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火车奇遇我进入了她两次,爱沢花梨皇色网站

2020-11-20 17:23:04 写回复
林不坏的死讯,传到了北海内,兔妖们也知道了林不坏的事情,狐妖去传达消息,语重心长地说,“你儿子可能是林不坏害死的,你恨错了人。”

  “不可能,你们骗我。”

  “骗你做什么,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林不坏已经魂飞魄散,他也承认了,本来他就是借用你儿子要出北海的,后来薛岚不肯放他出北海,林不坏才会剑走偏锋,这一切都不能怪我们,兔妖,你把事情从头到尾捋一遍,你就知道谁是谁非,如今他死了,你也算报仇,算是给你孩子一个交代。”

  兔妖崩溃,一点都不相信是自己害死了儿子,豹子精在一旁沉默,他们的确受到了林不坏的蛊惑,北海里的妖兽一直都和薛岚在作对,自然会隐瞒薛岚,没有人知道会酿成大祸,林不坏曾经承诺过他们,只要他重新掌管北海,妖兽们和过去一样生活,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不会被关押得这么严格,甚至承诺他们,把他们放出北海,整个西洲大陆和魔族,都是他们的。

  他们被关押这么多年,比谁都渴望自由。

  林不坏和薛岚属于神仙打架,哪怕是林不坏输了,他们最坏的情况,也坏不到哪儿去。

  兔妖不关心他们神仙打架,自从有了孩子,她只关心自己的孩子,她没想到自己的孩子,成了牺牲品,她唯一的孩子。

  是她所有的寄托。

  狐妖看到她如此难受,心里也不好受。

  可薛岚不该受到误解。

  狐妖淡淡说,“兔妖,你该明白,林不坏对北海的好,都有目的,他想要我们的力量,我们无形中,成了刽子手,你对薛岚的憎恨,那是被误导的。”

  “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对她如此忠诚,当年林不坏在北海的时候,你和九尾狐一年能见一次,如今呢?你都多少年没见过你的夫君,你就甘心吗?如

文学

果我是你,我就会杀了她,让林不坏来掌管北海。”

  “林不坏想要放出所有的妖兽,为祸人间,到时候生灵涂炭,哪儿又是我们的藏身之处,人间,人间,人是根本。如果全天下,只剩下我和夫

晓晓电影院

君,还有满目疮痍的世界,那又有什么意思呢?我宁愿等两百年,等到夫君刑满,我们一起共赏这人间繁华,兔妖,你太偏执了,也看得太短浅了。林不坏的力量全是借来的,若是有一天,力量消失,他只能再一次借用别人的力量,那我的夫君,迟早也会遭到毒手。”狐妖看得比较明白,她不想因小失大,他们的生命那么长,何必在意这几百年的分离呢?

  兔妖落泪,悔恨不已。

  狐妖回来后,说了此事,薛岚也有些尴尬,狐妖问,“如果北海再有生灵,也不会放出来吗?”

  “不会!”薛岚说,“没了林不坏,还有氓,既是赎罪,就好好关在北海,不要存有一点侥幸,万一酿成大错呢?”

  狐妖一想,也是这道理,万一呢?

  这世上,就怕万一,万一出事,就没人担得起责任了。

  林不坏的事情解决后,薛岚就安了心,年君姚等人也放心多了,北海总算恢复了平静,薛岚把这一事件,详细记录到藏书馆里,并看了这些年来,妖神对氓的评价,氓在北海关押着,做不了恶,被关押在最深层,怕是没有机会作乱,薛岚心里也就安定了。

  这一次他们来北海也有一段时间,雪素鸢和凤凉筝先离开,年锦书和雁回逗留了十来天也离开了北海,这一次还魂铃也跟着一起离开。

  还魂铃这些年来在北海一直守着薛岚,的确没什么自由,他是一个酷爱自由的人,年锦书给他放

oumeiseqing

了一个长假,让他随便去玩,反正随时可以召唤回来。

  北海恢复了平静。

  狐妖感觉自己是一个纯多余的人,本来有还魂铃在,她和还魂铃还可以相伴一起在北海结界里玩,如今她孤身一人,看别人形影不离的,多少有些想念夫君,最近都每天逗留在北海结界里和妖兽们一起玩。

