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电视

很黄的小说,感谢的话语 暖心简短老司机72种新姿势解锁

2020-12-26 12:21:24 写回复
氪命知晓了聂璋生平,并对

文学

其家人也有了一句话了解后,周行觉得自己又可以耐着性子当观众了。

  聂璋才是这场戏的压轴人物,他未从幕后走到前台之前,就不会触发那异宝现世,再奇诡也只是小场面。

  至于眼前这一出戏,周行瞄了眼恢复的差不多的白道人,觉得叫《鸠占鹊巢》比较合适。

  之前还想不明白这白道人认真驱邪的缘由,可等到知晓聂璋搞到一件异宝,修成了‘寿身’或者说‘寿尸’,立刻便觉得豁然开朗。

  这白道人与刘氏通奸,

1V1 双处 甜宠 高肉

十几年前就给聂璋戴了绿,有个亲生女儿聂小倩,如今将聂璋的寿尸一占,光明正大的跟刘氏做夫妻,又将擅于经营黑道生意的聂风给控制了,这老员外当的好不快活。

  那么他刚才借着将聂璋灵体从身中撬出来的机会,施展秘法,给自己占寿尸埋下伏笔,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并且,这也合上了消耗巨大的原因。

  甚至接下来需要用到阳煞之气,也变的能够理解。

  1,需要正阳气源源不断支撑术。这正阳气,就是‘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这一民间俗语中的‘火力’。

  2,需要煞气对付聂璋的魂魄。众所周知,恶人的恶煞之气,军人的血煞之气,都有令神惊鬼避之能。

  现在周行唯一想不明白的,就是这聂璋玩的又是哪一出?苦肉计?也卖的太艺高人胆大了吧?

  反正换他就没胆策划和实施将自己陷入这种绝境、然后玩大反击的计划。

  况且,图什么?莫非是寿尸遭天罚,需要个扛雷的?

  “算了,好歹是人家多年筹谋的妙计,不是自己这咸鱼智商的人所能一下想通透的,乖乖看戏吧!”

  白道人歇的差不多了,从蒲团上站起身,又恢复了大师风采,不过刚想进入新阶段,加戏、或者说配戏的人就跳出来了。

  周行一看,公孙鹄。

  “原来是你,不意外,除了我这个撞机缘入场的,剩下这心怀叵测的角儿们,大约就属你毛躁了。”

  这公孙鹄说话也不怎么客气,入场后冲着白道人拱了拱手,便道:“白道长,在下有一事,不得不加插几句。”

  白道人明显不太开心,但还是压下了火气,沉声道:“速速道来。”

  “道长接下来可是要正式为聂老员外驱邪了?”

  “没错。”

  “那么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说着公孙鹄拿出一枚白银质地的镂空球状物。

  这物非常精致,白银只是最外层,内中还有六层。分别是黄金、琉璃、珊瑚、砗磲、琥珀、玛瑙。

  周行看的明白,这是某个时代的佛门七珍,或者说七宝。

  有时候,砗磲、琥珀、玛瑙,会被珍珠、水晶、赤珠、甚至麝香之类的取代。而金银珊瑚基本是常客。

  “此物乃是七宝镇魂珠。”说着,公孙鹄运法力一催,镇魂珠顿时放出宝光,并在天空中次第幻化出七种质地的镂空球,不断扩大,直至消失。

  周行看众人反应,虽然没有百晓生之类的做旁白,但这应该是虞国凡世的一件名器,很多人都是一副‘原来是此物’的神情。

  “镇魂珠不但能安镇神魂,还可以捕捉邪祟。要知道邪祟滋生,必定有因,若不能除根,过些时日又不晓得生出来害谁。”

  周行点头,暗道:“公孙鹄的这个理由很正义,不过看白道人的脸色,显然是深恨你多事。毕竟他要驱逐的其实是聂璋之魂魄。莫非,你就是聂璋安排的后手?要真是这样,我这蝴蝶可就扇在了关键点上了,没有我,你公孙鹄想入场,可就比较费劲了。”

  又一想,不对。主要在于,公孙鹄的理由着实烂了点。

  “除非……”

  他忽然意识到,谁规定聂璋身体中的魂魄,就一定是他自己的?如果聂璋事先、或者暗中玩了一出‘李代桃僵’呢?

  从时间上,聂小倩先昏迷,也能对的上。

  “给老子戴绿帽子

,还想占老子的寿尸,你们这对奸夫**,就先让你们先品尝亲手灭自己女儿魂魄

多男干一女

的苦痛好了。”

  周行觉得,以聂璋的人设,这种思路和事,是想的出来,也做的出来的。

  “所以,公孙鹄的真正意图是要救聂小倩?这么说他所言的聂小倩拜托他插手,是大实话?”

