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爆料

岳风柳萱免费阅读——三个男人和我玩4P

2020-08-17 13:28:01 写回复

“传说中说,白令山上有一只邪恶的老虎,高3英尺,长8英尺,像鬼魂一样行动,常常吃过路人的饭,四百年前,张道大主教勇敢地把道教强加于人,他为他父亲的恩典感到荣幸今天他建造了上帝的神殿页:1

在无情绪导游之后,张思哲用扬声器插入游客的耳朵,抓住了湿润而麻烦的头发。

8月份,如果他的父母不坚持,他不会放弃空调和可口可乐。

六条小溪,风景因山区的村庄和民族而闻名,其中最著名的是白岭山顶上的长寿仙女水,它是整个地区最纯净的水源,传说只要喝一口就可以消除疾病。

这就是为什么长期以来被健康知识所洗刷的父母对张思哲的饮水需求着迷,而让张思哲在万做什么都不做。

 

按这个速度,到达目的地至少需要800年时间。

没有沟通,生活中没有沟通。

“伙计,你要冰水吗?”有人打断了他,他抬头向他问道,笑着一个皮肤黑暗而强壮的男人。
“传说在排陵山上有一只恶虎,高三尺,长八尺,行如鬼魅,常以过路行人为食,百姓苦不堪言……400年前,天师张道长侠肝义胆,施以道法困之,后人为感恩纪念他,修筑了今天的天师庙。”

身后旅游团导游没有感情的讲解声通过扩音器钻入游客的耳中,张思哲挠了挠汗湿的头发,更为烦躁。

酷暑八月,如果不是父母坚持要求,他是怎么也不会放弃空调和冰可乐,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晒太阳的。

六溪寨,地势险要,以其依山而建的村落和少数民族风情而著名,其中名声最大的莫过于这里的长寿仙人水,它发源于排陵山主峰山顶,是整个地区水流的源头,最为纯净,传说只要喝上一口,便有延年祛病之效。

长期被微信保健知识洗脑的父母正是为此所迷,非要拉着张思哲一起来求水,任张思哲千劝万劝,都不为所动。

这会,兴致勃勃的父母正围绕着一块怪石拍着照,母亲拿着一条色彩斑斓的丝巾摆了无数个造型,离山顶的路还有很长,照这个速度,要到达目的地至少还需要八百年。

沟通是不可能沟通的,这辈子都沟通不了的,张思哲叹了口气,无奈地靠在栏杆上,望着山下发呆。

“兄弟,冰水要吗?”有人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抬头,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壮的男人笑着问他。

张思哲掏出二十元买了三瓶冰水,山上的水贵,他只找回5元。贵也有贵的道理,毕竟山这么高,背着一箱水来来回回也很累。

张思哲与他聊了一会,原来这男人是本地人,这村子里许多人同他一样,靠着和游客做生意谋生,越是天气恶劣,赚得越多。

“兄弟,天要黑了呀,不赶紧下山,恐怕要遇见老虎啊。”男人突然说了一句。

切,这里又不是自然保护区,哪来的老虎,真当我是傻子,张思哲心中嘲弄,面子上却表现得十分惊奇,“开玩笑吧,真有老虎?”

男人像是习惯了这样的问题,只是喃喃道“总之,你小心就是了,见着老虎可千万别背对着他。”随后,边吆喝边下山回家了。

张思哲并未将男人的话放在心上,招呼着父母天黑了,要去找一处落脚的地方。



别看这地穷乡僻野的,乡亲们倒是体贴,住宿吃饭包车一条龙,只要有钱那都不是问题,张思哲带着父母很快就找到了一家民宿。

民宿的老板是个老婆婆,精瘦硬朗,非常热情地为他们搬行李,收拾房间,有着山里妇人的彪悍和直爽。

随口聊了聊,张思哲这才知道,老婆婆姓徐,今年七十多岁,老伴死得早,她一人辛苦拉扯大的儿子十分争气,考上了名牌大学,怕她孤单回乡创业,这大民宿就是他专门建的。

还真够励志的,身为社畜的张思哲在心中感叹,农村娃要取得这番成绩,自然也是要吃不少苦头的。

夜幕虽然降临,但时候还早,无聊的张思哲在民宿的院子里晃悠,花坛里的蓝雪花开得烂漫,纯粹的蓝给炎炎夏日增添了一丝清凉的感觉。乡村的夜没有太多的灯光污染,原生态的黑夜中,山野直接遁形不见,像是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等候着猎物上门。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门外是个光膀子的壮汉,他提着一袋肉递给他,让他转交给徐婆,说是今天在山上打到的野猪肉,分给村里人一起吃。

