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翁熄性放纵(第一篇-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2020-07-24 14:04:28 写回复

“菲菲,没事了,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乖……”张浩轻轻拍着李亦菲的后背,那柔软似无骨的身子,还是很有手感的。

好一会,李亦菲才止住抽泣,难为情的推了张浩一下,从张浩怀里钻出来,红着脸说道:“你别误会啊,我是害怕,才借你肩膀靠一下。”

“我知道的,我送你去我邻居家里休息吧。”张浩微微笑道。

“你说话不结巴了?”李亦菲惊讶的看着张浩。

“可能是刚才太生气了,说话一下就利索起来了,我应该好好感谢你耶。”张浩依然是微笑道。

“真的嘛,那太好了。”李亦菲很是激动道,说话利索的张浩,要是脑子没问题,那简直就是完美。

张浩笑了笑,拎着李亦菲的行李,带着李亦菲往他家的方向走去,在李翠花家的院门前停了下来。

“翠花姐……”张浩打算叫李翠花过来开门,这时李亦菲打断道。

“能不能让我去你家休息一晚?”李亦菲很是羞涩道。

心有余悸的她,对自己的容貌有着很清醒的认识,心里担心借宿的这户人家的男主人,要是也像赵本强一样人渣,那她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这个陌生的小村,傻里傻气的张浩,让她很有安全感,有一种她自己也说不上来的信任感。

“这……”张浩愣住了,李亦菲这是打算以身相许吗?

“我都不怕,你难道还怕?”李亦菲见张浩没有直接答应,心里对张浩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不……不是……”

“咯咯咯……”

李亦菲忍不住笑了起来,笑起来的李亦菲,美到了极致,让人心神荡漾。

“家里有点乱,你先等我拾掇一下。”张浩先李亦菲一步走进了自家院子。

“怎么会这么乱?有贼进来了?”李亦菲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顿时大吃一惊。

“赵本强干的!”张浩皱眉道。

他心里那口气本来淡了下来,可看着乱糟糟的家,又上来了。

话罢,张浩快速开始收拾了起来。

“实在太可恶了……”李亦菲愣了一下,也跟着走进屋子,帮着张浩一起收拾了起来。

别看李亦菲以前出入都有人照顾,但做家务,那绝对是一把好手,极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很有做一个好女主人的潜质。

“对了,你爸妈不要紧吧?”李亦菲突然问道。

“在村诊所里……”张浩说着,走进了妹妹张诗茵的房间,打算让李亦菲凑合一晚。

他看出来了,李亦菲的家庭不一般,只怕是睡不惯农村的硬板床。

从老衣柜里拿了一床被子,铺在床上,然后将凉席铺上,试了试,还算柔软,张浩这才转头说道:“菲菲,好了,你可以睡觉了。”

“好。”李亦菲还真有点困了,要知道,下午她可是坐在颠簸的帆布三轮车上都睡过去了。

李亦菲满意的看了眼收拾整洁的家,挺有成就感的笑了笑,优雅的走进了张诗茵的房间。

刹那间,张浩的眼睛瞪直了。

之前在马寡妇家外面,由于天黑,李亦菲衬衣的扣子掉了几颗,看着还没有什么。

但在明亮的灯光下,这种半遮半掩的诱惑,简直能要人命。

“菲菲……我们早些睡吧……”张浩鼻子一热,差点没喷鼻血出来,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走进来的李亦菲。

“你……你松开我……”李亦菲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这混蛋,刚觉得他人品不错,转眼脑子就犯傻了。

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做出反抗的动作。

李亦菲大大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俏脸红彤彤的,红到了耳朵根。

“我……”张浩急忙松开了李亦菲,慌张的逃出了房间。

他要是在李亦菲心里并不完全愿意的情况下,强行得到李亦菲,这根赵本强又有什么区别?

“噗……”

 

看到张浩颇有点狼狈的逃出房间,李亦菲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家伙,其实还是挺正人君子的嘛!

对自己的颜值,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动心,李亦菲有那么点小傲娇。

嗯,今晚总算是能安心睡个好觉了,这几天的逃亡,实在是太困太累了。

热!

小说文学

一定是天气太热了!

