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爆料

翁熄性放纵(第一篇:被浓精灌满的熟妇目录

2020-07-25 14:11:43 写回复
“什么,鬼,真有鬼?”

章泽羽顿时花容失色,甚至吓得有些发抖,鸡皮疙瘩直冒,用一种惊恐的目光看着何鸿问道。

其实,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之前她

小说文学

一点也不相信有鬼。

可是,后面的事情,已经隐约让她有些怀疑了。

现在何鸿一说,她怎么能不害怕!

“嗯,是的!”何鸿点了点头。

其实,鬼就是灵魂的遗留,普通人死了,没有达到一定境界,就叫阴神,全身上下都带着阴气。

而修道士一旦修炼出了元婴,成就元神,元神出窍,这就叫阳神。

阳神带着正阳刚正之气,瞬息之间,纵横百里、千里、万里,这才是正道。

有些人,供养阴神,这就是邪道。

而何鸿没有猜错的话,章泽羽他们遇到的鬼,可能就是邪道供养的阴神。

这些知识点,当然是来自于包罗万象的《七宝鸿蒙录·杂篇》了。

“也就是说晚上在我耳边说话的,就是那个……”章泽羽越想越觉得可怕。

她下意识忙往何鸿靠一些拢,这才让她才有一点一点安全感。

何鸿顿时鼻子里涌来一股浓郁的香气,他心头一荡,但很快将这种感觉压下去。

他笑道:“算是吧,也就是一些普通阴神,不成气候,否则,它也不只是吓你了。”

“那该怎么办?”章泽羽被何鸿说得更是芳心大乱,又不自觉靠近了一些何鸿。

“呃——”

何鸿一阵无语,害怕就害怕,靠这么近干什么,这让人很尴尬呢。

不过,他却笑了笑道:“打开窗户通风晒太阳,阴神留在这里的阴气自然消散。”

他又道:“然后,出去再说。”

说完,他走出了房间。

“啊?”

章泽羽见何鸿出去,忙跑过去把窗帘拉开,让阳光晒进来,又打开窗户,随后急急忙忙跑出来,看到何鸿还在客厅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忙走过去问道:“大师…&hel

lip;”

“叫我何鸿就是了。”何鸿一摆手,他高中毕业十八岁,当三年植物人,如今也不过二十一岁,被人叫大师,他能接受,其他人不一定能接受。

更何况,现在喊大师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假货好吧?

“好,好,何先生。”

章泽羽露出甜甜的笑容,这个大师跟她差不多大,很好说话,还好碰到了他。

他可真是一个好人。

她又忙怯生生地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何鸿眉头一挑,看了看章泽羽,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谈谈报酬吗?

这个章小姐看来不怎么上道。

咚咚咚——

何鸿正要引导一下章泽羽,突然房门被敲响,章泽羽尴尬笑了笑,忙跑过去,问了一句,开了门。

跟着,门外进来两男一女。

为首的男人跟章泽羽有些相似,这应该就是女神他哥章泽丰了。

另一个女人,跟章泽丰有夫妻相,必然是宋玉致了。

另一个男人,五十岁左右,穿着一身中山装,蓄着八字胡,手里拿着一个罗盘,身旁还挂着一个刻画着太极图案的布袋。

这莫非是个大师?

“他是?”

章泽丰一进来,在何鸿打量他的时候,他也迅速地打量了何鸿。

这人是谁?

如果是小妹的男朋友,一身上下地摊货,加起来不足五百块,一看就是穷小子,那可不行!

如果是骗子,哼哼!

所以,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章泽羽忙道:“这位是何先生,他是一个高人,这两天我没睡好,他随便施了个法,我就觉得神清气爽。”

“嗯?”章泽丰脸色一变。

上下看了看何鸿,高人?

呵呵!有这么年轻的高人?

莫非真是一个骗子?

不过章泽羽又道:“他进来一看,就看出了问题,说是有阴神进了屋子……”

“哼!”

这一次不等章泽丰说话,那八字胡就脸色一变,冷哼一声,迈步走了出来,用一种不屑地目光打量着何鸿。

他冷然问道:“小子,后学末进,也敢单独出来做事,不知所谓,你师父是谁?”