“哦,对了,今天中午李成告诉我,他工作有事得出差一趟,叫徐婆不要担心。”壮汉临走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

李成是徐婆的儿子,刚刚徐婆还念叨着,这人张思哲是知道的。

张思哲答应了他,一边接过塑料袋,一边望着他身上坚实的腱子肉咽口水,暗想,不愧是天天劳作的山里汉子,这么结实,怕是一打十都不成问题。

他按照嘱托将肉和要转告的话都带给徐婆,徐婆连夸张思哲他们运气好,有口福,执意邀请他们明天中午留下来一起吃野猪肉火锅,说

自己人老吃不了太多,就喜欢和大家热热闹闹的一起吃。

张思哲本想拒绝,因为他明天和父母求水后就可以直接下山回家了,没必要再耽搁时间。可终究是盛情难却,老婆婆慈祥亲切,就和他去世已久的奶奶一样,陪陪她也好,便答应了下来。

父母听了他这个决定,也表示赞成。排陵山的野猪肉火锅是大名鼎鼎的,据说是当年这里的土匪王创下的一道菜,那时候的野猪横行霸道,生活困窘的人们一年都难得尝一次肉味,野猪便成了他们围猎的美食。如今的野猪少了,许多野猪肉火锅都是用的人工饲养野猪肉,能吃一回正宗的农家野味也不错。



第二天一早,张思哲和父母就继续上山了。这次,忘带相机的父母没有耽搁时间,老当益壮、健步如飞的他们直接把死肥宅张思哲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张思哲并不急,他不想求水,也懒得爬山,只要在半山腰等着父母下山就行了,索性直接坐在石头上乘凉,心里还沾沾自喜,感叹这就是聪明人的做法。

他背后是一片竹林,这里的竹子总生长于阴凉地,一阵风吹来,竹叶沙沙作响,清凉至极,竟也有种天然空调的感觉。

“咔嚓,咔嚓——”细微的声音传来,像是枯枝败叶被践踏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近,伴着风的清冷,似乎来者已经走到身后。

他忍不住回头看,声音立即消失不见,五六只胖胖的竹鸡在他身后觅食,这种鸟并不怕人,瞧见了张思哲,也只是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继续低头找虫子,它们举动轻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奇奇怪怪。”张思哲转回身去,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因为舟车劳顿,产生了幻觉。

可这该死的声音又一次传入了耳朵,“咔嚓-”、“咔嚓-”如幽灵般,由近到远,从左到右,游移不定,无处不在,每一声都让他心跳加速。

这令张思哲不禁想起那个卖水的男人说的老虎的传言,其实这里山里茂密,人迹罕至,就算没有老虎,有些别的野兽也并不奇怪。

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遇见野兽,怕是挣扎不了半个钟头。

张思哲的腿有些发抖了,肾上激素飙升,全身都热了起来,背对着不知名的野兽实在危险,他鼓着勇气迅速起身转了过去。

这次声音没有停止,“咔擦—”“咔嚓—”声依旧萦绕在耳边,却不知源自哪里。

刚刚那些圆滚滚的竹鸡不见了,像是从未存在过,可地上的鸡毛和血迹却提醒他这里有过战斗的痕迹。竹鸡叫声嘹亮,可它们竟一点挣扎的声音都没有,短短一分钟不到,行如闪电,一招封喉,这动物究竟是什么?

张思哲想不到,也不敢想,他第一次见识到野生动物的恐怖。竹林的深处黑乎乎的,他这双近视400多度的眯眯眼啥都看不清,而他身上除了几把钥匙,就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东西。

“咔嚓-”“咔嚓—”声音大了起来,它像是耐不住性子了,想要现出原形。

他捡起了旁边的一颗石头,心想拼了,正当他想要决一死战时,昨晚的壮汉从竹林里钻了出来,手上拎着两只被箭射死的竹鸡。



“卧槽!”瞧见是大活人,虚惊过后,张思哲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壮汉看着他

小说文学

一头汗水,面色发白的模样感到十分奇怪,便问他“你怎么了?”

