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用下面把葡萄捣碎 名器女(NP、H放纵的青春期全文阅读1

2020-07-27 17:19:08 写回复

  主治医生瞪大了眼睛,连忙带上手套,先是查看了一遍仪器,又查看瞳孔……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嘴上说不可能,手上却开始了抢救措施。

“撤掉体外循环,病人心脏功能完全恢复。”

“简直不可思议,”主治医生还没有在刚才的震惊中醒来,这完全超出了医学范畴。

扭头想要找那小伙子了解情况,却发现没了踪影。

主治医生连忙追了出去,在叶昊刚要上电梯的时候喊道。

“小伙子等等!”

叶昊不是个爱人闹的人,看着刘叔转危为安,额头上那血红的字消失,他才放心离开。

“刚才是的事,不好意思,只是……”主任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我这种做法任谁也不会理解的。”叶昊笑笑没有生气的意思。

“您那种喂病人吃的救命药,呃,心脏,还有吗?”主任吞吞吐吐的问着,语气客气到极点。

看着面前这医生的期盼目光,叶昊想了想道,“我也不确定,也许还有,我需要回家看看。”

对于烟杆的用法和烟丝的产生,叶昊也有点拿

不准。

“好好,这是我的名片。”主治医生拿出名片两手递上,“您回去后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这关系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病人。”

叶昊拿过名片,也把自己的电话告诉了那主任,转身上了电梯。

一路上叶昊在想锦鲤吐泡泡跟治病有关还是跟救命有关。

回到店里后,叶昊发现丹田里又多了两个泡泡,。

终于,叶昊明白了,虽然同是救命,但只有将人彻底治愈才能出现多个泡泡,而昨天自己只是让刘叔灵魂归体,没有救治好,所以锦鲤才吐出一个泡泡。

按照原来的方法,叶昊把泡泡使用掉,换了一颗更加健康的心脏,用小瓶子装了起来。

就在他拿出自己的老年手机打算打电话给那医生时,店里进来一位国字脸的中年人。

“小伙子,你这里有没有钢笔?”

叶昊站起身,指了指前面的文具货架,“那边有几款新到的。”他这个二元店,也会进一些稍微贵一点的文具和玩具。

那中年人选了一只,拿到叶昊面前付钱,“小伙子最近生意还好吧?”

叶昊憨厚的笑笑,他这个地方位于老城区,住

的大多是老年人和小孩,听说过些日子这就就要拆迁了,生意能好到哪里去?

“还凑活,”叶昊看了眼那只黑色钢笔,“二十块钱。”

中年人微微一笑,收起来钢笔正要掏钱,突然身体一僵,整个人缓缓倒了下去。

叶昊当场就懵逼了。

碰瓷的?讹钱的?

他是个怕事的人,急忙转身关了店门,这才回来伸手探中年人的呼吸。

当场吓出一身冷汗,呼吸断断续续,中年人开始全身抽搐!

叶昊连忙掏出手机打急救车,“喂,邯中区中街101

号旁边的二元店有人晕倒了,快没呼吸了。”

“砰砰!”

“叶昊你他妈大白天反锁门干什么?给劳资开门,交房租!”包租婆的声音高亮,力气也大,拍的店门震天响。

吓得叶昊差点把手机掉地上,他连忙挂断电话,站起来急的全身冷汗,这种事情要是被包租婆看到,即便不是他的事也会惹来别人闲话,以后店里更没人来了。

思来想去,他想到了锦鲤泡泡。

这人额头上没有字,肯定是什么旧病复发,如果他现在会医术,也不用这么害怕。

叶昊脑子里想着治病救人,突然丹田里的泡泡,聚集成‘医术’两字,朝着天灵穴蜂拥而来。

叶昊全身一震,脑袋的某一处被点亮。

“有了!”

