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2020-08-01 14:05:26 写回复

   薛文君坐在唐诗柔的病床边,双手紧紧握住了唐诗柔的一只手,满脸准婆婆般的关心叮嘱。

  而站在一旁的沈以沫也开口道,“是啊诗柔姐,夏浅溪那样的女人,如果不是看在她为我哥的公司付出了这么多,早就已经被一脚给踹开了,看看她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都欠她千百万似的。”

  唐诗柔没有妆容点缀的小脸上面满是浓浓的伤心难过,“以沫,我们不能这样子说浅溪,浅溪虽然为人处世不怎么样,可是她毕竟是我的闺蜜,而且这些年来也帮过我很多。”

  站在一旁的经纪人邱姐闻言瞬间酒味唐诗柔打抱不平了,“诗柔,事到如今你竟然还在为夏浅溪说话?你难道忘记了夏浅溪到底是怎么利用服装部部长的职位给你难堪吗?上次的冬装系列,明明说好让你当模特的,但是后来呢?夏浅溪竟然给了别人!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你现在为她说好话有什么用?你把她当闺蜜,她把你当什么?”

  “诗柔还是病人,这些事情就不需要在病房里面拿出来谈了,我已经安排好让夏浅溪净身出户,这几年来她所有的财产我一分都不会给她,算是对她的惩罚,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站在一旁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沈以琛突然间便沉声开口,如今他可是沈家的掌舵者,此话一出,病房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病房门口,有一个身影迅速离开。

  夏浅溪一口气跑到了电梯里面,仰着头拼命将在眼眶里面打转的泪水给硬生生的逼回去。

  她真是个傻子!

  彻头彻尾的一个大傻子。

  夏浅溪以为沈以琛跟唐诗柔的事情,是地下情,见不得光的。

  今天阴差阳错之下,竟然知晓了这么大的一个真相。

  沈以琛跟唐诗柔,哪里是地下情,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得到了薛文君的认可,沈以沫的认可。

  夏浅溪一直以为薛文君跟沈以沫不喜欢她,是因为她自己不懂得表现,但是夏浅溪一直相信日久见人心,在一起磨合三五年,薛文君跟沈以沫总会发现她的好。

  现在想想,多么荒唐可笑。

  沈家的人从未接纳过她,何必要磨平自己的棱角去热脸贴冷屁.股呢?

  夏浅溪深呼吸一口气,目光却越发的坚定起来。

  她现在已经知晓了所有的真相,今天所遭受到的一切,绝对要十倍奉还!

  与此同时,医院门口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里面,坐在后排的薄夜白将鹰隼般的目光锁定在医院大厅门口那一抹黑色的身影上面。

  渐行渐近。

  “抱歉,让你久等了。”

  夏浅溪脸上带着歉意,打开车门坐在了薄夜白的身边。

  她原本是打算下来跟薄夜白说清楚她不想要跟他结婚的事情,但是刚刚发生的那一切,夏浅溪嫁给薄夜白的念头前所未有的坚定。

  沈以琛跟唐诗柔谁都不会想到,被弃若敝履的她,摇身一变,竟然跟淮城钻石王老五薄夜白结婚,成为薄家的大少奶奶。

  她要狠狠虐死他们,猫跟老鼠的游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我还以为你下来,是要告诉我你后悔了。”

  薄夜白将目光落在夏浅溪的身上,深若沉潭的眸子仿佛看透一切,带着浓浓的凌厉跟几分玩味。

  夏浅溪斩钉截铁道,“我不会后悔的。”

  男人闻言,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平淡无趣的日子,似乎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

  车子很快就抵达了民政局,五分钟不到,夏浅溪跟薄夜白的手中都拿着一个红本本。

  回到车上的夏浅溪看着红本本上面自己跟薄夜白的合照,觉得别扭极了。

  只是她还没多看几眼,结婚证就被薄夜白给收走,“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夫妻了,我所拥有的也等同于你拥有,刚好我手下有个服装公司……”

  薄夜白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浅溪给拒绝了,“薄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想要自己开创一个品牌公司。同时,我也希望你能够袖手旁观,我要靠我的实力,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这五年来,她为沈氏集团呕心泣血,到最后却一无所有。

  如今她不可能再重蹈覆辙,她要建立属于自己的服装帝国,挑战一下自己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薄夜白锋利的眉头挑了挑,倒也没有多勉强,只是眼中对夏浅溪的兴趣,却越来越强烈。

  难得有个女人不想靠他上位,他倒是要看看夏浅溪到底还有什么本事,能够陷入泥潭一飞冲天。

  车子继续在行驶着,夏浅溪则直接从通讯录里面找出几个记者的联系方式,然后给他们群发唐诗柔流产在医院养病的消息,并且还将唐诗柔在哪一家医院,哪个病房都说得一清二楚。

  做完这一切之后,夏浅溪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长舒一口气。

  只是当她回过神来,发现车子已经驶入了淮城寸土寸金的韵园。

  韵园在淮城的地位,属于古代帝王居住的皇宫一般。

  能够住在韵园的人,随便一个跺跺脚,整个淮城都要抖三抖。

  韵园贵为淮城的富人区,创造了整个华国豪宅最高天价之外,其分布也有讲究。

  薄夜白带她前往的,便是韵园最贵

小说文学

的地段。

  那是有钱也买不到的风水宝地位置,专门提供给身份显赫的人居住。

  夏浅溪松懈的表情立马变得警惕起来,忍不住对着身边坐着闭目养神的男人开口问道,“薄先生,这不是回我家的路……”