张浩在堂屋大门旁的水缸里,一连舀了好几瓢水,送到了肚子里,体内那股火气才总算是小了不少。

还是早点去睡觉吧,明天还得去鲫鱼山上采药,张浩往堂屋另一边的卧室走去,他的卧室在妹妹对面。

“你们家的卫生间在哪里?”这时,李亦菲打开了房门,探头小声问道。

“厕所是吧?”张浩愣了一下。

“嗯。”

羞涩啊,李亦菲觉得这个问题跟一个男生说,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在外面院子里,右手边就是。”张浩指着猪栏旁边的木棚。

“啊……”李亦菲可没想到,卫生间会建在外面,看到外面黑黑的一片,她心里怕怕的,有些不想去了,可生理反应实在是憋不住啊,顿了一下,她又说道:“你能不能带我去啊?”

“跟我走吧。”为美女效劳,张浩还是挺愿意的。

李亦菲跟着张浩来到茅厕,犹犹豫豫的就是不肯进去。

“放心吧,里面挺干净的。”张浩看出了李亦菲的心思,微微笑道。

“你走远点,我没有叫你,不许过来啊。”李亦菲见张浩退了十几步,这才用手机照着亮,放心的走了进去。

张浩盯着茅厕,心里痒痒的,身体又燥热了起来。

哎,要是能透视就好了。

让他意外的是,他这么一想,茅厕的土砖,竟然变得透明起来,一道娇躯似被扫描了一般,出现在视线里!

……



透视?

难道是有了透视眼?

似乎是粉色卡通图案的……不要太萌萌哒,简直是太可爱了……

再看,土砖又凝实了起来。

怎么回事?

头一阵眩晕袭来,任张浩怎么集中注意力,也再没办法看透。

很快,张浩明白了过来,方才之所以能够透视,是因为《神农真经》自动修炼的缘故,体内已经产生了一丝内息。

当双眼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催动内息,便可做到透视。

也就是说,等他的实力强了,想怎么透视就怎么透视!

以后要想看美女洗澡,岂不是不用偷偷摸摸,隔着墙就能看……

“我好了,谢谢。”李亦菲的声音,打断了张浩内心的YY。

看到李亦菲红着脸低着头往堂屋走,张浩一脸得意,心想都住到家里来了,成为自己的老婆,这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翌日,天刚刚亮起来,张浩早早起床了。

父亲还躺在病床上起不来,得早些去采了药,早点医治好父亲的腿。

至于陪李亦菲一起去山里玩的事情,这完全可以放到下午嘛。

“你起来了啊。”李亦菲烧着柴火,转头看了眼张浩:“早餐再等等就好了。”

“你会做早餐?”看到李亦菲的俏脸被烟灰熏黑了,像极了小花猫,张浩顿时愣住了:城里的千金大小姐居然会做饭菜,这可不容易啊!

“有些不习惯用柴火,味道可能不好。”李亦菲小声回道。

在家时,她母亲经常跟她强调:想要绑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男人的胃。

李亦菲从小在母亲的教导下,厨艺自然不会太差。

不过,她并不以为,女人厨艺好是要为了讨好男人,而是应该让自己的肚子享受好。

而给张浩做早餐,一来是她有些饿了,顺便的事情;二来是既住在张浩家里,昨天晚上又是张浩救了她,欠了人情。

很快,李亦菲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稀饭端到了张浩面前,看着那烫红了的细嫩小手,张浩很是心疼啊。

稀饭的食材很普通,自家田里种出来的大米,院子里枣树上收的红枣。

不过闻着,那叫一个香,让张浩是胃口大开。

“哥,你煮的什么啊,好香啊。”张诗茵推门进来,看到在装稀饭的李亦菲,顿时愣了几秒,随即惊喜道:“这是我嫂子?”

“不是……我只是昨晚住你们家……”李亦菲的俏脸瞬间红了,

“什么,你昨晚和我哥?”张诗茵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不是不是,我睡的是你的房间。”李亦菲害羞的低下了头,似不敢见人。

“准嫂子好。”张诗茵喊道,这个女孩,很美很贤惠,比起马肜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在农村人的观念里,当一个女孩愿意到男孩家过夜,说明这个女孩对男孩有意思,离谈婚论嫁已经不远了。

如果俩人最终没在一起,就算是没有发生什么,也会有不少风言风语,因而女孩不会轻易住到一个没什么关系的男人家里去。

“小茵,别乱喊,不然你准嫂子会不高兴的。”张浩下意识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李亦菲本就难为情,听到张浩这话,她是真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俩兄妹,一唱一和,她解释能有用

吗?

