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女人与公拘i交酡i 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添得我太舒服了小说

2020-07-31 11:38:54 写回复

  闻言,陆聿臻冷睨了时越一眼,嘴角扯起,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顾兮辞干净?

“这世上,没有比她更脏的女人了。”

时越明白了他的意思,又觉得不解。

“可这五年来,能帮你把脸恢复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符合条件的处*女血,一种即便不是处*女,只要身体里的血符合条件也可以。”

“刚才的女人,既不是处*女,你又没动过她的血,只是碰了她的身体,你就恢复了。这又怎么说?”



陆聿臻面色沉沉,抬头看了眼顾兮辞离开的方向,眉心的褶皱更深。

“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

......

顾兮辞从金融大厦出来时,雨下得正盛。

黑暗里仿佛有双眼睛在时时刻刻盯着她,她刚出大堂,林宜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l

小说文学

dquo;顾兮辞你个蠢货!人都被陆聿臻给睡烂了,他还是没有点头答应放过顾家。还是你存心使坏,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你可别忘了,你那老不死的爸爸,可还吊着一口气呢!”

顾兮辞瞬间急了。

“我没有!陆聿臻他那么恨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答应我?”

想到爸爸和弟弟,顾兮辞的心里顿时传来一阵针抽疼,眼泪毫无预兆地就掉了下来。

“林姨,林姨就算我求你。你再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想想办法好吗?”

电话里沉默了好一阵子,又传来林宜兰的冷笑声。

“只要你别耍花样,我当然会给你机会。毕竟,我还要照顾好你的爸爸和弟弟,万一你不努力让顾家破了,我们可是要一起死的。”

小说文学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顾兮辞的手一抖,手机顿时掉在地上,顺着台阶滚进了雨里。

呲——

一俩银白色的面包车不知何时划开雨幕冲了过来,一路碾压过她的手机,稳稳地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车上跳下来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不由分说扯住她的胳膊就往车子里拖。

顾兮辞甚至来不及反应,人就被利落地塞进了车子里。

她怔怔地看着两张陌生的脸,呆滞了几秒,瞬间激烈地挣扎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里?我不认识你们!”

“快放开我!不然我就报......”

身边坐着的高大男人压根不给她机会,不等她说完,一把扯住她的头皮逼她仰起脸,一块抹布按到了她的口鼻上。

她只嗅到一股异香,就瞬间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知觉。

迷迷糊糊间,她能听到车窗外头瓢泼的大雨声,车轮划开水波的声音。

随后,便是一群人刻意压低声音的说话声。

“人我们带来了,该怎么做,你们比我们清楚。只要这个女人死不了,人随便你们怎么折腾。”

四周仿佛有晃动的灯光和人影,冰冷入骨。

随后,她的胳膊和腿被架了起来。

“准备好了,开始吧。”
有什么东西刺进了她的身体。

那种熟悉又陌生的尖锐疼痛,让顾兮辞下意识地抗拒,挣扎着想要起来。

可她睁不开眼睛,手和脚更是被死死压着,完全使不上力气,没多久,就再度沉沉地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

顾兮辞是被耳边淅淅沥沥的雨声,和身上一阵阵刺骨的冷意给叫醒的。

她挣扎着睁开眼睛,瞬间就对上了无数的闪光灯,和一双双又诧异又鄙夷的眼睛。

此时的她,正靠在顾家老宅的外墙处,身体被雨水湿透,衣衫不整下,那些被陆聿臻给蹂-躏出来的大小痕迹,在光下越发清晰刺眼。

顾兮辞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慌慌张张地四处看去。

这里是顾家老宅!

她怎么会在这儿?

而此刻,不远处的顾家大厅里,林宜兰为了拉拢关系,正在举办一场小型宴会。

外头下着雨,还未进宴会的人们撑着伞,正对着顾兮辞直直点点,窃窃私语。

“这不是顾家那个大小姐顾兮辞吗?她不是已经消失了五年了,怎么又回来了?”

“还能为什么?报应呗!当年她死皮赖脸追一个穷小子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可后来她玩儿腻了,转头就把人甩了。估计是这些年在外头被人玩腻了,被抛弃了!”

“瞧瞧她那一身的痕迹,可真够激烈的。”

面对众人的流言蜚语和异样的目光,顾兮辞脸色灰白,张嘴想要解释什么,却无从说起,只能咬着牙慢慢扶着

墙边站了起来。

“顾兮辞!”

