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总裁的私有宝贝楼梯上做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不许逃 好好感受我

2020-08-01 14:52:31 写回复

  “咔!”

跑车猛然停下,激起一大片水花,宁欢欢顾不上擦去裙摆上的大片脏污,她扑到车上,用力拍打战擎的车窗。

“阿擎,你已经一个星期没回家了。”

“呵!”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战擎那张矜贵冷漠的脸,薄唇,讥讽地勾起,唇角笑意凛寒刺骨,“宁欢欢,想要钱就直说,哪来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

宁欢欢脸一白,既然战擎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她也就不再拐弯抹角。

“阿擎,又要交住院费了,我需要……”

车门嚯地推开,战擎一把将宁欢欢按在后车座上。

完事后,战擎将一摞百元大钞狠狠砸在宁欢欢脸上,“一万块,点好!”

宁欢欢忍着身上的疼痛,弯腰,将散落在地上的钞票一张张捡起,认真数好,不多不少,一万块。

她和战擎是夫妻,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生意往来,明码标价,一次一万。

结束之后,银货两讫,互不相欠。

战擎从没给过她支票或者银行卡,他的身上,随时准备着大把的钞票,用来侮辱她。

战擎是怎么说的来着?

对,将钱狠狠甩在她脸上,才会更能解气。

只是,这一次,宁煜的住院费,需要两万块。

小心翼翼地将钱放在包里,宁欢欢咬唇搂住战擎的脖子,“阿擎,还差一万块。”

战擎冷笑,那双清贵无双的眸,阴鸷得没有一丝一毫温度,他一把将宁欢欢狠狠摁在脚边,“宁欢欢,为了那个野种,你还真是不要脸了!”

“阿擎,小煜不是野种,他是你的亲骨肉!五年前,我们的孩子没死,小煜就是那个孩子!”宁欢欢忍下眼眶中的湿意,撕心裂肺。

“呵!宁欢欢,这种鬼话你都能编,你还真当我脑残?!”

想到五年前宁欢欢做的一切,战擎恨得眸中沁了血,“宁欢欢,我的孩子,已经死了,他的亲生母亲,为了荣华富贵,将他活活杀死!”

手上骤然用力,战擎几乎要将宁欢欢的脖子扭断,五年前,他车祸重伤,医院宣判,他以后站不起来。

宁欢欢为了另攀高枝,不被他这个残废拖累,她残忍地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她将装有他们孩子尸体的玻璃瓶狠狠砸在他脸上,她

小说文学

说,战擎,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就是跟你做过!

他永远都忘不掉,玻璃瓶碎裂,鲜红的血液,迷蒙了他的眼,他分不清,那到底是他的血,还是他们孩子的血。

恨意如刀,将他的心扎得鲜血淋漓,战擎厌恶地从她的身体中抽出,他扣上腰带,西装笔挺,睥睨天下。

一大摞红色钞票从上而下,重重甩在宁欢欢脸上,&

小说文学

ldquo;宁欢欢,你真让我恶心!滚!”

有几张钞票被风吹到了窗外,宁欢欢顾不上扣上自己的衣服,就往车下跳,一张一张,把掉落在地的钱捡起来。

这是,小煜救命的钱,一张都不能少。

看着眨眼被暴雨浇透的女人,战擎眸中冷得滴水成冰,她为了那个野种,不顾一切,可他们的孩子,在她眼中,一文不值!

狠狠摔死车门,银色的兰博基尼跑车,风驰电掣冲出。

看着决绝离去的跑车,宁欢欢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倏然滚落。

他们曾经,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爱情,后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她知道,战擎恨他,他以为她在他最艰难的时候背叛了她,他恨她入骨。

小说文学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那时候,她比谁都想陪在他身边。

当时,她的小妈顾盼儿,用她爸爸的命威胁她离开战擎,她只能假装打掉孩子,以最决绝的方式跟战擎决裂。

后来,她找到了爸爸,没想到,她却被顾盼儿陷害成了杀死爸爸的凶手,锒铛入狱。

用力擦去眼角的泪水,那个时候,她没法跟战擎解释,现在,她能解释了,战擎却不信了。

宁欢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到医院的,她过去的时候,宁煜正拿着画板画画,看到宁欢欢过来了,他慌忙将画板藏在了被子下面。

“妈妈,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宁煜的声音中盛满了心疼,“是不是那个人,那个人又欺负你了?”

“没有。”宁欢欢不想让宁煜担心,她努力扯出一抹

笑,“是妈妈眼里不小心进了沙子。”

宁煜显然不相信宁欢欢的话,他定定地看着她,四岁大的孩子,有着不属于那个年龄的老成,“妈妈,那个人就是欺负你了!”

“妈妈,是不是因为我,那个人才会这么欺负你?”宁煜小小的拳头紧紧攥起,“妈妈,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我要快快长大,那样,就可以保护妈妈了!”