  周行又想到了系统对于聂小倩的一句话评价,‘阴毒’二字一出,再靓的名,再美的人,也只会起反作用,对于蛇蝎美人而言,侠少的正确用法,可不就是不惜九死为红颜么?

  “不会还附带‘为博佳人一笑,皇宫大内盗宝’的狗血桥段吧?”周行急忙看了陆项一

阿娇艳照门图片

眼。

  嗯,反应还算正常。说明这七宝镇魂珠不是皇家或官府之物。

  ‘叮!’周行忽然觉得眼前一亮。

  心说:“我真是昏了头,这七宝是佛家七宝,难到还不足以说明其来历?佛门之物啊!所以说陆项是巴不得天下侠士跟佛门结仇?又或者这

文学

东西干脆就是圆光寺的?”

  便在这时,就见一名穿着打扮类似现在的他,但衣着色泽有异,身上念珠、盘长(吉祥结)等挂件更齐全的和尚怒气冲冲的入了场,指着公孙鹄就骂:“好你个小贼!窃取宝物,还敢

泰国王后睡遍了明星

当众拿出来展示

公车上玩弄白嫩少妇

,真是不知羞耻,速速还来。”

  让周行有些感觉异样的是,这和尚,竟然跟他的体格身量相当。只是面相要和善憨厚许多。

  这就不由的让他想起、之前那对他娓娓道来圆光寺情况的和尚所言:“大师像本门的一位师兄,让我觉得亲切!”

  他以为是其他圆光寺的和尚,现在看来,多半就是指此僧。

  随即,他又想起身上这行头的来历。

  聂风当初说是从圆光寺取来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可他是清晨打拳后才被认为是先天武者的。只是冲了个澡的时间,合身的行头就备下了。而聂府到圆光寺,正常行走,要大半个时辰……

  “所以说,这行头虽新,却多半是聂府为眼前这和尚备的。然后被这控制了聂风躯壳的白道人借花献佛。”

  周行再看白道人此时表情,愈发确定,此人跟圆光寺并不熟络,不过是借聂家与圆光寺的关系,才有了这一番施为。

  那么,既然已经控制了聂风,聂璋也中邪昏迷,为什么非得是在圆光寺驱邪?

  除非聂璋先一步中邪,且已经在圆光寺。

  而白道人是在聂风寻求驱邪之人时,毛遂自荐跳出来的。

  这样就又对上了,这聂璋,果然是早就察觉了白道人的存在,施苦肉计,李代桃僵,引蛇出洞,说不定白道人能顺利将事件推进到眼下这一步,还是聂璋自己暗中帮忙呢。

  想到这里,周行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死道人。

  他在想,这个死道人,究竟是代表了聂璋的助力,还是塑料兄弟,也是奔着寿尸来的呢?

  不死非长生,限制颇多,肯定是不比寿尸好。这死道人眼热寿尸,合情合理。

  这时,就听公孙鹄大咧咧的对大和尚道:“你这和尚好不晓事,早就跟你说了,只是借宝一用,就是不肯通融。况且我之前也留了字条,过几日就还,这不就还回来了?只需借用下,也是做好事,叽歪个什么劲?佛家的慈悲为怀呢?就这?”

  大和尚又气又窘,脸涨的通红,大声道:“不行,你快还来。”

  公孙鹄眉毛一挑:“你要这样,小爷可就不客气了!”

  白道长发声了:“呔!一个盗宝成事,一个不通情理,在这法事上闹,是觉得道爷的法剑不利?滚去一边商讨。”

  周行点头:“这理由貌似也还行。还有没有加戏的角儿要出场了?再不出场,就要上演侠少一怒斗僧道了。”

  然后就见死道人就跳出来了,拂尘一摆,道声:“无量寿福!”

  由于用了法力,众人皆有种声音不高,但在耳畔响起,心神为之一震的感觉。

  死道人一张嘴,话就说的很满:“老友中邪,贫道本来义不容辞,然白道长法术精深,煌煌赫赫,贫道钦佩,也颇为安心。七宝镇魂珠,五州有名,确实有助于驱邪解厄,贫道今日托个大,借此宝一用,回头必有厚报,就这样!”

  “不行!”大和尚断然拒绝。

  死道人顿时眼中冷光一闪,“哼!”

  大和尚当时便站立不稳,险些摔倒,再看,耳孔中鲜血流出。却是死道人用上了法术,直接就伤了大和尚。

  死道人阴沉道:“你这和尚,确定要拒绝贫道好意?”

  大和尚面对这威胁之意明显的质问,

王瑞儿整容

苦道:“非是不愿,而是不能。这七宝镇魂珠中,已有灵魂栖存。”

  此话一出,周行就见白道人脸色一变……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