“对,小兄弟,你的师父是谁?”

章泽丰一听这八字胡的话,脸上的不悦倒是少了一些,虽然觉得何鸿不是什么高人,但,也是那方面的人物。

他背后要是有高人,他也得客气一些。

他指着八字胡道:“这位是茅山传人,钟大师,你们或许还有点渊源。”

“茅山传人?”

何鸿上下看了看这个钟大师,只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钟大师连炼气初期都没有达到,不过是有点真气而已。

他冷冷看了一眼钟大师道:“渊源?他还不配,道力都没有,就敢出来做事,这次遇到的阴神虽然没成气候,但也不是他能对付的!”

“哈哈哈!”

钟大师怒极反笑,指着何鸿喝道:“你小子真是猖狂,不知道在哪里学了点皮毛,就敢在你爷爷面前说三道四,看我不好好教训一下你!”

他说着,突然从布袋里摸了一张符,念了一句咒语,然后对着何鸿一扔,喝道:“爆!”

爆裂咒。

拥有很强大的阳气,对付阴神非常有效,而且对付凡人也有极大的杀伤力。

不过,这个钟大师的爆裂咒只是半吊子,不要说灭阴神,就是杀人也不行,最多把人打出一个碗大的疤,让人被灼烧。

但是,只这一点,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神技了。

“护身!”

何鸿见状,冷笑一声,默念咒诀,然后剑指一点,身上立即形成了一个光幕。

七宝护身咒!

轰的一声。

钟大师的爆裂咒在何鸿身前不到一米处爆炸,整个屋子都震了一下,但对何鸿毫发无损。

“啊?”

“天哪!”

章泽羽三人看得目瞪口呆,章泽丰更是脸色连变,看着何鸿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尊敬。

“你!”

钟大师见何鸿不用符咒,随便一喝一指,就用了高明的护身咒,把他的爆裂咒直接挡下来,也吓了一大跳。

“找死?”

何鸿眼神一凛,目光如刀,看着钟大师,钟大师顿时吓得全身发抖,扑腾一下跪在了地上。

“大师,我错了,对不起,我有眼无珠,我错了!”

钟大师确实被吓得心骇欲裂,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高人,而且,对方身上那一股气势,让他从头到脚的发冷。

他却不知道,这是何鸿身上带着七宝道人的气息,他一怒之下,普通人怎么受得住?

何鸿冷然道:“打自己十个嘴巴!”

“是,是!”

钟大师毫不犹豫,立即对着自己的嘴巴狂扇起来,一打就是十个,打得嘴角都出血了。

打完之后,他却抬头笑道:“大师,我有眼不识泰山,请大师谅解。”

何鸿摇了摇头,淡然道:“跪着。”

“是。”钟大师连连点头。

然后,何鸿才把目光转向了章泽丰三人。
“这也太牛逼了吧!”

何鸿的一系列操作,把章泽羽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章泽丰,张大了嘴巴,愣在那里。

在他眼里,钟大师可是世外高人!

可是,这个世外高人在何鸿面前就跟孙子一样,让扇嘴巴扇嘴巴,让跪着就跪着。

这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你刚才问我师父是谁?”

何鸿一转身,淡淡地看着章泽丰,眼神看起来超然于世,心里却因为装逼而暗爽。

章泽丰听了,全身一凛。

“不敢,不敢!”他连忙摆手回答,吓得一身冷汗,自己家里的麻烦还没解决,可不能再惹一个大麻烦。

他忙笑道:“大师,大师,刚才都是误会。”

章泽羽见状,有些担心,连忙上前道:“何先生,对不起,你别生气,我哥没有质疑你的意思,请你网开一面。”

“呃——”

何鸿不由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章泽羽娇柔的声音,让他真没法生气。

他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看在章小姐的面上,此事我不追究,但绝无下次。”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章泽丰忙拱了拱手道,松了一大口气,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汗。

何鸿看了一眼章泽羽,又道:“我不管你们得罪了什么人,那是你们的事情,我负责帮你们把这个阴神抓住就行,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大师,麻烦你了,大师!”章泽丰连忙道谢,又问道:“那需要我们准备些什么东西?”