“我没事。”张思哲无奈地说道,“这鸟是你打的呀。”

“对啊,我盯着它们很多天了,本来挖了好多陷阱,想抓活的卖个好价钱,谁知道它们狡猾得要命,只好用箭射死了。”壮汉摊开一只手,边摇头,边无奈地说。

“哎呦,我真是要被你吓死了,我还以为真有老虎呢。”张思哲揉着狂跳的胸口,安抚自己。

“哈哈哈哈,那都是骗游客的,怎么可能,我长这么大,连老虎毛都没见过。”壮汉拍着胸脯做保证,笑出一口白牙,看起来十分憨厚。

聊了许久,张思哲知道了壮汉的名字叫刘海鹏,是现在村里为数不多的猎户,他的手艺是和打了一辈子猎的老猎户学的,也算是一种文化与智慧的传承。

刘海鹏说现在猎户的日子并不好过,许多动物都受到国家保护,捕捉他们是违法的,自己也靠着种地为主业谋生。

张思哲自小城市里长大,从未见过打猎这种新鲜事,刘海鹏的憨厚直爽也令他好感倍增,不由地好奇问道“你昨天那头野猪是怎么猎到的?”

众所周知,野猪凶猛,见人更是会主动攻击,它那铁板一样的头骨和尖锐的獠牙能轻轻松松撕裂人柔软的皮肉。刘海鹏能猎到野猪,必然经验十分丰富,这可都是从纪录片里看不到的东西。

“我在山上下了不少陷阱,可就是为了逮它们,前面就有一个刚挖不久的。”刘海鹏指了指竹林深处的某个地方,笑着问“你想去看看吗?”

张思哲一口答应了,他也好奇的很,这野猪究竟是怎么上钩的。

“其实这些年啊,种地都赚不到钱,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野猪就越来越多,它们糟蹋庄稼,攻击人,无法无天,我捉它们也是做好事。”刘海鹏一边在前面带着路,一边说着。

张思哲跟在身后,时不时附和几句,他们渐渐走入竹林深处,密集的竹叶遮挡了所有阳光,这里阴凉得有些发冷。

“到了,你看,这就是我下的陷阱。”刘海鹏突然停了下来,指着一处堆满落叶看似并无任何异常的地方,上面有一根悬挂着生肉的木棍,看起来有些简陋。

“你别看这陷阱简单,下面还有一个装满尖刺的深坑,不信,你把树叶翻开。”像是读懂了张思哲的心声,刘海鹏继续说道。

张思哲照着他的指示小心翼翼地往前面走了一些,蹲在陷阱的边缘处将故意堆上的树叶拨开,一个深三四米的土坑就现了出来,泥质松软,下面还插着许多根长达半米的尖锐竹刺,野猪掉下去必死无疑。

“还真是,你考虑得可真——”张思哲夸赞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屁股后面被人猛踢了一脚,整个人头朝下直接向着陷阱里栽去。

事情发生的突然,他慌忙之下想用手阻挡,许多竹刺直接贯穿了他的手掌、大腿和肩膀,还有几根则深深地插入了他的腹部,一阵剧痛之后,无力和眩晕感立刻袭来,张思哲眼前一黑,心想GG,怕是刺伤内脏了。

“嘻嘻嘻&mdas

h;”刘海鹏如阉人般尖锐而沙哑的笑声从坑外传来,他的表情狰狞而疯狂,举止间却染上了一丝女性的柔媚,敲着兰花指指着张思哲大喊“第四只野猪上钩喽!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的。”



要说不慌,那是假的,张思哲作为一个宅男,对于变态的认知都是在漫画里,漫画里的变态都是强大又迷人的反面角色,他也没想到自己会亲身一对一体验到现实生活中的变态,成为他手下的猎物。

眼前,刘海鹏明显还处于犯罪的兴奋期,他脸都高兴红了,尖着嗓子,喋喋不休地向张思哲炫耀自己成功害人的丰功伟绩。

“你知道第一只野猪是怎么死的吗?嘻嘻,他是我爹,一天喝得烂醉,直接在梦中被我用斧头砍死了,我把他切成一块块,喂给了狗。”

“第二只野猪呢,是我老妈,她本来就神志不清,轻轻松松就解决了,我把她的头当作祭品在祠堂放了三天,好玩极了。”

