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爆料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大团圆全文阅读无弹窗

2020-08-12 15:25:33 写回复

阿小福洗了个澡,穿上干净的衣服离开了房间。

她决定用“专属女仆”这个模棱两可的名字来打破书房的守卫。

她当然不能着急。她打算在房子里走几遍,然后到三楼书房的门口。如果有人问,她说:“我在找少爷。”真是个好借口。

不管怎样,金家的眼睛现在都很统一。因为爬上这位年轻绅士床上的女人带着耻辱,她总是用它来避免遭受损失。

计划完成后,阿小福开始购物。她下楼,在花园里坐了一会儿,欣赏着玫瑰,坐了一会儿,站起来走了出去。

突然听到林玲和吴阿姨的声音,一个女人的呜咽声略带混杂。

 

安小福好奇地沿着声音走着,看到几位妇女聚集在金家铁门门口。一个是林玲,一个是吴阿姨,还有一个是个大肚子的女人。

他们在做什么?这个女人是谁?

林玲看到她来了,脸色突然

变得难看,声音像是:“吴阿姨,她是个大肚子的女人。真可怜。”

吴阿姨看了看女

人凸出的肚子,表情有些模糊:“小先生说,陌生人不准进屋里。”

“但可能是少爷的孩子。”

林玲尖叫着,假装看着小福的方向。

金东业带着孩子?阿小福惊讶地挑了挑眉毛。昨天她发现这个残忍的男人有一双桃花眼。今天来看望一个大肚

子的女人。

这个女人有什么样的视力?金东业冷酷无情,做了很多坏事。她在桌上有钱,还有什么好看的呢?

阿晓芙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林玲却像猫尾巴上的猫一样,立刻指着她说:“你摇头干什么?它们只是用来暖床的工具。你有什么资格表达你的意见?

小福在黑暗中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林玲回到吴阿姨跟前说:“吴阿姨,你是金家的老人。她是什么样的小福?即使你想表达你的意见,也必须是吴阿姨!你这么认为吗?

一个小福皱着眉头,林玲,那是在播种不和,为什么,为了这个奇怪的,大女人?还是你嫉妒她“爬上少爷的床”?

林玲的话显然打动了吴阿姨的心。她那双严肃而敏锐的眼睛毫无感情地从安小福身边走过,然后低沉地说:“小玲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现在。
安小苻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又走出了房间。
她决定借着“专属女佣”这个暧昧不明的名头,去试一试,看能不能突破书房的守卫。

当然不能贸然跑过去,她计划着先在宅子里装模作样逛几圈,然后逛上三楼书房门口,有人问起来,她就说“我找少爷”,多么好的借口。

反正靳家上下现在看她的眼神都很统一,爬上少爷床的女人,既然担了这个污名,她总要利用一把,才不算吃亏。

安小苻依着计划开始逛了,她下楼,先去花园坐了一会儿,欣赏了一下玫瑰花,又坐了一会儿,再站起来往外走去。

忽然听见林铃和吴婶的声音,隐约还夹杂着女人的抽泣声。

安小苻好奇地沿着声音走过去,就看见靳家铁门外,几个女人凑在一起,一个是林铃,一个是吴婶,还有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小说文学



安小苻纳闷,她们这是在干什么?那个女人是谁?

林铃看见她过来,脸色忽然变得难看,声音也大了起来:“吴婶,她一个女人,又大着肚子,实在是太可怜了。”

吴婶往女人突起的肚子看了一眼,表情为难:“少爷说了,陌生人一律不得进宅。”

“可是,这说不定是少爷的孩子啊!”

林铃大声嚷嚷,还装作不经意地往安小苻的方向看了两眼。

靳东夜的孩子?安小苻惊讶地挑挑眉,昨天她才发现这个冷酷的男人长着一双桃花眼,今天就有大肚子女人上门来了,啧啧。

这女人什么眼光,靳东夜又冷酷又无情,还作恶多端,除了长得好看钱又多,腿无敌长,其他有什么好的?

安小苻不认同地摇摇头,林铃却像被踩着尾巴的猫,立马指着她叫:“你摇什么头?你不过是少爷暖床的工具,有什么资格发表意见?”

安小苻郁闷地看着她,她什么都没说啊,她发表什么意见了?

林铃又转头对吴婶说:&ld

小说文学

quo;吴婶,你可是靳家的老人了,她安小苻算什么东西?就算要发表意见,那也得是吴婶你啊!你说是不是?”

安小苻皱起眉头,林铃这是在挑拨离间,为什么,就为了这个陌生的大肚子女人?还是在嫉妒她“爬上了少爷的床”?

林铃的话显然是戳到了吴婶的心,她严厉而精明的眼睛不带感情地掠过安小苻,然后沉声说:“小铃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你扶着她,先进来再说。”

林铃给安小苻投去一个胜利的眼神,笑着说:“是,还是吴婶心地最好了。”

然后她扶着那个大肚子的女人,安慰她:“你不要怕,进来把事情好好讲清楚,我们少爷是好人,不会不管的。”

那个女人一直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住她大半张脸,看起来胆小怯懦,听到林铃的话轻轻地点了点头,声音很低:“嗯。”

安小苻跟在后头,林铃走了一会儿,转头拿眼瞪她:“你跟着我们干什么?是不是想伤害少爷的孩子?我告诉你,安小苻,你想都不要想!”

安小苻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她一眼,侧身过去,在她们前头往正厅走去。

林铃还在喊:“害怕了吧?有了这个孩子,你以为少爷还会多看你一眼?做梦吧你!少……”

吴婶皱着眉,厉声打断她:“住嘴!事情还没查清楚,你瞎嚷嚷什么?”

林铃被骂得涨红脸:“吴婶,不是,我……”

“你什么你!”吴婶冷冷瞪她,直到她说不出话,低下头,这才转头对那个女人说,“这位小姐,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大肚子女人闷闷的声音传出来:“我姓曹,叫姗姗。”

“曹小姐是吧,你怀孕多久了?家里人知道吗?对了,你住哪里,哪里还有什么人?”吴婶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不怪她刨根挖底,这个女人来历不明,一切未清楚之前,她当然要打听得越详细越好。

“七个月了,我家里人觉得丢人,把我赶出来了……”女人越说越小声,最后又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

林铃不忍心:“吴婶,你看她多可怜啊!”

吴婶斜睨她一眼,终究是压下了心中许多疑问,三个人慢慢往正厅走。

快到正厅大门时,一个黑衣保镖正好开门出来,正面对上后,朝吴婶几人点了点头。

保镖走远后,那个女人似乎松了一口气,吴

小说文学

婶奇怪地多看了她一眼。

就听见林铃说:“咦,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你很紧张吗?”

吴婶闻言,低头往下看,只看到她宽松的长袖衫下面有冷光闪过,她诧异地问:“曹小姐,你手里是什么东西,怎么……”

吴婶的话还没完,女人以手肘撞开林铃,林铃哀叫一声扑倒在地。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