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老公都是怎么上你的 女主有名器 很娇气np朋友不在去上他漂亮女朋友

2020-07-31 09:50:57 写回复

  沈湘进了卫生间,查看了下窗户等出口,这里是三楼,她现在身体太笨重,从这里离开的风险太大。

检视了一番,没找到从这里离开的出口,她坐在马桶上,重新思索起来,就听到洗手间里

小说文学

的人们议论纷纷。

陆励行这样的人物,用这样的阵式出现在医院里,大家都知道了,自然也认出了她,也留意到了后来的顾琪薇。

“守在手术室外的那个孕妇,是沈湘吧?”

“是啊,真不知廉耻

,又跑出来勾y引陆总。”

“说起来,她倒是挺有本事的,顾大小姐在陆总身边呆了六七年,竟然又让她捷足先登了,真是替她委屈。”

“什么本事,不就是更无耻,更不要脸,更无底限吗?”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她那样的小门小户出生,陆总那样对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七年前,她竟然还跟人私奔。”

“够贱呗!”

“……”

沈湘听到这些,眼眸里弥漫起阴寒。

七年前,她和陆励行,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他们已经安排好了,生下孩子就举行婚礼。

现在,她竟成了这些人口中的第三者,她们都为顾大小姐不值?

陆励行将莫须有的罪名推给她,让她受尽折磨,生不如死,在这些人的眼里,是天大的恩赐?

这个世道,也那么可笑。

“沈小姐,你还好吗?”周林见她一直没出来,来到门口喊了几声,议论的声音才停了下来。

“喊什么喊。”沈湘的声音冷冷地传了出来。

听到她的声音,周林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带着保镖在外面守着。

又过了一会儿,她才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中,面无表情地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周林带着保镖,跟在她的后面。

她来到走廊里,

就看到顾琪薇带着文文向这边走来,她们正要去卫生间,两人形同母女。

孩子目光锐利地看着她,虎视眈眈。

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与仇敌为伍,反过来把她当仇人,她的心头再一次滴血。

她神色沉了沉,假装视而不见,往走廊远处的椅子去。

就在和孩子擦肩而过时,文文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疯狂,如一头发疯的小兽般向她撞去

小说文学



爸爸有了其他孩子,就不会要她了。

爸爸只能有她一个孩子。

所以,这不能怪她!

沈湘心头一惊,本能地护着肚子,往一旁躲闪,还是被撞到,身子“砰”地撞到了墙上。

她疼得浑身痉挛,顺着墙坐了下去。

“文文!”顾琪薇也吓得喊出了声。

周林一众拥上去,担忧地看着沈湘的肚子:“沈小姐,您没事吧?”

她只觉额角一热,伸手一抹,手指上就是一片鲜血,这才感觉到疼。

她一手扶着墙,由周林扶着,吃力地站起。

她还没站稳,耳边就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坏女人,你真恶心,怎么不去死?”

她只觉心脏又被人狠狠地插了一刀,眸光锋利地瞪向文文,暗红的眼底翻腾着怒火。

孩子脸上闪过一丝惶恐,但一看到她额头上的鲜血,小脸里就闪过一丝得意,很有成就感。

沈湘顿觉全身气血逆流而上,这是她十月怀胎养育出来的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就坏进了骨子里?

她周身颤栗着,不自觉地迈出了脚步。
文文见状,吓得往顾琪薇的身后躲了躲。

可女人的样子,太可怕了,好似发疯了一般,要上去把她撕碎。

她突然害怕,转身就跑。

“咔嚓!”她的脚踝一崴,当场骨折,摔倒而下,她本能地伸手去抓一旁的垃圾桶。

“哐当!”垃圾桶砸在了她的身上。

“啊,好痛!”她顿时哭了起来。

“文文!”顾琪薇立刻上前去,要搬开砸在她身上的垃圾桶。

周林见状,也上前去救人。

“周叔叔,快救我,那个坏女人要害我!”

“我好疼!”

“我要爸爸……”

她哭喊得厉害,大家都围了上去,顿时乱成一团。

沈湘这才冷静下来,站在原地,一脸凉薄地看着哭喊的孩子。

搬开垃圾桶,周林摸了下孩子的脚,文文就痛得大哭大喊,孩子的脚断了。

“快叫医生过来!”他抱起文文,去找手术室。

沈湘摸准机会,迅速离开了走廊。

她很快出了医院,拦了一辆出租车,车还没停稳,就坐了进去。

“司傅,去星光街糖果屋。”

四十分钟后,出租车在一条老街上停了下来。

沈湘下了车,一转身,就看到一间粉色的糖果屋,店面装修精美,色彩和灯光的搭配极具艺术品质,给人一种浪漫而又安宁的美好。

正好一阵风吹来,糖果屋门口的一排水晶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她感觉到风从长街上吹来,明媚的阳光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她的思绪也随着风飘远了。

十年前,她十六七岁,还是吃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的年纪,这条老街,当时也还是繁华的,街边开满了餐馆。

当时,这糖果屋,还是一家蛋糕店,萧景世在这里陪她吃蛋糕。

她跟他说,她的梦想,是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糖果屋,有各种各样吃不完的糖果。

他拿出了从小存到大的钱,租下了这里,改造了这个糖果屋,这里,也成了他们的秘密花园。

他们拥有着那个年纪,最美好的爱情。

直到十八岁,陆励行出现。

这个大她七岁的男人,用她无法拒绝的手段,将她带进了陆家庄园,又用了一年的时候,就将萧景世从她的生命里剔除干净,让她全心全意爱上他。

却又在她以为,他将她带上天堂时,亲手将她推进

了地狱。

“吱呀!”

