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视

很肉很污很黄的小说阅读:乱肉情欲小说全集

2020-06-29 14:03:17 写回复

沈浪心中一跳,这妞终于露出本性了。

“沈经理,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柳潇潇诡异的笑了笑。

沈浪也笑了笑:“没有啊,没什么不舒服。”

柳潇潇眉头一皱,有点纳闷了,不该啊,怎么这货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泻药上面都标注了一小时后一定发作的。

我靠,不会是买到假药了吧?

正当柳潇潇这么想着,突然间,她的小腹微微有些胀痛,开始叫了起来。

“咕噜咕噜……”

柳潇潇俏脸发白,小肚子突然不安分了,自己应该也没吃什么坏东西?

“柳大美女,这地方也太偏僻了,也没见有什么农家乐啊?”沈浪笑了笑。

“农你妹!我,我要去解决一下!你不许跟过来,乖乖待在车上!”柳潇潇捂着肚子,白了沈浪一眼,掏出一包纸巾,朝着车外狂奔。

沈浪推开车门,高喊道:“柳总监,你别跑的那么快啊,这里杂草丛生,当心危险。”

柳潇潇脸蛋一红,娇喊道:“不许往这边看,我……我内急!”

“咕咕咕……”

肚子又不安分的叫了起来,柳潇潇再也忍不住,快速窜进草丛里,急忙蹲下了身子。

一股奇异且连绵不断的声音,从她的肚子里传来……

柳潇潇见沈浪走了过来,她满脸羞红道:“别过来!离……离我远点!”

“那好,你自己小心点。”沈浪嚷道。

“我知道……”柳潇潇弱弱的应了一声。

沈浪视力比普通人好多了,离着这么远,他也能看清柳潇潇的样子。

只见柳潇潇一边解决,脸上还露出痛苦的神情,沈浪很快就猜到了。

靠,原来那本杯水里,下的是泻药?

日了狗了,给劳资喂泻药不说,还想把劳资扔在荒郊野岭里遭罪?

这妞也太坏了!沈浪翻了翻白眼。

柳潇潇就不好受了,全身上下香汗淋漓,脸色也越来越差。

沈浪眉头一皱,稍稍有些担心起来。

这妞虽然心思很坏,但沈浪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受罪,毕竟人家是美女嘛。

沈浪大步走了过去,柳潇潇身体已经很虚弱了,美腿都在颤颤发抖,心中也顾不上羞耻了,气喘吁吁的对着沈浪喊道:“快来救救我……”

话音一落,柳潇潇身体一歪,差点倒在地上。

沈浪上前把她扶了起来,提起真气,右手帮她在肚子上按摩了一阵。

之后,沈浪再背着柳潇潇去附近的农庄休息了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我说柳总监,你今天吃坏了什么东西啊?怎么会拉成那样?”沈浪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柳潇潇俏脸通红,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也没想到,这泻药竟然那么狠!

柳潇潇心中一阵郁闷,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话说那泻药分明是给沈浪下了,怎么来自己这边了?

“原来你一早就知道那杯水里有泻药了?”柳潇潇咬着银牙,瞪了眼沈浪。

“什么泻药啊?”沈浪耸了耸肩,装蒜说道。

柳潇潇咬牙切齿道:“沈浪,你不用给我装了!你厉害,本美女认栽!”

沈浪呵呵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柳总监,我哪有您厉害啊?竟然能想出用泻药来整人的。”

柳潇潇啊柳潇潇,你怎么能让这家伙占你便宜呢!

她压抑住心中的羞耻,笑问道:“沈经理,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沈浪翻了翻白眼问道。

柳潇潇露出一丝娇羞,道:“沈经理,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冰清玉洁的美女。那什么……刚才我处于虚弱的状态,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你该不会趁机对我做了一些……羞耻的事情吧?”

沈浪嘻嘻一笑:“哪有啊,我不过是抱了你而已,还帮你换了衣服。至于……帮你换衣服的过程中,你懂的……有些不该看的东西还是不可避免的。”

柳潇潇满脸通红,顿时发飙了:“沈浪,你这个混蛋!竟然敢猥亵本美女,老娘和你拼了!”

柳潇潇一爪子朝着沈浪抓了过去。

沈浪有些不耐烦了,抓住柳潇潇的手臂,嚷道:“好了好了,别玩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你刚才不是穿着内衣吗,我又没看你里面。”

“臭流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看里面。”柳潇潇羞恼道。

“柳潇潇,咱们别玩了。现在都已经要到上班的时间,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沈浪嚷道。

柳潇潇哼了一声,正想说话时,肚子里又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响声。

沈浪吓了一跳,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柳潇潇:“你该不会还想拉吧?”

“拉你妹!”柳潇潇小脸通红一片,奋力娇喝,气的酥胸都在上下起伏。

沈浪急忙问道:“那你的肚子怎么又叫起来了?”

