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视

翁熄性放纵(第一篇&秦芸雨的小说免费章节阅读

2020-07-23 09:49:01 写回复

凌呈羡回来时,神色倒一本正经的。

“爷爷,你怎么大晚上过来了,唉——妈,你也在啊。”

蒋龄淑对他白了眼,但知道老爷子的脾气,她想要起身袒护,可凌老爷子已经率先起来,手里的拐杖狠狠敲在凌呈羡手臂上。

沉闷的击打声传进任苒耳中,这一下劲道十足,凌呈羡穿着单薄,却愣是连闷哼一下都没有。

“你个混账!”

“爸!”

“你住口!”

 

蒋龄淑吓得坐在沙发上不敢动。

“在婚礼上闹出那种事还不够丢脸,你说说,你像谁!一家子就你最风流,迟早有天死女人身上!”凌老爷子骂人向来从无顾忌,等他反应过来后立马去看任苒的脸色,“不是,苒苒……”

偏偏凌呈羡接话还接的又快又溜,“听到没,死你身上呢,吓死你。”

凌老爷子手里的拐杖又抽了过去。

这一下抽在同一个地方,凌呈羡肩膀耸动下,却还是没有吱声。

“混小子!”凌老爷子坐

小说文学

回沙发上,喘了两大口气后,这才冲任苒道,“苒苒,以后他若还敢这样,你尽管告诉爷爷。”

“好。”

这么大的人了,管也只能这样管管,毕竟都动上手了,还能真打死不成?

教训完一通后,家里的两尊大佛这才离开,凌呈羡走到楼梯口,见任苒还干坐着没动。

“不睡了?”

任苒上前几步,寻思着要怎么开口,“今晚的事真跟我无关,我一回来他们就在了,电话也是爷爷让我打的。”

“我没说跟你有关系,这么紧张干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凌呈羡坐在床沿处,毕竟还要在一个屋檐下处着的,任苒假意关心了几句,“没事吧?”

男人潭底闪过片片冷意,嘴上却是轻松道,“没事啊。”

“不早了,你先去洗澡吧。”

“你先,我坐在这反省反省。”

任苒将信将疑的朝他看眼,她可不相信凌呈羡是个能自我认识错误的人,但她加班到现在也累了,只想赶紧泡个热水澡睡觉。

她拿了换洗的睡衣走进浴室,将浴缸内放满水,氤氲的水汽模糊人的视线,肌肤每一处都沾染了粘滑的湿渍。任苒舒服地躺在里面泡会,半晌后,才拿了淋浴头准备冲洗。

门口传来阵轻微的动静声,等她抬头看去时,就看到凌呈羡正快步走来,身上就剩下条腰线处有硕大字母的某某名牌内裤,她全身绷紧,她分明记得她将浴室门反锁的。

她现在就算两手护在身前,也护不住什么,任苒尴尬地瞪直了双眼。

凌呈羡从她手里一把将淋浴头夺过去,他抬起腿往按摩浴缸内跨,任苒赶紧缩起她的两腿,男人站好了,就将水往自己身上喷。

溅出的水渍飞落在任苒脸上,水滴刷过了她浓密的眼睫毛,热气沸腾,她眼睛勉强睁开,看到凌呈羡身上仅有的布料全部湿透。

任苒伸手抹过小脸,“你要我说多少遍,

今晚的事真与我无关。”

他已经不关心这个话题了,任苒不敢目视前方,凌呈羡将手里的淋浴头对准她的脸。

突来的窒息感一道道顺着她的脸往下挂,任苒赶紧用两手护在面前,“凌呈羡,你疯了!”

