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用下面把葡萄捣碎;老师你下面好紧小黄文

2020-08-01 14:52:36 写回复

 

“爷,要不要查查那天跟在我们后面想要抓陆大小姐的人?”

  “她的事,与我何干?”

  盛夏的墓园绿意盎然,好多墓前都放置着鲜花,唯独最角落的一块墓地,荒凉得像是有好几年都不曾有人来过了,也是,除了她和哥哥,谁还会来看她?

  “妈,我回来了!”陆晴夏缓缓在墓前跪下,声音哽咽得沙哑不堪。

  她和哥哥,已经离开Z国足足三年了,她回来了,哥哥却不见了,她甚至不知道哥哥是不是还活着!

  在国外三年的光景如噩梦般一点点浮现,哥躺在chuang上奄奄一息的样子,哥离开后空荡荡的样子,她一个人蹲在街上哀求的样子……

  “既然有机会让我回来,那我绝不会乖乖再到F国去,这一次,谁也不能操控我的自由,我要找到哥哥,替你报仇!”

  她擦干眼泪起身,看着那座凄凉的墓地,谁会知道这块墓地是京城赫赫有名的陆家正牌太太的墓地?

  又有谁还记得那个无法无天、骄横跋扈的草包大小姐?

  正是烈日高照的火辣,陆晴夏敲开了陆家别墅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位老仆,陆晴夏一眼就认出了她,这是她*的*奶娘吴妈,记得当年吴妈常唠叨她,她那时不识好坏,总是很讨厌她,又纨绔嚣张,总是要把她赶走,如今一晃三年,她老多了!

  她戴着墨镜,吴妈认不出

小说文学

她,“小姐,您找哪位?”

  光阴荏苒啊,这栋欧美别墅早已物是人非,三年前的那段人生恍如隔世了!她苦涩一笑,摘下了墨镜。

  “大、大小姐?”吴妈又惊又喜,竟流下了眼泪,她亲昵地拉着陆晴夏的手,“真的是你吗?大小姐真的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陆晴夏目光一动,落在了紧紧拽

着她的老手上

小说文学

,这双粗糙的手一看就知道做了不少粗活,她不在的这三年,吴妈的日子并不好过,都已经沦落到前院来看门了。

  触到她的目光,吴妈怯怯的收回了手,抱歉道:“你看我,老糊涂了,大小姐这么漂亮的手,怎么是我这种下人可以牵的呢?”

  母亲身体娇弱,陆晴夏从小就是喝着吴妈的奶*水长大,吴妈因此对她总有种母亲的疼爱,那时候她不懂事,常常训斥吴妈,说她痴心妄

想,别以为被她喝了几天奶,就没了下人的卑贱。

  每回吴妈都是默默的看着她,然后长长地叹着气离开,久而久之也不敢跟她那么亲近了,没想到三年过去了,吴妈还记得,那是她的过错!

  陆晴夏一笑,主动握住了她的手,“吴妈,我回来了!”

  她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小姐,眼里哪里容得下她们这些下人?以往想要与她亲近,哪回不是被她骂回来的,虽然她从不计较大小姐的过错,但心里始终难受,没想到她竟然……

  吴妈手指一颤,惊诧万分地看着她,欣慰得笑出了泪水,“我的大小姐回来了,也长大了!”说着,她兴奋地跑回院子里,一边跑一边喊,“大家快出来啊,大小姐回来了!”

 

  已经是五十几岁的人了,加上身体微胖,跑起来有种滑稽的味道,陆晴夏却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吴妈你忘了吗?在这个家,除了你,还有谁盼着我回来!

  陆晴夏信步往大厅里走,这三年陆家发展得不错嘛,装潢修饰都焕然一新,连院子里的植物都换了一批,某些人是想彻底将她们母女三人的痕迹抹去吗?

  可惜不巧,她又回来了!

  听说她回来,大厅里站了不少人,其中最惹眼的当属刘萍,那一张永远摆脱不了红尘气息的红唇,衬得她更加丑陋浪荡,还有她旁边一身淑女装的陆晴春,再好的衣服也不能把卑贱的人衬得高贵。

  当然,这种类型的形容放在当年,可是气死了一批人呢!

  陆大小姐刻薄的名声也因此臭名远播。

  “陆晴夏,你真的回来了!”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陆晴春,她死死盯着那张熟悉的面孔,这是她从小到大的噩梦,她原以为这个噩梦可以消失,没想到她又回来了,还回来得这么招摇!

  如果她没有看错,她全身上

小说文学

下都是CHANEL的盛夏最新款,那个手包更是定制限量版的,价格连她都望而却步,一个弃女居然能买得起这些?

