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视

《庆余年》二皇子再引争议,直言想红却遭吐槽,演员想红有错?

2020-01-10 14:02:01 写回复

  近日,二皇子刘端端的形象真的是经历了一个大起大落的过程,因为《庆余年》爆红,被大众熟知喜爱的他却因自己在某次直播中的一句话将个人形象降到冰点,还未大红就引来了新的形象危机。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说起来也颇有点人红是非多的意味,在《庆余年》之前刘端端虽然参演过众多作品,表现也被认可的他在知名度上却是反响平平,二皇子一角让他脱颖而出,终于被大家记住了名字。

  大约是因为此前的沉寂期太久,他深知一个演员在不红时期的焦虑与艰难,于是在走红后参加的某次直播中,他谈到这个话题时直言不讳,表示自己想再红一点,红了才能接到好剧本。这是一个很现实的话题,杨紫也曾经说过此类的话,但是在刘端端身上却引起了反作用。

  很多网友并没有因为他的这一句话而给他鼓励,反而认为他有点急功近利,刚小红一把便急于暴露野心,这样的他开始被众人吐槽。而人一旦心里有了偏见,看什么都是错的,因为这句话带来的负面影响还不止这一点。

  因为《庆余年》而小红的他,自称二姐姐,谈到与男主角范闲的关系时,他几次说法不一,一会儿说自己是范闲的姐夫,一会儿说是范闲的腹黑女友粉,这都成为他被吐槽的话题点,二皇子这一角色树立起来的光环在现实中被打碎,连带曾经获得一致好评的这个角色也遭到了质疑。

  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公众人物因言行引起的争议也是无可厚非,面对这样的现状,只能说刚崭露头角便出现负面新闻,着实有点惨,毕竟这并不是什么业务能力的问题,也不是道德有失,就只是因为一句话就为自己引来了无谓的争端。

  无独有偶,辛芷蕾被指野心长在脸上

  因为想红表现得太过明显而被大众指责的,刘端端并不是第一个。在《庆余年》中扮演海棠朵朵的辛芷蕾也曾经因为此类问题引起争议,甚至还遭到了网络暴力,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就是——辛芷蕾把野心写在了脸上。

  面对这样的质疑,长相不符合传统审美的她性格也是非常虎,对此直言不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话题始终伴随着她,好在业务能力达标的她走过了这个低潮时期,将质疑声变成了大家对其实力的认可,称赞其有上进心,肯努力。

  现在提起辛芷蕾,大多是观众对其演技的夸赞,而不是吐槽,面对这样的转变,可以说辛芷蕾应该是为刘端端树立了一个逆袭的典范。现在的她不仅业务能力被认可,话题度也有,二者兼顾,想红的心不止写在脸上,她还付诸实践做到了。

  对于辛芷蕾,这个女明星从一开始就和别人不一样。其她女星多是因为作品或者美丽娇俏的面容被观众所喜爱,走红之后才开始有争议声出现。但她不是,因为长相问题,她从一开始就是在争议声中火起来的,过后才开始慢慢被人所接受,完成华丽的逆转,刘端端是否能够复制她的成功之路呢?有点让人期待。

  因表现过于明显引不满,演员想红是错?

  有一说一,不管是近日刚红的刘端端还是之前的辛芷蕾,他们都因为将自己想要走红的野心表现得太过明显而引起观众的不满,这不禁让人疑惑,难道演员想红是一种错吗?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理,不想走红的明星演员也是如此,既然入了那个圈子,走红是很多没有背景的明星们最好的出路,说得再直接一点就是刘端端的那一句话,红了才能接到好剧本。

  近日《吐槽大会》上,董又霖的一句话让人有共鸣:“演员烂,烂一个,编剧烂,烂一窝,编剧才是万恶之源。”可见剧本对于演员的重要性。一个演员为了接到好剧本而努力想红,这实在没什么可嘲的,只能说明人家有上进心,努力又上进的好演员不应该是保护对象吗?

  他出道多年不温不火,业务能力又过得去,还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明明社交平台只有两百多万的粉丝,在前期没有太大粉丝基础的情况下凭借一个不是主角的角色被关注,这样的演员想红一点问题都没有。红是一门玄学,有的人不用努力便可轻而易举地一夜爆火,而有的人却费尽心思也并不一定能够如愿,但是不管哪一种,在那个圈子里,努力想红都不应该成为演员的一个槽点,不是吗?

  在网络时代言论自由的今天,公众人物被吐槽实在太常见了,而他们被吐槽的点也是五花八门。但凡因为某个剧大红或者小火起来的明星,都常常因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而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端热论,小到穿衣吃饭,大到道德问题都可以是话题的争议点。这是时代的特性,不可避免也无可厚非,但是它不应该成为一个演员被否认的主要原因,只要不是大奸大恶,道德有亏,一个演员想凭借自己的努力走红并且敢于大胆表达自己这一点,都应该值得被尊重而不是被吐槽。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