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女人与公拘i交酡i(宝宝太舒服是不是不想出来)

2020-07-31 15:23:49 写回复

小说文学

  “顾太太,检查报告出来了,骨癌,晚期。”

唐诗的心一阵钝痛,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心口流逝。

“我还有几个月?”

最近一段时间,她常常会流鼻血,整夜失眠做梦,而胸骨处时不时会传来一阵疼痛。

医生手中的笔顿了顿,“差不多,三个月了。”

唐诗的心突然掉入深潭,犹如晴天霹雳砸在她身上。

她起身,仓皇而逃。

她的母亲一周前被查出恶性肿瘤,而现在老天又要夺走她的生命。

泪水冲出眼眶,许久不哭的她,这一刻再也憋不住。

……

寒冷的年冬,晋城刚刚下了一场大雪。

唐诗穿着一身单薄的外衣,站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不断地按着门铃,一遍又一遍,夹杂着几分酸涩和急切。

她已经冻得麻木,整个人都不住地发抖,然而胸口处传来一丝疼痛。

痛意越来越清晰,可她不能倒下,她的母亲还等着钱做手术,她必须拿到这笔钱。

正在此时,一辆黑色迈巴赫打着双闪,一个急刹停在门口。

唐诗回头,看到一双锃亮的皮鞋落地,男人迈开修长的腿,越过了她。

甚至没有看唐诗一眼。

唐诗一急,忙拉住他:“庭深,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顾庭深没有理会唐诗,像看笑话一样看了一眼唐诗,便转身进了屋。

唐诗垂下头,思索片刻,忍着胸骨处的疼痛,跟了进去。

进了屋,唐诗怔怔地站在那里。

结婚三年,夫妻两个人就如同陌生人一样,他从来不看她一眼。

看着顾庭深如同帝王一般,优雅的坐在沙发上,表情却是极其冷漠,她艰难开口:“你……能不能借我一百万?”

“呵。”顾庭深轻嗤一声,眼睛眯了眯,“想拿着我的钱跟那个野男人私奔?”

唐诗的胸骨处又是一阵浓烈的抽痛,她艰涩道:“我没有,那天你看到的那个男人不是……”

“够了!”顾庭深开口,打断她,眸子里尽是厌恶,“唐诗,收起你那可怜兮兮又令人作呕的嘴脸!你当初设计我给我下*药,害薇薇失去两条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也有今天!”

“我没有,真的不是我设计你,也不是我推的她,她的腿不是我伤的。”唐诗绝望地辩解,心中满是悲愤。

在所有人眼里,唐诗都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设计睡了亲姐姐的未婚夫,还将姐姐推下楼,害姐姐失去了双腿。

她知道他不信自己,她不想再解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不说话,唐诗更加煎熬,可她无路可走,她的母亲和她都需要钱看病。

她做出最后的妥协,“只要你将那一百万借给我,我做什么都行……”

“等到钱一到账,我就同意跟你离婚,你可以娶唐薇进门。”

顾庭深挑了挑眉,点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他扬起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唐诗。

他冷冷地扫了唐诗一眼,起身,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扫了扫她肩上的雪,声音凉薄:“你这么喜欢当顾太太,我就让你继续当下去好了。”

“我知道你恨我,可我是真的需要那一百万,我……”

这时,管家略有心事地走了过来。

顾庭深侧了侧头,问:“怎么了?”

唐诗站在边上,顿时不知所措。

“唐小姐打来电话,让我问您,今天晚上还回去吗?”

“回去。”顾庭深说了一句后冷冷睨了唐诗一眼,直接走出了门。

唐诗看着那抹身影,呢喃出声:

“顾庭深——”

我今天去医院了,我得了骨癌。

她垂下眼,她就知道,他从来没

小说文学

耐心听她说完一句话。
 

怎么办。

结婚三年来,他在家里从不过夜。

她算什么,不过是他眼里那个最恶毒的女人。

而那个男人,任由她占着他心爱的女人的位置,也不愿意离婚施舍给自己一分钱。

唐诗都快要急疯了。

她一直以为顾庭深对自己残忍,可没想到他会见死不救,任由自己病死。

她无所谓,可是她的母亲需要医药费。

无奈之下,她

只能去求顾爷爷。

顾老爷子和唐老爷子是旧交,可唐诗当年做的事情实在是给唐老爷子丢人。

后来也是没办法,顾老爷子才让顾庭深娶了唐诗。

如今,她要是再去借钱……

恐怕顾老爷子更是要对自己失望了。

或许,连钱都不肯借给她。

胸口处越来越痛,她可以选择不治疗,但母亲的病情实在拖不得,她没有其他办法了。

顾老爷子看到唐诗的时候,很是惊讶。

不过在听到唐诗第一句开口还是借钱的时候,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诗诗,虽然你当年给庭深下*了*药,让唐薇失去了双腿,但是我还是让庭深娶了你。”