糖果屋的门开了,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白色的衬衫,灰色的西裤,优雅清隽。

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看着面前熟悉

小说文学

的男人,七年不见,他变得更成熟优雅了。

男人也打量着她,宽大的白色孕妇长裙,也遮掩不住她玲珑的身段,长发如瀑,五官精致如雕,肌肤雪白,泛着光泽。

只是那周身沉着的气质,和那深邃如寒潭般的眼眸,和七年前截然不同,却同样撩拨着他的心弦。

他深邃的目光从她隆起的肚子上掠过,温柔开口:“湘湘,你来了!快进来。”

沈湘抬步,走了进去,打量着里面。

十年过去了,这里一点都没有变,新置的鲜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无论外面发生了怎样的千变万化,这里依然如初,那般美好。

“砰。”萧景世轻轻将门推上,跟过来,给她拉了椅子,让她先坐下,才在她的对面坐下。

男人扯唇一笑,还带着几分腼腆:“湘湘,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现在看到你,真好!”

说着,他伸手,去握她放在桌上的手。

她不着痕迹地将手放下,避开了他。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震惊,很快又恢复了,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湘湘,只要你开口,我就带你走。”

“我们萧家在国外有几处庄园,我们换了身份,陆励行不会找到我们的,就算他找到,也不可能真的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你值得更好的生活,我会给你更好的生活。”

沈湘有片刻的错愕,同样的话。

九年前,七年前,他都跟她说过,她没想到,现在,他还是说得这么坚决。

她摇摇头:“景世,没用的。”

“不!”男人都有几分偏执了:“只要你愿意,都可以!”

她看着男人,目光坚定:“回不去了,我也不是原来的沈湘了,不值得你这么做,你这样,只会让你和萧家受到牵连。”

七年前,萧家就差点毁在陆励行的手中,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再发生。

他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狠戾:“为了你,陪上整个萧家,我也再所不惜!”

她顿了顿,如今的他,比七年前,更固执了。


“景世,我今天来,是想知道,沈家和我爸爸现在怎么样了。”她岔开话题。

男人的脸色温和了些:“沈家全面破产,沈爸还被关着,你别着急,我正在想办法救沈爸出来。”

如今,她最在乎的,只有沈家和父亲了,父亲又上了年纪,叫她怎能不着急?

她双手暗暗攥紧衣角,面上保持着平静:“我爸他身体怎么样?”

“老人家上了年纪,身体自然是没那么能扛了,你知道的。”

她的心脏又狠狠地揪了起来。

“是陆励行做的吗?”提到那个男人,她的眼眸里翻腾起浓浓的恨意。

“湘湘,整个江城除了他,还有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一个老牌药企全面破产?像沈爸这样德高望众的人,也被关了进去?”

沈湘闻言,纤瘦的肩头不自觉地颤栗起来。

他伸出手,温柔地扶着她的肩:“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救出沈爸,照顾好他的身体。”

“砰!”糖果屋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门板倒在地上。

陆励行走了进来,黑亮的皮鞋踩在门板上,“咔嚓”的一声破碎了。

闻言,沈湘心底一颤,但很快,滔天的恨意就将惧怕冲压了下去。

他来得可真快,看样子,是从手术室里离开,就赶来了。

男人看到扶在她肩上的手,眼睛顿时喷出火来。

他上前去,拿开萧景世的手,一把将女人拥进自己怀里,手指铁钩一般紧箍着她的肩头,她疼得脸色一白。

“怀孕了还到处乱跑,真是不乖!”他缓慢的语气里透着一丝阴森,贴在她的耳际:“宝贝,该回家了。”

“先去车里等我。”

沈湘平静地看了眼萧景世,站起,就要离开。

“湘湘!”萧景世站起,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她眸光沉了沉,推开他的手:“我回去了。”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往外去。

“湘湘……”他要追出来,被陆励行按住了肩膀,按回椅子里。

出了糖果屋,在过马路的时候,沈湘脚下停了停,想回头去看一眼,但一想到那个男人的手段,她只能硬着心肠,往对面的车子去。

无论如何,她不能再让萧家被牵扯进来了。

糖果屋内,陆励行看着萧景世,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你大费周张地将她约到这里又如何,看,她七年前为我生了一个孩子,现在还怀着我的孩子。”

“你费劲心思做了这么多,她还不是乖乖地跟我回去?”

萧景世抬眸,透过玻璃窗,看了眼外面黑色的SUV,倏地扬唇一笑,自鸣得意。

“刚刚,她那么听话地出去了,不过是怕你伤害到我。”

“即便她为你生了孩子,再被你禁锢在身边,在她心里,我依然比你重要。”他的眼睛里汹现在出一丝挑衅:“陆励行,你别用强硬的手段逼迫她,她会乖乖留在你身边吗?”

“你得到了她的人又如何,你能是到她的心吗?”

他的话,像火苗一样点燃了陆励行。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暴戾:“萧景世,看来以前,你吸取的教训还不够,接下来,你不会失望的。”

说完,他起身,优雅地向外走去。

出了门,他向门口的一众保镖:“都砸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