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宝宝太舒服是不是不想出来 岳的下面好紧好爽宝贝你叫出来我就轻一点

2020-08-01 14:04:54 写回复

 

景.助理.宁倔劲儿上来了,操起手臂冷笑,“如果我今天非要试呢?”

那个店员皱眉,旁边人有听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

“怎么了?”

那个店员和同事低声说了两句,来人顿时挤出一丝虚伪的笑容。

“这位小姐,这条裙子是我们品牌的应季新款,要88800块,您确定要买吗?”

景宁冷笑,“还没试就问买不买,你们店可真会招待客人!”

“实在抱歉,我们也是为了维护其他客人的利益,毕竟我们店里的衣服都很贵,若是人人都试了不买,那到最后衣服不都成二手货了?您说是不是?”

店员脸上带着笑,眼底却是满满的嘲弄和讽刺。

景宁觉得,自己今天出门可能没看好黄历,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傻叉?

没错,一向教养良好的景大小姐,现在只想开口骂人!

她从包里摸出一张支票,拍在柜台上。

“现在可以试了吗?”

店员目光一扫,惊了一下。

支票上,除去开头的数字不算,后面好几个零,没细数也知道至少上百万。

两人再看向景宁的目光立马就变得不同,连忙讨好的笑道:“当然可以,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取下来。”

景宁冷哼一声,看在她很喜欢的那位设计师的面子上,也懒得再跟她们计较,拿着裙子进了试衣间。

裙子很合身,果然是她最爱的Alex的手笔,深蓝色的渐变设计,低调又奢华,无论是做工还是

设计,都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当她将裙子穿出来的时候,店员们也被惊艳了一下。

之前看她打扮随意,低调的跟在华遥身后,都还以为她是华遥的助理。

可现在却没人敢这么觉得了。

毕竟眼前的女人无论是从身材还是相貌,甚至是那一身冷艳华贵的气质,都不是一个助理身上会有的。

之前接待她的那个店员兴奋的走上前来,“小姐,你穿这条裙子真好看,来了这么多人,我还没见谁穿着有你好看呢!”

其他人也跟着纷纷附和。

倒不是为了拍马屁,而是实话。

景宁弯唇笑了笑,将裙子换下之后,大方的往柜台上一放。

“帮我包起来。”

店员自然高兴,刚刚还以为她会因为之前她们说的话而记仇不肯买单,现在看来,完全是她

们多虑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对年轻男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哟,这不是景大小姐么?”

景宁回头,随即面色一沉。

今天果然不顺,真是走哪儿都能听到狗吠。

她懒得搭理,回头对店员吩咐道:“帮我包好一点,顺便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瑕疵。”

“好的。”

店员高兴的捧着裙子正要去包起来,却被来人一把拦住。

慕红绡看了眼裙子上的标签,笑道:“哟,刚从我哥那里敲诈了一笔,这就出来充大款了呀!一条裙子八万多块,景宁,你配穿么?”



景宁冷下眉眼,“我配不配还轮不到你插嘴!滚开!”

“啧啧,干嘛发那么大火啊?你放心,我又是来跟你要钱的,几百万咱们家还不放在眼里,就当是这几年你陪我哥睡的过夜费了。

毕竟整整六年呐,两千多个日日夜夜,价格不算贵,街上找个鸡一晚上还得一两千块呢!谢川,你说是不是?”

慕红绡掩唇娇笑起来。

她身边的谢川是风华旗下一个三线男演员,之前在景宁的照拂下也接了几部戏,只是一直不温不火,后来公司也就没把资源砸他身上了。

不知道怎么会攀上慕红绡。

谢川满脸尴尬,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景宁冷笑。

“慕红绡,你回去问问你哥,这几年我们有发生过半点关系吗?”

慕红绡挑眉。

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男女之间的事再清楚不过。

在她的认知里,谈了这么多年恋爱,不可能没有发生点什么。

毕竟这都什么年代了,她哥又不是柳下惠。

于是冷笑道:“你就继续装吧!我哥又不傻,虽然你人很让人讨厌,可长得还是可以的,送到嘴边的肉他会放过?”

景宁也笑了一下,惋惜的摇了摇头。

“你说得对,你哥不傻,我也不丑,所以……你觉得他为什么不碰我呢?”

