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爆料

国产人妻少妇精品视频 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小东西是不是又想要了

2020-08-01 08:41:09 写回复

 

“爷爷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医生对症下药才能快些好起来啊!”云安安弯眸浅笑,不动

声色地探霍老爷子的脉象。

还好只是轻微中毒,只要霍爷爷去医院检查一趟,解了毒就没事了。

其实她萃取的解毒剂就可以解毒,并且没有副作用,只是如果被霍家人知道,不仅不会让霍爷爷喝,还会认为她想要下毒。

她被怀疑事小,霍爷爷体内的毒素如果再累积下去,恐怕还要牵引出陈年旧疾来,到时就棘手了。

“好好好,爷爷答应你,这还不成吗?”霍老爷子笑眯眯的,心里有了思量。

云安安这才轻松地抿唇一笑,却未发现一旁的霍司擎似察觉到什么般睨了她一眼,眉宇皱起。

吃过晚饭后,霍老爷子要留在霍宅住一晚,霍司擎也留了下来,陪着老爷子下棋解闷。

霍老爷子端着骨瓷杯,颇为感叹地看着自己这出类拔萃的孙儿,“司擎啊,你父亲的失踪一直是爷爷的一块心病,爷爷不希望你步他的后尘,你懂吗?”

霍司擎捻着一粒棋的指尖微顿,敛下眸光,久久不言。

-

云安安回

小说文学

到房间,沐浴后要进行第二次施针。

就在第七根金针准确扎进穴位中,云安安感受了下,正准备扎下一针时,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了,她猛地抬

起头。

霍司擎俊脸沉冷地从门外走了进来,抬眸便见到云安安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眉心刚蹙起,便发觉她此刻不太对劲。

她只穿了件白色浴袍,衣领褪至腰间,露出大片白皙如雪的肌肤,从这个角度能够看到那耸起的诱人雪峰,半掩在白色蕾丝里。

那一抹纤腰尤其晃眼,不堪盈盈一握。

更别说云安安此刻眸光震晃,小脸上满是惊慌失措,但凡是男人就难以忍住。

可当霍司擎看到她身上那几根金针时,鹰眸中刚浮起的旖旎便迅速冷却下去,只剩下冲上脑的怒火。

他阔步上前,不由分说地扣住了她的手腕,“云安安,你真是长本事了,先是哄得爷爷不同意我们离婚,现在还打算用苦肉计是么?”

云安安猛地一颤,抬眸撞进他那双讥诮讽刺的眼里,唇瓣抿得死紧。

“默认了?呵,”霍司擎冷笑一声,看着她肩上的金针,“你最好还是省省,别再耍这些小手段,你的苦肉计对我而言没用。”

话落,他抬手将其中一根金针用力地碾了下去,只留下小半截在皮肤外。

云安安的脸色霎时就变了,慌不迭地依次将所有金针都拔了出来,唇上血色尽褪。

饶是如此,她的右肩还是迅速地红肿了起来,皮肉里细密的刺痛让她攥紧了床单。

痛……

霍司擎低眸看着她香肩上红肿的地方,眼底划过一抹冷冽。

随即他松开她的手腕,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直接甩到了她脸上,语调冷然,“这张卡里有两千万。”

“你可以提任何条件,只要你能说服爷爷同意我们离婚。”

银行卡边

小说文学

缘刮过云安安腮边留下一道微疼的血痕。

她忍着肩上的痛意拉好浴袍,心脏像被一只大手死死揪住,难以呼吸,却没敢让自己显露出半点异样。

否则他一定会以为,她在装可怜。

云安安看着那张冷冰冰的卡,自嘲一笑,云家用爷爷的股份买她代替云馨月嫁给霍司擎。

现如今霍司擎用两千万买她同意离婚。

她真像个任人买卖的货物。

 
“霍司擎,你觉得我会同意么?”云安安眨了眨

小说文学

干涩的眼眶,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可以提任何条件。”霍司擎双手环胸,神色烦倦地看着她,语气淡漠,“只要我给的起。”

谁知云安安却笑出了声,笑得眼角都有些湿。

她随手把那张卡扔到了地上,然后站了起来,“你觉得霍家少夫人的位置,只值两千万?”

“霍司擎,我不傻。”

说完云安安就进了浴室里,没再看霍司擎脸色,反正一定很难看。

婚是不可能离的,要她笑着用自己的血泪痛苦成全别人的幸福?

不好意思,她又不是盛世白莲,没这种舍己为人的好心肠。

霍司擎狭眸阴霾遍布,薄唇冷冷地掀起,这个女人终于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她真以为霸占着这个位置就能得到更多东西?

他会让她什么都得不到。

-

距离和小医馆现任主人约定好的时间只剩下一天,云安安左思右想,回了云家。

刚走到客厅门口,她就听到沈秋玉打电话的声音传来,语气宽慰:“别想那么多,乖乖把身体养好才是重要的,你姐姐那边我跟她说。”

“好好好,你的东西妈妈绝不会允许别人抢走的……你姐姐也不行,你就安心啊。”

云安安瞳眸骤然瑟缩了下,那种无所适从的距离感再度涌上心头。

直到沈秋玉挂了电话,云安安才攥了攥手指,走进客厅。

看见她来沈秋玉还有些诧异,“怎么回来了,惹霍家那边生气了?”