“东西不用你考虑。”何鸿淡然道,却又看了一眼章泽丰。

其实这个明显的暗示的眼神,他已经看过一次章泽羽,不过,章泽羽人虽然是女神,世俗经验却不丰富,完全没法理解到。

章泽丰这种生意人只看了一眼,立即会过意来,道:“哈哈,当然,大师只要保我们一家平安,我愿意支付大师二十万酬劳。”

“二十万?”何鸿眉头一挑,本来他打算要个十万八万先应应急,毕竟行价他也不清楚。

章泽丰一愣,忙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二十万那是给钟大师的承诺,对这个何大师自然不一样。

他急忙道:“对不起,大师,我说错了,五十万,大师你出手,五十万才够!”

“也行。”

何鸿摸了摸鼻子,虽然比自己想象中多了不少,但,送来的钱,为什么不要?

他一摆手道:“好了,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卧室准备一下,晚上再说。”

“是,是。”章泽丰连忙点头。

“啊?”

章泽羽见何鸿说完就往自己卧室走去,脸一红,正要说什么,章泽丰忙拉了她一把,对她摇了摇头。

“好吧。”章泽羽见状,只好无奈地点点头。

“小妹,跟我来一下。”

章泽丰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钟大师。

本来想让钟大师起来,但一想人家何大师都没让他起来,自己凭什么做主。

所以,他啧啧嘴,也就没多说,而是拉着章泽羽到了书房。

他看了看章泽羽问道:“这个何大师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

“才认识的。”章泽羽回道:“他给我送快递,见我有麻烦,就说想帮我,我本来不信,后来他只是点了我一下,原本困乏得很,一下就精神十足。”

“我本来还有些迟疑,他一生气,转身就走,后来我追上去求他,他才跟我上来的。”

她一边比划,一边说完。

“送快递?”章泽丰瞪大了眼睛,差点没咬了自己舌头,他又问道:“他真送快递?”

“真的!”章泽羽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

章泽丰也想不通,一个这么厉害的高人竟然送快递,打开方式不对啊!

他摇了摇头道:“这可能就是高人吧!”

“对了。”他回过神来,拉着章泽羽道:“他刚才说帮我们抓什么阴神,阴神是不是那个……”

章泽羽低声道:“对!就是鬼!”

章泽丰浑身一个哆嗦,又看着章泽羽道:“小妹,其他事你不用管,不过,何大师这边我们关系一定要打好……”

他说到这里,都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点让他妹妹去公关的意思。

章泽羽脸唰的一下红了,低着头,看着脚跟道:“可是,哥……”

章泽丰尴尬地搓了搓手,虽然有些觉得对不起妹妹,可是,大师似乎很吃小妹这一套。

而且,小妹多跟这个大师交流总是好的。

想到这里,他笑道:“你平时也没几个朋友,我看何大师人还不错,你们年龄又差不多,多交个朋友没事的。”

“好吧,我尽量。”章泽羽红着脸点头答应。

年龄是差不多,

小说文学

可那也是男孩子啊!

跟男孩子交流,多害羞啊!

“呵呵。”

章泽丰他们在隔了娱乐房的书房里低声商量,何鸿在章泽羽的卧室里打坐,运转小周天,却把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交朋友?

女神要跟我交朋友?好啊,吃点亏,交个朋友也行!

想怎么交都行!

何鸿笑了笑,继续运转《七宝鸿蒙录·炼气篇》的心法,争取早些达到炼气中期。

一转眼,到了晚上十一点。

中途何鸿出去吃了饭,又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说有一些事情,让他帮忙把快递车弄回去。

至于钟大师,何鸿也是在出去吃饭的时候才想起人家还跪着,又看他四五十岁了,略作惩罚以儆效尤就行,也就让他起来了。

吃过饭,何鸿就让章泽丰夫妇住在书房,钟大师在客厅。

而他,则跟章泽羽一起进了卧室。

不过,这不是何鸿要求的,因为他本打算跟钟大师一起在客厅守着。

是章泽丰担心妹妹出事,才请求何鸿进卧室保护。

章泽羽虽然很心里觉得羞死了,可没有何鸿在卧室,她也不敢进来啊!

