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视

变态折磨调教**玩具:短篇散集小黄说老公不在你们都是怎么解决

2020-08-01 14:52:54 写回复

  “你这样子说,我会觉得你想要让我亲你。”夏浅溪咬了咬嘴唇,神色有些懊恼。

  “确实是这样没错,我打算下一秒就吻你。”

  薄夜白说完了之后,果然下一秒便吻住了夏浅溪的唇。

  蜻蜓点水般的吻,四片唇只是碰在一起之后便很快离开了。

  但是夏浅溪平静的内心,却像是湖水被微风吹皱,星眸中带着几分小女人的媚态,耳朵飘红。

  这个男人真是……行走的春药啊!

  才认识这么久,就让她次次失控。

  薄夜白拿出手机,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下车吧。”男人说完便打开车门,夏浅溪则跟在了他的身后。

  而与此同时,西餐厅里面。

  沈以琛跟唐诗柔两个人已经坐在了预先订好的

小说文学

位置,这一家西餐厅是国际连锁餐厅,虽然说是连锁,但是因为其价格昂贵,而且每天只给五十个人提供就餐,所以能够在用餐高峰期订到一个好位置,足以见得沈以琛的能力。

  唐诗柔很快就将夏浅溪坐上迈巴赫的事情给抛开到了脑后,坐上迈巴赫有什么用,能够拥有那样车子的人,绝对就是个肥头大耳,半截身子都进土的糟老头而已,哪里比得上英俊多金潜力股的沈以琛呢?

  想到这,唐诗柔的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

  “听说这一家的西冷牛排非常不错,刚好你也喜欢,我就让主厨特意做了。”

  沈以琛话音刚落,西餐厅的混血服务员就将精致的牛排给放在他们面前。

  “其实随便吃一点就好了,我没有浅溪那么铺张浪费的。”

  唐诗柔眉眼之间尽是笑意,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一直在贬低夏浅溪。

  沈以琛并没有反驳唐诗柔的话,对于他而言,夏浅溪确实是铺张浪费。

  在他的记忆中,夏浅溪一直是个勤俭节约的女人,然而最近这几年,各种透支信用卡。

  果然,以前她的勤俭节约,都是因为她没有钱而已。

  后来有钱了,挥霍的本性也就展露出来了。

  “我可以纵容你铺张浪费。”沈以琛的语气不容置疑,唐诗柔满足极了。

  正当她拿起刀叉开始享用的时候,西餐厅的经理面色匆匆的用英语跟混血女服务员交流着。

  女服务员神色剧变,直接迅速将摆放在唐诗柔跟沈以琛面前的牛排给放回到她手中端着的盘子里面。

  因为动作太快,一些酱汁还沾在了唐诗柔的手上。

  “我的手……”唐诗柔直接就从椅子上面吓得站起来,然后看着自己脏兮兮的手,一脸的尴尬。

  沈以琛脸色铁青,“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位顾客实在是抱歉,今天我们西餐厅只招待一位身份尊贵的客人,我们会按照订单的十倍价格补偿二位,现在请二位马上离开。”

  “你觉得我缺这十倍的钱吗?你们就是这样服务顾客的?”沈以琛高高在上的自尊心不允许被如此践踏,在这五年里面,他阿谀奉承的话听多了,无论走到哪都是被人夸赞,去餐厅吃饭也因为出色的外型跟气质,是众人的焦点。

  如今竟然要被赶出去?

  沈以琛受不了这样的落差,语气更冷了,“你们老板是谁?”

  经理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对于沈以琛的质问,态度依旧不卑不亢道,“我们老板是薄氏长子薄夜白。”

  方才还一脸怒火的沈以琛,在听闻‘薄夜白’这三个字之后,气焰顺眼就焉了下来。

  即便是一百个冷氏集团,也不可能斗得过薄夜白。

  “薄夜白?!”唐诗柔的语气里面满是惊讶,因为这一个名字对于整个淮城甚至整个华国的人而言,都是宛若神砥的存在。

  坊间传闻,这个男人一出生就是个天才,十五岁麻省理工双学位毕业,十八岁创立自己的公司,二十岁就成为了福布斯排行榜上面最年轻有为的富翁,后来接管薄氏SK集团,身价无法估计。

  但是这么一个传奇人物,却从来不出席任何的公众场合,媒体上面对于他的报道,也是少之又少。早些年淮城有家媒体发表了一张薄夜白的照片,不出一小时,这家有着几十年资历的媒体就从淮城消失,连网络上面也没有任何这家媒体的报道。

  然而这一家媒体刊登的那一张照片,仅仅只是薄夜白的一个侧脸……

  这个男人富可敌国,行踪神秘,恐怖如斯。

  “今天给二位造成了困扰,我们实在是很抱歉,请二位现在跟随我办理退款手续。”

