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爆料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俄罗斯z oo猪小东西别想逃

2020-09-16 08:24:31 写回复

二哥走了,带着不甘和不舍,静静地走了。突然觉得有一个地方空了……

曾经一度有点怨他,怨他对我的不屑和无视我的感受。自从他从外地回来,我就再也没和他来往过,甚至他患了重病,我也不曾动摇。直到有一天,小哥哥和姨妈(他的妈妈)从外地过来看他,我才意识到我的不应该。虽然他的性格不是很豁达,但他绝对是个善良的人,正直、勤劳、进取,清清瘦瘦,也算一表人才!二哥是一个裁缝,做得一手好活,人做事又负责,所以在深圳打工没多久就做了一家香港服装厂的厂长。也是辛苦劳作了好些年,供养出一双儿女,最终回到老家市里头买了两套房子,然后自己开了间铺子,收些改补的零活,再取点衣服捎着买买,日子也算安逸

文学

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就每年坚持体检,直到三年前体检出了肝内胆管癌。整个家里都慌了,和医生沟通了几个来回后就做了手术。不幸的是手术没做好,先是放疗,然后化疗,几经折腾后,人瘦的连最小码的裤子都拎不起来,看了直叫人心疼,反正我见到的时候就想落泪。

 

去年

关秀媚

第一

女人的逼和毛

次来西安求医的时候,侄女陪同着,给我打电话问有没有认识的专业的癌症专家(我老公是做肿瘤针剂药品的),我自然是也赶到医院陪着,体会着他对生存的渴望……接下来他就一月三次的往西安跑:检查、化疗,化疗、检查……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拎着一兜子病历去医院,因为家里人都忙:嫂嫂守着铺子,侄女已成家也工作,侄子在外地上班&h

文学

ellip;…只是做CT检查的时候,医生要求需要家属陪同,否则就不给做。实在没人二哥就会打电话给我,我自然是有求必应,也是对我以前对他的态度深感愧疚吧,还有就是知道自己以后不会有更多机会为他做点什么了。结果是真的就只有六次,我一直等着第七次的机会,但最终没有等来……这期间,他问过我好几次:是不是姨妈在你家做的红烧肉很好吃?怎么在我家做的就不好吃呢?也给我抱怨过:自从他生病以来,嫂嫂从来没有说早起给他煲个骨头汤鱼汤什么的。不过,我也确实没见过嫂嫂陪他来过西安看病,许是真的忙吧!其实,还有一件事他一直没说,但我知道:侄子三十岁了,还没结婚。

其实,他才53岁!

今天是他的丧礼。到了他家大门口,大屏幕上播映着他过往的照片和视频,从青春少艾到

老公领导来家里

两鬓斑白,从风流倜傥到骨瘦如柴,从意气风发到病入膏肓……太早的东西我不怎么记得,但陪他看病的过程还历历在目,他说他喜欢买衣服,他说现在的医生不负责任,他说喜欢四川饭,他说要好好生活,他说姨妈给我煮的饭比给他煮的饭好吃,他说喜欢吃野菜,他说他的女婿不长眼,他说想去深山散居,他说你们要好好孝敬你爸你妈,他说你们姐仨嫁的太远,他说丹丹和他一个碗里吃饭,他说他应该来大城市做手术,他说林平弟弟不听他的劝,他说他只想再要十年……

跪在哥哥棺前,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倔强的步伐、清瘦的身影、孱弱的声息、似月亮的眉眼……哥哥,你真的走了吗?

哥哥,一路走好!原谅我之前的偏执!

我想我以后会用心对待身边每一个人!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