再次蹲下,叶昊多了少许稳重,熟练的查看病人情况,伸手号脉。

“是严重的癫痫。”叶昊自言自语着,在中年人脑袋处重按两处穴位,再轻轻击打胸口。

忙完这一切后,中年人脸色开始红润,呼吸变得通畅了,只是现在还处于轻微昏迷中。

‘嘭!’店门被撞开。

四个人警察闯了进来,身后还有提着箱子的医生和看热闹的人。

“妈呀,地上躺着个人!”包租婆大喊。

“不许动,双手抱头!”警察指着叶昊呵斥道。

叶昊连忙照做,可他心里有些不服,“我……我在给他看病。”

警察不屑道,“看病把人看到地上去了?废话少说,跟我们走一趟吧!”

“警察同志,我早看这人不对劲了,你说一个大男人做什么不好,却要做上门女婿,说出去丢死人了,这吃软饭的男人能是什么好东西吗”

包租婆伶牙俐齿,看警察不理会他,拉住旁边看热闹的人继续说,“我给你说啊,你可别外传,这人脑子还有问题,我听说前几天老刘病倒……”

中年人被救护车来到医院,而叶昊则是被带到了公安局。

医生从中年人身上翻找出了证件,顿时吓了一跳。

“师、师傅这人

小说文学

是新调来的副市长。”年轻的跟车医生看着手里的证件,吓住了。

那年长些的医生皱眉接过证件,上面写着邯市职务常委副市长郑忠几个字,而去盖着鲜红的政府印章。

“快,通知家属。”
 

叶昊被带到审讯室,中途也被通知了家属,打给了沈慕雅。

这些天公司的事让沈慕雅焦头烂额,鸿

小说文学

氏集团的项目经理始终约不到,这就意味着他们公司给过去的招标书根本没别人家看上。

如果不拿下这个项目,那她们部门的下半年业绩打死也玩不成。

“什么?公安局?!”沈慕雅在办公室猛地站起来,听到叶昊被抓心里也是咯噔一声。

叶昊那个胆小怕事的人,怎么会惹事?

不过人家都打来电话了,他们还是名义上的夫妻,不过去捞人显得不近人情。

好在公司副总裁跟邯市公安局大队长关系好,她不得不卑躬屈膝的求人家。

局里已经向医院打过电话,那边说送来的人没有大碍,并说让放了叶昊;沈慕雅带着副总来捞人时候,叶昊已经出门了。

回来的车上,副总裁裴钱盯着同样坐在后座的沈慕雅出神。

多美的女人,老天真是不长眼,怎么让这个女人结婚这么早,好在他老公是个废物,机会有的是。

“裴总,这次真是麻烦你了。”沈慕雅早就注意到裴钱的眼神暧昧,更何况副驾驶坐着叶昊,这种气氛让她难受至极。

“哦不麻烦,一句话的事情。”裴钱眼神仍然没有离开,而是朝着沈慕雅高挺的胸脯看去。

“……裴总,要不我们先在这下车,我一会要跟老公去趟古董街。”沈慕雅开始紧张,随便找个理由要下车。

听到沈慕雅提到老公两个字,裴钱心里很不舒服,心说那个废物真是碍事。

“哦?叶老板也有收藏的爱好?在邯市的古董街里,李老板跟我是兄弟,我这小玩意就是从那边入手的,总价五百多万,不算贵。”裴钱举起手里的鱼貔貅给大家看了一眼,这是说给叶昊听得。

关于叶昊,裴钱多少了解过,一没工作二没能力,可人家就是娶了沈慕雅这样的女神。

“哦小有研究,前几天有一只青花瓷碗……”叶昊本想说自己得了个青花瓷碗,品相很好。

可是叶昊还没说完,沈慕雅突然出口,“够了,”他叶昊能有什么青花瓷,每个月的利润还不到两千块。

一只青花瓷多少钱?怕是连赝品他都买不起。

“停车!”沈慕雅叫停了车,打开车门朝着叶昊喊道,“还不快滚下去,等着人家请你吗。”

叶昊嘴角苦涩,尴尬的拉开车门下车。

等那裴钱的车离开,沈慕雅瞪着叶昊,眼中尽是鄙夷,“我嫌弃过你穷吗?你现在竟然跟别人学起来炫富了!让人恶心!”