云安安唇角的笑意僵了僵,微微摇头,“不是的,我有事想找您帮忙。”

“什么事你跟霍家说一声办不到的?”沈秋玉皱着眉,目光放到了电视上,没接她的话,“你妹妹回来了,你知道吧?”

“知道。”云安安点头,坐在了沙发另一边,想到云馨月那天说的话,柳眉轻蹙。

爸妈……真的知道这些事吗?

她也是他们的女儿,就算他们再偏疼云馨月,也不会那样对她的吧?

可下一刻沈秋玉的话,直接粉碎了她最后一丝幻想。

“安安,馨月自小身体不好,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吃尽了苦头,你身为姐姐,应该多体谅下她,凡事不要和馨月争,也不要和她抢,知道么?”

从爷爷死后,云安安被接回这个家开始,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些听似劝说实则警告的话。

如果她做不到这些,就会被爸妈用送回乡下,变成没人要的野孩子威胁。

她害怕再被丢下,所以从来不敢不听他们的话。

“你也知道,霍总和馨月是两情相悦。从前馨月身体不好所以才会突然出国休养,并不是真的要逃婚,只是让你暂代,等她回来了还是要还给她的。妈知道你是个识大体的好孩子,知道该怎么做吗?”

沈秋玉一改半年前用云爷爷股份威胁哄骗,让云安安不要把云馨月逃婚真相说出去的说法,语重心长地对云安安道。

云安安低着脑袋,放在膝上的小手攥得紧紧的,“您的意思是?”

“等馨月病好,你就主动提出离婚,这样也保全了你的脸面,不会造成影响。”沈秋玉斜着眼,不咸不淡说道。


“妈。”云安安抬起苍白的小脸,心脏登时像是被浸在冷水里一样,“如果,我也喜欢霍司擎……”



话音未落,沈秋玉就已经抬起手狠狠地扇在了云安安脸上,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

“你个小贱蹄子

,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你都听到狗肚子里去了?我让你不要抢妹妹的东西,让着妹妹,结果你要犯贱到去抢你妹妹的男人?!”

她那一巴掌很用力,云安安甚至听到耳朵里传来的嗡鸣声,嘴里也弥漫开一股铁锈味。

云安安抿紧唇,将眼眶中的泪用力逼了回去,而后才将腮边发丝捋好,脸颊上鲜红的一个巴掌印充血似的。

“我今天不是来找您吵架的,我想向您借一笔钱,我可以打欠条。”

“没钱,家里的钱全拿去给馨月看病了,哪儿还有多余的?你喜欢霍少这件事妈不会告诉别人,但是你最好把这件事烂在心里,别想着和馨月争,听见没有?”

说着沈秋玉又扬起手,满脸的警告。

云安安鼻尖酸涩,忍了又忍,见沈秋玉的确没打算借钱给她,便起身离开了。

“大小姐真可怜,昨天太太才给二小姐买了一堆衣服首饰,光是一个包都要三百多万了,对大小姐就没那么好了……”

“嘘,小声点,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做事了?”

偷听见客厅谈话的佣人小声议论起来,满是唏嘘。

云安安脚步一顿,唇角牵强地扯了扯,却是扯痛了脸颊,缓步走出了云家。

云家世代学医,是由宫廷御医那一脉传承下来,而父亲因为轻视中医转而推崇发展西医行业,摒弃了家族中医传承。

到如今虽不是不是大富大贵,但区区三百万,只不过是他们一点零用钱而已。

云安安收回思绪,好在随身有带自己调制的各种便携药膏,她拿出一瓶轻抹在了红肿的脸颊上,顿时嘶的一声。

真疼。

扔掉棉签,云安安打车去了小医馆。

在小医馆附近呆到夜幕降临,云安安还是舍不得离开,蹲在小巷里眷恋不舍地看着小医馆那块爷爷题字的牌匾。

爷爷留给她的东西,她可能没有能力拿回来了。

忽然,小巷深处传来凌乱匆忙的脚步声,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声越发逼近云安安。

沉浸在自我思绪里的云安安一时没有注意,那声音顷刻间就来到了她身边!

一股大力蓦地把云安安从地上扯了起来,不等她反应面前的男人就将她扯入怀中。

他滚烫的下颚抵着云安安的肩窝,整个人依靠着她,身上淡淡的血腥味包裹着她。

“救我,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

男人声线极低极沉,随着喘息喷洒出的热气落在云安安肩上,让人从心底感到一丝害怕。

这个人只怕不是什么善茬。

云安安浑身颤抖了下,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抱得紧紧的,险些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又一阵脚步声从小巷口传来,伴随着纷杂的呵斥声:“把他放回去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一群蠢货!”

“要找不到人老子非毙了你们!”

听到这些声音,再联系上压着她的这个男人,云安安小脸顿时色变,奋力挣脱了好几下,仍旧没能把这个看似虚弱的男人给挣开。

那些脚步声正往小巷子里走来,云安安心跳如擂鼓,阵阵发慌,她不会被当成同伙吧?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