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翁熄性放纵(第一篇 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教练你轻点车里太窄了

2020-07-25 08:38:00 写回复
这两个选择温言都不想要,双手死死的拽着衣服一言不发。

穆霆琛没了耐心,伸手强行将她挡在胸前的衣服扯开丢在了地上,随即将手机丢在她面前:“以为我走了是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爬上他的床?!”

温言的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看到她和沈介那张引人遐想的照片时,她整个人如坠冰窖。

她万万没想到昨晚的照片会被人拍下来,而且这么快上了新闻头条热榜,标题更是不堪入目,不光她和沈介处于水深火热,连穆霆琛都被拉下水了!

她跟穆霆琛的关系被公之于众,直指他们之间关系不正当,连她校园会那天为他挡刀的事情都被扒出来了,而且还被人质疑穆霆琛收养她目的不纯……

这条新闻,让他们三个人处于风口浪尖,她更是别人眼里的臭名昭著。

“对不起……”她双手护住胸口,羞耻心和那些照片让她的心情更加复杂,除了说对不起,不知道还能怎么弥补。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温言不敢接,这时候除了陈梦瑶和沈介会打她电话,基本不会有别的人了。

“接!”穆霆琛命令道。

她硬着头皮把手机拿了出来,接通电话的那一刻,沈介的声音传了出来:“小言,你回家了么?昨晚的事我可以解释的,你生气了么?小言?”

温言很想问他,但是看着穆霆琛森冷的脸,却是什么话都问不出口,下一瞬,电话被穆霆琛抽走狠狠砸在了墙角。

温言一声惊呼,整个身体被他猛地推倒在了床上,穆霆琛欺身而上,她被他身上的气息笼罩着,不安和恐惧升到了顶点,带着哭腔祈求道:“你别这样……”

“你不是喜欢么?我一走就迫不及待的上了别的男人的床!早知道我就不该允许沈介回国探亲,连带着那个陈梦瑶一起弄到国外!”

他嗓音如同来自地狱般阴冷,毫不留情的用力将她双手钳制在了头顶上方,她疼得脸色发白,他却视若无睹。

温言的挣扎在听到他这句话时停了下来,她脸色煞白地望着身上的男人。

她毫不怀疑,他真的会对陈梦瑶和沈介下狠手,可……他们是无辜的啊。

“是不是做了,就可以放过他们……?”她蓦地开口,眼里如一摊死水。

穆霆琛停下动作看着她:“你说什么?”

她没有重复这句话,她确

定他听清了。

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他的气息就撒在她唇畔,语调却冷到了极点:“你以为,别人碰过的东西,我还会碰么?”

是啊,他嫌脏……

这一刻,温言只觉得心脏像是被硬生生撕裂开来,连呼吸都跟着停滞了。

她张了张嘴,没再吱声,随即只见穆霆琛嫌恶的起身离开:“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房门被大力关上,那一声巨响,让她身体跟着颤了颤,十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天塌了。
穆霆琛愤怒的话音缭绕在耳边,让她害怕又紧张。

从极度恐慌中缓过神来,她连忙拿起手机想要给陈梦瑶打电话,可是整整一个下午,电话里传来的只有一遍又一遍的忙音。

温言顿时慌了,难道穆霆琛已经对他们下手了?

联系不上陈梦瑶,她心急如焚,站在穆霆琛的房间门口犹豫了许久。

她知道,这一问,只会让他更加愤怒,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仅有的两个朋友因为她而不幸。

最终,她咬牙推开了房门:“穆霆琛……”

房间里烟雾缭绕,穆霆琛还是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不过这次是背对着她的,一旁的烟灰缸里已经装满了烟蒂,他的背影,带着几分落寞。

“我求求你……不要动他们,是我

小说文学

的错,我知道错了……”温言哭着祈求,上次沈介被弄出国只是个警告,这次事情严重得多,她不敢想象他会怎么对付他们。

“呵……是不是为了他,你愿意做任何事?”他没回头,语调冷得骇人。

不等她回答,他又似自嘲的说道:“不用你说,答案我知道。”

说完,穆霆琛将一纸协议随手丢在了地上:“签了它,我可以考虑。”

她快步上前将纸张捡了起来,毫不犹豫的签下,签完才看见上面的几个大字:结婚协议。

温言怔了怔,心里有片刻触动,可随即就想明白了,他无辜被牵连进这件事,为了消除舆论,只有娶了她才名正言顺……

“滚!”穆霆琛一声暴喝。

他没想到她会签得那么果断,愤怒再次徒然升起,怕她再停留一秒,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果然,为了那个男人,她什么都愿意!