说完,她还微偏了下头,饶有趣味的盯着她。

慕红绡被她盯里心里莫名有些忐忑。

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忐忑,就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好像她隐藏了什么秘密没有告诉她。

她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

景宁笑眯眯的道:“没什么意思,我这人虽然脾气不好,但人品还行,不喜欢在人家背后说人坏话,你要是好奇就自己去问他吧!

毕竟你们家的三代单传,要真有点什么毛病,那可是断香火的大事!慕伯伯那么传统的人,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会很伤心的。”

慕红绡的脸色彻底变了。

“景宁!你胡说!我哥不可能是你说的那样。”

景宁耸了耸肩,“你就当我是胡说吧!”

她说着,转头将卡拿出来给店员去刷。

慕红绡却一把将她拦住。

“等等!”

景宁蹙眉。

她最讨厌的就是慕红绡这种狗皮膏药似的烦人精,不耐烦的道:“你还想怎样?”

慕红绡将店员手上的裙子一把抢过来,蛮横的道:“这条裙子我要了,不准卖给她!”

景宁直接被气笑了。

“慕红绡,你幼不幼稚?当商场是你家开的吗?这么蛮横?”

慕红绡抬起下巴,“你还真猜对了,这家商场就是我们家开的,说不卖给你就不卖给你!”

说着,她转头看向那个店员。

“我是慕氏的大小姐,慕氏你总应该知道吧!”

店员脸色一变,连忙点头,“知道,当然知道,商场的股东之一。”

慕红绡得意的朝景宁扬了扬眉。

景宁:“……”

就在这时,一道冰寒至极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

“我倒不知道,一个小小的股东什么时候有资格左右客人的决定了。”

众人一愣,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男人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景宁瞳孔一震。

苏牧?

他怎么会在这里?

景宁顿时浑身紧绷起来,往苏牧的身后看了一眼,却没看到那个男人的影子。

慕红绡不认识他,皱着眉不悦的道:“你是谁?”

店员虽然不认识他,但却认识他身后的商场经理,连忙轻轻拉了拉景小雅的袖子,低声说了两句。

苏牧冷笑一声,直接对身后的人吩咐道:“陆氏向来有个规矩,就是绝不店大欺客,一个小小的商场股东就敢这么猖狂,跑到店里来欺负客人,长此以往岂不是连带着也要败坏了陆氏的名声?

李经理,把慕小姐今天的话记下来,回头甩给慕董事长看看,别说我们陆氏不顾合约踢他们出局,从今往后,时代广场这一块儿,就让他们慕氏别再沾染了吧!”

李经理狠狠一震,连忙答应。

慕红绡“唰”一下变了脸色。

“你是陆氏的人?”

苏牧冷笑,“慕小姐总算反应过来了。”

“……就算你是陆氏的人,也不能随意做决定吧!”

“能不能做决定,慕小姐回去等通知就是了,我相信今晚慕董事长回到家,一定会好好告诉你的。”

他说完,无心再和慕红绡废话,径自走到景宁身边,低声道:“景小姐,总裁在外面等您,您看……”

景宁脸色微变,咬了咬唇。

“我朋友还在楼上……”

“我会负责和她解释的。”

景宁抬头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出了店门,往左边走了十几米,果然看到某个男人站在那里。

一身黑色西装,仍旧是那副一丝不苟的样子,眉目深邃,英俊而挺拔,站在那里就仿佛自成一道风景线。

看到她,他朝她招了招手。

景宁走过去,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站定,勉强笑了笑。

“陆总,好巧啊!你也出来逛街?”

陆景深牵唇,抬手将她一把扯了过来。

景宁一个不察,脚下踉跄一步,竟然被他拉进怀里,顿时大惊。

“你干什么?”

“别动。”

陆景深伸手替她摘掉头发上不知道从哪儿沾到的一点碎屑,动作温柔,且很自然。

景宁怔了一下,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她微微后退了一步,抬手将一丝碎发拢到耳后,莫名的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那个……刚才谢谢你啊,派苏牧进去帮我解围。”

陆景深笑了笑,淡声道:“偶然路过发现店里有人在争吵,听声音像你,结果还真是,不得不说我们真有缘份,逛个街都能遇上。”

景宁:……

她抬头看

小说文学

他一眼,有些好奇。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公司上班吗?怎么会出来逛街?”