“你还真不识好歹,能让我伺候洗澡的人,你还是第一个呢。”

任苒呛了口水,凌呈羡坐定在浴缸边缘处,她手掌掬起一捧水挥在男人面上,他轻闭眼帘,薄唇也抿得紧紧的。

她好不容易深吸口气,止住了喉间的痒意,却见凌呈羡霍然起身,手里的淋浴头丢进水里,发出沉闷的声响。

任苒心想着完了,这男人睚眦必报,真不打算放过她了,可按她的性子,她肯定要先下手为强。

她伸手就扯住了凌呈羡的那点布料,再使劲一扒拉。

他倒真没想到她会有这个动作,怎么,这是想指望他脸皮薄,吓得拔腿就跑是吗?“你扒女人裤子扒习惯了,原来对待男人也这么溜?”

任苒这下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激灵起身,赤着脚快步往外跑。

凌呈羡一根手指勾住裤沿,却并没有将它往上拉,“脱了就跑是什么意思?想看就明说,是不是那晚黑灯瞎火的没看清楚……”

任苒哪还听得下去,她跑到门口将门甩上,将男人那些污言秽语全关在了身后。

翌日。

任苒调的闹钟还没来得及响,就听到一阵敲门声砰砰的传到耳朵里。

她眉头轻动,一臂之外的凌呈羡率先怒了,“谁啊!”

“四少,少奶奶,夫人来了。”

陈管家平日里极有分寸,要不是听了蒋龄淑的话,也不好过来敲门。

两人急忙起身,这回倒是很有默契,一个去了衣帽间换衣服,另一个先去洗漱。

任苒走进餐厅,见蒋龄淑在餐桌前坐着,凌呈羡过去拉开一张椅子,“妈,你这么早过来做什么?”

“昨晚没被你爷爷打伤吧?”

“没有,他能有多大的劲。”

任苒看到餐桌上放了个空的食盒,原本摆在里面的吃食全都被拿出来了,蒋龄淑朝她看眼,“苒苒,吃吧。”

“谢谢妈。”

“我昨天回去想了想,你们还是应该尽快要个孩子。”

任苒心里咯噔下,凌呈羡夹了个蟹黄蒸饺放到嘴里,“妈,好好的提这种事做什么?”

“这不是最重要的事吗?有了孩子,你也能收心!”

凌呈羡嘴角一挑,翘起了二郎腿,“妈,不急不急,慢慢来。”

“还不急,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

“任苒有病,这不得先治病吗?”

任苒含进嘴里的粥差点喷出去,这厮还是人吗?她有病她怎么不知道。

蒋龄淑也奇了怪了,“婚前检查一切正常啊,苒苒,你怎么了?”

凌呈羡抢先一步道,“妈,她那方面冷淡,不像个女人。”

蒋龄淑猝不及防就被拉入这话题中,尴尬的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凌呈羡连着吃了好几个蒸饺后,这才听到蒋龄淑冲着任苒道,“苒苒,你……”

这要怎么说呢?

这算病吗?能治吗?

“你自己就是医生,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任苒见凌呈羡勾着唇,十分恶劣而流氓的样子,“妈,您是女人,您也知道的,能不能生孩子其实和女人是否冷淡没有关系,关键还看男人行不行。”

卧槽!

凌呈羡差点把舌头给咬了!

她说什么?她居然质疑他不行!

这话带着极大的侮辱,凌呈羡可不能忍。

“你再说一遍?”

蒋龄淑在桌子底下用力踢了他一脚,示意他闭嘴。

任苒没吃几口就饱了,也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战场,“妈,我吃好了,今天要早点去医院,我先走了。”

“好。”蒋龄淑也不想接下来的话题被任苒听到。

凌呈羡脸色还是很不好看,等到任苒出了门,蒋龄淑手里的筷子直接摔在桌面上,“在外面花天酒地,把身体都掏空了,现在正经地方需要你了,你倒用不上了!”

“妈,你觉得你儿子是这样的人吗?”凌呈羡无缘无故被泼一盆脏水,这可比骂他衣冠禽兽、流氓加死不要脸严重多了。

蒋龄淑冷笑声,“瞧把你虚的,自己老婆都给了石锤,这种事要是传出去,真有面子啊!”

