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视

男人j放进女人的p视频_粉嫩粉嫩看着都硬了[11p]

2020-08-01 11:36:29 写回复

 
慕红绡从小到大最喜欢和她作对,以前没少找她麻烦。

景宁这会儿没心思和她纠缠,从包里掏出几张钞票叫了买单。

慕红绡却跨步上前,拦住她的去路。

“走什么啊?来,给我瞧瞧,今天是送的币运套呢还是闰滑油呢!”

她说着,伸手就去夺她的包包。

景宁后退一步,冷眼看着她。

“慕红绡,别太过分!”

“过分?哈哈……”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景宁!你还当你是我哥的女朋友呢?你们都分手了!你现在屁都不是,拽什么呀?”

景宁绷着脸,面无表情。

慕红绡挥了挥手,“你们去!给我把她的包抢下来!”

“光看包包有什么意思?她不是卖睛趣佣品的吗?这么晚了还出来送货,谁知道送的是东西还是人呢?”

“就是,不过我看她这副死板的样子也没人会要她,不如咱们先扒了她的衣服检查一下,万一找到什么证据呢?可不就帮你哥洗清冤屈了吗?”

慕红绡眼睛一亮,“对!就是这样。”

几个人摩拳擦掌的上前,景宁脸色一变。

趁她们没防备,调头就跑。

她毕竟还是喝多了,脚步踉跄,也分不清方向,迷迷糊糊看到门上有WC两个字,拔腿就冲了进去。

厕所里顿时响起一声,“卧槽!”

里面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正在抽烟,另一个在上厕所,看到她闯进来,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景宁也是第一次撞见这样的场面,懵了两秒,紧接着也明白过来自己走错了,满脸涨红。

“对、对不起,我走错了!”

她跌跌撞撞的就要退出去,外面却传来慕红绡的声音。

“跑哪儿去了?人呢?”

“明明看她往这边跑了,怎么不见了?”

“肯定在厕所里!走!进去找!”

景宁脸色微变,抬头看向对面,隐约觉得那个抽烟的人有些眼熟。

“先生,我、我能不能在这里躲一会儿?”

虽是难以启齿的请求,可为了不被慕红绡抓住,她也认了

小说文学



陆景深面无表情,冷淡的目光扫过旁边手忙脚乱提裤子的苏牧,“出去!”

苏牧吓得心肝儿颤颤,闻言如获大赦,连忙溜了。

景宁觉得脑袋有些晕,下意识想要伸手扶

住什么,脚下却突然一软,整个人往前栽去。

她头皮一紧,下意识闭上眼睛。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发生,一条修长有力的手臂伸出,将她捞了起来。

她猛然撞进男人怀里,原本就晕的脑袋顿时更晕了,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去。

陆景深只能扔了烟,两手并用才将她捞起来,看着她醉成一瘫烂泥的样子,眉心微皱。

“景宁,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景宁听到对方喊她的名字,意识到对方认识她,有些疑惑。

“你认识我?”

陆景深目光平静,疏淡的眉目里几乎看不出他的情绪。

半响,才凉薄的扯了扯唇角。

“不认识!”

……

景宁被陆景深从酒吧里抱了出来。

她搂着男人的脖子,醉醺醺的脸上染着一抹酡红,双眼微阖,醉得不轻。

陆景深将她放在后座,自己也坐了上去。

苏牧开车,恭敬的问道:“总裁,去哪儿?”

&ldq

小说文学

uo;陆园。”

“是!”

车子行驶在深夜寂静的大道上,景宁醉得难受,闭着眼靠在窗子上,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

她喝醉了有个特点,那就是不吵不闹,只会睡觉。

这也直接导致了她连自己的处境都没有发现,更遑论察觉身边还有个男人。

意识昏昏沉沉,脑袋里也是模糊一片,隐隐泛着酒后的疼痛。

就在这时,包里的手机嗡嗡响了起来。

她皱了皱眉,伸手在包里掏了几下,终于将手机掏出来,按下按听。

“喂?”

“景宁,我听红绡说,你在丽华酒吧跟一个男人走了?”

是慕彦泽。

她睁开眼睛,迷蒙的目光里泛着一层水雾,“怎么?她向你告状了?”