“第三只野猪呢,被我一铲子敲晕了,他让我萌生了新的创意,送给大家一起吃肉,要是被发现了就更有意思了。”

他摇头晃脑着列举着自己的犯罪事实,丝毫不介意张思哲将这些告诉别人,因为在他眼里,张思哲已经是个死人了。

“第三只野猪是谁?”张思哲忍着痛意,费力地问。

“昨天都告诉你了呀,是徐婆的儿子李成,你可真够笨的。”刘海鹏玩弄着自己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秀发,嘟着嘴嗲怪道,媚眼如丝般瞪了张思哲一眼,看得他一身鸡皮疙瘩。

张思哲几乎可以肯定这人不是精神病,就是变态,杀人很可能只是因为头脑混乱,一时兴起。这里偏僻,怕是尸体肉都化了都没人会来救他,但就算是死,他也想做个明白鬼。

“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问。

听见这话,刘海鹏的脸色突然变了,他像突然恢复了之前的男人气概,恶狠狠地说:“没有为什么,这是你的命!”

过了一会,他又主动打破沉默,自己念叨起来。

“我从小就认命,我爹是个酒鬼,我妈是他买回来的女学生。他一喝醉酒就会骂人打人,打完我妈再打我,兴致来了,还会把我妈当狗疯狂交配。”

“我妈听说之前还逃过几次,每次抓回来都被毒打,我爹为了防止她逃跑,将她脖子上套上铁项圈,赤身裸体的锁在猪圈里,夜里总有男人悄悄翻进去和她做爱,这是整个村里男人都知道的事情。”

“我小时不懂事,也会学着我爹骂我妈是骚货,贱人,上学后我觉得特别后悔,鼓着勇气去和她道歉,结果她用指甲抓烂了我的脸,差点掐死我,后来她就疯掉了。”

“村里的小孩也笑话我,说我是婊子的孩子,没用的畜生……”

&ldq

uo;我早就认命了,你们也要认命,遇见我就是你们倒霉,嘻嘻。”他的声音又柔媚起来,满脸笑意地望着他,像猫般欣赏着猎物在陷入死亡前的绝望与无助。



张思哲没有继续说话,失血过多的他很快陷入了昏迷,连死这件事都没有刘海鹏的经历让他感到惊讶害怕。

刘海鹏会把他的尸体怎么处理呢?张思哲是没有机会知道的了,因为他没死成。

待张思哲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的不是阴曹地府,而是医院白色的天花板,父母一脸惊喜地看着他,他动弹了一下被厚厚包扎的手,隐约还有痛意。

“思哲啊,你终于醒了啊,吓死妈妈了,要不是警察发现的早,你就没了”母亲说着说着就哭了,连不苟言笑的父亲也红了眼睛。

“咳—”张思哲想要开口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干哑的喉咙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母亲立即倒了一杯温开水,扶他坐起来喝,随后则将事情的发展慢慢道来。

原来,那天他们下山时,没有看见张思哲,还以为他又偷懒,一个人半路回民宿了。等他们回到村子里,却发现警察将四处都封锁了,村民们神情各异,议论纷纷,说昨晚的野猪肉吃不得,那是人肉。

最早发现肉不对劲的是村里一个退役的老兵,他看那肉的皮又薄又光滑细腻,一点也没有野猪该有的硬毛和皮糙肉厚,就打电话报警,警察让法医一看,才知道这分明就是人肚子上的肉。

只是警察来得终究有些晚,不少不知情的村民早已将肉炒着吃了,一个两个正赶着上医院洗胃。

徐婆听了这件事也十分紧张,儿子总是联系不上,便求助警察,最后得知儿子已经遇害,悲愤至极,直接晕倒了。

张思哲的失踪也让父母担心得十分要命,幸好武警带着警犬一起搜山,又有路过的目击者看见张思哲和刘海鹏一起走入了竹林,迅速行动下,他才捡回一条命。

刘海鹏本人被抓捕后,由于母亲有精神病史,再加上他本人行为异常,警察带着他去医院做精神鉴定,结果是他将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余生。

这偏僻山村的惊悚事件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波,由于社会影响考虑,所有的媒体都保持缄默。

张思哲并不知道刘海鹏告诉他的那些事情,究竟是真是假,没人会相信疯子的话,他的精神症状很难保证他不假想出一些事情。

野猪肉也会成为村子里很长时间的禁忌,给人们造成的心理阴影很难消除,徐婆如何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呢?