两人在这谈论这个问题,自然是怪异的很,凌呈羡轻斥出声,“她故意的你听不出来吗?”

“打住。”蒋龄淑严肃地看了眼日期,“明天你赵伯伯应该坐诊,我先跟他约一下,早治早好。”

“你还当真了?”

蒋龄淑紧了紧神色,“我之前就有这方面的担忧,总之,明天押也要押你过去。”

凌呈羡又好气又好笑,任苒这会要是在这,他一准能捏碎她。

医院的病人一茬接一茬,任苒一忙起来,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看完最后一张检查报告,她起身洗了手,肚子早已经饿得直叫,任苒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包饼干,撕开口后吃起来。

放在桌上的手机不住震动,任苒看眼来电显示,是宋乐安打来的。

她塞了片饼干到嘴里,含糊不清道,“乐安……”

“苒苒,救命!”

任苒听到一阵扑通的水声传到耳朵里,她吓了跳,“乐安,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在你家……清上园!苒苒,救我……”

电话那头传来模糊的声音,应该是手机进了水,任苒喊了好几遍都没听到宋乐安的回音。

她走过去拿了包后快步出去,脑子乱成一团粥,她在路上就打了凌呈羡的电话,可是无人接听。

车子冲进了清上园,任苒快步进屋,看到佣人正在忙碌晚饭。

她情急失控,嗓音都变了,“看到我朋友了吗?”

“少奶奶回来了。”

“凌呈羡在哪?”

佣人怔了怔,朝一个方向指去,任苒见状,拔腿就走。

清上园内有自带的健身场所以及泳池,任苒脚步越走越快,越是接近那个地方,心里就越慌。

耳朵里依稀钻进了宋乐安的喊叫声,任苒快步冲到门口,一手拉开玻璃门,里头的声音更加肆无忌惮地闯过来。

“我勾住了我勾住了,看我的……”

“别让她跑了啊,你特么行不行?”

任苒放眼望去,泳池边上围站着好几对男男女女,有几人手里拿了鱼钩,正往泳池内甩。

宋乐安穿着性感的比基尼,有鱼线拉住了她的肩带,她手忙脚乱地在扯开,她抬头看到了任苒的身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似的尖叫起来,“苒苒——”

“你们干什么?”任苒眼见一个男人将鱼竿往回收,宋乐安右肩的肩带滑落,半边胸都快裸露出来,任苒冲过去对着男人后背使劲踹了一脚,将他踹进了泳池中。

周边传来哄笑声,傅城擎坐在不远处的躺椅上,“阿列,这下你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被踹下去的男人钻出水面,从上到下湿了个透,他转过身看眼宋乐安,“钓了半天也没钓到,还不如我动手来得快。”

宋乐安着急将肩带拉回去,眼见男人游到了跟前,她吓得两手护在身前,“你们这样我真的报警了。”

“报啊,你手机还能用吗?”

任苒目光在人群中扫了圈,总算在傅城擎的对面看到了闲闲躺着的凌呈羡,他将一双修长的腿放在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腿上,这会那人正给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好不惬意。

任苒疾步走到躺椅跟前,“凌呈羡,你疯了!”

“呦,任医生下班了。”凌呈羡双腿交叠,坐起身看了眼泳池内的战况,“你们一个个废了是不是,搞半天一个女人都搞不定。”

“你让他们走,全部走!”任苒心急如焚,忍不住上前拽了下凌呈羡的手臂。

“这游戏多好玩啊,就是美人鱼不够,要不你也一起玩?”

任苒紧咬下牙关,“凌呈羡,你就不怕我给爷爷打电话?”