两人进了卧室,章泽羽别说脱衣服了,就是她坐在床头,何鸿正襟危坐在梳妆台,她也仿佛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

跟男孩子大晚上在一个房间里,还是第一次。

她不由偷偷多看了

几眼何鸿。

见他一动不动,闭目养神,更觉得何鸿是个大大的好人。

其实,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只是章泽羽,何鸿也觉得有些尴尬,有些口干舌燥。

“也忒刺激了吧!”

他暗中摇头,我只是来赚钱的啊,不是来玩心跳的有没有啊!

万一女神把持不住怎么办?

从了她,还是反抗啊?

好慌!

咕噜……

他又暗中悄悄吞了一口口水,没说话,也没看章泽羽一眼。

因为,这种感觉刺激得他怕女神还没把持不住,他就已经压制不住内心的小恶魔了。

活了这么多年,高考心跳都没这么快过!

唰——

好不容易熬到了十一点,章泽羽有些支撑不住,竟然睡了过去。

这时候,一阵阴风吹来,唰的一声,一个黑影竟然飘进了章泽羽的卧室,立在了章泽羽的床前。

整个屋子迅速变得阴冷无比。
“这就是阴神?”

何鸿感应到屋子里的变化,连忙运转道力在眼睛上,然后就看到了一条黑影站在章泽羽的窗前。

“我好苦!”

“你来陪我吧!”

“我好寂寞啊!”

阴恻恻的声音从这个黑影身上传来,何鸿看得更仔细了一点。

阴神、鬼怪之说,他也只是从《七宝鸿蒙录·炼气篇》的杂学类看到,了解不多,倒是以前在电视上见得不少。

现在亲眼看到了,却撇了撇嘴,也就这样。

一点也不让人害怕,甚至有点想笑……

“他身上冒的黑烟应该是阴气吧?”

“他身体呈半透明,普通的武器应该拿他没办法的。”

“不知道正面长得怎么样,会不会很丑啊?”

何鸿一边看,一边低声念叨,又看了一眼冷得缩进被窝里的章泽羽。

“你能看见我?”

这鬼一回头,阴狠狠地看向了何鸿。

他的感知能力比普通人强。

当有人看着他的时候,他就能发现,刚才他的注意力还在章泽羽身上,冷不丁发现有人看着他,他还是有些吓到了。

不过,他很快恢复过来,他是鬼啊,他怕什么?

“呃……果然很丑。”

何鸿顿时看到这个鬼面色铁青,眼神无光,确实又丑又有点吓人。

他见状,摇了摇头道:“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找死!”

这个鬼怒了,然后冷笑道:“看来你还不知道我有多可怕!”

他说着,死鱼眼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何鸿看。

一缕精神力,冲向了何鸿。

这种精神力是鬼的惯用伎俩,能让人产生幻觉。

人一旦产生幻觉,出现恐惧,阳气就会弱,阳气一弱,鬼啊、阴神之类就能上身。

但是——

过了片刻,何鸿一点感觉也没有。

笑话!

区区一个连炼气阶段都没有达到阴神,精神力能影响到他?

更何况,他神魂里还有七宝道人的一缕气息呢。

那点精神冲击,就如同吹了一阵风,头发都不会动一下的那种。

“嗯?”

这个鬼脸色一变,然后他死死盯着何鸿,再次发动了精神冲击。

盯……

没用。

再盯……

还是没用。

“我艹!”

何鸿没被这个鬼的精神冲击吓到,倒是被这个鬼不断地盯着自己,弄得有些

小说文学

毛骨悚然。

这鬼,不会是个基佬吧?

“盯什么盯,我帅又不是让你看的!”

呼——

他摇了摇头,道力运转到手掌上,一巴掌扇了过去。

“呵,凡人……”鬼冷笑一声,他的鬼体不是实体,普通人能碰到他,算他输。

啪!

他还没说完,何鸿一耳光抽在他的脸上,他顿时一声惨叫,被打得天旋地转,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你,你,你……”鬼惊呆了,这个人,怎么能打得到他?

“你你妹!”

何鸿上前两步,用蕴含着道力的手一把抓住了那鬼的脚,然后啪啪啪地朝着地面一阵乱摔。

第一次抽耳光还好,那鬼还没有对屋子造成什么冲击,现在不断砸在地上,竟然发出了砰砰砰的声音。

“嗯?”

