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爆料

男人j放进女人的p视频:放荡滥交的辣文小说

2020-08-01 12:13:18 写回复

  沈青芜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张恩阳继续道:“青芜,让我帮你吧,我现在有能力……”

沈青芜避开张恩阳过分炙热的目光,不愿他再说下去,“不用了,我现在很好,没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

“我不信!”张恩阳情绪激动的打断她,“青芜,我知道

小说文学

是曲南城强迫你的,当年你约的明明是我……”

“够了,恩阳!”沈青芜打断道,她没想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张恩阳还是没能放下。

三年前,张恩阳向她求婚,亲近她时却被她下意识推开,抗拒非常。

她无法忽视张恩阳离开时受伤的眼神,对她说他愿意继续等。

她心有愧意,有意灌醉自己,把张恩阳约到了酒店。

可没想到,等她醒来,床上的人却变成了曲南城。

沈青芜这才发现,自己从未忘记过曲南城,更遑论继续和张恩阳在一起。

她不能再耽误张恩阳。

沈青芜提出了分手,张恩阳无法接受,每日来寻她,希望她能回心转意。

没过几日,曲南城就派人问她愿不愿意当他的情人。

她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也借此彻底断了张恩阳的念想。

因为这件事,张恩阳一直以为她是被曲南城胁迫的。

其实不是,那晚是个意外,是将她彻底推向曲南城的意外……

忆起往事,沈青芜看向张恩阳,欲掐灭他眼底的最后一丝希冀,“恩阳,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是自愿跟在曲南城身边的。”

“你们在干什么?!”就当这时,一道愠怒的沉喝声响起,挟带着风雨欲来的味道。

沈青芜一愣。她循声望去,瞧见曲南城面色黑沉的朝他们走来。

不及她反应,曲南城已经一把夺回她的手腕,将她拉至身后。

他紧紧抓着她,力气之大,箍的她生疼。

她不知道曲南城发什么疯,皱眉想挣开



曲南城却微侧过头扫她一眼,语气不渝的警告道:“别乱动!”

张恩阳见状愤而上前,想将沈青芜夺回来,“曲南城,你放开青芜!”

青芜?叫的还真亲密。曲南城冷呵一声,不让张恩阳碰到沈青芜

分毫,讥讽的语调里渗着冰冷的怒意,“张律师,我希望你清楚一点,沈青芜现在是我的人,由不得旁人染指。”

他将“染指”二字说的极重,好似沈青芜只能是他的所有物。

沈青芜微微发怔,没有参与到两个男人之间的争执。

因为她知道,只要她乖乖听话,曲南城就不会为难张恩阳。

可张恩阳却不愿这么让步。

他气的发抖,一张脸因恼怒嫉恨而涨的通红,“曲南城,你既已要娶许家大小姐,又何必拘着青芜不放!”

是啊,为什么呢?

沈青芜看着曲南城的侧脸,隐隐期盼能从他嘴里听出不一样的答案来。

可惜曲南城终究还是那个从不给她希望的曲南城。

他只是眯着眼,冷冷的警告张恩阳,“这是我的事,不劳张律师操心。倒是张律师,好不容易取得律师资格证,更要掂量清楚,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

沈青芜垂下头,她想,是她奢望过多了。

曲南城说完便欲走,她默不作声的跟着。

瞧见这一幕的张恩阳仿佛又体验了一回三年前的无助。

他不甘如此,疾声斥骂:“曲南城,你利用手中的权势为所欲为,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

曲南城脚步微顿,头也不回,淡淡道:“噢?是吗?我等着那一天。”

那毫不将人放在眼里的疏狂,将张恩阳死死钉在原地。

他的脚步再无法追上半分,眼睁睁的看着曲南城把沈青芜带走。

曲南城一眼认出沈青芜停在花店附近的车,大力的将人塞进车内。

他双目沉沉的看着她,语气冰冷,已是在暴怒的顶端,“沈青芜,谁给你的胆子私会旧情人?”

“我……”沈青芜想解释,抬眼却见许如筝站在街对面朝着她无声的笑。

她笑的就像一个骄傲的胜利者,嘲讽着她见不得光的爱情。

沈青芜的嗓子忽

小说文学

地就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沈青芜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凶狠的掠夺。

就算是和曲南城的第一次,他中了药,也不曾这般粗暴的对待她。

他像是为了故意惩罚她,一入家门便将她重重的扔在床上,一言不发的压了上来。

啃咬、撞击、拉扯……

他像一头野蛮的野兽,毫不怜惜的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沈青芜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停,停下……曲南城,你停下……”

曲南城充耳不闻,反是加快了身下动作。

他一双黑眸死死盯着沈青芜,眼底充斥着化不开的戾气,似要将她拆骨入腹,“停下?”

他冷呵一声,明明是溢着情欲的低哑嗓音,听在沈青芜耳里却如腊月寒冰,“好让你和你的旧情人继续你侬我侬?”

“不,不是……”沈青芜想解释,可曲南城根本不给她机会,“啊!”

又是一个挺身,她所有的话语都堵在了破碎的喉咙里。

“曲南城……”她哀求的叫着他,却惹来他变本加厉的折腾。

他每碰一个地方,都会恶狠狠的在她耳边开口,然后在上面烙下他的痕迹。

“他碰过你哪里?这里,还是这里,嗯?”