张思哲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该将这件事情归咎于谁的身上,也许真如刘海鹏那个疯子所说,这就是命。

命,具有不可预料性和未知性,他人有意无意的恶意和疯魔,就像一只行动隐蔽的老虎,说不定哪天就悄然潜行在你的身后,将毫无防范的你一击毙命。

这老虎,不止排陵山有,我们的身边无处不在,它们永远等着你露出后背,你真的防得了吗?

“传说在排陵山上有一只恶虎,高三尺,长八尺,行如鬼魅,常以过路行人为食,百姓苦不堪言……400年前,天师张道长侠肝义胆,施以道法困之,后人为感恩纪念他,修筑了今天的天师庙。”

身后旅游团导游没有感情的讲解声通过扩音器钻入游客的耳中,张思哲挠了挠汗湿的头发,更为烦躁。

酷暑八月,如果不是父母坚持要求,他是怎么也不会放弃空调和冰可乐,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晒太阳的。

六溪寨,地势险要,以其依山而建的村落和少数民族风情而著名,其中名声最大的莫过于这里的长寿仙人水,它发源于排陵山主峰山顶,是整个地区水流的源头,最为纯净,传说只要喝上一口,便有延年祛病之效。

长期被微信保健知识洗脑的父母正是为此所迷,非要拉着张思哲一起来求水,任张思哲千劝万劝,都不为所动。

这会,兴致勃勃的父母正围绕着一块怪石拍着照,母亲拿着一条色彩斑斓的丝巾摆了无数个造型,离山顶的路还有很长,照这个速度,要到达目的地至少还需要八百年。

沟通是不可能沟通的,这辈子都沟通不了的,张思哲叹了口气,无奈地靠在栏杆上,望着山下发呆。

“兄弟,冰水要吗?”有人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抬头,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壮的男人笑着问他。

张思哲掏出二十元买了三瓶冰水,山上的水贵,他只找回5元。贵也有贵的道理,毕竟山这么高,背着一箱水来来回回也很累。

张思哲与他聊了一会,原来这男人是本地人,这村子里许多人同他一样,靠着和游客做生意谋生,越是天气恶劣,赚得越多。

“兄弟,天要黑了呀,不赶紧下山,恐怕要遇见老虎啊。”男人突然说了一句。

切,这里又不是自然保护区,哪来的老虎,真当我是傻子,张思哲心中嘲弄,面子上却表现得十分惊奇,“开玩笑吧,真有老虎?”

男人像是习惯了这样的问题,只是喃喃道“总之,你小心就是了,见着老虎可千万别背对着他。”随后,边吆喝边下山回家了。

张思哲并未将男人的话放在心上,招呼着父母天黑了,要去找一处落脚的地方。



别看这地穷乡僻野的,乡亲们倒是体贴,住宿吃饭包车一条龙,只要有钱那都不是问题,张思哲带着父母很快就找到了一家民宿。

民宿的老板是个老婆婆,精瘦硬朗,非常热情地为他们搬行李,收拾房间,有着山里妇人的彪悍和直爽。

随口聊了聊,张思哲这才知道,老婆婆姓徐,今年七十多岁,老伴死得早,她一人辛苦拉扯大的儿子十分争气,考上了名牌大学,怕她孤单回乡创业,这大民宿就是他专门建的。

还真够励志的,身为社畜的张思哲在心中感叹,农村娃要取得这番成绩,自然也是要吃不少苦头的。

夜幕虽然降临,但时候还早,无聊的张思哲在民宿的院子里晃悠,花坛里的蓝雪花开得烂漫,纯粹的蓝给炎炎夏日增添了一丝清凉的感觉。乡村的夜没有太多的灯光污染,原生态的黑夜中,山野直接遁形不见,像是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等候着猎物上门。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门外是个光膀子的壮汉,他提着一袋肉递给他,让他转交给徐婆,说是今天在山上打到的野猪肉,分给村里人一起吃。

“哦,对了,今天中午李成告诉我,他工作有事得出差一趟,叫徐婆不要担心。”壮汉临走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

