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车公车掀起裙子强行进/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2020-08-01 14:05:10 写回复

  偌大的别墅,没有男主人的存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牢笼。

沈青芜走进房间,整个人的重量依靠在房门背后,呆呆地站着。

手机屏幕再一次亮起,是张恩阳,沈青芜低下头,接起电话。

“青芜,你现在怎么样?我看到网上的文章了,曲南城这个男人简直没有良心!纵容底下的人这样污蔑你!”张恩阳气愤难耐。

沈青芜沉默着,眼泪汹涌而下,几乎不能开口。

张恩阳察觉出电话这头沈青芜状态的不对劲,缓下声音关心道,“青芜,你现在怎么样了?你还好吗?”

“青芜?你给我个回应好不好?我好担心你。”

过了许久,沈青芜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哽咽道,“我很好,没事的,谢谢你,恩阳。上次的事情曲南城没查到你身上吧?”

那些在曲南城大婚之日流出去的图,张恩阳在背后出了不少力。

“放心,没有。他曲南城权势再大,也有他摸不到的地方。”张恩阳安抚道,“青芜,我们之间不需要说什么客气话,帮你我是心甘情愿的,只要你一句话,我一定想办法帮你离开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沈青芜慢慢顺着门滑坐在

小说文学

地上,没有说话。耳边传来张恩阳担忧的劝诫,“青芜,他都这样对你了,你不要再犹豫了!”

沈青芜闭上眼睛,捂着似被钝刀寸寸凌迟的胸口,终于低低地“嗯”了一声。

张恩阳说的对,她是不能再犹豫了。

囚笼也有囚不住的地方,她要想办法,她要想办法离开他,离开这个让她心伤、心死的地方。

与此同时,曲氏集团大楼。

“啪”地一声,曲南城将报纸重重拍在低垂着头的下属面前。

“这是什么?谁来给我解释一下?”曲南城一双鹰眸里怒气盛极,办公室里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曲总……”公关部负责人颤颤巍巍地站出来,瑟缩道,“这件事是太太吩咐我们去做的,出于集团形象考虑这确实是个挺好的挽回您形象的方案,您这几天在国外出差,太太说已经和您报备过了,而且老爷子那边也是同意的……”

老爷子说的就是曲家老宅那边的意思了,虽然曲家

老爷子自从退下来后就把曲氏集团交给曲南城负责,但仍是整个集团的权威。

曲家老爷子是个老派人士,上次就因为曲南城爆出囚禁丑闻而大发雷霆。

“南城,你何必为难他们,消消气嘛。”许如筝突然推门而入,完全无视曲南城愠怒的脸色,娇笑着走近他。

曲南城拍开她即将挽住他胳膊的手,冷声道,“你似乎不懂得敲门?我的办公室不是你能随意进出的地方。”

许如筝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又很快隐去,对下属们挥挥手,“你们都先出去吧。我和曲总有事要谈。”

待人都走干净后,许如筝才关上办公室的门,呼了口气,转过身来对上男人犀利的目光。

那目光简直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

“怎么了南城?干嘛拿这种眼神来看我。”许如筝故作淡定,抿了抿唇,微微自嘲道,“不过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在下属面前给我难堪,我好歹也是你的妻子,曲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脸?”

“南城……”许如筝从未见过这样的曲南城,他一向教养良好,极少对人说出粗鲁的话。

曲南城拿起桌

小说文学

上的电话,吩咐下属,“通知人事部辞掉公关部的主要负责人,前台的人也一并辞掉,以后没有我的预约和允许不许放无关的人上来。”

许如筝全然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这样无情,她不过是对

小说文学

沈青芜出手了而已,难道他当真那么在意沈青芜吗?

“南城,对你来说我是无关的人吗?你忘记了我们的过去吗?”许如筝试图打旧情牌。

曲南城瞥了许如筝一眼,他留她至今也不过是念着从前的旧情。

他生性孤僻倨傲,母亲早逝,父亲严厉,他自少年时代开始便鲜少与人交好,日复一日只有学习和教鞭陪伴。

人人羡慕他是曲家大少爷,生来就有锦衣玉食,可唯独有他明白,那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是怎样一颗冷寂的心。

少年时代他对于社交活动一向是抗拒的态度,倒是常常泡在自家的后院看书散步。

他擅于独处,那里能够让他放松。更何况,每日都有人精心地在他读书的石桌上为他插上一束茉莉花。

那每日一束的茉莉花大概是他少年记忆里的唯一的一抹温暖。

只不过后来发现送花人是许如筝时,他心中不免失落。

后来家族安排他与许如筝订婚,他因此也没有多大反对。

但没过多久,曲家出现财务状况,许如筝就攀上了美国富商——一个年级大得足以当她父亲的男人。

她恣意悔婚,使曲家成了整个圈子里的笑柄。

与其说那篇澄清文是给他洗白,不如说是给她自己洗白。

“许如筝,不要再消耗我对你的旧情。你很清楚我娶你是为了什么,不要忘记我们的合约。”

“南城,我没有想过消耗我们的感情,发布澄清文这件事情老爷子也是允许的,我是在帮你。”许如筝鼓起勇气对上他的眼神。

“是你去找的老爷子,寻求他的支持?你倒是越来越聪明了。懂得找他撑腰,”曲南城站起来,一步一步靠近许如筝,直到将她逼到墙角,慢条斯理地道,“我是不是警告过你,别动我的人?”

