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视

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霸道军人攻现代肉多贵宠娇女第一次肉

2020-06-30 12:13:26 写回复

他说完之后转身断然离去,留给徐婉莹一道冷漠的背影。

徐婉莹跺了跺脚暗暗发誓道:“哼!不收我为徒我就缠着你,直到你妥协为止。”

王小天再一次和刘永山见面,谈了一些以后药酒研发的事情便回村了。

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进了家门立刻拿出自己新买的手机递给王小涵。

王小涵拿着崭新的手机,立刻欣喜的开口问道:“哥,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的,这个手机还真是漂亮。”

王田军没有伸手去拿手机,而是开口说道:“小天,你卖出去的到底是什么药材,为何如此值钱?你可千万不能干犯法的事儿。”

“爸,你就放心吧!我在监狱里待了这么久,早就已经悟出人生的道理,绝对不会干违法的事儿的。”王小天开口保证道。

林秀娥还是一脸担忧的说道:“这几天村子里面风言风语语甚多,我看得快点给你找个媳妇了。”

王小天一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感觉头疼,随即开口道:“妈,你就不要为这事担心了,婚姻这种东西是看缘分的。”

王小涵一听,顿时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道:“哥,你所指的缘分是你和香怡嫂子吗?”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没有经过考虑。

“小涵,不许瞎说,这要是让有心的人听了去还不闹得满城风雨?”林秀娥黑着脸责备道。

“现在时间还早,我上山去转一会儿,晚上吃饭你们就不用等我了。”

王小天说完扛起锄头便离开了家门,朝着香怡家的方向走去。

香怡看到出现在自己家院子里面的王小天,立刻喜出望外的开口道:“小天,你怎么来了?这一天都不见你,我还以为你去县城了。”

“是去了一趟。”王小天说完从口袋里面掏出一部手机递给她:”这是给你买的,看看喜欢吗?”

香怡看着手中的手机,心里面立刻感激的不得了,虽然她不知道这个手机值多少钱,至少这是王小天送给她的礼物。

她看了半响才开口道:“小天,这礼物也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她说完又将手机退回他的手中。

在这个封建的村子里,毕竟男女之间走得太近总会招人闲话。

王小天重新将手机放回她的手中道:“香怡嫂子,不要去在乎别人的眼光,也许在别人眼里你是一个不祥的女人,但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温柔善良的普通女人。”

香怡听到这句话后感动的不得了,立刻收起手机开口问道:“小天,你今天不会只是来给我送手机这么简单吧?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直接说。”

王小天道:“香怡嫂子,上次你带我去采的灵阳草一般什么地方生长的比较多?”

“这你可是问对人了,我们家后山有一片地都是,一会我去我就带你去采。”

香怡高兴的说完,将手机送回屋里放好,扛起锄头和王小天一起去了后山。

两个人走在后山的路上,刚好碰到张彩凤和其他的几个村民。

“哟!小天,你这是要带着香怡去哪里呀?该不会是……”

村里面的王二娃看到迎面走过来的两个人,立刻意味不明的开口问道,但最终没有说出后面的几个字。

王小天冷冷的开口道:“到后山去采些药草。”

同村的王明宝立刻接口道:“后山的壮阳药还是挺多的,去采一些来服用也是好事。”

“可不是嘛!现在的年轻人是该多补补。”张彩凤意味深长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香怡瞬间被羞得满脸通红不自然的低下了头,娇羞的模样惹得旁边的两个大男人直流口水。

王小天伸手拉了一把去香怡:“我们赶紧走吧!要不然一会儿天都黑了。”

他才不想理会这些整天嚼舌根的村民,看着低头不语的香怡,想起之前这些村民没少欺负她,他心里就更加的有一股无名火。

两个人走出了老远还听到后面的村民议论纷纷,王小天拉着香怡加快了脚步。

后山空地里面的确

长了许多灵阳草,只是因为没人打理长得都不是很乐观。

 

王小天此刻正在暗自下决定,要不要将这些灵阳草移回去种植?