柳潇潇没好气说道:“我饿了,不行吗?”

沈浪也有点饿了,不由说道:“那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中午先吃点东西吧。”

“离我远点。”柳潇潇哼道。

闹了好一阵

小说文学

终于消停了下来,两人到了附近农庄的一家真的农家乐里吃了一顿,味道还不错。

出了农庄,柳潇潇接到了苏若雪打来的电话:“潇潇,已经上班时间了,怎么还没来办公室?”

“在……在外面碰到了一点事,我马上赶回去。”柳潇潇连忙说道。

挂了电话,柳潇潇冷冷的瞥了眼沈浪:“你看什么看,告诉你沈浪,自己打车去公司,别想坐我的车!”

“柳大美女,咱们同事一场,没必要这么针对我吧?”沈浪有点不爽。

柳潇潇冷笑道:“谁和你同事了,本美女可没有你这无耻下流的同事!”

沈浪嚷嚷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你让我去哪打车?”

“哼,你想坐我的车?可以啊,过来舔一下本美女的高跟鞋,我让你坐我的车。”柳潇潇眉毛一挑,高傲的说道。

沈浪脸一黑,这臭娘们真可恶!

“柳潇潇!你TM对我下泻药就算了,刚才要不是我救你,估计你得在草丛里拉到天黑!”沈浪没好气道。

柳潇潇脸一红,咬牙道:“谁让你昨天吃本美女豆腐的!”

沈浪懒得和柳潇潇闹嘴了,嚷道:“都说了,昨天还不知道是谁先动手的。”

“哼,懒得吵了,上车!”柳潇潇白了眼沈浪。

“早这样不就省去了很多时间?”沈浪笑了笑。

“再啰嗦,请你下车!”

闹了一阵,宝马车终于开走了。

到了绫雅国际大厦的楼下。

“柳总监,现在已经过了上班时间,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工作了。中午是你带我去吃的饭,可别扣我工资哈。”沈浪笑嘻嘻的说着。

柳潇潇恨得牙根疼,恼怒的瞪了眼沈浪:“哼,最好给我安分点,下次本美女一定让你好看!”

我靠,居然还有下次?沈浪心情有些不爽,这小妞就不能高抬贵手一下,尽想着整自己。

懒得想那么多,沈浪到了公关部经理办公室,妹子们都已经上班了,林采儿也在办公室里处理表格。

“不好意思林助理,我来晚了。”沈浪抱歉道。

“没事。”林采儿强打着精神笑了笑。

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沈浪舒舒服服的翘起了二郎腿,拿起桌上的资料文件看了起来,美名其曰工作。

一阵后,林采儿似乎忍不住困倦,居然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上班时间肯定不允许职员睡觉的,但沈浪还是比

较关心妹子的,并没有去打扰她睡觉。

正好这时,一名年轻漂亮的女文秘过来送文件,推开办公室大门。

“林助理,这是公司下个月的计划书……”

“嘘!”沈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女文秘压低声音道:“林助理累了,别打扰他休息,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吧。”

感觉室内空调气温太低,沈浪顺手还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林采儿身上。

“沈经理你太帅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温柔体贴的经理呢!”女文秘眼中冒起了小星星,一脸花痴的看着沈浪。

沈浪心中一阵得意,心想像哥这么好的经理简直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

“咳咳,说正事吧。”沈浪咳嗽了一声。

“嗯。”女文秘笑着将文件递给了沈浪。

工作方面沈浪都已经熟知,处理起来也很简单。

 

女文秘走的时候还不忘和沈浪抛了个媚眼,凑到他耳旁,狡黠一笑:“沈经理,今晚有空没?人家想请你吃饭。”

沈浪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从他的角度,隐隐约约能看到这名年轻漂亮女文秘制服衣领的那两片饱满的雪白。

因为是时装公司,女职员的穿衣风格也比较性感时尚。

见沈浪两眼落在自己胸口上上,妹子嘴角一弯,轻轻的往前挺了挺,那一抹若隐若现的雪白简直能晃花人眼。

这么开放,真的好吗?沈浪有点耳热心跳,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加上最近家里冰山美人的轻佻态度,让他有些压抑,偶尔也想寻求发泄。

虽然他随便起来不是人,不过现在不想搞什么外遇。

沈浪自嘲一笑,就算他这么想,家里那位冰山估计也不会在乎自己出不出轨吧。

“下次吧,今晚有事。”

支走妹子后,沈浪继续工作。

林采儿似乎是太疲惫了,一觉居然睡到了下班。

醒来后,这妞知道自己犯大错了,而且发现沈浪的外套还披在自己身上,不禁有些脸红。

林采儿脸色紧张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会想办法弥补的。沈经理,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你睡的那么香,我怎么好意思打扰呢。别担心,你的工作我已经帮你做好了。”沈浪笑道。

“这……”林采儿神色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妹子局促害羞的样子,沈浪笑着拍了拍她的香肩,道:“好了,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快点回去吧,今晚好好休息。”

“嗯,谢谢。”林采儿深吸一口气,情绪有些复杂。

正好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按了下拨通。

“林采儿,你现在在哪?”