章泽羽刚才迷迷糊糊睡着了,然后就听到有人在跟她说话,没多久,她就被惊醒了。

然后……

她就看到何鸿提着一个黑影在那里不断地砸,好像还在骂着什么‘死基佬’之类的。

但是,那个被何鸿砸的那个是什么东西啊?

难道——

想到这,她全身一凛,想起了之前何鸿说的话。

鬼?

不过,眼前这个鬼似乎也并不可怕,而且,好像很可怜的样子。

“那个,何先生……”她不由喊道。

“嗯,怎么了?”

何鸿停了下来,把鬼拿来砸的感觉还挺好的,又不重,砸起来就跟玩鞭子,玩鳝鱼一样……

他看向章泽羽,才想起自己好歹也要保持一点高人的模样,正色道:“章小姐别怕,这鬼很厉害,不过,也在我掌握之中,你稍等。”

“不是。”

章泽羽虽然觉得何鸿好厉害的样子,但还是弱弱地道:“他看起来好像很可怜的样子,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

“对,对,先休息一会儿,谢谢章小姐……”鬼到这个时候,才有喘气的机会,连忙给章泽羽道谢。

是啊,休息一下吧!

我是鬼啊!

能不能不要伤我的自尊啊!

“额……”

何鸿想了想,反正章泽羽兄妹是雇主,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有他在,这鬼也翻不起浪。

他随手一扔,鬼就扑腾一下在地上滚了几圈。

他拍了拍手,指着这个鬼道:“章小姐,这就是害你们的罪魁祸首了,你们被他的阴气沾染,所以运势减弱,不断出问题,这也是正常的。”

“原来每天晚上是你在打扰我睡觉啊。”

章泽羽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对鬼已经没有之前的恐惧了,毕竟,弱者容易博得同情。

她走过去,看着这个缩成一团,不敢抬起头的鬼,柔声问道:“你是被人强迫来害我们的吗?”

“是,是的!”

这个鬼连忙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笑容,女神就是好啊,长得漂亮,心肠也好!

还这么体贴鬼呢!

“啊,鬼呀!”

章泽羽先只看到了鬼的一个影子,这时候看到那鬼样子,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跟着,她如同兔子一样,忙跳到何鸿的身后,抓着何鸿的手臂,吓得瑟瑟发抖。

“我……”鬼一脸无语。

“这……”

何鸿也不由尴尬,本来他打算把这个鬼打死得了,这小姐非要过去跟人家讲道理。

跟鬼讲道理,不是鬼扯吗?

他笑了笑,拍了拍章泽羽那天生细腻的白皙的手,道:“有我在,不用怕。”

“怎么了?”

“来了吗?”

这时候,房门砰的一下被打开,章泽丰、宋玉致、钟大师三人鱼贯而入。

“嘶,好冷!”

“果然有鬼气!”

他们一进来,也不由打了一个激灵,有鬼在的地方,夏天也能变成寒冬,钟大师更是把目光集中在了那鬼的身上。

鬼啊,他也是第一次见啊!

“还真有鬼!”

“啊,真是鬼!”

然后,章泽丰两口子也被吓了一大跳,也跑到何鸿的身后呆着,又好奇地去打量那个鬼。

“不对,我们怎么看得见鬼?”钟大师也反应过来,看向何鸿。

何鸿淡淡一笑道:“我用道力打他,他身上沾了道力就显形了,很正常的。”

“哦。”钟大师顿时对何鸿崇拜得五体投地。

“何大师,他不会害我们吧?”章泽丰连忙问道。

“不会,已经被我打得要死不活了,有我在,害不了人。”何鸿淡淡地说道。

“害不了人?&rdqu

o;

“过去看看?”

章泽丰夫妇也是好奇心重的人,对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走了过去,钟大师也跟着过来。

“原来鬼长这个样子。”

“咋一看有点吓人,其实也就那样!”

“呀,他的身体是透明的耶……”

三个人不但围观这只鬼,而且还动手动脚,评头论足。

“我……”这只鬼只想去死,他觉得自己是最惨的鬼了。

能不能尊重一下鬼啊?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