李成是徐婆的儿子,刚刚徐婆还念叨着,这人张思哲是知道的。

张思哲答应了他,一边接过塑料袋,一边望着他身上坚实的腱子肉咽口水,暗想,不愧是天天劳作的山里汉子,这么结实,怕是一打十都不成问题。

他按照嘱托将肉和要转告的话都带给徐婆,徐婆连夸张思哲他们运气好,有口福,执意邀请他们明天中午留下来一起吃野猪肉火锅,说自己人老吃不了太多,就喜欢和大家热热闹闹的一起吃。

张思哲本想拒绝,因为他明天和父母求水后就可以直接下山回家了,没必要再耽搁时间。可终究是盛情难却,老婆婆慈祥亲切,就和他去世已久的奶奶一样,陪陪她也好,便答应了下来。

父母听了他这个决定,也表示赞成。排陵山的野猪肉火锅是大名鼎鼎的,据说是当年这里的土匪王创下的一道菜,那时候的野猪横行霸道,生活困窘的人们一年都难得尝一次肉味,野猪便成了他们围猎的美食。如今的野猪少了,许多野猪肉火锅都是用的人工饲养野猪肉,能吃一回正宗的农家野味也不错。



第二天一早,张思哲和父母就继续上山了。这次,忘带相机的父母没有耽搁时间,老当益壮、健步如飞的他们直接把死肥宅张思哲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张思哲并不急,他不想求水,也懒得爬山,只要在半山腰等着父母下山就行了,索性直接坐在石头上乘凉,心里还沾沾自喜,感叹这就是聪明人的做法。

他背后是一片竹林,这里的竹子总生长于阴凉地,一阵风吹来,竹叶沙沙作响,清凉至极,竟也有种天然空调的感觉。

“咔嚓,咔嚓——”细微的声音传来,像是枯枝败叶被践踏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近,伴着风的清冷,似乎来者已经走到身后。

他忍不住回头看,声音立即消失不见,五六只胖胖的竹鸡在他身后觅食,这种鸟并不怕人,瞧见了张思哲,也只是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继续低头找虫子,它们举动轻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奇奇怪怪。”张思哲转回身去,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因为舟车劳顿,产生了幻觉。

可这该死的声音又一次传入了耳朵,“咔嚓-”、“咔嚓-”如幽灵般,由近到远,从左到右,游移不定,无处不在,每一声都让他心跳加速。

这令张思哲不禁想起那个卖水的男人说的老虎的传言,其实这里山里茂密,人迹罕至,就算没有老虎,有些别的野兽也并不奇怪。

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遇见野兽,怕是挣扎不了半个钟头。

张思哲的腿有些发抖了,肾上激素飙升,全身都热了起来,背对着不知名的野兽实在危险,他鼓着勇气迅速起身转了过去。

这次声音没有停止,“咔擦—”“咔嚓—”声依旧萦绕在耳边,却不知源自哪里。

刚刚那些圆滚滚的竹鸡不见了,像是从未存在过,可地上的鸡毛和血迹却提醒他这里有过战斗的痕迹。竹鸡叫声嘹亮,可它们竟一点挣扎的声音都没有,短短一分钟不到,行如闪电,一招封喉,这动物究竟是什么?

张思哲想不到,也不敢想,他第一次见识到野生动物的恐怖。竹林的深处黑乎乎的,他这双近视400多度的眯眯眼啥都看不清,而他身上除了几把钥匙,就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东西。

“咔嚓-”“咔嚓—”声音大了起来,它像是耐不住性子了,想要现出原形。

他捡起了旁边的一颗石头,心想拼了,正当他想要决一死战时,昨晚的壮汉从竹林里钻了出来,手上拎着两只被箭射死的竹鸡。



“卧槽!”瞧见是大活人,虚惊过后,张思哲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壮汉看着他一头汗水,面色发白的模样感到十分奇怪,便问他“你怎么了?”