“哥,我就不打搅你们了,我先去诊所那边照顾爸。”张诗茵笑着转身走出了院子。

“你……你……你……无耻……”待张诗茵走出院子,李亦菲这才抬起头来,生气的看着张浩。

“这不能怪我,你解释了也没用,我再解释,反而显得欲盖弥彰。”张浩有些得意道,李亦菲没有扭头就走,这内定的老婆是跑不了了。

李亦菲想说什么,不过很快便放弃了,她怎么感觉,自己这是进“狼窝”了?

“我先上山去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很快,张浩吃完了稀饭,放下碗,背着背篓准备出门。

“啊……”李亦菲心里很不高兴,想拒绝,可昨天已经答应了,反悔这不好吧?

小说文学

于是,张浩和李亦菲,一前一后往鲫鱼山进发。

“小张,这是你媳妇吧?”在田间劳作的老农,笑着开口道。

“我媳妇……不让我说……”张浩偷偷看了眼身后的李亦菲,迅速将头扭正了过来。

“小张,哪天办喜酒啊……”

“小张,你可要好好待你媳妇啊,你媳妇就算是放在十里八乡,那也绝对是一枝花。”

李亦菲一开始还解释两句,不过到后来也放弃了,还真像张浩说的,这越解释越被认定。

一路,李亦菲是闷闷不乐。

好在,很快便进山了,那些让她害羞不已的声音总算是没有了。

“风景真好啊!”呼吸着纯天然氧吧制造的新鲜空气,看着不少参天大树,对城里来说算是奇花异草的景色,李亦菲忍不住感叹道。

“咔嚓……咔嚓……”她兴奋的拿出手机,快速拍起照来。

李亦菲很想发一条朋友圈,一想到会被父母发现她在哪里,又只好放弃了。

这时的张浩,已经在忙着采药。

鲜有人舍近求远来鲫鱼山砍柴,鲫鱼山的生态,得到了非常好的保护。

不多时,他便采集到了给父亲治疗所需的大部分药材。

“有蛇,啊……救命啊……”李亦菲突然尖叫了起来,慌慌张张的朝张浩跑了过来。

张浩听到声音,刚刚站起来,来不及止步的李亦菲,直接扑进了他怀里。

张浩搂着挺拔幽香的娇躯,连忙安慰道:“没事的,只要不主动去攻击蛇,蛇是不会主动咬人的。”

“我看它好可爱……就去摸了它一下,好像被咬了一口,怎么办啊?”李亦菲闻着张浩身上的男人味,脸瞬间是又红又烫。

丢死人了,认识他才多久?

自己主动钻进他怀里,接连好几次了,难不成,自己真的要做他的媳妇,嫁到这穷乡僻壤?

……


张浩听到李亦菲的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蛇是冷血动物,你能摸吗?

他该说李亦菲是笨的可爱,还是萌的不行?

“让我看看你的手吧。”张浩这时候也顾不上搂着李亦菲占便宜了,毕竟要是毒蛇,那可是丝毫都耽搁不得。

“有点疼。”李亦菲将修长的手指伸到了张浩面前,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你这是被毒蛇咬了啊。”看到肿起来的手指,张浩的眉头皱了起来。

“不会吧,它那么漂亮,怎么可能有毒啊。”李亦菲慌的不行,她听说被毒蛇咬了的人,死相会很难看。

“很多动物越是漂亮,毒性越强。”张浩解释了一句,出手抓住李亦菲的手,毫不犹豫的张嘴含了起来。

吸毒,这是很老套的方式,但却是有用的方法之一。

神农鼎并没有产生神水,他也没办法作弊,只能是先将大部分毒液吸出来,然后清洗,再去找药材给李亦菲服用。

至于治疗蛇毒的血清,那得到南州市那种大地方才有,就不用想了。

手指头被张浩含住,李亦菲愣住了。

看到接连几口乌黑的血水吐出来,沾上的草快速无精打采的枯萎了,李亦菲心中很是后怕,同时涌上一阵感动的滋味。

这个男人,真的很可靠耶。

“你不会有事吧?”李亦菲一脸担忧道:“要是不行,我们现在去医院吧。”