  陆晴春嫉妒得直咬牙。

  察觉到她的目光,陆晴夏故意把那价格不菲的手包啪地一下,极其随意地扔在了茶几上,连眼角都没带多看一眼的,一脸有钱任性的嚣张。

  包撞倒了茶杯,那声响看得陆晴春心脏一跳,明明不是她的东西,却异常的心疼,这个包她想买很久了,可无奈太贵,连一向宠她的刘萍都没舍得,她怎么可以这样!

  “陆晴夏,你怎么不死在外面呢?你以为陆家还要你这个……”

  陆晴春破口就要开骂,却被陆晴夏一个噤声的动作给堵了回去,从唇*瓣把细长的手

指拿开,陆晴夏绽放了一抹甜笑。

  “怎么才三年你就失忆了?要论起吵架斗嘴,你什么时候是我的对手了?二小姐!”

  二小姐?这是陆晴春最讨厌的称呼,这就意味着她,什么都在陆晴夏之下,什么都占不了头也争不了先!

  所以,陆晴夏不在的时候,只有人喊她小姐,没有人敢喊她二小姐,现在她回来了,难道一切要回到原点吗?

  陆晴春又气又怕,比她更讨厌这个“二”字的人还有刘萍,她讽刺道:“还以为陆大小姐出国留学三年,早该学会一点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了,怎么还是这副上不了台面的样儿呢?”

  “我变与不变又有何关系,只要我没有死,我就仍旧是陆家大小姐,难道会因为我上不了台面而改变吗?倒是你……”

  陆晴夏意味深长一笑,“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二夫人啊?”

  刘萍立刻脸色大变,就算吕月死了,她的儿女都被撵出了国,陆怀远也仍旧不肯娶她,她也就永远成不了陆家名正言顺的夫人,这声二夫人不过是其他人顾着她的脸面喊的。

  陆晴夏这短短的几句话,就等同于狠狠踩住了刘萍母女俩的尾巴,疼得她们连反击的力气都没有了,陆大小姐厉害,素来如此,下人早已见怪不怪!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巴,简直放肆!”

  一声怒喝,从二楼传了下来,陆德远铁青着一张脸走下楼来,看向陆晴夏的眼神愤怒至极,“这就是你回家的姿态吗?”
“回家?”

  陆晴夏像是听了个笑话一般笑弯了腰,她双手一摊,冷讽道:“这还算是我的家吗?巴不得我死的妹妹,恶毒刻薄的后母,还有一个利欲熏心的父亲!”

  “你住嘴!”

  陆德远面色铁青,气得额上的青筋都在跳。

  “为什么住嘴?是怕我说穿你们的真面目?我还以为你们可以不用在我面前这么虚伪了,连逼死我妈,把我和我哥撵出国的事都做得出来,还装什么装?”

  陆德远狠狠指着她,“你给我闭嘴,你妈那是畏罪自杀,你和你哥叛逆出逃,我还没有追究你们的责任,你反而给我信口雌黄,你信不信我,我……”

  “信不信你一巴掌抽死我?”

  陆晴夏顺口接下他没说完的话,并笑着朝他走了过去,微微半扬起脸,挑衅一笑,“我还就不信了,如何?”

  “你,放肆!”陆德远被她的顽固不宁气得理智全无,“老子一巴掌抽死你!”

  他咬着牙,当真不留余力地朝陆晴夏挥了过去。

  众人看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老爷素来不喜欢大小姐,但也极少动手打骂她们,这一巴掌下去,只怕这个家要永不安宁了。

  陆晴春和刘萍却绽放出了一抹灿烂的微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陆晴夏啊陆晴夏,说你是个草包,你还真是,这眼巴巴凑到跟前去挨打,不是你活该吗?看来,都无需浪费她们的时间来挑起她们父女之间的战斗了!

  眼看着那一巴掌就要落下去,陆晴夏突然身体一退,那个全力以赴的巴掌落空,陆德远因为惯性而朝前踉跄了几步,连金丝边眼镜都差点摔落,刘萍吓得赶紧上前扶住了他,他一张老脸青白难看,不知是气的,还是尴尬的!

  “你记住,从我妈死的那刻起,你就没资格打我!”回到陆家,她就没打算让陆家安宁,她的目的就是让这些人不得安生!

  捡起茶几上的那个包,陆晴夏掏出了钱包,然后猛地将包甩到了陆晴春脸上,“看你刚刚那变幻万千的脸表演得那么卖力,这个我不要的包,赏你了!”

  陆晴春始料未及被迎面而来的包砸得倒在了地上,那屈辱的话简直如同一双臭烘烘的脚,狠狠在她的脸上蹂*躏,让她颜面全无。

  而,闹得陆家鸡飞狗跳的人,已经吩咐下人准备洗澡水,她要回她的房间好好泡个牛奶浴!

  陆德远闻言,厉声吼道:“谁也不准听她的使唤,她没有这个资格!”

  “老爷快别气了,你看看她,压根就没把您当一回事,你气坏了身体,不是便宜了她吗?”刘萍扶着他宽慰道,说是宽慰,实则是火上浇油。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