香怡立刻看出了他的心思开口说道:“小天,虽然我不知道这些草到底有多值钱,不过我只

想提醒你,千万不要随便透露这些草的信息,村里心眼不好的人可多了。”

经过香怡这么一提醒,王小天立刻放弃把这些草移回家的想法。

现在还不能透露这些灵阳草的用途,只有承包大面积土地有规模的管理才可以大面积栽培。

两个人从后山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渐渐暗了,香怡开口说道:“要不在我那边吃个晚饭再走,今天家里面又有新鲜的鸡蛋了。”

王小天只感觉此刻肚子饿得咕咕叫,也没有客气,直接点头说道:“嗯,那就尝尝香怡嫂子的手艺。”

推开小屋的门,香怡按了一下电灯,昨天还好好的电灯此刻已经按不亮了。

她有些焦急的开口道:“这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不亮了呢?”

王小天走过去开口道:“让我来看看吧!你先去做饭,这种事情都是男人家的事情,你当然不懂。”

香怡听到这句话后心里无比的感动,立刻搬了一条长凳道:“我帮你扶着凳子,你看看是不是灯泡坏了?”

王小天站到长凳上重新换了一个灯泡,电灯瞬间亮了起来,王小天原本已经暗适应黑暗的眼睛被亮光刺了一下,一下子没稳住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啊!”

他只感觉自己的腿传来了一阵疼痛,立刻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小说文学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腿是搁在凳子上弄疼的,其实自己根本没有摔到地上,而是摔到了香怡的身上。

“小天,你没事吧?有没有摔伤哪里?”香怡娇俏好听的声音响起。

王小天这个时候才发现香怡还躺在地上,自己的姿势十分尴尬。

“我不是故意的,香怡嫂子,有没有弄疼你?”王小天一脸窘迫的开口辩解道。
 

吐气如兰的香怡此刻已经羞得满脸通红,正满面窘迫的看着王小天,脑袋发懵,居然一下子忘记了

起身。

王小天这个时候只感觉浑身有一股火在串动,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发烫。

“呯!”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轻微的响声,两个人顿时被拉回了现实。

香怡一把推开王小天,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外面好像有人。”她脸上出现了慌张的神色。

王小天立刻站起身冲到门外,原本关着的院子门此刻开得大大的,显然有人进来过。

他转头对香怡说道:“香怡嫂子,我还是先走了,这要是让村里面的人看到了明天又不知道该怎么传了”

他说完之

小说文学

后慌忙的离开了香怡的家,可他刚走没多久,张彩凤立刻就出现在香怡的家里。

香怡看到突然出现的张彩凤,立刻紧张的开口问道:“婶,这么大半夜的你来找我有事吗?”

张彩凤从容打量了一下周围开口道:“哟!就那个蹲监狱的能来找你呀?咱们好歹也是一个村子的不是吗?”

香怡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婶,你可别乱说,我和小天是清白的。”

张彩凤眼睛一眯开口道:“你们两个清不清白我可不想管,要想我闭嘴不提今晚的事情,除非你把那块玉给我。”

香怡听到这句话后立刻还后退了两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头的箱子。

张彩凤立刻一把将她推开,走过去打开箱子,将那块成色不错的玉拿出来放进自己的口袋。

香怡焦急的抓住她开口道:“婶,这块玉你不能拿走,这是我妈临终前留给我的。”

张彩凤没好气一脚将她踢开:“滚远点!否则明天你和王小天的流言蜚语便会传遍整个村子。”

香怡听到这句话后不敢再说话,只是一屁股坐在床头掩面哭了起来。

王小天并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的事情,他回到家里便将自己关进房间蒙头大睡。

隔日清晨,他起床后背起自己的包走出房间开口道:“妈,我今天要去城里一趟,你和我爸不用等我吃饭了。”

正在做早餐的林秀娥抬头看了一眼道:“小天,我正打算吃完早餐带你去你外婆家,让你舅妈给你相门亲事,你怎么又要出门了?”

王小天一脸无奈的开口道:“妈,我不是说过这种事情不着急的吗?等我回来再说。

他说完之后便打算离开,准备赶第一趟车去城里郑志远家给他的表姐治病。

刚跨出门就听到院子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仔细听着是张彩凤骂骂咧咧的声音。

“王小天,你给我出来,有本事打我现在怎么不敢出来了?”