慕彦泽语气冷沉,“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随意糟蹋自己,酒吧那是什么地方?你怎么能……”

景宁没心情听他继续说下去,不耐烦的打断,“你想表达什么?”

“你在什么地方?我派人来接你。”

“景小雅允许你这样做么?”

“小雅没你想的那么坏,她一直把你当成她的亲姐姐,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她会是最难过的那个人。”

景宁嗤笑了一声。

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无耻的人。

景小雅真是不断刷新她的下限。

“那她一定没告诉你,半个小时前她才给我打了电话,炫耀她终于抢到了我的男朋友,还拿肚子里的孩子来示威吧!”

慕彦泽想也不想便道:“不可能!”

景宁讽刺的笑了一下。

慕彦泽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渐渐有些不耐烦。

“景宁,你到底想怎么样?从开始到现在,小雅从未说过你一句坏话,知道你在酒吧,立马就叫我打电话给你,怕你出事,可你呢?

你却一而再再二三的用恶意来揣测她,我承认,有些事是我们不对,可你难道就没有半点错误?

你总是仗着自己出身比她好,三番两次的欺负她,每次我有应酬让你陪我去,你都推三阻四,我让你不要再做那个生意了,你却跟我扯什么行业不分贵贱?

景宁,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也要面子的,总不能让人家知道我女朋友是个卖睛趣佣品的吧!

你从来都只考虑你自己的想法,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事到如今还要去怪别人?”

景宁气得浑身发抖。

她从来没有想过,慕彦泽竟然是这么想的。

她欺负景小雅?

她不肯陪他去应酬?

她卖睛趣佣品丢了他的脸?

她眼眸腥红,片刻,忽然低声笑了起来,笑得无比讽刺。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好!很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不会原谅你们的,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

说完,直接掐断了电话。

车里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
景宁无力的靠在车窗上,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夜景,眼眶泛红。

慕彦泽的话还言犹在耳,她却只觉可笑。

曾经有多少次,景小雅背着家里人欺负她,她都默不作声的忍了,原以为可以换来一些平静,却不料对方变本加厉。

她不是天生软弱的人,忍让不行自然就学会了反击,这在慕彦泽的眼里,就成了她欺负景小雅?

她被赶出景家,整个晋城的人都知道她是景家不要

的女儿,慕老夫人对她更是不喜。

为了不让他为难,她处处避让,尽量不出现在公众面前,在他眼里就成了推三阻四不肯陪他应酬?

还有卖睛趣佣品……

若不是出了那件事,若不是因为景家的自私和偏心,她至于前途尽毁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一切,到头来竟然都成了她的错?!

景宁闭了闭眼,只觉无尽的悲凉和可笑。

旁边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为了这种男人伤心,值得吗?”

她微微一愣,转头望去,迷蒙模糊的视线中,一身清贵的男人坐在那里,脊背挺直,眉目冷峻。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上了一个男人的车,这人刚才在酒吧里还帮了她。

有外人在场,她也不好再露出落魄的样子,抹去脸上的眼泪,“谁说我在为他伤心?”

陆景深挑眉看向她,目光落在她还有些泛红的美眸上。

景宁解释,“我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自己。”

为了自己那被荒废的……欺骗的六年青春。

陆景深认同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投资失败的时候,最好的应对方法是什么吗?”

“什么?”

“及时止损。”

菲薄的唇轻轻吐出四个字,令她心尖一颤。

她转头看向他,昏暗的灯光下,男人身姿挺拔,灯光在他的侧脸打上一层阴影,越发显得五官深邃立体,清冷尊贵。

她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人,慕彦泽就属于好看的那一种。

可是和眼前的男人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就好比星辰不能与日月同辉,眼前的男人太过耀眼,像九天之上翱翔的雄鹰,气场强大,尊贵不可一世。

更遑论他还有一张足以令所有女人激动到尖叫的脸。

她心头微动,一个荒唐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

盯着他清俊的侧脸,咽了口唾沫,“我知道了。”

顿了顿,忽然问道:“那你对睛趣佣品怎么看?”

陆景深拢了拢眉,“很正常的行业,就和其他行业一样,没什么特殊的看法。”

景宁幽幽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意里含着七分醉意,三分清醒,美眸如秋水盈盈,语调轻浅,“我也这么认为。”

鼻尖突然袭来一丝冷香,陆景深微微偏头,就看到她忽然坐直了身子,整个上半身朝他倾了过来。

“那你觉得我美吗?”