“我没事。”张思哲无奈地说道,“这鸟是你打的呀。”

“对啊,我盯着它们很多天了,本来挖了好多陷阱,想抓活的卖个好价钱,谁知道它们狡猾得要命,只好用箭射死了。”壮汉摊开一只手,边摇头,边无奈地说。

“哎呦,我真是要被你吓死了,我还以为真有老虎呢。”张思哲揉着狂跳的胸口,安抚自己。

“哈哈哈哈,那都是骗游客的,怎么可能,我长这么大,连老虎毛都没见过。”壮汉拍着胸脯做保证,笑出一口白牙,看起来十分憨厚。

聊了许久,张思哲知道了壮汉的名字叫刘海鹏,是现在村里为数不多的猎户,他的手艺是和打了一辈子猎的老猎户学的,也算是一种文化与智慧的传承。

刘海鹏说现在猎户的日子并不好过,许多动物都受到国家保护,捕捉他们是违法的,自己也靠着种地为主业谋生。

张思哲自小城市里长大,从未见过打猎这种新鲜事,刘海鹏的憨厚直爽也令他好感倍增,不由地好奇问道“你昨天那头野猪是怎么猎到的?”

众所周知,野猪凶猛,见人更是会主动攻击,它那铁板一样的头骨和尖锐的獠牙能轻轻松松撕裂人柔软的皮肉。刘海鹏能猎到野猪,必然经验十分丰富,这可都是从纪录片里看不到的东西。

“我在山上下了不少陷阱,可就是为了逮它们,前面就有一个刚挖不久的。”刘海鹏指了指竹林深处的某个地方,笑着问“你想去看看吗?”

张思哲一口答应了,他也好奇的很,这野猪究竟是怎么上钩的。

“其实这些年啊,种地都赚不到钱,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野猪就越来越多,它们糟蹋庄稼,攻击人,无法无天,我捉它们也是做好事。”刘海鹏一边在前面带着路,一边说着。

张思哲跟在身后,时不时附和几句,他们渐渐走入竹林深处,密集的竹叶遮挡了所有阳光,这里阴凉得有些发冷。

“到了,你看,这就是我下的陷阱。”刘海鹏突然停了下来,指着一处堆满落叶看似并无任何异常的地方,上面有一根悬挂着生肉的木棍,看起来有些简陋。

“你别看这陷阱简单,下面还有一个装满尖刺的深坑,不信,你把树叶翻开。”像是读懂了张思哲的心声,刘海鹏继续说道。

张思哲照着他的指示小心翼翼地往前面走了一些,蹲在陷阱的边缘处将故意堆上的树叶拨开,一个深三四米的土坑就现了出来,泥质松软,下面还插着许多根长达半米的尖锐竹刺,野猪掉下去必死无疑。

“还真是,你考虑得可真——”张思哲夸赞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屁股后面被人猛踢了一脚,整个人头朝下直接向着陷阱里栽去。

事情发生的突然,他慌忙之下想用手阻挡,许多竹刺直接贯穿了他的手掌、大腿和肩膀,还有几根则深深地插入了他的腹部,一阵剧痛之后,无力和眩晕感立刻袭来,张思哲眼前一黑,心想GG,怕是刺伤内脏了。

“嘻嘻嘻—”刘海鹏如阉人般尖锐而沙哑的笑声从坑外传来,他的表情狰狞而疯狂,举止间却染上了一丝女性的柔媚,敲着兰花指指着张思哲大喊“第四只野猪上钩喽!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的。”



要说不慌,那是假的,张思哲作为一个宅男,对于变态的认知都是在漫画里,漫画里的变态都是强大又迷人的反面角色,他也没想到自己会亲身一对一体验到现实生活中的变态,成为他手下的猎物。

眼前,刘海鹏明显还处于犯罪的兴奋期,他脸都高兴红了,尖着嗓子,喋喋不休地向张思哲炫耀自己成功害人的丰功伟绩。

“你知道第一只野猪是怎么死的吗?嘻嘻,他是我爹,一天喝得烂醉,直接在梦中被我用斧头砍死了,我把他切成一块块,喂给了狗。”

“第二只野猪呢,是我老妈,她本来就神志不清,轻轻松松就解决了,我把她的头当作祭品在祠堂放了三天,好玩极了。”

“第三只野猪呢,被我一铲子敲晕了,他让我萌生了新的创意,送给大家一起吃肉,要是被发现了就更有意思了。”

他摇头晃脑着列举着自己的犯罪事实,丝毫不介意张思哲将这些告诉别人,因为在他眼里,张思哲已经是个死人了。

“第三只野猪是谁?”张思哲忍着痛意,费力地问。

“昨天都告诉你了呀,是徐婆的儿子李成,你可真够笨的。”刘海鹏玩弄着自己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秀发,嘟着嘴嗲怪道,媚眼如丝般瞪了张思哲一眼,看得他一身鸡皮疙瘩。

张思哲几乎可以肯定这人不是精神病,就是变态,杀人很可能只是因为头脑混乱,一时兴起。这里偏僻,怕是尸体肉都化了都没人会来救他,但就算是死,他也想做个明白鬼。

“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问。

听见这话,刘海鹏的脸色突然变了,他像突然恢复了之前的男人气概,恶狠狠地说:“没有为什么,这是你的命!”