男人面不改色的撒谎,“我今天休息。”

“这样啊!”

景宁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陆景深会周一休息,但想来大约当老板的人,休息时间都是自己定的,所以也就释然了。

她左右看了一眼,没看到有其他人,便问道:“你一个人逛街吗?&r

小说文学

dquo;

陆景深点了点头。

“那不是很无聊?”

“是有点,所以你呆会儿可以陪我一起逛吗?”

景宁一愣。

这个问题&helli

小说文学

p;…不好回答啊!

她勉强笑了笑,婉拒,“我陪闺蜜一起呢,你……不太方便吧!”

陆景深想了一下,点头,“的确。”

他忽然从兜里摸出一张黑色的烫金卡片,放进她手心里。

“那这个你拿着。”

景宁怔了怔。

如果她没认错,这张卡应该是陆氏旗下商场的VIP黑金卡,里面的巨大金额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身份的象征。

可以说,拿着这张卡,就等于变相的承认自己是陆氏的人,以后无论去哪儿都不会有人敢看轻你了。

她惊讶的微张开嘴巴,看向陆景深。

“你把这个给我?为什么?”

陆景深微微蹙眉,仿佛对她这个问题很不喜欢。

“我陆景深的太太连一张黑卡都不配拥有了?”

景宁:“……”

这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还没答应……”

“我们已经领证了。”陆景深直接打断她,并且认真补充,“之所以给你三天时间,是顾及你可能一时难以接受嫁为人妇的事实,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借此否认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景宁:“……”

手机就在这时忽然响了起来。

她只好先接电话。

电话是华遥打来的。

“喂,宁宁,我听有个人说你有急事先走了?发生什么事了?”

景宁看了陆景深一眼。

对方一脸无辜,她只能把嫌疑归咎到苏牧头上,说道:“没什么事,我马上就回来了,别担心。”

“哦,不用了,那个我刚才接到我经纪人的电话,有个临时通告,可能我得立马赶回去了,你那边没事就好,下次我们再约吧!”

景宁无奈,只好答应,然后挂了电话。

陆景深满脸微笑。

“你闺蜜有事要先走吗?”

景宁狐疑的盯着他,“陆总,该不会是你从中使了什么手段吧!”

男人摇了摇头,“为了跟你逛个街,所以费力使手段将你闺蜜弄走?别说我没那么无聊,也不认识你闺蜜啊!”

景宁想了想,好像也是。

好吧!那就暂且算他逃过嫌疑了。

陆景深见她缓了脸色,这才笑眯眯的道:“那么陆太太,现在我有幸能邀你一起逛街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怎么好意思拒绝?

景宁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你想买什么?”

“嗯……帮我挑两套衣服吧!”

……

景宁活了半辈子,谈过一场恋爱,但还从来没有陪男人买过衣服。

慕彦泽都不曾有这个殊荣。

但不得不说,陆景深真的是个行走的衣架子。

宽肩窄腰,身材修长,头身比例还特别好,最重要的是长得帅!

没看那服装店的小姑娘一个个被迷得,全部都捂着胸口红着脸,一副少女含春神魂颠倒的模样。

天啦!这是哪里来的神仙小哥哥!太帅了!妈妈,我要嫁给他!

景宁无语的坐在那里,陆景深每换一套衣服出来,她就点一下头。

嗯,这套可以,这套也可以,这套也不错。

看多了以后,她发现,就没有陆景深不能驾驭的衣服。

无论是什么风格,什么款式,到了他身边自然都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或帅气潇洒,或儒雅矜贵。

总之,这个男人如果去当模特或是进娱乐圈,只怕现在都没有那些流量小鲜肉什么事儿。

她不由叹了口气。

你说这人有钱就有钱吧!干嘛还长得那么帅呢?

长得太帅又不拿去卖脸,简直暴殄天物!

景.公关.经纪人.宁,又开始了她的幻想,在脑海中描绘如果陆景深是她手底下的艺人,会红到什么程度,一定会成为她手上最值钱的那颗摇钱树!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