听到手机里传来这道阴沉的声音,林采儿小脸瞬间发白,露出惶恐的表情。

很快,她就镇定下来,对着一旁的沈浪说道:“

抱歉沈经理,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就拿着包包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林采儿的表情沈浪看在眼里,本来别人的事他必要去管,不过沈浪有些好奇,觉得林采儿可能是遭遇什么麻烦了。

反正他也准备离开,索性就跟在林采儿后面。

林采儿神色匆忙,一边走着一边拿起手机问道:“何……何涛,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别管我怎么知道,我告诉你林采儿,今天晚上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可别让我失望。”

林采儿咬牙道:&ldq

uo

小说文学

;求你放过我吧!”

“那可不行,我告诉你,你母亲住的医院我已经知道在什么地方了。老子已经没有耐心了,晚上七点,我在市郊的香山公园等你,要是不来,后果自负。”

林采儿既气愤又无力,没想到那个男人无耻到这种地步,居然拿自己的母亲来威胁她。

挂了电话,林采儿失魂落魄的走出绫雅国际大厦。

“林助理,发生什么事了?”沈浪走上前和她搭起话来。

林采儿回头看了沈浪一眼,又立即撇过脑袋:“没……没事。”

虽然遮遮掩掩,沈浪还是看到了妹子眼中渗出一丝泪花,他的同情心顿时有些泛滥起来,毕竟沈浪对林采儿的印象还不错。

“你要是信得过我,什么麻烦事我可以帮你解决。”沈浪笑道。

“沈经理,你是好人。我真的没事。”

说完这句,林采儿就跑开了。

沈浪有点郁闷,自己的可信度就这么低吗?

正巧他的手机也响了,掏出一看,居然是冰山打来的电话。

“喂,老婆,有什么事吗?”沈浪笑问道。

苏若雪对沈浪的厚脸皮已经有免疫力了,她轻哼道:“我现在在外面谈生意,晚上会晚点回去。”

沈浪对苏若雪的话没任何怀疑,这女人说是谈生意那肯定就是谈生意,因为她根本就不屑骗自己,他们两个本来就不算真的未婚夫妻。

“可我没有家里钥匙啊。”

“那你自己想办法,别来烦我。”

说完,苏若雪就挂了电话。

沈浪心情很不爽,这女人的态度也太恶劣了吧?想想自己还真是悲催,都算她名义上的未婚夫了,连家里的钥匙都没一个。

叹了一口气,正好沈浪晚上也没有别的去处,见远处的林采儿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他也叫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沈浪还是有些担心林采儿,以他的经验,能猜到一些不太好的事,还是决定跟过去看看。

林采儿没有吃晚饭,直接打车到了市郊的香山公园。

这里环境优美,平时晚上的时候正是一些情侣们散步调情的最佳场所。

不过因为这几天香山公园出了几起少女被强暴的案件,导致没人敢来这个地方了,晚上倒是安静的很,加上又是阴天,公园内很少有人走动。
 

林采儿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心情忐忑的等待着。

沈浪就在公园不远处的假山后背关注着林采儿,现在才五点,离七点还有两小时。

他不想惊动林采儿,但又嫌太无聊,索性就靠在一旁的假山上玩起了手机游戏。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七点。

夜黑风高,一名头染黄发,打着金耳钉的猥琐青年走进了公园,身后还跟着一名人高马大的保镖。

黄发青年看见长椅旁亭亭玉立的林采儿,欢喜的搓了搓手:“不错林采儿,你终于还是来了!”

“我母亲呢?”林采儿站起来看着眼前的黄发青年,语气柔弱,带着一丝慌乱。

“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不会把你母亲怎么样。”

黄发青年名叫何涛,官二代,标准的纨绔子弟。

何涛前些日子偶然碰见了林采儿,被她的美貌吸引。绫雅国际的女人质量都很高,不是那么好泡的,见林采儿柔弱可欺,何涛盯上了她。

不过几次追求被拒绝,何涛已经耐不住性子,终于起了歹意。

得知林采儿的母亲长期住院,这次找到医院,正好借此来威胁林采儿。

林采儿咬着贝齿道:“何涛,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呵呵,林采儿,今天老子的话就撂在这了。只要你乖乖让我睡上个十次八次的,我保证以后不再纠缠你,你看怎么样?”何涛满脸戏谑道。

“我看不怎么样!”