  经理说完,九十度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唐诗柔跟沈以琛两个人只好灰溜溜的跟在了经理的身后,即便是沈以琛再怎么装腔作势,他也知道今天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继续在这个西餐厅就餐了。

  况且,被赶走的也不仅仅只是他们两个。

  想一想,沈以琛的心理平衡了一些。

  沈以琛跟唐诗柔往楼下走去,没走多远,却在距离他们三十多米的另外一个楼梯下面,看到了夏浅溪的身影。

  沈以琛脚步停了下来,挽着他的唐诗柔忍不住将困惑的眼神落在沈以琛身上,发现他看着一个方向。

  唐诗柔顺着沈以琛的目光看过去,一双美眸里面满是不敢置信。

  她竟然在这一家西餐厅里面看到了夏浅溪,而夏浅溪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

  男人手中抱着不久前那一束巨大的玫瑰花,将他的容貌遮去。

  但是他那至少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还有天生衣架子般的身材,行走之间所流露出来不可模仿的矜贵气质……

  即便是看不清这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模样,唐诗柔还是被吸引了。

  夏浅溪微微提着裙摆,动作优雅上楼梯。

  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在唐诗柔跟沈以琛看着她的时候,夏浅溪也将目光给落在了对面另外一个楼梯上面的这两个人身上。

  夏浅溪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里面尽是蔑视一切的鄙夷与嘲讽。

  此时此刻,她仿佛就是那万众瞩目的女王一般,高不可攀。

  唐诗柔见到这一幕嫉妒得发狂,那种永远也比不上夏浅溪的自卑感又来了,“不是说所有人都必须离开吗?为什么她可以进来?”
因为这位小姐就是我们西餐厅今天最尊贵的客人,我们只为她一个人服务。”

  几乎是经理话音刚落,唐诗柔跟沈以琛两个人脸上见鬼般的表情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她?最尊贵的客人?你跟我开什么玩笑?你们绝对是被骗了,夏浅溪怎么可能尊贵,我不信!”

  唐诗柔说话的同时迅速往楼下下面走去,打算去另外一个楼梯拽住夏浅溪好好质问质问。

  只是她还没走出多远,就被沈以琛扣住了手臂。

  “以琛,你放开我!”唐诗柔甩了甩手臂,无奈沈以琛的力道太大,她根本就无法甩开。

  “够了,你还想要继续再丢脸下去吗?”

  沈以琛比唐诗柔更想要知道现在站在夏浅溪身边的男人是谁,然而他高高在上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这样做。

  隐约中,沈以琛已经感觉到夏浅溪身边陪着的这个男人比他还要优秀。

  五年来对他唯命是从的女人被他甩了之后,竟然找了个比他还要优质的男人,沈以琛根本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唐诗柔满脸不甘心,但是

小说文学

看到沈以琛的脸色非常不好看,最终还是作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浅溪跟那个男人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薄夜白带着夏浅溪坐在西餐厅风景最好的位置,夏浅溪的目光一直落在门口那一辆渐行渐远的劳斯莱斯上面。

  这段时间以来所遭受到的委屈跟心酸,在这一个突然间就变得特别酣畅淋漓的爽。

  尤其她跟唐诗柔对视的时候,唐诗柔那煞白的脸色,夏浅溪想想都觉得好笑。

  “夜白,谢谢你刚刚帮我虐渣。”夏浅溪端起高脚杯,作势欲要跟薄夜白碰杯。

  “cheers。”薄夜白的表情依旧疏远淡漠,仿佛刚刚赶走沈以琛跟唐诗柔,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般。

  夏浅溪心满意足的将高脚杯里面的红酒给喝完,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她的身上,雪白的肌肤泛着微微的红润,宛若一只沐浴在阳光之下的懒猫。

  两个人开始享受着西餐厅为他们准备好的食物,即便是不说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夏浅溪觉得这样宁静而又美好的时光简直就是舒服极了。

  曾经为沈以琛疯狂加班,每天都只吃快餐的自己,像是活过来一般。

  而且身边还坐着薄夜白这样一个让所有女人疯狂的男人,动静如画,即便是普普通通吃饭的动作,充满了涵养矜贵,夏浅溪的胃口不是一般的好。

  就在夏浅溪吃得七八分饱的时候,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夏浅溪刚把电话给接起,沈以沫满含抱怨跟不满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浅溪姐,我都等了你快一个多小时了,你怎么还没过来?”

  经过沈以沫这么一提醒,夏浅溪这才记起不久前薛文君给她打的那个电话。

  “我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过来吧。”夏浅溪看了眼桌子上的食物还有去商场的路程,粗略的估计。

  “什么?还需要一个小时?妈不是很久以前就给你打了电话了吗?你在干什么?”