过了一会,他又主动打破沉默,自己念叨起来。

“我从小就认命,我爹是个酒鬼,我妈是他买回来的女学生。他一喝醉酒就会骂人打人,打完我妈再打我,兴致来了,还会把我妈当狗疯狂交配。”

“我妈听说之前还逃过几次,每次抓回来都被毒打,我爹为了防止她逃跑,将她脖子上套上铁项圈,赤身裸体的锁在猪圈里,夜里总有男人悄悄翻进去和她做爱,这是整个村里男人都知道的事情。”

“我小时不懂事,也会学着我爹骂我妈是骚货,贱人,上学后我觉得特别后悔,鼓着勇气去和她道歉,结果她用指甲抓烂了我的脸,差点掐死我,后来她就疯掉了。”

“村里的小孩也笑话我,说我是婊子的孩子,没用的畜生……”

“我早就认命了,你们也要认命,遇见我就是你们倒霉,嘻嘻。”他的声音又柔媚起来,满脸笑意地望着他,像猫般欣赏着猎物在陷入死亡前的绝望与无助。



张思哲没有继续说话,失血过多的他很快陷入了昏迷,连死这件事都没有刘海鹏的经历让他感到惊讶害怕。

刘海鹏会把他的尸体怎么处理呢?张思哲是没有机会知道的了,因为他没死成。

待张思哲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的不是阴曹地府,而是医院白色的天花板,父母一脸惊喜地看着他,他动弹了一下被厚厚包扎的手,隐约还有痛意。

“思哲啊,你终于醒了啊,吓死妈妈了,要不是警察发现的早,你就没了”母亲说着说着就哭了,连不苟言笑的父亲也红了眼睛。

“咳—”张思哲想要开口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干哑的喉咙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母亲立即倒了一杯温开水,扶他坐起来喝,随后则将事情的发展慢慢道来。

原来,那天他们下山时,没有看见张思哲,还以为他又偷懒,一个人半路回民宿了。等他们回到村子里,却发现警察将四处都封锁了,村民们神情各异,议论纷纷,说昨晚的野猪肉吃不得,那是人肉。

最早发现肉不对劲的是村里一个退役的老兵,他看那肉的皮又薄又光滑细腻,一点也没有野猪该有的硬毛和皮糙肉厚,就打电话报警,警察让法医一看,才知道这分明就是人肚子上的肉。

只是警察来得终究有些晚,不少不知情的村民早已将肉炒着吃了,一个两个正赶着上医院洗胃。

徐婆听了这件事也十分紧张,儿子总是联系不上,便求助警察,最后得知儿子已经遇害,悲愤至极,直接晕倒了。

张思哲的失踪也让父母担心得十分要命,幸好武警带着警犬一

小说文学

起搜山,又有路过的目击者看见张思哲和刘海鹏一起走入了竹林,迅速行动下,他才捡回一条命。

刘海鹏本人被抓捕后,由于母亲有精神病史,再加上他本人行为异常,警察带着他去医院做精神鉴定,结果是他将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余生。

这偏僻山村的惊悚事件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波,由于社会影响考虑,所有的媒体都保持缄默。

张思哲并不知道刘海鹏告诉他的那些事情,究竟是真是假,没人会相信疯子的话,他的精神症状很难保证他不假想出一些事情。

野猪肉也会成为村子里很长时间的禁忌,给人们造成的心理阴影很难消除,徐婆如何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呢?

张思哲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该将这件事情归咎于谁的身上,也许真如刘海鹏那个疯子所说,

小说文学

这就是命。

命,具有不可预料性和未知性,他人有意无意的恶意和疯魔,就像一只行动隐蔽的老虎,说不定哪天就悄然潜行在你的身后,将毫无防范的你一击毙命。

这老虎,不止排陵山有,我们的身边无处不在,它们永远等着你露出后背,你真的防得了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