王小天脸色微变走过去打开院子的门,映入眼帘的是,张彩凤的儿子王明贵和女儿王翠华。

王明贵一看到王小天立刻走过来伸手抓住他的衣领怒气冲冲的说道:

“王小天,你蹲了几年监狱了不起呀?回来还敢对我妈动手。”

王小天伸手扭住他的手一把推开:“事情的经过你应该问好你妈再来找我,不要惹我发火。”

这个时候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走过来开口道:“明贵,这就是打你妈的那个臭小子?一看就是一个乡下混混。”

张彩凤开口道:“原本就是个不入流的混混,现在做了五年牢了,连个媳妇都娶不到还拽个屁!”

王明贵听到自己媳妇的话,立刻跑过来一巴掌朝王小天打了过来。

王小天在他手掌快要落到自己脸上的时候反手握住他的手一纽,王明贵整个人瞬间摔倒在地上。

张彩凤立刻跑过去扶起自己的儿子开口骂道:“王小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给赵二狗的10万块钱都是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偷来的,我立刻叫我儿子报警将你抓起来。”

王翠花走到自己老妈的身边伸手指着王小天骂道:“蹲了五年监狱出来还敢打人,你这一辈子讨不到媳妇儿就是断子绝孙的命。”

“老公,谁又在咱们家这里闹事了,提着棍子赶出去不就得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娇俏的声音由远而近响起,所有人都朝那个好听的声音看去。

徐婉莹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来到王小天家的门口,看着张彩凤一家不屑的哼了一声。

张彩凤一家看到眼前打扮时髦的女孩立刻傻眼了,这女孩不仅长得漂亮标致,更重要的是居然还当众叫王小天老公,该不会是他们的耳朵出了问题吧?

此刻听的动静的王田军和林秀娥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出现在院子门口的徐婉莹也是非常意外。

王小天转头看着徐婉莹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

徐婉莹混混手中的病历卡:“就凭这个我要找到你还不容易吗?”

张彩凤立刻将自己的儿子拉到旁边叽咕了两句,一脸嘲笑的说道:“既然你大老远的赶来送他去蹲监狱也挺不错的。”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用一种狠毒的眼光看向徐婉莹,带着无尽的嘲笑。

林秀娥立刻走的王小天身边问道:“小天,那10万块钱你真的是卖药材得来的吗?”

王小涵立刻开口打断道:“妈,你不要听外人胡说八到,你应该相信我哥才对。”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警鸣声响起,几辆警车已经开进了村口。

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下车先和王明贵打了一下招呼,然后走到王小天的面前,表情严肃的开口说道:

“王小天,我们怀疑你还给在二狗的10万块钱来路不明,所以请你随我们去警局走一趟。”

王小天微眯着眼睛开口道:“警察同志,抓人是要讲究证据的……”

“和我们到了警察局自然就有证据了。”还不等王小天将话说完,一个警察立刻开口打断道。
 

王明贵听到警察的话后立刻开口附和道:“就是,到了警察局老虎凳上一坐还不相信你不说出那笔钱的来历。”

老虎凳?

所有村民听到他口中说出的这句话都不觉有些后怕,互相对望一眼并且议论纷纷。

“王小天这下倒大霉了,什么人不好惹,偏要惹上王明贵!”

“你小声点,小心上的张彩凤听去找你报复,到时候你就是第二个王小天。”

王小天原本在监狱里得到过秘传,听觉非常灵敏,立刻将那些小声的议论听进耳朵里。

他立刻在心里断定,张彩凤一家这几年在村里没少打压这些村民。

他立刻转头一脸阴沉的看向王明贵开口道:“法律是国家定的,你说的话目前为止还不算数。”

王明贵冷笑了一声:“在浦河县,刘所长就是法律,你一个小小的土包子和我说这些没用。”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土包子。

带头穿着制服的警察朝下面的人做了一个手势:“立刻将这个刁民给我抓起来,还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没有王法了。”

“是!刘队。”

下面一群警员听到刘队长下令,立刻将王小天团团围住,生拉活扯的将他拽上了警车。

王田军和林秀娥眼看自己的儿子被抓走立刻焦急的说道:“我儿子没有犯法,你凭什么要抓他?”