  沈以沫险些崩溃,她从来都没有等过夏浅溪,这一次等了这么久,有种被戏耍的恼怒。

  “我当然是在忙我的事情,你要是等不了,就自己去买吧。”

  夏浅溪慢吞吞的说着,没有以往的讨好,倒是让沈以沫足足愣了愣。

  她之所以等夏浅溪这个贱女人这么久,不就是要让她做冤大头给她买衣服吗?商场里面的衣服那么贵,她才不会傻乎乎的自己出钱去买。

  反正这傻女人赚那么多钱自己也花不完,她只是做善事帮她花钱而已。

  “浅溪姐你别生气嘛,我刚刚只是等得有些着急,你先把你手上的事情忙完,我继续在老地方等你。”

  沈以沫刚刚还无比嚣张的大小姐脾气立马就焉了,夏浅溪‘嗯’了一声,便将电话给挂了。

  “我送你过去吧。”薄夜白已经将手中的刀叉放下,夏浅溪点点头,然后两个人便一起离开了西餐厅。

  ——

  约莫四十多分钟之后,夏浅溪终于给沈以沫打电话了。

  当夏浅溪告诉沈以沫她现在所在的位置,一直呆在商场一楼望着门口的沈以沫差点没有将她给认出来。

  她原本以为夏浅溪毫无例外,都会穿着那一套死板而又保守的职业装,万万没想到今天的她,却穿着一条简单的连衣裙。

  这一条连衣裙沈以沫曾经也试穿过,但是她衬托不了连衣裙的单纯甜美,那V领的设计穿在沈以沫的身上,更多的是俗气跟诱惑。

  没想到穿在夏浅溪的身上,却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褪去往日的死板跟呆滞,整个人宛若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甜美如糖果,却又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

  明明夏浅溪比沈以沫大,但是却比她还要年轻漂亮,沈以沫心中很不是滋味。

  似乎是察觉到了沈以沫的目光,正在跟她打电话的夏浅溪直接将电话给挂了,然后朝着她走来。

  “走吧,我们去逛逛。”夏浅溪说完,便率先往电梯旁边走去,而沈以沫则乖乖跟在了她的身后。

  马上就要买到自己心仪许久却舍不得花钱购买的衣服,她要在淮大的校友会上面,成为最耀眼的一颗星。

  当然,夏浅溪并没有放太多的心思在沈以沫的心机上面,更确切的来说,沈以沫现在在想着些什么,夏浅溪都知道。

  她一直在思考,薄夜白给了她黑卡,让她挑选老人的礼物,到底是要买什么样的礼物,才算合适。

  就在夏浅溪刚刚经过商场的一家店铺门口的时候,夏浅溪突然间就停下了脚步。

  “浅溪姐,怎么了?”

  一直低头玩手机跟朋友炫耀自己很快就拥有限量版的衣服,包包,鞋子,香水的沈以沫,忍不住将困惑的目光落在夏浅溪的身上。

  却看到这个女人竟然往这一家店铺里面走进去,沈以沫抬起头来看了眼店铺名字,满脸都是不敢置信跟迷茫。
 这一家店铺叫做‘秋’,是专门卖茶杯的。

  沈以沫从来都没有进来过这一家店铺,但也曾听过这一家店铺里面卖的茶杯动辄上万,骨子里面的自卑,让她更加不敢进去了。

  “您好,二位想要看什么类型的茶杯?”

  一位身穿旗袍的营业员态度恭敬的走到夏浅溪跟沈以沫的身边,目光直视在沈以沫的身上停留片刻,就一直看着夏浅溪。

  多年工作经验告诉她,真正想要买东西的,还是身穿白色连衣裙的这一位顾客。

  夏浅溪的目光扫视着店铺里面的每一个茶杯,

最终停留在一个方向。

  “把这一套给我看看。”夏浅溪对着营业员如此说道。

  营业员点点头,很快就将夏浅溪说的那一套茶杯给拿了出来,“这位小姐,您真是太有眼光了,这一套茶杯叫做‘冰蓝木叶盏’今天才到货,全世界仅有一套,而且还是出自大师‘秋’之手,是大师采用天然青金石耗时三个多月制作而成。”

  夏浅溪听着营业员的介绍,那一双大大的杏眼里面满是惊艳跟赞许。

  关于建盏茶杯,夏浅溪曾经了解过,作为国粹的代表之一,建盏茶杯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

  而木叶盏多为落叶枯黄之色,但眼前的这一套茶杯如千年玄冰般的幽蓝,深如海,澈如空,灵透的蓝色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直入心魄。

  站在夏浅溪身边的沈以沫看了眼冰蓝木叶盏的价格,一套茶杯竟然卖到了四万三!