宁欢欢眼眶泛酸,她用力将宁煜搂在怀中,“小煜,你没有拖累妈妈,你是妈妈的命,只要你好好的,妈妈就什么都不怕。”

宁煜咬着唇,他没有再说话,他只是抱紧了宁欢欢,用他小小的身子温暖她。他知道,为了给他治病,妈妈受了很多委屈,他要努力好起来,给妈妈遮风挡雨,再不让那个人,欺负他最爱的妈妈!

当天晚上,宁煜的病情忽然恶化,宁煜被医生推进了急救室,宁欢欢追出病房的时候,被子从床上滑落。

宁煜的画板,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她面前,那是一副,温馨的全家福,画中,有孩子,有妈妈,也有……爸爸。

宁煜跟她说,他不要爸爸,只要有妈妈就够了。

宁欢欢的眼泪,啪嗒啪嗒掉,原来,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是渴望着爸爸的,只是,他的爸爸,永远都不会承认他……

宁煜被抢救了过来,但是他的病情,恶化得厉害,需要昂贵的进口药物维持现在的状况。

宁欢欢从监狱出来后,就被战擎拖去领证,只是,他和她结婚,无关爱情,只是为了报复她当初所谓的背叛。

他毁掉了宁欢欢所有的工作,宁欢欢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陪他,为了救宁煜,宁欢欢只能一次次低下头,问他要钱。

宁欢欢涩然而笑,这一次,她需要十万块,需要十次呢!

战擎又可以,拿钱砸她十次了。

“阿擎……”

别墅的佣人说,战擎今晚回来了,她急匆匆冲到他们的卧室,当看到面前的画面,宁欢欢所有的话语,都梗在了喉间。

她的小妈顾盼儿,正坐在他的丈夫战擎身上,战擎的大手,落在她背上,一下一下,帮她扣扣子。
宁欢欢身子一踉跄,眼泪,差点儿从眼角滚落,她深吸一口气,终于哽咽着问出了史上最蠢的那句话。

“你们在干什么?!”

问完之后,她又沙哑自嘲地笑,孤男寡女,衣衫不整,还能是在做什么!

宁欢欢,你简直蠢得无药可救!

战擎将他的西服外套披在顾盼儿身上,他抬眸,不屑地冲着宁欢欢勾了勾唇,那张如同精工雕琢的脸上,写满了嘲讽,“怎么,又缺钱了?”

宁欢欢死死地咬着唇,看着娇滴滴地勾住战擎脖子的顾盼儿,要钱的话,她怎么都说不出口。

不等宁欢欢说话,战擎又冷声命令道,“想要钱就脱!”

宁欢欢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他竟然,要她在顾盼儿面前脱衣服!

那个,曾经把她捧在掌心的男人,怎么能这么侮辱她!

“擎,你好坏,你说过只对人家一个人好的,人家不要你碰别人!”

盼儿撅起嘴,娇艳欲滴的唇,就一点点贴到了战擎的唇上。

看到这活色生香的一幕,宁欢欢再也忍不住,她冲上去,一把就狠狠地将顾盼儿从战擎怀中拽了出来。

“顾盼儿,你给我滚出去!谁让你勾引我老公!”

想到父亲的惨死,所有的恨意涌上,宁欢欢真想撕烂顾盼儿的脸,“顾盼儿,你

杀了我爸,我要杀了你,给我爸报仇!”

“啪!”

一巴掌狠狠甩在宁欢欢脸上,战擎力道太大,宁欢欢直接狼狈地栽倒在了地上。

战擎小心翼翼地将顾盼儿拥进怀中,“盼儿,你怎么样?有没有被泼妇伤到?”

他看着顾盼儿的时候,柔情万种,看向宁欢欢的时候,只剩下刺骨的寒,“宁欢欢,你再敢伤盼儿一分一毫,我让你生不如死!”

宁欢欢用力捂住嘴,她喊出的声音,沙哑破碎,“阿擎,顾盼儿一直在骗你!五年前我会跟你分手,就是被她给逼的!她用我爸爸的命威胁我,她还杀了我爸爸!阿擎……”

“宁欢欢,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不等宁欢欢说完,战擎就冷声将她的话打断,“我只知道,盼儿会嫁给你你父亲,是你父亲强~了她,这五年,是盼儿不离不弃陪在我身边!你呢?!宁欢欢,这五年,你在哪里?!”

“呵!”战擎的声音,残酷到了极致,“你在野男人的床上吧?!”

“我没有!”宁欢欢想说,她这五年,是在坐牢,可是,战擎不会信。

但凡,他愿意去查,就能查出,这五年她过得多狼狈,可他永远都不会去查。他不相信真相,他只相信他的盼儿。

“擎,我想要……”

顾盼儿羞答答贴到战擎身上,风情万种。

看着这刺眼的一幕,宁欢欢再也没有勇气在这个房间待下去,她转身,发疯似地就向房间外面冲去。

曾经,他说,欢欢,一生一代一双人,这辈子,我只要你。

现在,他却将顾盼儿搂在怀中,翻云覆雨。

阿擎,终究,你还是背弃了你的誓言,负了我。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