陆景深脊背一僵。

眼前的女人无疑是美的。

不仅美,还美得性感,美得惊艳。

尽管她今天只穿了一件简单寻常的米色外套,内搭白色小吊带,可还是阻挡不了那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清贵冷艳。

他的心里忽然闪过一句话: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

喉结滚动了一下,没说话。

片刻,方才不自在的“嗯”了一声。

景宁又凑过去一些,娇艳的红唇几乎要凑到他耳边,自以为用了很小的声音问道:“那如果我想睡你,你愿意给我睡吗?”

“噗——!”

正在开车的苏牧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下一秒,就感觉到背后冷冽如刀的目光。

他连忙收住笑容,顺便将车厢中间的挡板默默升了起来。

陆景深这才回头看向身边的女人。

他微微眯了眯眼,眼底有暗光浮动,“睡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确定?”

景宁呵呵一笑,“钱?我有。”

她说着,从包里掏出钱夹,将里面所有的红钞票都拿了出来。

“你数数,如果不够,我们还可以转账。”

陆景深这才发现,她刚才说的话不是开玩笑,她是认真的。

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他揉了揉眉心。

“今晚是不是无论谁坐在这儿,你都准备睡他?”

景宁摇了摇头。

她忽然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我才不会那么笨,睡你是因为你长得太帅了,他们不是瞧不起我吗?我就要找个比他更好更帅的,我气死他们!”

陆景深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答案。

他有些哭笑不得,显然不准备把她的话当真。

就在这时,车子突然一个急刹。

景宁本就喝得醉醺醺的,随着惯力猛冲出去,要不是陆景深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捞回来,非得摔出去不可。

他面色一沉,“怎么回事?”

苏牧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对不起总裁,到陆园了。”

“你回去吧!”

“是!&rdq

uo;

前面传来车门关上的声音,陆景深回头看向怀里的女人,见她醉眼迷蒙,清丽的脸上染着两片酡红,不由皱了皱眉。

“我们到了,下车吧!”

然而身上的女人却没有动,靠在他怀里,仰望着他尊贵桀骜的脸。

那张脸禁欲,冷淡,嘴唇却偏偏生得薄而性感,一张一合,充满了诱人的蛊惑。

酒精作祟,冲动上脑。

她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一个微凉的吻印了上去。

陆景深脊背一僵,瞳孔紧缩,下一秒,唇上的柔软便离开了。

景宁看着他僵怔的样子,咯咯笑了起来。

“帅哥,你的嘴真甜。”

陆景深:“……”

强忍着将她丢下车的冲动,他沉声道:“松手!”

景宁没有动,眨了眨眼睛,看着他英俊冷沉的样子,眼圈突然就泛了红。

“你是不是也嫌我死板,不温柔,没情趣,所以才不肯给我睡?”

陆景深紧绷着下颔,“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肯答应我?”

她好像突然委屈起来,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滚在苍白如玉的脸上,像一颗颗晶莹的宝石。

他的心莫名的狠狠一紧。

女人的眼泪仿佛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很快便沾湿了他的衣襟。
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良久,终究轻叹一声,放柔了语气,“松手,我送你上去休息。”

“不要。”

她死死搂着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胸口,像是溺水的人抱着最后一块浮木。

六年时间,慕彦泽从来不肯碰她,以前她还傻乎乎的以为他是尊重自己,爱护自己。

现在才知道,他不过是嫌弃她的死板无趣,在他眼里,自己除了一身皮囊,甚至与男人没有区别。

小说文学

要一想到这些,她的自尊就被狠狠刺痛。

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她抱着他,再次吻上他柔软的唇。

这一次,不再似刚才那样蜻蜓点水,她含住他的唇瓣,轻轻的研磨舔舐,浓密如墨扇般的睫毛轻颤着,拂过他脸上的肌肤,微微发痒。

陆景深的整个身体都僵直起来。

脑袋里紧绷的弦一根根断裂。

天人交战过后,他到底还是败下阵来,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呼吸微沉,“景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景宁松开他的唇,下巴痛得呜咽一声,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眸子控诉的望着他,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鹿。

她理直气壮的道:“我知道,我在睡你!”

陆景深直接被她给气笑了。

他眸光幽暗,嗓音低沉得可怕。

“你确定?”