“我没事,我带你去清洗伤口。”张浩苦笑道,他的舌头有点麻,吸毒血这种方式,似乎有那么点不靠谱啊。

紧接着,一个公主抱,张浩直接将李亦菲抱了起来,三步作二步,来到了鲫鱼山凹处的月湖水库。

替李亦菲清洗了伤口以后,张浩示意李亦菲待在水库边不要乱动,他则在附近寻找起解毒的药材。

万物相生相克,有毒蛇出现的地方,附近必有解毒的植物。

昨晚研究了《神农真经》药理篇大半夜的张浩,很快便找到了一种三叶草,可以用来压制李亦菲所中蛇毒的主药材。

采了三叶草,张浩刚打算离开,两株灵芝进入了他的视线。

看个头和品相,这两颗野生灵芝的年份还不短。

野生灵芝称为“琼珍”,属于可遇不可求,极为珍贵的稀有玩意,其功效,比起人工培育的灵芝,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从古代到现代,灵芝都被称为是永柱青春的上等之品。

运气不错!

一株用来指父亲的腿,还有一株,给李亦菲蛮合适的,内定的老婆,青春永葆,这还是很有必要的嘛。

张浩小心翼翼的将野生灵芝采摘到手里,兴奋的来到李亦菲面前,将一株递到了李亦菲面前:“菲菲,这株灵芝送给你。”

“这是野生灵芝?”李亦菲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灵芝,个头不小,还是野生的,按照世面上的价值,至少在六位数以上。

野生灵芝她不是没见过,但张浩手上这么大的一株,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菲菲,你脑子是不是傻了啊?这不是野生的,难道还是我种的?”

“你才傻。”李亦菲气呼呼道:“你知不知道,你手上这株野生灵芝,起码值三十万!”

“三十万算什么,送神仙姐姐,就要送最好的东西。”张浩满不在乎道。

“算了,还是你拿去卖了吧。”李亦菲拒绝

道,以张浩家的经济情况

小说文学

,卖了这野生灵芝,那可是一笔天大的收入。

“神仙姐姐,你要是不要,那我就丢到水库里去。”

“你真的舍得送给我?”

“这有什么,要不是另一株,我爸爸要用,我也送你。”

“那我收下了啊。”李亦菲内心有点窃喜,张浩的脑子时好时坏,但对钱,不论是几千

几万还是几十万,都满不在乎。

这样的男人,太罕见了,以后绝不会因为钱而对自己的女人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我去给你熬药,你先休息。”张浩在附近看到了以前一些驴友留下来的炊具,这省去了他背着李亦菲下山,再熬药的麻烦。

洗干净炊具,捡了柴火生火,很快,针对李亦菲所中蛇毒的药熬好了。

“喝完你就有力气了。”张浩细心的吹了吹碗,待温度合适,才端到李亦菲面前。

“麻烦你了。”李亦菲看张浩的眼神,带有一丝柔情。

善良、体贴、细心、懂得东西不少,脑子虽有点问题,但比起不少正常人还要聪明,张浩的优点,实在是太多了。

“好苦,我感觉身体已经没事了,能不能不喝啊?”李亦菲秀眉紧蹙道。

“喝下去,对你只会有好处。”张浩耐心的劝着,就似幼儿园的小男孩在哄小女孩似的。

李亦菲捂着鼻子,有点艰难的将药喝了下去。

良药苦口利于病,很快,李亦菲便恢复差不多了,颇有些感激道:“谢谢你照顾我啊。”

“不用谢,你要真想谢我,就把欠我的亲一下早点还给我好了。”张浩可是惦记着那一吻啊。

“不理你了。”李亦菲舒服的舒展了一下腰,躺在了草地上。

上午十点左右的太阳,还没有到火辣辣的点,嗮着那叫一个舒爽。

张浩跟着在李亦菲旁边躺了下来,收获了不少珍贵的药材,赢得了美女的进一步好感,心情好的不要不要的。

要是能将鲫鱼山给承包下来,天天和美女就这样躺在一起嗮嗮太阳,日子那就美好了,要是还能日进斗金,那就更美好了。

张浩想着,下意识的看了眼李亦菲,心说以后说的女儿,像妈妈,一个个都是美女,儿子像自己,一个个都是帅哥。

张浩正努力编织着美梦,突然传来的一道声音将他的美梦给打断了。

“小浩哥,不好了,小茵被赵老虎给带走了,带去了赵本强家里……”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的声音来自张浩的发小张伟,为数不多的玩伴之一。

“欺人太甚,我去会会赵老虎!”看到张伟脸上挂了彩,未干的血迹,还有衣服上的鞋脚印,张浩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他明白,张伟这是被赵老虎的人给揍了一顿!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