“没有,他哪里都没有碰过……”

沈青芜艰难的摇着头,泪水朦胧了她的眼,打湿了她的发,好似在控诉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曲南城的动作慢了一秒,但随即就将她反过身,阻隔了她的视线。

他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停下来安抚她。

可他不能。

他要让她明白,她沈青芜如今只能是他的人。

从前是,今后亦是!

先前是他对她太过纵容,从不拘着她,才会让她愈来愈不听话,瞒着他和别的男人见面。

天知道他看见她和张恩阳拉拉扯扯的时候心里有多不痛快。

他是知道他们过往的,就是因为知道,才更愤怒。

愤怒到几欲失去理智。

他狠狠的顶着她,语气暴戾,像是要将她的心都掏出来凌迟一遍,“又是念城又是张恩阳!沈青芜,你就这么人尽可夫?”

沈青芜已经没法说出话来,她呜咽着,只是摇头,却换来曲南城似无尽头的折磨。

不知过了多久,曲南城终于放开了她。

沈青芜只觉浑身疼痛难捱,没有一处是自己的。

曲南城倒如往常一样,完事便将她抱进浴室,亲自帮她清洗。

他依旧绷着脸,但眼底的戾气已经散去了大半,动作还算轻柔的擦拭着她身上的皮肤。

若在以往,沈青芜会无比贪恋他这时候流露出的温柔。

她以前甚至想过,就算他一辈子都不愿意娶她,就这样留在他身边也好。

只过去三年而已,她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他爱上自己。

可她千算万算,唯独没有算到,一向对婚姻避讳如深的曲南城,有朝一日也会娶别人为妻。

她可以忍受千万人唾骂她自甘堕落,年纪轻轻为人包养。

她可以忍受曲南城因为一句梦话就质疑她,直接否定了她这三年来做的所有努力。

她也可以忍受曲南城因为她与前男友的一次意外相遇就误会她,将她彻底判处死刑。

可她唯独无法忍受,自己的存在会成为一个“小三”,一个婚姻的插足者。

她想,她再找不到借口留在曲南城身边。

沈青芜看着眼前这张令她痴迷了七年的脸,终于近乎剜心的开口——
曲南城想过沈青芜有可能会因为今晚的事跟他大吵大闹,甚至会和他冷战。

却独独没有想过,她会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来。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眯起眼,视线牢牢锁住沈青芜,大有风雨欲来的趋势,“到此为止?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清楚。”

沈青芜也不看他。

她盯着浴缸里荡漾的水纹,嘶哑的嗓音几乎变了形,疲惫的道:“曲南城,我累了,我坚持不下去了,我放了你,你也放了我吧。”

曲南城豁地站起身,带起的水花溅在沈青芜脸上。

他捏住她的下巴,被迫的让她仰起头,语气冰冷,“怎么,想离了我和张恩阳双宿双飞?”

沈青芜心如死灰,“随你怎么想吧,和你这场所谓的情人游戏我已经玩够了。”

她闭着眼,一副任他宰割的姿态。

曲南城见此眸中怒火愈盛,手上的力气不由加紧。

他看着她因为疼痛而逐渐苍白的脸色,蓦地放开手,而后神色冷淡的转过身,再不看她一眼。

“沈青芜,记住你的身份,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踏出这里半步!&rdq

小说文学

uo;

沈青芜看着曲南城离开的背影,无力的滑进浴缸,任由水将自己淹没。

曲南城只当她还是忘不了张恩阳,却不明白她要的到底是什么。

……

曲南城果然说到做到,一大早便派人守着别墅,不让她出去。

只是自那晚以后,他再没回来过。

沈青芜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不哭也不闹。

可她过于安静的模样,却让王妈隐隐觉得不安。

“沈小姐,吃饭吧,曲先生说今天……也不回来了。”

“我知道。”沈青芜将看向窗外的视线收回,对王妈道,“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要陪着他的新娘。”

王妈心里顿时生出几分同情,“沈小姐……”

她想说些什么,却被沈青芜语气平淡的打断,“王妈,把电视打开吧,我想看看他的婚礼。”

王妈犹豫片刻,应了声“好”,打开了曲南城婚礼现场的实时转播。

曲南城的婚礼果然如她想象中一般盛大,广陵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来齐了。

觥筹交错的婚宴上,她终于看见身着燕尾服的曲南城出现在了画面里。

他牵着穿上婚纱的许如筝,接受着众人的恭贺。

他接过祝酒,一饮而尽,常年冰冷的脸上难得带上了笑意。

旁边的新娘也一脸幸福的依偎在他身边,真真是郎才女貌,登对极了。

沈青芜看着这一幕,心脏忽然尖锐的疼了起来。

王妈注意到沈青芜煞白的脸色,连忙上前把电视关了。

“沈小姐,先吃饭吧。”

“王妈,我想喝小米粥,你能帮我熬吗?”

“欸,好,我现在就去煮,您等等。”

沈青芜看着王妈走进厨房,起身来到电视机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碰上一块屏幕。

那里是刚刚显示出了曲南城身影的地方。

她用指尖轻轻勾勒出他的轮廓,虔诚的低喃道:“曲南城先生,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健康还是疾病,你都愿意娶沈青芜小姐为妻吗?&rdq

uo;

偌大的屋内寂静无声。

沈青芜忽然低低的笑出了声,眼角溢出了泪。

七年了,梦该醒了。

她这般告诉着自己,终是拿出手机,凭着记忆摁下了一串号码。

他既囚着她,不肯让她走,她便自己动手,总能让他厌了她。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