  客栈就成了薛岚和年君姚的二人世界,年君姚享受这样的安静,突发奇想,“要是有一件神器能直接穿梭宛平城和北海该多好。”

  就算御剑飞行,他来北海仍是要一段时间,若是有一件神器能缩短距离,片刻能到,如还魂铃能直接连接西洲大陆和魔族,不需要去边境,再去魔族,普通人从宛平城到边境,需要半个月,再穿梭到魔族,从魔族边境再都幽州城,也需要时日,可有了还魂铃,穿梭两地,也就一炷香的时间。

  薛岚轻笑,这的确有点异想天开。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神器。

  “北海如今已经平静了,不如就撤了北海的结界吧,外人一直都找不到北海,却有些不妥。”薛岚淡淡说,“北海的资源属于大家的,他们要来修炼,我也挡不住。”

  “还是不要打扰你的清静。”年君姚说,“北海就一家客栈,如今很多人听风是雨,都想要来北海修炼,其实对你,对北海都不好,万一他们在北海和妖兽们起冲突,你是救,还是不救呢?薛岚他们都觉得,年君姚觉得薛岚还是没必要牵扯到这些事情来。

  她在北海安安静静的生活就很好。

  若是西洲大陆很多人知道她还活着,成了鬼修,凭借如今他们的身份地位,不会造成什么大麻烦,总鬼会有有心人抓着做文章,没必要让她陷到这些纠缠里。

  薛岚倒是也不是很坚持一定要恢复北海的状态。

  一切还是听年君姚的。

  他觉得不可行,她也没有强行一定要做什么。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短暂,年君姚也离开了北海,回了宛平城,北海就只剩下薛岚和狐妖,狐妖笑说,“北海这么多年来,至少都会有还魂铃和我们在一起,已经很少有我们相依为命的时候了。”

  薛岚也轻笑,的确是的。

  她在北海,妖神死后,就一直和狐妖相依为命。

  北海的妖兽知道林不坏所做的事情后,对薛岚也没那么排斥,虽仍会有一些怨言,可总归是好了许多,境遇也不一样,这让薛岚不胜唏嘘。

  狐妖把薛岚照顾得很好,本想在附近再找一只雪狐来给她作伴,薛岚拒绝了,她其实不需要养什么生灵,北海的天气也不适合养。

  雪狐的事情,总归让她有些忌惮。

  哪怕林不坏死了,她也有点担心。

  北海恢复了一贯的清静,每天都是阳光灿烂,虽是大雪纷飞,景致却非常好,薛岚在想,这应该就是她所期待的岁月静好了。

  哪怕……失去了自由。

  她对未来,仍有期盼。

  狐妖一个人在北海能独当一面,薛岚回了鬼城一趟,她可以借由北海和鬼城的通道,一炷香的时间穿梭回去,鬼城算是她唯一能去的地方了。

  这十年,鬼城里有了另外一名鬼修,薛岚并不认识,她脱离西洲大陆太久了,这鬼修和纳兰果也不亲近,总是一个人闭关修炼。

  纳兰果想要吞噬鬼修,又怕薛岚反对,薛岚一直都很反对这种走捷径的修炼,这鬼修刚来,想要杀纳兰果不容易,几乎不可能。

  除非和她当年一样耍心机,且拥有魔族的血脉,才能算计林不坏。

  薛岚说,“鬼城的事情,你来做主,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若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不妨试着和他相处,若他对你起了歹心,你想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情,我不干涉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我看你的灵力,再过十年,差不多能结丹了。”

  纳兰果欢喜不已,激动地问,“那我结丹后,可以去北海找你吗?”

  “你结丹后,不是想去找家人吗?”

  那是纳兰果一贯的心愿。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家人早就没了,那些子子孙孙的,谁认识几个,和我不熟,我也不想见了。”如今倒是没了执念。

  “北海不是什么好地方,很荒凉。”

  “没关系。”

  “我在北海,说得好听的,是北海的监管者,听着很威风,其实就是北海的囚徒,我和妖兽们一样,都是北海的囚徒,你就不要凑热闹。”

  “主人,你在北海收了一只狐妖,你是不是忘了我?”纳兰果不开心了,纳兰果本身就有点病娇的,性格并不好,她掰了很多年,总算掰回来一点点,这人要当女王,必然是尸横遍野的那一种暴君。

  “随你,你不嫌无聊就来。”薛岚打算常居北海,这一次回来,也是收拾一些东西,她在鬼城还留了不少东西,都要打包去北海了。

  北海的客栈扩建过一次,年君姚怕委屈了她,还想再扩建一次,她拼命给拦住,平时也就她和狐妖两人,如今也没人来北海修炼,要那么大的地方做什么呢?