“犯没犯法不是你说了算, 法律是公正的我们自然会查清楚。”

为首的刘队长一把将林秀娥推开,气势汹汹的说道。

张彩凤嘴角露出了一抹嘲笑:“林秀娥,不是我说你,你养了王小天这么个儿子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你看看我儿子和刘队长可是拜把子的兄弟。”

徐婉莹看到蛮不讲理的张彩凤,立刻扔下手中的行李箱眼神愤怒的开口道:

“拜把子的兄弟怎么了?警察局的队长又怎么了?难不成在清河县还能一手遮天?”

张彩凤听到这句话后不以为然的走到徐婉莹身边:“啧啧啧!哟!瞧你穿得妖里妖气的模样,该不会是哪个酒吧里面打工的吧?”

两个人正在唇枪舌剑之际,警车缓缓开出村口,所有的村民也担心着王小天的安危。

王小涵看了一眼远去的警车,立刻拉了一把徐婉莹:“徐医生,你不要跟这个泼妇理论,咱们一起去城里想办法救我哥。”

王田军满脸焦急的说道:“徐医生,你在城里多少有些关系,你一定要帮帮小天。”

“王叔叔,你放心吧!王小天不会有事的,我这就赶过去。”

徐婉莹说着拉起王小涵的手朝村口跑去,此刻她唯一想到的就是去求自己的老爸帮忙。

所有的村民看到没什么好看的,立刻全部散去,但有一部分好奇的村民跟着后面赶往了浦河县警察局。

张彩凤看着无助的王田军和林秀娥,立刻一脸嘲讽的开口道:“我就说嘛!还钱不算本事,最主要是这个钱来路正不正。”

林秀娥没有理会张彩凤,回头拉着自己家老头走进院子“呯”的一声将门关上。

林秀娥这个时候才想起徐婉莹来的时候,拉着自己儿子叫的那一声老公。

她走到自己家老头子面前道:“田军,你说这徐医生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们家小天了吧!”

王田军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你就不要再做白日梦了,人家不过是出面替小天解围,你还真当真了?”

浦河县派出所里,王小军被带到了审讯室,为首的刘队长亲自出面审问。

他为自己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烟圈,才缓缓开口问道:

“王小天,你老实交代那10万块钱是哪里偷来的?不想皮肉受苦就老实交代,否则……”

他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他相信眼前这个刁民肯定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否则什么?难不成你想屈打成招吗?”王小天面无惧色开口说道。

刘队长被他这一句话憋得半响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原本心里也是这个想法。

过了半响才开口道:“这里是警局,不会有屈打成招的事情,不过,你要是说不出这10万块钱的来历,恐怕也难免会有此类的事情发生。”

王小天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那些钱都是我卖祖传配制的药酒得来的。”

“哦!看来你们家祖传的东西倒不少呀!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刘队长一脸阴沉道。

王小天缓缓的开口道:“刘队长,有些事情由不得你不相信,我有证人。”

刘队长看到他口气坚决立刻怒火中烧:“你的证人应该也就是你的同伙吧?不过我倒是有兴趣知道你的同伙在哪里?”

王小天原本不想让刘永山和雷虎他们出面作证,但这个时候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思考再三后开口道:“永山会所的刘总你知道吧?我的药酒就是卖给他们,不相信你可以去查。”

刘队长一听立刻发出了一阵嘲笑:“哈哈哈!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刘总会在你这里买药酒?你不要跟我编故事了。”

王小天看到对方不相信,只能无奈的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露出了一副爱信不信的表情。

此刻警察局外面已经被村民围得水泄不通,徐婉莹和王小涵也是等在外面焦急万分。

刘队长审讯了半个小时没有结果,立刻走到外面对着王明贵开口道:

“兄弟,那个刁民嘴巴真是硬的很,我磨了半个小时的嘴皮子就是不肯开口,还把刘总都扯出来了。”

“刘总?那小子在你面前提起刘总了?这个王小天还真是够会装逼!”王明贵一脸嘲笑的开口说道。

“可不是嘛!还真的是做不了大事的人越想巴结大人物,我是不可能相信他的话的,休息一会儿再接着审。”

“大哥,你是知道我的目的的,既然王小天来到了这里,我并不想让他走出眼前的这道大门。”

王明贵眼神毒辣的开口说道

小说文学

,随即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纸包塞到刘队长的手中。

>>>>完整版在线阅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