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 性调教室高H学校老公不在你们都是怎么解决

2020-08-01 08:41:22 写回复

  “哦,那应该是我小外婆。”

“小外婆?”夏小汐听到这个称呼,感觉莫名地有些喜感。

“你笑什么呀,就是我舅舅的妈,她比我外公小了十好几岁呢,老夫少妻,你懂的,我妈如果活着的话,比我妈大不了几岁。”

“哦,这样啊。”

“我可告诉你,我小外婆可是个狠角色,她对我舅舅管教很严格的,我背地里都喊她巫婆,你和我舅舅已经登记的时候,估计不会让她知道的,不过,你小心一点儿。&

rdquo;

“知道了,那……”

“行了,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这边要拍戏,有时间联系。”

夏小汐的话还没有问完呢!送来的人是什么人啊?!

“那好吧,挂吧,拜拜。”

挂断电话,夏小汐也决定不再赖床,洗漱完毕,找了件衣服穿。

一进衣帽间,她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不是连衣裙,就是半身裙的套装,全都是裙子,一条裤子都没有!

她最不喜欢穿裙子了!

可没办法,这里只有这些。

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俞礼走上前来,“夏小姐,车子和保镖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您准备几时出发?”

“什么几时出发?”

“少爷说您今天想要出去走走的。”

夏小汐恍然大悟,“对对对!我是准备出去走走的。”

俞礼微微一笑,“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是少爷给您的卡片。”俞礼双手将一张银行卡拿给夏小汐,“这是一张无限透支的卡,少爷说了,夏小姐随意。”

一张黑色镀金的银行卡,上面都是英文字母,夏小汐急忙把嘴里的饭吞了下去。

黑卡。

夏小汐听南风说过的,以前她觉得南风手里的金卡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可南风说真正的有钱人手里拿的都是黑卡。

“那现在就走吧!”夏小汐拿上银行卡就出发了。

走出水晶帝宫的大门,夏小汐感觉连呼吸都畅快了。

俞礼一共给她派了两辆车,黑色的劳斯莱斯商务车,保镖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白衬衫黑西装和墨镜的标配。

那叫一个拉风!

夏小汐舒舒服服地坐进了车子里,“去那个国贸大厦好了。”

国贸大厦是夏小汐最喜欢的商场,在国贸大厦逛街之后,还可以去后面的小吃一条街海吃一番。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到达了国贸大厦的停车场,一众保镖立即下车。

夏小汐忽然

小说文学

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帮人会跟着她逛街!

那也太恐怖了吧?!

她又不是洪兴十三妹,后面一众保镖合适么?

“咳咳,那个,你们一会儿不用跟着了。”夏小汐拿出气势来。

“夏小姐,俞管家吩咐要我们保护夏小姐的安全。”

“你们这样跟着我才会不安全的好吗?我一个人逛街有什么不安全的,又不是什么国家元首。”

“可是……”

“没有可是!”夏小汐怒吼道,“你们应该知道我现在是他的老婆,你们如果不听我的话,回头我可要给你们告状了!”

“这个…&helli

小说文学

p;”

“老实待着,有需要会给你们打电话的。”说完,夏小汐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国贸大厦。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在这里会遇见谁。
夏小汐先是去自己喜欢的几家店买了几条牛仔裤以及T恤,换上牛仔裤和T恤,夏小汐终于找回自己的感觉了。

买了一杯加冰的蜂蜜柚子茶一边走一边喝。

正好路过一家婚纱店。

LOVE ONLY高端婚纱定制

橱窗里的模特都穿着如梦似幻的婚纱,不少女孩子都站在外面发出赞叹,然后自拍合影,夏小汐对这些一向没有兴趣,正准备走过,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风哥哥,你看我穿这件婚纱好看吗?”

夏小汐猛地看向店里,只见夏依依正穿了一件抹胸的公主婚纱,站在她面前的是南风。

南风瘦瘦的、高高的,一件淡蓝色的休闲西装外套,显得青春阳光。

“我看着都差不多,你喜欢就好。”

夏小汐站在外面,感觉自己的双脚像是钉在了地上似的,动弹不得。

来买婚纱,他们是要结婚了吗?

她离开家已经一个星期了,家里人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就好像从来没有她这个人一样。

记忆把她拉回了一个半月之前。

那天是她的生日。

南风和夏小汐从出生就认识了,两家也算是世交,他们两个也都毕业了,是时候该考虑一下婚事。

于是,两家决定,在夏小汐生日这天,举办一个生日宴,顺便把两个人的婚事也提上日程。

可就是那一天,南风喝多了,夏小汐也喝多了。

生日宴结束之后,两家准备宣布两个人的婚期的,可夏小汐怎么也找不到南风了。

夏小汐摇摇晃晃地去找,就在她的卧室里,忽然听见了男女粗重的喘息声,然后她就从门缝里看见身子交缠在一起的南风和夏依依!