  天呐,就算是四千三她也不可能会买的。

  而且这四万三要是花出去了,说不定她挑好的那些东西钱就不够用了。

  如今整个沈家,能够为她花钱的傻子,就只有夏浅溪一个了。

  “浅溪姐,我们家不缺茶杯,再说了妈妈也不喜欢喝茶,不用买这么贵的茶杯啦,放在家里面也是浪费。”

  沈以沫拽了拽夏浅溪的手臂,示意要阻止她的行为。

  我们家不缺茶杯?

  夏浅溪因为沈以沫愚蠢的自以为是而觉得非常可笑,别说是四万三了

小说文学

,她现在连一分钱都不愿意为他们花。

  但是夏浅溪也不解释,对着营业员说道,“就要这一套,帮我包起来。”

  营业员点点头,开始替夏浅溪包装茶杯,而夏浅溪则拿出了自己的银行卡去付钱。

  虽然薄夜白已经给了她黑卡,但是她还是愿意花自己的钱,也算是报答薄夜白对她的恩情。

 

 沈以沫则悄悄的将这一幕用手机给拍下来,然后发送给了薛文君。

  正在打麻将输得脸红脖子粗的薛文君看了眼手机,原本还烦躁的表情瞬间像是如沐春风般缓缓舒展开……

  这一套茶杯放在家里面,她又可以用来抵押自己欠下的赌债了。

  茶杯打包好,付了钱之后,夏浅溪这才提着这一套茶杯跟着沈以沫往服装售卖的楼层走去。

  “浅溪姐,就是这一家,他们家的衣服都好好看。”沈以沫带着夏浅溪走到了一家奢侈品店铺里面,夏浅溪看了眼店铺里面的衣服,不仅贵,而且还很老气。

  这家店铺的服装款式跟颜色,压根就不适合亚洲人,更偏向于欧美那种丰满的身材还有轮廓分明的脸。

  只是这个店在沈以沫的眼中,唯一的感觉就是高大上。

  一套又一套奢侈贵气的晚礼服摆在橱窗里面,那飘逸摇曳的裙摆,她要是穿在身上,简直就是镁光灯的宠儿。

  “这儿的衣服真好看,最适合你不过了。”

  夏浅溪看着两眼发光的沈以沫,唇边漫开了丝丝笑意,夸赞着沈以沫。

  别看沈以沫是沈以琛的妹妹,实际上在沈以琛还没有飞黄腾达的时候,沈家生活拮据。

  夏浅溪并不歧视贫穷的人,但是在这种条件下生活的人,大部分无知贫穷,买东西的时候根本就不考虑是否适合自己的年纪跟气质,而且还贪得无厌。

  沈以沫更是如此。

  “那我去试一试,浅溪姐你看看哪一套更适合我。”

  沈以沫很快就换上了一套黑色的晚礼服,一试上身,就忍不住对着镜子在转圈圈。

  穿上这一件价值十多万的晚礼服,她觉得自己瞬间就高贵起来。

  “浅溪姐,好不好看?”

  夏浅溪点点头,“好看。”

  只是不适合你!

  本来就是东方古典美的气质,被这件深V晚礼服硬生生穿出了夜店公主的廉价感。

  沈以沫闻言,笑得越发的灿烂起来。

  站在一旁的营业员也立马逮住机会对着沈以沫一顿夸赞,“您穿起来实在是太好看,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谁能够将这一套晚礼服穿得这般好看,就像是专门为您量身定做的一般,太漂亮了。”

  营业员的话,

将沈以沫哄得心花怒放,飘飘欲飞。

  “那我再去试试别的那几套,浅溪姐你再帮我看看。”

  沈以沫在十分钟之内就试了七八套晚礼服,甚至身上还穿着一套浅色的吊带裙舍不得脱下,这些晚礼服都是她垂涎很久了。

  原本她只打算让夏浅溪这个蠢女人给她花三四十万,如今她为什么不趁热打铁,让夏浅溪将这些晚礼服都买下来呢?

  她每个月十万工资,再加上信用卡的额度,完全够用。

  等到沈以沫将所有心仪的晚礼服都试穿了一遍,眼尖的营业员立马就开始继续推波助澜道,“这些晚礼服太适合您了,这位小姐,喜欢就全部买下来吧,我们店铺的晚礼服每个尺码都只有一件哦。钱花了可以再赚,但是衣服的话那就不一定了,说不定下一个顾客就将其买走。”

  “嗯,都给我打包起来。”沈以沫确实非常喜欢,无论是衣服的款式,质地还是那logo,都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营业员很快就将衣服给打包好了,对着沈以沫开口道,“这位小姐,请您这边付一下款。”

  沈以沫将目光落在夏浅溪的身上,带着丝丝的撒娇,“浅溪姐……”

  虽然沈以沫没有说明白,但是眼神中那强烈的渴望,无一不在告诉夏浅溪:快付钱。

  夏浅溪眸光已经冷了下来,她花费了这么长时间陪沈以沫,现在终于可以手撕贱人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