  纳兰果寸步不离地跟着她收拾东西,知道她这一次走,再也不回来了,纳兰果还是有点舍不得,以往不管怎么样,薛岚总会找时间回来看看她。

  她被北海那只狐狸精勾了心神。

  纳兰果心想,等她出鬼城,一定去北海,让这狐狸精看看主人最心爱的下属是谁。

  薛岚倒是不管她心里的小九九,她一开始在鬼城里,还有不少小弟,那都是鬼,后来渐渐的完成了这群小弟的心愿,有一些是被她感化去了轮回,如今这城内,大多数的鬼她都很熟悉,却也心疼,她想要帮他们,比如说一直在找娘子的鬼。

  他这辈子,恐怕都找不到了。

  估计他都记不住他的娘子究竟是什么模样,他要永远留在鬼城里,成了真正的孤魂野鬼,她帮不了每一个人,只能尽她所能。

  纳兰果也知道她的心思,“我会努力完成他们的心愿。”

  薛岚在鬼城时,就想着救赎这里的每一只鬼,都让他们得偿心愿,纳兰果继承她的心愿,也一定会完成。

  “我走了,北海见了,果果。”薛岚知道,她可能不会再来鬼城,她在鬼城未了的心愿就是纳兰果,经常回来看她就是纳兰果性格不好,偏执,病娇,怕她被新来的鬼修欺负,自己一手好牌打烂了。

  如今纳兰果还有十年就能结丹,算是能圆满了,新来的鬼修,只要不是二哥这一种逆天智商又隐忍的,基本不会伤到纳兰果。

  她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北海见。”纳兰果依依不舍地看着他,“我一定回去北海的。”

  “好,我等着你。”薛岚轻笑,将来纳兰果也来了北海,北海就热闹了,有狐妖,有果果,大哥偶尔也回来,家人,朋友,爱人,她都有了。

  她都能想象到自己的未来,多么的快乐。

  她渐渐找回了自己年少时的那份少年心气,对未来再一次有了希望。

  薛岚回了客栈,这一次回鬼城,住了两天,狐妖把客栈重新布置一遍,在附近的镇上买了不少布匹,打算换了北海的窗帘,桌布等等。

  然后问薛岚,“主人,你会绣花吗?”

  “不会!”

  狐妖诧异了,“西洲大陆的女修,都不会绣花吗?”

  “我从小被当男人养大的。”

  “……打扰了。”她是忘记这一茬了,她作为一只狐妖,她也不会绣花啊,这就很惆怅了,狐妖很快就打起精神来,“算了,求人不如求己,我自己来学吧。”

  “你还会绣花?”

  “学一学就会了。”

  年君姚来的时候,已快过年了,北海会更冷一些,他还带来了不少年货和礼物,还很绅士地给狐妖带来了几套新衣裳和新首饰。

  他不在的时间里,都是狐妖陪伴薛岚,所以年君姚对狐妖也很好,把她当成朋友。

  狐妖爱美,格外喜欢这一次年君姚带来的新样式,然后

火影忍者vs高达seed

求薛岚,“我能去见一见夫君吗?”