她茫然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满足你。”

陆园二楼。

卧室的门被“砰”一声撞开,他将她放在床上,密密麻麻的吻一路向下,衣服散落一地。

她轻哼一声,全身燥热,脑袋昏沉一片,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耳边传来男人迷幻的声音,“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还要不要睡我?”

她意识模糊的点了点头。

陆景深拉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份文件。

“那好,先签了这个。”

景宁醉眼迷蒙的看了一眼,“什么?”

“持证上岗是一个男人对心仪的女人最基本的尊重。”

她茫然的看着他,没太明白他的意思,但酒精作祟下还是迷迷糊糊的签了。

看着纸上那两个清秀的小字,陆景深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将文件放回抽屉里,再次重重吻上她的唇。

一室旖旎。

……

翌日,景宁是被痛醒的。

身上酸得不行,像被几辆卡车辗压过似的,哪哪儿都痛。

她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只觉口干舌燥。

看到床头放了一杯水,想也没想,拿起来就喝了下去。

一杯温水入腹,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昨晚模糊的记忆渐渐回笼。

她揉了揉脑袋,隐约记得自己和一个男人上了车,在慕彦泽和景小雅接连两个电话的刺激下,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景宁心里一惊,猛地掀开被子。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当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亲紫吻痕,还是忍不住有些抓狂。

啊——!怎么会这样?

她郁闷的抓了抓头发,就在这时,突然“咔擦”一声。

她吓了一跳,连忙拉过被子将自己捂住。

“谁?”

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身材修长的男人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进来。

景宁瞳孔狠狠一缩。

饶是对昨晚的记忆再模糊,也隐约记得自己睡过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陆景深今天穿了一套黑色西装,挺括的白色衬衫,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最上面一颗,眉目英挺,气质冷峻,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高冷气场。

他的手上拿着一套女士衣服,看到她醒了,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

将衣服放在床头,淡声道:“换好衣服就下楼吃饭。”

景宁“诶”了一声,将他叫住。

“那个……昨晚……”

陆景深背对着她,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声音却依旧淡漠凉薄。

“下来再说。”

说完,径自走了出去,还很绅士的替她带上了门。

景宁怔了半响,突然倒在床上,抓过枕头蒙住脑袋,无声尖叫。

虽然她对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但还没有完全断片,零零散散的记忆拼凑起来,大约也知道自己对人家做了什么。

啊——!太丢人了!

心里再后悔也没办法让时间重来,她抓狂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颓丧的拿起衣服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青紫吻痕,又是一阵面红耳赤。

好不容易洗完澡,她换好衣服下楼,就看到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客厅很大,和楼上的卧室一样,都是黑白的现代简约风格,奢华而内敛,侧面的落地窗大开着,微风吹过,带来几丝冷意。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他回过头来,当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女人时,瞳孔中闪过一抹惊艳。

景宁身上穿着他拿上来的黑色衬衫式及膝长裙,领口微敞,脖子上配了根黑色系带,配上她高挑匀称的身材,简约又不失性感。

他的眼眸深了一下,起身,往餐厅走去。

景宁只好跟上,步入餐厅时,总算跟上了他的步伐。

“先生,昨天晚上的事……实在对不住,我喝醉了。”

陆景深拉开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坐到另一端,淡声道:“没关系。”

顿了顿,又接了一句,“反正是我应尽的义务。”

“嘎?”

景宁有些懵,还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个男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走到陆景深的面前,恭敬的将两个红色小本子递上,“总裁,东西办好了。”

陆景深“嗯”了一声,伸手接过,翻开看了看,然后将其中一本随手递给了对面的景宁。

“看看。”

景宁一愣,下意识觉得这红本本有点眼熟,怎么那么像……

心头突地一跳,她连忙接过,当看到本本上面那两个清晰醒目的名字,还有那张红色寸照的时候,忍不住瞪大了瞳孔。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陆景深淡淡瞥了她一眼。

相比于她的震惊,他显得淡定许多,将手上的结婚证放到一边,沉声道:“自己签过的东西,忘了?”

景宁双目圆瞪,“我签什么了?”

“呵!”似乎早料到她的反应,陆景深指手轻点了点桌面,苏牧立马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

景宁接过一看,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大字,结婚申请书。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