夏小汐已经不记得当天借着酒劲,她做了一些什么。

第二天南风拼命和夏小汐道歉,说自己喝多了,把夏依依误以为是她,这才发生了那种事,他恳求夏小汐的原谅。

而另一边,夏依依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哭哭啼啼个没完,她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就被一个男人夺去了最宝贵的贞操!

一个是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一个是自己的妹妹。

夏小汐也有些乱,便

去了母亲那边静一静,可是,当她回来的时候,父亲便告诉她。

南家和夏家一致决定,要南风为夏依依负责,也就是说,南风要娶夏依依为妻。

夏小汐当然不服气,即便是这场婚事取消,也应该是由她夏小汐来取消,她也是受害者啊,不但得不到丝毫安慰,还被彻底踢出了局!

她和父亲吵了一架,便离家出走了,紧接着就和宫宇宸去酒吧里喝酒,随后还商量着,他们两个结婚,气死那对狗男女!

夏小汐回过神儿来,叹了口气。

他们竟然这么快就要结婚了……

她真的很想上去撕开夏依依那张伪善的

脸!

可她知道那样才是中计!

夏小汐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姐姐!”背后忽然传来夏依依的声音,“姐姐,真的是你吗?你不要走!”

“小汐?!”南风的声音传来。
夏小汐无奈地闭了闭眼睛,转过身来,朝着他们灿烂一笑。

南风急忙跑了过来,下意识地抓住了夏小汐的胳膊,“小汐,真的是你?你这些天跑到哪里去了?”

夏小汐甩开了南风的胳膊,“妹夫,你这样抓着姐姐的胳膊,好像不太合适吧?”

听见夏小汐喊自己“妹夫”,南风着实一怔,“小汐……”

“还有啊,我跑到哪里去,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你还不是一样陪你的准新娘子选婚纱,何必在我面前装的假惺惺的呢?”

南风的脸色更难看了,“小汐,是我对不起你,那天晚上我……”

“打住!不要再提那天晚上,刚吃饱了,免得一会儿吐出来。”夏小汐抱着胳膊,把脸转向了另一边。

夏依依穿着婚纱走了出来,因为婚纱比较大,她不得不抱着部分裙摆,好让自己走的舒服一点儿。

“姐姐,你这几天去哪儿了啊,快把家

小说文学

里人急死了,快跟我们回家吧!”

虽说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可两个人长得没有一丁点儿共同点,夏依依是巴掌大的瓜子脸,柳叶弯眉,如碧波般荡漾的双眼,好像总有着晶莹水润的东西在眼底,叫人看一眼就觉得无比心疼。

夏依依就是靠着这双生来就招人疼的眼睛俘获了夏家上上下下的心。

夏小汐冷哼一声,“家里人都急死了,还有心思给你办婚礼啊?”

夏依依囧了囧,一双眼睛马上就要下雨似的,“姐姐,我知道你怪我,都是我不好,我把南风还给你,你回家,我们还像从前一样好不好?”

夏依依抓住夏小汐的手,一副苦苦哀求的模样。

夏小汐用力一甩,“少用你碰过我男人的脏手来碰我!”

因为夏依依脚上穿了一双高跟鞋,夏小汐这样一甩,夏依依向后一退,一个没站稳,向后倒去。

南风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夏依依,“没事吧?”

那一刻,夏小汐看见南风的眼里写满了担忧,她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她以为他们只是因为做了苟且之事,不得不在一起,殊不知,早已有了感情。

否则,南风的眼里不会有那般的担忧,因为那样的担忧,南风从来只是对自己的。

夏小汐就这样被这对男女喂了一把狗粮!

夏依依摇了摇头,“我没事的,你快去劝劝姐姐,让她回家吧,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姐姐。”

南风看向夏小汐,“小汐,我都和你说了很多次了,那天是我喝多了酒,才和依依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有气冲我撒好了,不要撒到依依身上,她没错!”

“不是的,南风,你不要这样和姐姐说话,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你快哄哄姐姐,让她回家吧。”夏依依继续哀求。

面对夏依依楚楚可怜的忍让,南风更加心疼。

“小汐,从出事到现在,依依一直自责内疚,她也是受害者,你就不要再在伤口上撒盐了好不好?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夏小汐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南风,我和你从出生旧相识,二十二年的感情还抵不过你和夏依依睡过的那一晚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