“你打啊,”凌呈羡挑衅地站起身,又弯腰从旁边的桌子上摸了一样东西砸向任苒的胸口处,那摞照片哗啦啦往下落,散了一地,任苒低头看眼,看到了在婚礼上出现过的那些画面。“就算你能打过去,等他到的时候你朋友也被玩废了!任苒,你可以试试是你的电话快,还是我这么多人快。”

她抬脚踩住了一张照片,“这件事跟乐安无关,婚礼上的照片不是她给我的。”

“装,继续装,你看我信不信你个鬼。”

身后传来宋乐安的尖叫,男人游到了她身前,正伸手将她往怀里抱。

傅城擎颇有兴致地盯着,周边围着的那圈人拿了手机拍照的拍照,录视频的录视频。

任苒在原地踢掉了鞋子,又将外套脱了丢在一旁,她转身朝泳池冲去。

匣浜村那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水,任苒每年暑假都是在河水里泡着过的。

她扎进水中,人就没出过水面,凌呈羡看着她的身影像是一条灵动的鱼儿,她很快到了男人身后,宋乐安忙着护住自己,根本没办法从阿列的怀里挣开。

任苒跃身起来,二话不说用手臂缠住阿列的脖子,“给我松开!”

阿列就是不松,手里更加用力,作势还要去拉扯宋乐安的比基尼。

这下真把任苒逼急了,她一手勾住他的脖子,另一手抓住男人的头发,拼了命的将他往泳池内按。

阿列没想到玩真的啊,也没想到任苒力气这么大,他连呛了好几口水。

“卧槽!四少……”

“四少,不带这么玩的,我擦!淹死我了!小嫂子饶命啊——”

任苒见他还能说出话来,干脆在他后脑勺使劲拍了两下,在他即将快被拍晕之际,再把他往水里按。

咕噜咕噜——

阿列肚子都快喝饱了,偏偏在水里束手束脚,根本无法将任苒甩开,他怀疑任苒真是想把他按死在水里的。

他好不容易冒出脑袋,“四少!”

那声音凄厉的好似公鸭喊,凌呈羡踱步来到泳池边,还在那里煽风点火,“让她按,我就不信她有这个胆子敢弄死你!”

听听这还是人说的话吗?阿列都快喘不过气了,脖子上缠着的手臂像是一根藤蔓,“小嫂子,饶……”

围在旁边的那些人,又甩出了鱼钩,有些打在任苒身上,她这才注意到钩子的尖头部分做过特殊处理,不会刮伤人,但显然这些人是经常玩这种游戏的,任苒想着一阵恶心,冲边上的宋乐安道,“把他衣服扒下来。”

“啊?”宋乐安怔了怔。

阿列更是有种被雷劈过的悚然感,还来不及反抗,任苒就开始拽他的外衣。

宋乐安见状,立马明白过来了,她拉着他的领子撕扯他的衣服。

那件外套硬生生被她们扒了下来,宋乐安赶紧套在自己身上,又将扣子一颗颗扣起来。

凌呈羡蹲下身,掬起一把水泼向任苒,“你这朋友门道挺广的啊,那我多介绍些朋友给她认识,也没错吧?”

“谢谢四少的好心,现在朋友也结识到了,您的气也该消了,我们可以上去了吧?”

“你可以上来,她不行。”

任苒着急解释,“你要针对,就针对我一人好了,没必要扯上我的朋友。”

宋乐安被吓得够呛,阿列挣开后往泳池边逃,女人真是惹不起啊,特别是大佬的女人,他又不敢对她还手。

他狼狈地爬上岸,浑身湿透,傅城擎拿了块干的浴巾丢给他。

“谢谢傅少。”

任苒看了身边的宋乐安,伸手在她肩膀上摩挲几下,“没事了。”

“苒苒,我不想待在这。”

“我们走。”

任苒拉着宋乐安来到了边上,她率先上去,旁边有人想拦,但这时候凌呈羡没开口,他们也就不能那样肆无忌惮。毕竟任苒是名正言顺的凌太太,不要玩得太过火。

有个男人上前,脱下了身上的大衣递给宋乐安

。“把你的外套换下来吧,这样会着凉的。”

任苒下意识将宋乐安挡在身后,她还能指望这儿有好人吗?