唐诗的喉咙一阵哽咽,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你也知道我跟你爷爷是好朋友,唐老当年多么正直善良的一个人,怎么就……!”顾老爷子恨铁不成钢道:“怎么就贪上你这样的孙女!”

“诗诗,我一直以为当年的事情只是你一时鬼迷心窍,想着日后你会悔改。”

“可我没想到……原来你嫁给庭深,只是为了这么一点钱。”

唐诗的泪,大雨滂沱。

“不是这样的……”唐诗摇头,“当年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爷爷……”

疼痛让她再也站不住,她靠着身后的墙壁缓缓跪坐在地上,哽咽道:“我也是真的爱他,可我现在是真的急需要用钱,我以后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的爷爷,你就相信我这一次,最后一次……我母亲还在医……”

痛意越来越重,唐诗意识模糊,昏迷了过去。

三年前,唐薇给自己发短信,约她去顾庭深去的酒店,她赶到的时候,顾庭深已经被下*了*药,并将她当成了唐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门外都是媒体和记者。

因为这件事,顾庭深被迫娶了唐诗进门。

新婚夜,顾庭深只留下一句“唐诗,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便扬长而去。

唐诗觉得,如今这一切就是她的报应。

爱上他的报应。

“砰!”

猛然,病房的门被人一把推开。

刚抬头,就看见顾庭深一脸怒气。

她开口,“怎么&helli

p;…了?”

“唐诗,嫁进顾家这几年别的没学会,苦肉计倒是学得很好。”他挑起眉梢,凤眸中带着讽刺。

喉间涩然,她一头雾水,“我没有……”

“没有?”他的怒意更甚,修长的手指一下就钳住她的下巴,冷声道:“还在装!你什么时候才能卸下你这幅虚伪的面孔!居然让爷爷拿钱给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唐诗张了张嘴,没有反驳,在他眼里,她的不堪造就根深蒂固。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从来没有爱过顾庭深。

可她的不作答,让顾庭深手下的力道更重。

“呵!”顾庭深看着她,似乎要将她的下巴掐碎,咬牙切齿道:“不说话?你永远都是这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要是真没有,为何偏偏要在顾爷爷面前晕倒,不就是看他心软吗!”

“庭深,你干什么?”顾老爷子急忙走了过来,叹息道:“你先放开她,其他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说。”

“爷爷,她就是看您心软,故意装病的。”

“啪!”

一张支票甩在唐诗的脸上。

顾庭深厌恶地看着唐诗,就像是看垃圾一样,“这五十万,是我赏你的,毕竟你也摇尾乞怜地装了这么多天!不过

小说文学

,至此之后,你休想再从顾家骗走一分钱!不要再来找爷爷,你不配!”

说吧,便拉着顾老爷字离开,只觉得多看一眼唐诗都觉得恶心。

唐诗咬了咬干裂的嘴唇,小心翼翼地将那张支票捡了起来。

虽然只有五十万,可总比没有的好。

钱,就是她母亲的命。

她不能就这么自甘堕落,即便他恨她,讨厌她。

这时,一个拿着报告单的医生走了进来,皱了皱眉心,“顾太太,如果您继续坚持吃药的话,恐怕连三个月都没有了。”

唐诗苦笑一声,她哪里来的钱做治疗?

在这个世界上,她除了妈妈,早就已经无牵无挂了。

以前,她以为自己有

顾庭深,可发现这么多年来,她永远都捂不热他的心。

甚至,让他更加厌恶。

她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什么,也不怕死后会失去什么。

他们,一个个都盼着她去死,顾庭深更是对她恨之入骨,那她就去死好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定了定心神,她将手上的针头拔掉,拿着那张支票颤颤巍巍地出了门。

“我一定能筹到剩下的五十万给您看病的。”

来到母亲的病床前,看着她的脸因为病魔而变得蜡黄无比,唐诗的心像是被揪住一般。

母亲看着唐诗的眼里一阵慈爱,她艰难开口:“诗诗,妈不治了,我们回家……”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