻了,他恼怒的看了林奇一眼。

“小子,你在动一下试试?”中年男子伸出另外一只手,指着林奇道。

啪!

林奇又

小说文学

轻轻一弹,那中年男子的整条手臂,麻痛的失去了知觉,他双眼瞪大,感觉两手就像是面条似得垂下,现在使不出半点力气。

中年男子又惊又怒,他破空大骂道:“我草你外公,你特么……”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林奇一根手指头弹在了对方下巴上,对方只感觉整张脸都麻掉了!

“你……&*&%¥……”中年男子只说出一个你字,叽里咕噜的下面说出了一连串的鸟语,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却是林奇弹指时,加上了一丝修炼出来的真气,将对方整张都打瘫了。

“我最恨别人骂我外公!”林奇暗暗一脚踹出去,那男子像是陀螺一般,在人群中转了几下,正巧扑到后面一个肥胖的大妈身上,紧紧压住了大妈。

那大妈回头一看,顿时就是一巴掌呼了出去:“长尼玛那么丑,还占老娘便宜!给我死远点!”

“我……&*%¥#……”中年男子想说我会占你便宜?可结果话一出口,就是这一连串的鸟语。

那大妈哼了一声:“还是个哑巴,真晦气!”

这大妈长了一张大饼脸,脸上的麻子看上去就像是芝麻一样,中年男子只感觉一阵恶心,可偏偏他这时候说不出半句话,感觉到周围的异样嫌弃的眼神,他狠狠瞪了林奇一眼,下一站就跑下了车。

看到那男子灰溜溜的逃走,田静雅捂嘴偷笑了几声,回头看着林奇道:“这次谢谢你了。”

“没事,举手之劳,我就是看不惯这种公交色狼。”林奇淡淡道。

“嗯,你去市区干什么?”田静雅不禁对这个从来没交流过的同桌,多了一丝好感。

“我搬家到外面去住。”

“不是吧,你要搬到市区去?”田静雅十分诧异道:“那里房租很贵的,一个月单间都要两千块一个月。”

对于市区的房价,田静雅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他实习就在售楼处卖房。

“确实很贵,不过我是去市区取房,用不着租房。”林奇揣着苏天磊给的钥匙,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在市区有一套房?”

田静雅错愕道。

市区的一套房产,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还是很少负担的起,而且田静雅还知道,林奇家乡在小山村里,怎么可能会有钱在市区买房?

看了林奇一眼,田静雅本想打击他几句,不过刚才救了她,却也没好说出口。

只是摇头叹息了一声,现在男生怎么都喜欢吹牛皮?

咯吱~

就在这时,公交车上有人下错站要重新上车,师傅只能踩了个急刹车。

“啊!”田静雅悴防不及,轻呼一声,猛然朝着前面摔去,眼看着就要磕着扶手。

林奇眼疾手快,双手赶忙一捞,牢牢的将她抱住,但是双手抱的地方却是软绵绵的,让他不禁一呆,奇怪的捏了两下。

等到田静雅被扶正,她脸颊涨的通红,回头瞪了一眼林奇,羞恼道:“软吗?”

“软!真软!”林奇下意识的回道,一眼望去,双手急忙从她胸口挪开,尴尬道:“呃,这个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那你……”田静雅想说那你捏什么?

“咳咳,我还以为是你身上揣了两馒头,真不是故意的……”林奇解释道。

“你,你身上才揣馒头呢!流氓!”

田静雅又羞又气,想起那里从来没人碰过,抬起脚,就气恼的狠狠在林奇脚背上跺了一下。

“嘶……”林奇倒吸了一口气凉气,那可是八厘米的高跟鞋啊。

“下一站,江山多娇站,请下车的旅客往后门靠拢。”

公交车到站后,田静雅朝林奇翻了个白眼,便是下了车。

林奇到站也跟了下去。

“你跟着我干什么?”田静雅发现林奇和她,走的居然是同一个方向。

“我不是说了,到这里来取房。”林奇看了一眼江山多娇的售楼处,准备去问问。

田静雅终于忍不住了:“你能在这里买房?我告诉你,这里的房子都是别墅,最少也要几百万,你不吹牛会死啊?”

“我当然买不起,不过别人送我一套,我过来取而已。”林奇好笑道。

说实话,就连他也感觉在做梦,自己竟然会在市区有套房子。

而且看这里绿化极好,小桥流水,树木成荫,石路小径,鲜花绿草,别具一格,放眼望去像是生活在大森林一样。

“有人会送你房子?”田静雅叉着小腰道:“谁送你的,该不会是苏天磊,苏总送你的吧?”

“还真被你说中了。”

“你!”田静雅冷哼道:“林奇,我觉得你以前学习挺好的,而且人也诚实,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切实际,整天就跟吊丝一样只知道幻想。”
看她气呼呼较真的样子,林奇笑了笑,只好改口道:“好吧,我就是闲着无聊,到这边来逛逛,行吧?”