“我没有。”叶昊之前从未还过嘴,今天他只是感觉到委屈。

沈慕雅先是一愣,而后怒从心中生。

“什么没有?你是不是拿着我妈的钱买了那个什么青花瓷!”今天正在上班,郝玉兰打来电话说叶昊同意离婚了,给的钱都开始花了。

她本以为叶昊是个有骨气的人,即便是妈妈跟她打赌,用金钱劝退叶昊,她还是站在叶昊的那一边。

可是现在,她竟然输了。

“那钱我是付的医药费。”叶昊不敢看沈慕雅的眼睛,但是他感觉自己做的没有错。

“好啊叶昊,你现在都敢给我撒谎了是吧?

小说文学

”沈慕雅气的小脸微红,眼中尽是愤怒,伸手上下指着叶昊,“你哪个地方生病了需要花费十万?!难道是去换了个心脏?”

“恩。”叶昊点头,显得郑重其事。

沈慕雅感觉自己要爆炸了,眼前这个叶昊已经完全变了个人,是那么陌生,不可理喻!

伸手拦住个路过的出租车,沈慕雅是真的累了,跟这种人纠缠下去,她怕自己要被气死。

叶昊看着小雅狠狠关上车门,远离而去;心里也是百般委屈。

他有做错什么吗?

下午三点,叶昊来到自己小店门口时候,看到烫了一头卷发的包租婆在弯腰向外扔东西。

门口已经摆放了大部分货物。

“你干什么?”叶昊上前拦住包租婆质问道。

包租婆显然没想到叶昊出来这么快,但她丝毫不畏惧,肥硕的身体一震就把叶昊逼退好几步。

“干什么?老娘不租你这种不三不四的人,要收店!”

收店不提前通知,也不经过别人同意就把东西丢出去?叶昊忍了,他不想跟包租婆这样蛮不讲理的人说太多。

“收店可以,但是你押金得退给我吧?”叶昊走进屋,把那烟杆和有一个白色烟丝球的烟袋放入背包。

“退个屁,你他么在老娘屋子里杀人,以后谁还敢租我的房子?”包租婆牛眼大瞪,强横霸道。

叶昊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候门口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早上混到的中年人,另外一个年轻人带着金丝边眼睛,手里提着公文包。

“小伙子,你这是?”中年人开口问道。

“您病好了?”叶昊认出了门口的这人,随后叹口气道,“被人赶出来了,也不退押金。”

“哦?是因为早上的事情?”中年人有些尴尬的问道。

叶昊摇摇头没说话。

“小刘,你去交涉一下。”中年人转身对身边的金丝边眼镜说道。

那小刘过去还没跟包租婆说两句话,就听那边开始大吵了起来。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要尼玛的合同,滚滚!”

“我已经给我外甥打电话了,他是邯中区的城管队长,欺负我一个女人?有种你们在这等着!”

神色难堪的小刘回来后站在一旁,在中年人耳边说了句什么便退了出去。

“小伙子真是感谢你啊,这是钢笔钱。”中年人爸你叶昊拉出了门外,一边交谈一边看着包租婆向门外丢东西。

叶昊接过钱,便跟中年人聊了起来,“举手之劳,只不过看大叔身体状况不好,要是再不医治,以后犯病就越频繁了;这应该是小时候您受到过严重过敏。”

中年人一愣,“小伙子懂医?”他小时候瞎吃药导致过敏,从此留下了病根,这些事他从没跟外人见过。

他的病不是一天两天了,各大医院都去过,专家都束手无策,只能靠药维持。

“稍微懂一点。”

“能治好吗?”中年人满怀期望看着叶昊,在得到叶昊点头的时候,他开心的像个孩子。

叶昊说要用中药治疗配合针灸辅助,话还没说完,路边就来了一辆城管车。上面还拉着一辆破旧三轮车。

“哪个不长眼的在这捣乱?”从车上下来四个带帽的人,为首的高个嘴里叼着烟,样子很凶。

“二姐,是门口的这两个家伙欺负你了?”高个踩灭烟头,二话不说就给了叶昊一嘴巴。

“妈的,我二姐你也敢欺负!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