林采儿还没回答,树林中就传来一道嘲弄的声音。

假山的一侧走来一名身穿西装的青年,可不正是沈浪。

“沈……沈经理,你怎么跟过来了?”林采儿怔住了。

“放心不下你,所以跟过来看看。”沈浪笑了笑,随即把目光放在何涛身上。

“林采儿,真没想到,你还叫男人过来了?原来你背地里早就有男人了,还跟我装什么清纯?”何涛暴躁的吼道。

林采儿急忙拽起了沈浪的衣服,慌张道:“沈经理你快离开,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她知道这何涛不是什么好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她不想连累沈浪。

“既然来了,事情我自然要帮你管。放心吧,我会解决好的。”沈浪一脸风轻云淡。

何涛轻蔑的打量了沈浪几眼。

沈浪22岁的年龄,一米八的高个儿,身材修长,外貌俊朗,一双眸子洞若星辰,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

没想到林采儿还勾搭上了这种小白脸,何涛已经看沈浪相当的不顺眼了。

他认为,现在的年轻人,满腔热血,在美女面前就喜欢表现自己,实际上都是没有遭遇强大的现实阻力。

就比如沈浪吧,他现在很猖狂的样子,仿佛可以为了林采儿做到很多,但只要狠狠揍沈浪一顿,他就会觉得离开林采儿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老子的事你最好别管,否则打断你的腿!”何涛轻蔑道。

“是吗?我真的好怕啊,那你快来打断我的腿啊。”沈浪阴冷一笑。

见沈浪这么猖狂,何涛暴跳如雷:“妈的,不教训你一顿,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完,何涛上前一步,一巴掌朝着沈浪甩了过去,他要让这小子深刻的明白,得罪自己的下场!

“啪!&rdquo

小说文学

;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何涛一巴掌还没甩出去,沈浪的巴掌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

“啊!”

何涛人已经飞了出去,嘴中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整张脸都快被打的变形了,板牙都掉了几颗。

这哪里像是巴掌啊?简直就像是被非洲野象狠狠的蹬了一脚。

“少爷,你没事吧?”身后寸头保镖立即跑了过来,迅速将倒地的何涛扶了起来。

“哎哟!你他妈还愣着干什么,快给上啊,废了这小子!”何涛一边哀嚎,一边指着沈浪咆哮道。

寸头保镖立即朝着沈浪走了过去。

“你……你别动手!”林采儿惊慌失措,拦在了沈浪面前。

寸头保镖推开林采儿,上前一手按住沈浪的胳膊。

沈浪并没有闪躲。

何涛心中一喜,大吼大叫道:“给我废了他!”

见沈浪没有反抗,寸头保镖嘴角很快露出一丝讥讽,还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原来也就是草包一个。

何涛晚上带保镖过来,是担心林采儿反抗,好制服这小妞。没想到中途冒出来一个愣头青,还甩了自己一巴掌,不好好教训他一顿,何涛可咽不下这口气。

寸头保镖用双手死死扣住了沈浪的右手腕,他想展现自己素质过硬的军事素质,来一记华丽的过肩摔,一招撂倒这小子。

但很快,寸头保镖脸色就变了,无论他怎么用力,这小子的手腕就像是固定住了的钢筋一样,怎么都扭不动。

沈浪一声冷笑,反手抓住寸头保镖胳膊,用力一拧!

“咔嚓!”

一道骨头断裂的脆响声,寸头保镖的脸瞬间变成了紫红色,嘴里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沈浪抬起一脚,将保镖提到一棵大树下,那哥们直接晕了过去。

何涛倒吸一口寒气,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是个硬茬,身手这么好。

见沈浪大步走来,何涛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见识到这小子的厉害后,他总算是怕了,嘴里惊恐道:“你……你别过来,我爸是区治安大队长,正科级!惹上我你没有好下场的!”

一听这话,沈浪就非常的不爽,你说拿一个大点的官来威胁自己也就算了,区区一个正科级也好意思说出口。

“我最讨厌别人的威胁自己。”说完,沈浪又给他来了一巴掌。

“嘶,哎哟,你……你他妈给我等着,老子去叫人!”何涛一边捂着脸,一边愤怒咆哮道。

“还没学乖?”沈浪面无表情,接连甩了十几巴掌。

“啪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

“别!别打了!我牙齿都快落了!我错了,我给你跪下了,求你放了我!”

何涛吓得屁滚尿流,嘴里全是鲜血。

“这次就饶了你,要再敢骚扰林采儿,一定不会放过你!”沈浪脸上露出一丝阴戾。

何涛浑身哆嗦,连爬带跑的离开了公园。

林采儿小手拍打着胸口,刚才的场面差点没有把她吓坏。她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这个看似风趣幽默的经理,居然是这种暴力的角色。

>>>>完整版在线阅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