“这还差不多,你现在知错能改,我们还是同学。”田静雅这才哼了一声,露出笑脸,对着林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林奇摸了摸鼻子,现在说真实话倒是没人信了。

“呃,那你来这里干嘛?”林奇和她一边走,一边闲聊道。

“我当然是来实习的,这是我刚应聘上的实习单位,帮江山多娇项目卖别墅,如果卖出一去一套,我就能提好几万呢,虽然,我现在一套也没卖出去……”

田静雅说着,露出失落之色。

别看卖别墅的提成高,但这江山多娇的别墅,并不是普通人能买的起。

有些销售员可能做了一年也卖不出一套,甚至连买房子的人都找不到一个,毕竟有钱又想买房的,不是大街上随便找得到的。

“你能带我进去看看吗?”林奇心道,他既然是来取别墅的,那这套房子倒可以让田静雅帮忙办过户手续,选择户型,多少应该算她一点业绩,就算不行也能让她熟悉一下业务。

“你又不买,带你进去会被人家赶出来的。”田静雅为难道。

“带我进去随便看看,跟我介绍一下户型,还有买房手续之类的,你也才刚来,就当练习下流程不是?”林奇说道。

“嗯……你说倒也对,我刚把卖房流程弄清楚,是该多练习一下。”田静雅沉吟片刻,点头道:“那好吧,我带你进去,你待会就装作我的客户,等到结束的时候,你就说考虑一下,然后就走,记得别穿帮哦。”

“行,那就麻烦你带我进去见见世面。”林奇笑着道。

“嗯,待会你要装的像一点,还有……”

田静雅嘱咐了好几遍,最后才带着林奇走进了江山多娇的售楼处。

一进入到里面,田静雅按商量好的,带着林奇走到了房子模型面前,开始为林奇介绍别墅的优点,面带微笑,说的有条有序。

虽说刚开始还有点结巴,但随着林奇眼神的鼓励,她越说越顺,很快就熟练起来……

“哟,静雅,你带客户来看房子啊?&rdquo

小说文学

;

一个四十多岁,穿着职业装的女人,缓缓走了过来。

这女人身材不错,就是脸型尖薄,脸上扑粉极厚,像是抹了半袋面粉似得。

林奇瞄了一眼他心口的胸牌,上面写着——刘主管。

“刘主管,这位客户非要说来看看,我正帮他介绍一下别墅和周边呢……”田静雅镇定道,但心里却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呵呵,静雅,你确定他是来买房的?”刘主管扫了林奇一眼。

“这个……”田静雅微微一怔,手心有些冒汗。

林奇接话淡定道:“我只是来看看,没说一定要买。”

刘主管冷哼了一声,直接道:“静雅,我看他是你同学,或者是你朋友,故意带他们来这里参观的吧。”

“刘主管,我,我只是想练习一下流程!”

田静雅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拆穿了,只好诚实的说道。

“我就说嘛,你一个新人,怎么可能找到客户?”刘主管顿时冷笑几声,转而打量了一下林奇道:“还有你,穿这一身地摊货,还装什么装,你也买的起这里的房子?”

听的她言语满是讥讽,林奇不仅微恼道:“我没说要买,不过我是来取房的。”

“取房?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你有我们别墅的钥匙吗?”刘主管质疑道。

林奇掏出一串钥匙,直接道:“这是苏天磊交给我的钥匙,可以吗?”

“咦?你怎么有我们别墅的钥匙,不会是捡来的吧?”刘主管显然愣了一下。

只是怎么看,她都觉得林奇穿着普通,不像是能买的起别墅的人,更不可能认识苏天磊,她敢肯定这把钥匙不是真的。

扫了两人,刘主管想了想,一脸鄙夷的不屑道:“呵呵,你们两个做戏还做的挺全的啊,仿冒的钥匙都找好了?趁我没发火之前,你们赶紧滚出去!”

“你说什么?”林奇眉头一挑道。

“算了林奇,你快把那钥匙收起来吧,我跟你一起出去练习。”田静雅拉住林奇,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带你去其他地方参观一下。

“我让你们滚,田静雅,你没听清楚吗?你被开除了,立刻滚蛋!”刘主管指着大门喝道。

田静雅身体一僵,脑子嗡的下一片空白,她没想到因为这件小事,竟然会被开除了。

“刘主管,我只是想让我的同学跟我练习一下,熟悉卖房流程,这有什么错吗?”田静雅咬着

小说文学

嘴唇道。

“呵呵,你以为你真的能卖出房子,告诉你,你根本就不是做这块的料,这里人已经够了,用不着你了,滚吧。”

刘主管叱喝道,丝毫不留情面。

“刘主管,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但我之前听说,只要来了新人,你就会想办法赶走,因为只有这样,你就会少一个人跟你竞争,然后独吞这里的客户,是吧?”田静雅回敬道。

本来,这田静雅就长得年轻漂亮,刘主管自然没法比。

而现在的客户哪个不想长得好看的小妹介绍业务,刘主管这老女人只能做冷板凳,所以就经常故意找茬把新人赶走。

“你,你胡说!”刘主管似乎被说中了心事,急忙反驳。

林奇也是看出了什么,直接道:“把你们经理叫出来,我要问问,像你这种人,怎么能当上主管的。”

“小子,我们经理也是你想见就见的,穷逼吊丝,给我滚出去!”刘主管蛮不讲理道。

“怎么回事?”此时一个五十来岁的秃顶男人走了出来。

“姐夫,你总算是来了。”刘主管声音顿时娇柔起来,撒娇般的勾起秃头男人的手,告状道:“这个新来的田静雅不将规矩,还带她同学来瞎胡闹,我就让他们走,他们还骂人。”

“这下午一般没人,带她同学来看看,练习一下流程什么有利于工作,给你说多少次了,不要明目张胆的欺负新人。”

秃头男子正是这里的经理。

只是这话说的有点意思,不要明目张胆的欺负人,意思就是提醒刘主管,私下欺负就行了。

也难怪这刘主管会如此嚣张,摆明了人家就有后台嘛。

“经理,我来取房子,我想让田静雅帮我办理相关手续。”林奇再次拿出钥匙道。

“林奇,你别装了……”田静雅拉了一下林奇,这都什么时候了?

看到那钥匙柄上有他们别墅的标志,秃头经理愣了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林奇道:“这钥匙好像是我们别墅的钥匙,但请问一下,是谁交给你的,我们需要确认。”

>>>>完整版在线阅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