庭院的大门后,忽然响起林宜兰一句气急败坏地尖叫声。

下一秒,大门打开,林宜兰身后跟着佣人,撑着伞一路快步走了出来。

走到顾兮辞跟前,不由分说一个巴掌抬手甩了过来。

啪。

“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顾兮辞脸一偏,整个人踉跄着往后连退几步,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林宜兰站在闪光灯下,满脸愤怒和失望地指着顾兮辞的鼻子就骂。

“当年你不顾我的劝阻,放弃真心对你的男朋友,风流成性,水-性-杨-花。为了不让家人管束,跟着别的男人一走就是五年。”

“你爸爸被你气得脑梗出血,要不是被我连夜送到国外的医院,怕是连命都保不住。这些年,如果不是你弟弟一边在国外念书一边陪着他,如果不是我苦苦支撑着顾家,我们怎么能走到现在?”

“你倒好,跟别的男人玩儿够了,被抛弃了才想到回家?你简直丢尽了顾家的人!”

说完,她趁着闪光灯四起,众人议论纷纷,冷不防一把揪住顾兮辞的领子,猛地凑到她的耳边说。

“小贱人,你若是不配合我,知道结果的!”

四周雨声“哗哗”,人声鼎沸,闪光灯越发耀眼。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顾兮辞,在等她开口说出答案。

认了林宜兰所说的一切罪名?还是另有隐情?

没人知道,眼前的这一切,都透过现场的某个镜头,现场直播到了陆聿臻眼前。

此刻,他正坐在经融中心顶楼的办公室里,身前开着电脑,双眼阴沉死死地盯着屏幕,仿佛也在等顾兮辞开口。

“顾兮辞,你说话!”林宜兰不耐烦地提醒道。
顾兮辞红着眼死死地盯着林宜兰,恨不得咬断她的脖子,让她当场血溅百步。

可她不能。

林宜兰捏着她的七寸,不管这样的场景经历多少次,她都只有妥协份儿!

“对不起林姨,一切都是我的错。”

顾兮辞一开口,就认下了所有的罪状。

“是我当年放弃爱我的男人和人厮-混,是我气病了爸爸。这五年,被男人玩弄抛弃之后,我才知道你们有多好,我真的后悔了!”

她抖着身体,朝着顾家老宅的方向“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是我眼瞎,错把恶狼当亲人,是我无能,让我爸爸和弟弟受苦,害顾家走到了今天的地步。都是我的错,我该死!”

那些话,旁人也许听不懂,林宜兰却明明白白。

她觉得顾兮辞疯了。

“顾兮辞,够了!”

生怕她再说出什么过激惹人联想的话,林宜兰急忙从伞下跨了出来,拉住顾兮辞将她拽了起来,用力推给了身边的几个手下。

“你爸爸出国前就说过,和你断绝父女关系。顾家没有你这个人,这里不欢迎你!”

话音落,两个一左一右架着顾兮辞,异常粗鲁地把她拖离了人群。

隔着好远,

小说文学

她绝望的声音依旧清晰地传了过来。

“爸爸,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爸爸......”

砸在所有人心里,却分明带了几分绝望沉痛的味道,听得人心里拥堵。

啪。

陆聿臻用力拍上电脑,顺手抄起手边的烟灰缸,朝着不远处的门板用力砸去。

瞬间满地碎片。

陆聿臻脸上一片寒霜,眉宇间流动着一股无法纾解的戾气。

回沣城之前,他甚至还试图给她机会,许是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但现在,她亲口承认了。

水-性-杨-花,果然才是她的本性!

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时越推门走了进来。

“陆少,顾小姐的血液检测报告已经出来了。结果和我们想的一样,她确实有修复你脸部的能力。只是......”

时越顿了顿,有些迟疑地将报告放到陆聿臻跟前。

“至于顾小姐为什么明明不是处-女身,却依旧能让你的脸恢复正常的原因。我们的人能力有限,唯一可以解答的迪恩博士外出游历,怕是......”

陆聿臻面色沉沉地盯着跟前的文件,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什么。

“陆少?”

时越看向陆聿臻,试探着开口。

“要不要我私下去仔细查一下这个顾小姐?毕竟,她和阿当年给你处子血的女孩以及云小姐,是为数不多能帮你的人。”

闻声,陆聿臻冷笑。

“查?没那个必要。”在刚才那场现场直播的视频里,他想知道的她的五年,

她已经亲口说过了。

时越点点头,想到什么又抬头看向陆聿臻。

“还有,老太太那边今天打电话过来。她希望你和云小姐,能尽快敲定你们的婚事。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