“南城,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许如筝在他的逼视下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我看不惯那个女人那样污蔑你,所以我想帮你挽回形象,我都是为了你啊。”

“不必你这样大费

周章地对我好。”

曲南城步步紧逼,许如筝的手慌乱中碰到墙角的一只花瓶,花瓶应声而落,里面的茉莉花瓣划过她的手臂,她转过头,轻叫一声,手臂上立即出现了几个红点。

“你对茉莉花过敏?”曲南城剑眉敛起。

许如筝眼神躲闪,“我,我没有。”

曲南城用力抓起她的手臂,冷厉地问,“那这是什么?”

许如筝妄图挣扎,“没什么!”

“没什么?”曲南城看一眼地上的茉莉花,一字一句说道,“你把花捡起来。”

“我,我……”许如筝的脸苍白得没有血色。

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谁?”曲南城扭头看向门外。

“曲总,程少来了。”

许如筝拿着包趁着这个空隙慌忙从他手臂下溜开,旋开门把就跑了出去。

“我天,我不会坏了你们好事了吧?”程观林双手插着口袋,玩味地看了眼地上摔碎的花瓶,吹了声口哨,“曲总,这么激烈吗?”

曲南城脸色铁青地整理衣袖,“你来做什么?”

“刚才去给你家老爷子复诊,应他之托顺路过来给你送点解酒药,听说你最近应酬常喝酒,备着点好。”程观林摇了摇头,他至少也是程家的二公子吧?那也是个横行广陵市的青年才俊啊,也就他曲南城,天天将他当私人医生使唤。

“怎么?你母亲不把你抓回去继承家业了?”曲南城接过程观林手上的袋子,脸色恢复了些。

“我家家业有我大哥顶着呢,我还是当个为人民服务的白衣天使吧。”程观林轻车熟路地在曲南城面前坐下,“对了,我说你也真是的,欺负我在国外进修,结婚也不通知我,我是会少了你份子钱不是?”

“没必要叫你。我与许如筝是合约。”程观林与曲南城是挚友,他无需瞒他。

程观林愣了一下才道,“为了许如筝前夫在国外公司的股份吗?”

许如筝前夫前段时间病逝,留下了巨额股份,曲氏集团正好要扩充国外市场,需要许如筝前夫公司的支持。

曲南城颔首。

“我说呢,一向是不婚主义的你怎么可能结婚。”程观林恍然大悟。

曲南城的父母亲自小感情就极差,他从小便生活在父母争吵不断的环境中,曲家老爷子背着妻子在外沾花惹草,为了娶小三入门,而与妻子离婚,曲南城的母亲就在前往离婚途中发生车祸离世。

这事成为曲南城心里的阴影,他再也不相信婚姻,甚至抗拒结婚。

室内的气氛一下子沉静下来,程观林唏嘘往事,曲南城则是在想着另一回事,良久才开口道,“观林,她不是她。”

“你是说……”

“当年给我送茉莉的那个人不是许如筝。”

可笑当他看见许如筝出现在石桌旁捧着茉莉花端详时,以为花就是她送的,而她对此也从不否认。

倒是他自己自作多情了。

程观林的脸色瞬息万变,这一趟来得真是信息量十足。

还没等程观林回过味来,曲南城又扔过来一个炸弹。

“观林,怎么哄女人开心?”

“堂堂曲氏集团总裁需要问我怎么哄女人开心?您随便往那儿一站估计就有女人上钩了。”程观林匪夷所思究竟是怎样的女人能让曲南城这样头疼,竟然来问他这种问题。

曲南城抿紧唇不说话,程观林便来了兴趣,探上前问,“诶,是不是最近新闻上特火的那个你的情妇?沈青芜是吧?她跟了你这么多年,我倒也没机会见见她。”

曲南城完全将他当做透明人。

“啧,女人嘛,多送几个包给她就行了,包治百病。”程观林拿出看家杀手锏,“实在不行送房送车。”

曲南城手一顿,低沉说道,“她不喜欢这些。”

她跟了他三年,从不贪图他的财物,他向来是出手大方的,拍卖会上上千万的首饰珠宝眼都不眨一下地拍下来送她,她似乎也只是兴趣缺缺。

她,究竟想要什么?

边上的工作电话响起,打断他的思绪,是别墅那边的电话。

“曲先生,今天老爷子吩咐人过来把沈小姐带走了。”

曲南城的手突然收紧。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