 

温言张了张嘴,还没等她说什么,穆霆琛猛地起身将她推开,头也不回的离开。

车上,他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查到了么?”

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少爷,昨晚的聚会人太多,排查难度很大,暂时查不出是谁干的。表面上只是一个八卦新闻,但实际上……矛头是指向您的。”

他早已料到:“呵,这件事情给我压下去,查不出来就不查,等‘他’自己送上门来。”只是,为了对付他,竟然连温言的心思都敢动,这笔账,他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这时候,司机陈诺突然放慢了车速:“少爷,小姐在后面。”

穆霆琛扫了眼后

视镜,看到后面一直在追着车跑的淡薄身形,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

他挂断电话,眉头皱了起来:“别管她。”

陈诺只能将车速恢复正常行驶,温言见车越来越远,她也越来越害怕,她是签了结婚协议,但他没有给她承诺……他还没有答应放过沈介和陈梦瑶,要是他真的做了,那她这辈子都无法安宁……

突然,脚下踩到了石子,她重心不稳,猛地摔倒在地,手掌和膝盖在粗糙的地面磨破了皮,殷红一片。

车里

小说文学

,看到这一幕的穆霆琛眸色一沉,冷声道:“停车!”

温言跌在地上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刚想从地上爬

小说文学

起来,蓦地眼底出现一双不染纤尘的高级定制皮鞋,头顶上方向传来穆霆琛森冷的声音:“给你两分钟时间。”

她抬头看着他深邃的眸子,带着小心翼翼地试探:“你可以……放过他们了么?”

她没注意到他眼底一闪即逝的失望,他想听到的,不是这些:“如果你这么不要命的追上来只是想说这个,那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说完,穆霆琛毫不犹豫的转身上车,大力关车门的动静吓得陈诺哆嗦了一下:“帮我把下周的返程机票取消,国外的分公司我自己接手。”

陈诺有些犹豫:“少爷……这样的话你起码三年都回不来……真的要取消吗?”

他靠在座椅上闭了眼,薄唇抿成了不悦的弧线:“让你办就去办!”

温言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直到车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还没回过神来,心里像是被人挖空了一样,她有种预感,从现在开始,她真正的一无所有了……

三年后,华盛顿穆氏分公司商业大厦。

偌大的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了突兀的手机铃声,众人屏息,小心翼翼地看着主位上的冷峻男人。

一旁的助理低声说道:“穆总,是您的电话。”

男人眸子一沉:“挂掉。”这场会议很重要,他有些不满助理的‘不懂事’。

助理硬着头皮解释道:“是太太打来的……”

太太……

他当然知道太太是谁,他的妻子,温言。

穆霆琛从助理手里接过手机:“会议暂时结束,改到下午四点,散会。”

众人一阵唏嘘,向来以公事为重的老板竟然因为太太的一个电话将这么重要的会议推迟……

走出会议室,穆霆琛才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你在忙吗?我……有事找你……”

温言说话的时候还是那么小心翼翼,他倒是好奇,三年来的第一个电话她是因为什么事:“说。”

“瑶瑶快订婚了,她跟她的未婚夫想回国发展,你可以让她回来么?”温言有些紧张。

三年前,陈梦瑶和沈介被送出国,勒令这辈子都不许再回来。

她知道这是穆霆琛对她的惩罚,也从不敢多言,可是三年了,陈梦瑶难得开口求她,她这才硬着头皮打这通电话的。

穆霆琛脚步微顿,脸色沉了几分,她竟然是为了这种事情才找他……

没听到他的回应,温言有些慌了:“当初是我自己要去那场聚会,跟瑶瑶没关系,你完全没必要迁怒于她,她和沈介被你弄到国外三年了,就不能放过他们么?算我求你……”

穆霆琛强忍住怒火,沉

声说道:“三天后我回国,看你表现。”说完他挂断电话,一脚踹在了走廊墙壁上。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