“不用了,我房间里就有衣服。”

可这些男男女女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宋乐安,他们围拢过来,圈子被越缩越小,两人的身上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滴水。

站在边上的一名男子忽然伸出手,想要强行将宋乐安身上的外套扒掉,任苒侧过身挡了一步,男人手上的力道抓在她肩上,顺带将她的低领毛衣也给扯下去了半截。

任苒里面没有穿打底,被他这么一拉,整个肩膀都露出来了。

男人吓得缩回手,有人扒开了人群,冲过来一脚踢在他腰上,他没站稳,直直栽倒在地,凌呈羡周身聚拢了怒气,一点就着,“滚,都给我滚!”

男人连滚带爬地起来,也知道凌呈羡的脾气,所以一句话没敢多说。

傅城擎示意众人离开,宋乐安躲在任苒的身后,揪住了领口不说话。

任苒将她拉到身边,“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开了车的。”

“我带你去换身衣服。”

宋乐安不住哆嗦,抬起眼帘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凌呈羡,她之前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那还不是因为没有碰到过凌呈羡这样的人。

他这下没拦她,任苒带着宋乐安上楼,进了她的主卧,让她赶紧冲个热水澡。

两人身形差不多,任苒给宋乐安挑了套居家服,她自己在客卧匆匆洗了个澡,回到卧室时宋乐安也换好了衣服。

“把头发吹一下吧。”

“不用了。”宋乐安上前轻抱住任苒。

“乐安,对不起。”

“是我自己傻,没有防备心就被骗来了,他找我算账也是正常,毕竟我让他在婚礼现场丢尽了脸面,只是……”宋乐安接下去的话,有些说不出口,“苒苒,你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呢?太难了。”

是啊,很难很难。

小说文学

任苒和凌呈羡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被任家强行塞到了凌呈羡的身边,从此便无人再管她的死活,任由她在凌家自生自灭。

“你要是觉得委屈过不下去,你就回家吧。”

凌呈羡靠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声音一阵轻一阵重地落到耳中。

“你是指望用家里人的温暖,来抚平我的心伤吗?”任苒说到最后,自己都笑了,“乐安,我在这挺好的。”

与任家相比,凌家真的挺好的。

宋乐安的鼻子有些酸,“可是凌呈羡那王八蛋……”

“赶紧回去吧,以后不是我约你出来的话,都不要相信,我送你。”

宋乐安见任苒头发还是湿湿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不要送,你自己也折腾累了,我走了。”

两人出门时,已经不见了凌呈羡的身影,宋乐安开了车离开,任苒却站在门口久久都没有进去。

她心里毫无安全感,总怕那些人不肯放过宋乐安。

凌呈羡在书房等了许久,都没见到任苒的身影,他回到卧室找了圈,最后走到了阳台上。

天色已晚,夜晚的风比白日里更凉,那几层单薄的布料根本挡不住它的侵袭,他双手轻撑向栏杆,看到任苒坐在院子内的长椅上,形单影只,长久的维持着同一个动作。

宋乐安到了家,第一时间给任苒打电话,她的心跟着悬了一路,这会总算是落定了。

凌呈羡在楼上等了将近半小时,可任苒还是干坐在那,像尊雕塑似的。

他有些不耐烦起来,心头还漾着些许的不痛快,他今天就是拿宋乐安出气,可这口气憋到了现在,也没有出完。

小说文学

任苒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踩过了草坪,窸窸窣窣传到耳中,战火蔓延至现在,正是野火烧不尽,吹风吹又生的时候。

“怎么样,今天的钓鱼比赛精彩吗?”

任苒侧着脑袋看他,“四少觉得好玩吗?”

“特别好玩,就是时间短了点,人少了点,我在想改天要不要举办一场更大的玩玩。”

“行啊,那我现在陪你玩怎么样?”任苒说着,站起了身,“要换泳衣吗?我没有准备,不过我可以直接脱了外面的衣服,四少想玩何必找别人呢,我陪你啊。”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