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书

流量风暴,暖暖请多指教小说av拍摄指南

2020-11-21 07:01:55 写回复
一行人跟着科林姆来到了餐厅。

  可能是因为客船航行时间过短,大多数的乘客都在甲板上晒太阳,餐厅里根本看不到人。

  众人就坐后,立即有一名侍应生走过来,态度恭谨地问道:“诸位先生、女士,请问你们要来点什么?”

  科林姆仰头望着侍应生,说道:“给我来一壶红茶。”

  “好的,先生。”侍应生毕恭毕敬地说:“马上就来!”

  短短的几分钟后,侍应生用托盘端着东西走了回来。他把一个银质茶壶,五个茶杯,以及装着方糖的碟子,和一盘切碎的巧克力摆在桌上,朝科林姆躬身说道:“先生,您要的红茶已经到了,请慢用!”

  科林姆拿起茶壶给几人的茶杯里斟上热茶后,客气地问亨利:“亚当斯先生,您的茶要放几块糖?”

  “还是我自己来吧。”虽然国外喝茶,基本都要在茶里放糖,但亨利始终还不太习惯这种喝法,但为了入乡随俗,他在喝茶时通常还是会放一块方糖。

  亨利知道波西亚的喝茶习惯,先给她的茶杯里放了两块方糖,才拿起一块方糖放进了自己的茶杯,一边用小勺子搅拌,一边对科林姆说:“科林姆先生,你现在可以给我们讲讲本沙明的故事吧。”

  科林姆开口说道:“亚当斯先生,您来英国的时间比较短,估计没有听说过珠宝失窃案。”

  珠宝失窃案?听到科林姆这么说,亨利的心里开始犯开了嘀咕:难道是什么珠宝展销会,一个展出的珠宝被窃贼盗走了?

  就在亨利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到波亨

范群侦

女士在问:“科林姆先生,您说的是去年九月,在加来港发生的珠宝连环盗窃案吗?真是没想到,这个案子是您的朋友本沙明侦破的。”

  波西亚显然也不知道这个珠宝连环盗窃案,她忍不住好奇地问波亨女士:“波亨女士,你能告诉我,这个珠宝连环盗窃案是怎么回事吗?”

  波亨女士见不光波西亚想知道此事,就连亨利和劳埃德也

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便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去年九月时,加来港的很多富商家里,相继发生了珠宝失窃案。警探去现场勘测,没有发现有撬门破窗的迹象;存放珠宝的抽屉上的锁,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家里的男女仆人,也说在失窃的那段时间里? 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宅院? 由于案子迟迟没有进展,一时间? 搞得加来港的富人们人人自危。”

  说到

不知火舞户外被虐

这里? 波亨女士转头望着科林姆:“科林姆先生,后面的事情? 我不太清楚,还是由您来给大家讲述吧。”

  科林姆见众人都急于知道答案? 也没有卖关子? 便开始讲述这个案子后来是如何侦破的:“警方对此案一直束手无策,只好派人去找本沙明,请他来协助破案。

  本沙明答应接手后,翻阅了警方的所有卷宗? 但却没有发现丝毫的蛛丝马迹。眼看侦破工作陷入僵局之时? 加来港又发生了一起案件,港务局副局长的家里被盗,同样是没有撬门破窗的痕迹,装珠宝首饰的抽屉也没有被破坏的迹象,询问家中的仆人? 也没有发现在失窃的那段时间,有任何可疑的人物出现。”

  “真是活见鬼? ”劳埃德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说:“门窗和抽屉的锁都没有被别人撬过? 家里又没有可疑人物出现,难道是这些珠宝长上翅膀飞走了?”

  “珠宝长翅膀是不可能的。”亨利打断了劳埃德的话:“我觉得警探们在勘察现场? 

midd 751

和询问家里的仆人时? 肯定出现了什么疏漏。”

  “没错? 亚当斯先生,您说得没错。”科林姆有些激动地说:“警探们在盘问证人时,的确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加来港的珠宝连环盗窃案,到底是怎么侦破的,波亨女士因为当时不在法国,还真不知道结果,此刻听到科林姆说警方在侦破时,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顿时好奇地追问道:“什么细节?”

  “本沙明在查看警方的询问记录时,发现失窃的那个时间段,港务局的副局长正在客厅里接待一名来自巴黎的商人。”科林姆说道:“家中的一名女仆到副局长夫人的卧室去打扫卫生时,看到商人的妻子正坐在卧室里打电话。”

  “本沙明觉得这是一

娇媚系统紧致h

个疑点,便亲自去拜访副局长,向他了解当时的事情。副局长说来的商人叫马瑟夫,是巴黎著名的服装商人,当时来这里拜访他,是为了把一批服装运到多佛尔港。

  本沙明询问完副局长之后,随口说了一句:马瑟夫先生的妻子漂亮吗?

  谁知副局长听后,却是一愣,过了一阵才回答说:马瑟夫先生的妻

乖别让它流出来了

文学

h

子常年患病,一直没有离开过巴黎,他从来没见过对方的妻子。

  听副局长这么说,本沙明立即意识到,那位自称为马瑟夫妻子的女郎很可疑,便找到了打扫房间的女仆,向她了解

大哥慢点太大了哟啊痛

情况。

  女仆重复了她对警方说过的话,就说她进门时,看到屋里坐着一个陌生的女人,正在用屋里电话给别人打电话,说她等副局长夫人回来后,就要去逛街。

  本沙明想到副局长告诉自己,说来拜访的马瑟夫先生,并没有带妻子上门,怎么会冒出了一个马瑟夫夫人,便问女仆:你是怎么知道对方是马瑟夫先生的夫人呢?

  女仆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我是亲眼看到她和马瑟夫先生一起进门的,而且两人一路上都是有说有笑,关系看起来特别亲切,不是马瑟夫先生的夫人,还能是谁?

  本沙明听完女仆的讲述后,立即把目标锁定了这个神秘的女人。但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在旅馆里找到了马瑟夫先生,向他询问关于那个神秘女人的事情。

  马瑟夫听到本沙明问起和他一起进入副局长家的那个女人,便主动说:我刚走到了门口,对方就从旁边走过来

文学

和我打招呼,问我是不是要去拜访副局长?我说是,她便带着我进入了副局长的家,沿途还和遇到的人打招呼,看样子,她应该是副局长家里的人。

  询问完几个证人后,本沙明便捋清楚了整个案子,有个神秘的女人,冒充副局长的夫人,和马瑟夫一起走进了副局长得家。而副局长家里的人,看到她和马瑟夫一起,又以为她是马瑟夫的夫人。就这样,让她大摇大摆地混进了家里。”

  “那后来又是怎么抓住她的啊?”波西亚问道。

  “本沙明根据所掌握的证据判断,这个女贼肯定是流窜作案,在本地没有住处,比如是住在旅馆里的。于是,他找到了警局局长,在城里所有的旅馆、酒店进行搜索,寻找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不到两个小时,珠宝连环盗窃案的罪魁祸首就落网了。”

  “我很好奇,”劳埃德插嘴说:“就算她能混进富商的家里,但又如何做到不撬坏锁头,就把放在抽屉里的珠宝取出来呢?”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