  她穿着大红的衣裳,戴上了时下最流行的首饰,美得不像凡人,又妖又纯,薛岚略有些为难,狐妖撒娇,各种求,求了两天,薛岚总算同意了。

  趁着过年,她还给北海定了一个新规矩。

  过年的三天,除了氓和九尾狐,其他的妖兽都能出来活动三天,前提是不准打架,不准闹事,如果遵守规矩的话,半年还能在出来一次,如果谁打架闹事,那被剥夺三年权力。

  如果出现一次斗殴致死事件,她会直接处决妖兽,其余人也失去了假期,有这么一条规定,北海的妖兽自然会相互监督。

  他们也没想到,林不坏死后,薛岚对北海的管理也宽松起来了。

  狐妖开心极了,也就是她可以和夫君朝夕相处三天。

  薛岚让狐妖在镇上采买,买

了很多妖兽们喜欢吃东西,全部送到了北海,算是让他们好好过个年,自从薛岚掌管北海后,北海的妖兽怨天载道,已经多年不曾出来活动。

  如今一出来就能有三天,妖兽们都很开心。

  薛岚再三警告,“我再说一遍,不准闹出人命来,这人命,除了杀人,还有……新生灵,不能怀孕,就算怀孕了,孩子是永远不能离开北海的,所以,如果你们怀孕了,后果自负,到时候不要求到我面前来,就是你出去了,你的孩子也出不去,明白我的意思吗?”

  妖兽们哄堂大笑。

  “我们妖兽怀孕,哪有这么容易?”

  “我自己逍遥快活的,要孩子做什么?”

  “薛岚,能多送一点酒过来吗?”

  “七天怎么样,三天也太短了。”

  “怀孕是不会的,求偶

文学

还是必要的。”

  ……

  北海的妖兽都不当一回事,的确妖兽本身怀孕就不容易,他们也没放在心上,这话倒是触动了兔妖的心,忍不住悲从中来。

  薛岚安排好北海的事情,回了客栈,过二人世界,对北海的宽松管理是听了年君姚的建议,既然氓暂时并无行动,他也不能出十八层,物极必反,她不是妖神,没有妖神的震慑力,妖兽们对她本身就不服气,不能强硬镇压,偶尔要给一点甜头,这样也容易收服北海的妖兽们,将来若有一天氓真的失控,她还能得到妖兽们的帮忙,她和北海妖兽们的利益不一样,立场也冲突,可没必要搞得很僵硬。

  薛岚也听进去了。

  毕竟她从小是纨绔公子,从来没管过事情,对北海的管理,也就按部就班,的确不懂变通,年君姚

502宿舍(特别黄)的故事

不一样,一门仙长,这一方面比她在行。

  薛岚看到北海的妖兽们一个比一个开心,真的像他们小时候过年似的,忍不住也佩服年君姚的决定,这样一来,她在北海的名声也不会太差。

  当年林不坏放他们出来,是要他们的力量,妖兽们最近才知道。

  可薛岚不需要。

  他们渐渐也会知道薛岚和林不坏的不同之处。

  客栈也是张灯结彩。

  薛岚高兴得喝了一壶酒,被年君姚搂着看雪景,年君姚用法术变了一朵冰霜玫瑰,薛岚乐不可支,大哥一定跟雁回学的。

  没人比雁回更骚气了。

  “大哥,你这一次来北海的话,宛平城过年谁主持?”

  “弟弟,你忘了?”

  “啊……”薛岚还没见过年家二公子,听闻是一个天资极好的小少年,不比年君姚年少时差什么,所以仙

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

门宗主哪一个不羡慕年凌霄。

  就三个孩子,个个人中龙凤,质量取胜。

  那真是没办法。

  羡慕不来的。

  “他还那么小,可以压得住仙门内其他人吗?”

  

漏b

“爹也在,无妨的。”年君姚倒是很放心的,他也留了一支人马在宛平城,必要时会帮弟弟,若是没必要,他的人也不需要出动。

  也算是给他一个考验吧。

  “阿岚,新年快乐啊。”年君姚轻笑着,从今以后,他可以每年都来陪她过年了,不会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北海一个人过年。

  薛岚眉开眼笑,吻上年君姚的唇。

  大哥,新年快乐!

  其实,她也没那么在意年君姚是否能来陪她过年,她知道年君姚过年离不开宛平城,很多事情要处理,可不在意是一回事,他真的来陪伴她过年,又是一回事,在这样团圆的日子里,谁不希望自己的爱人陪着身边,没有人愿意分离。

  她觉得自己还算是被上苍眷顾的。

  上辈子结局不好,当人时陪大哥殉葬了,还有一辈子是陪着大哥一起死在昆仑镜,这辈子,虽然她也早逝了,可她成了鬼修,并且有了真身,她能陪大哥很长,很长时间。

  再也不会有生离,不管大哥去哪儿,她永远都在北海,都在他身后,只要他来,她就在。

  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