  

她刚刚沉浸在报复沈以琛跟唐诗柔的事情中,压根就没有注意车窗两边的风景。

  薄夜白缓缓睁开眼睛,原本靠在车椅上面的他竟然将欺身靠近夏浅溪。

  车子里面的空间本来就小,薄夜白还可以逼近,夏浅溪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往后躲着,直到背脊贴在坚硬的车门上面。

  鼻腔里面,萦绕着薄夜白身上传来的淡淡冷香,而近在咫尺的,是薄夜白那一张帅到人神共愤的俊庞。

  夏浅溪感觉心跳开始加速,说话也开始结结巴巴起来,“薄……薄先生,您这是干什么?”
 “叫我夜白。”薄夜白的语气不容置疑,目光紧紧锁定着夏浅溪。

  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夏浅溪根本就不能将视线转移到别处。

  “夜白。”夏浅溪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听从这个男人的话,好让他远离自己。

  “虽然我跟你协议结婚,但是在这一年里面,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扮演好我妻子这个角色,结婚第一天就想要跟丈夫分居,嗯?”

  最后反问的尾音微微上扬,简直让人的骨头都酥了。

  夏浅溪词穷,好在薄夜白倒也没有多为难她,说完了之后便将身子退了回去,打开车门下车。

  伴随着男人的离开,强大的压力也与之消失。

  夏浅溪深呼吸一口气,随后也下车,跟在了薄夜白的身后。

  一个多小时之后,一个标题为#娱乐圈绿茶婊唐诗柔抢闺蜜未婚夫#的帖子悄悄在网络上面爆红。

  这个帖子一经发布,就被许多网络大V转发,从热搜榜的最后一名,迅速爬到了第一名。

  虽然沈以琛一直在花钱降热度,但是这个帖子的石锤太多,还有他跟唐诗柔在病房里面拥抱接吻的图片,证据确凿,无论公关部怎么压制,都压制不住消息的四散。

  唐诗柔的病房里面,沈以琛脸色铁青的在打着电话。

  “这么一点简单的事情都解决不了吗?赶快发个澄清,我跟诗柔的照片是P的,属于对手的恶意竞争。”

  沈以琛说完后愤怒的把电话给挂了,这件事情刚被报道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让人去解决处理了。

  原本以为只是个小打小闹的标题而已,反正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然而万万没想到那些蠢货处理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送给了他一个大惊喜,关于他跟唐诗柔在一起的动态,直接被送到了微博热搜第一。

  简直就是养了一群废物。

  “我就知道浅溪不会放过我们,她太恨我们了,所以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媒体,我的事业正值上升期,她实在是太残忍了。”

  躺在病床上面的唐诗柔眼中有泪光在滚动,表面上一副楚楚可怜,实际上内心恨死了夏浅溪,巴不得把她给撕成稀巴烂。

  “以琛,我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直接完蛋了?我努力了这么多年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我不想要被毁……”

  “别担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沈以琛坐在唐诗柔的病床边安抚着她难过的情绪,随后直接拨通了夏浅溪的电话号码。

  平时沈以琛给夏浅溪打电话,都是十秒内接听。

  如今沈以琛足足打了两三个电话,对方才懒洋洋的接起了电话。

  “喂?”电话那端,夏浅溪声音冷漠。

  沈以琛一时间没有习惯,倒是愣了愣,随后语气带着命令,“浅溪,你回公司一趟,我安排了一个记者发布会,你告诉那些记者说是今天报道的照片都是PS合成的,诗柔并没有插足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我们感情很好。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很想要报复我们,诗柔也已经付出了代价了,你不要继续任性下去了,不然整个冷氏集团都要被你给害惨。”

  电话那端的夏浅溪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沈以琛,谁给你的脸以为我会帮你跟唐诗柔?消息是我放出去的没错,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们是敌人,能不能要点脸不要再恶心我了,当初跟唐诗柔有多爽以后你们的日子就有多苦。”

  “我知道你怨我们,但是冷氏集团也是你一点一点打拼下来才有今天的成就,难道你忍心……”嘟嘟嘟……

  沈以琛话还没有说完,夏浅溪就毫不留情的把电话给挂了。

  沈以琛啊沈以琛,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喜欢你的时候,你说你算什么东西?

  而被夏浅溪挂电话的沈以琛肺都快要被

气炸了,他气得直接将手机给狠狠砸在地上。

  原本以为夏浅溪还是他记忆中对他唯命是从的那个软柿子,只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变成这般的陌生了。

  当然,夏浅溪送给沈以琛的礼物还不仅仅是这一则爆料,还有她手上所有答应客户要设计出来的服装款式,夏浅溪全部都将其删除了。

  反正违约的是冷氏集团,赔钱的也是冷氏集团,其中还不缺乏好几个大客户。

  想要让她这五年来所有的财富都一无所有,她就要让冷氏集团大出血,看看到最后,谁先玩死谁。

  夏浅溪也登录了自己的微博,然后用她的微博号转发了这一则动态,并且发表了评论:

  【@夏浅溪:从今天开始,我将不再担任冷氏集团设计部部长一职,正式离职冷氏集团。】

  沈以琛打算把设计部部长的位置给唐诗柔,那么她就先下手为强主动提出离职!

  虽然夏浅溪字里行间并没有对沈以琛劈腿唐诗柔的事情过多评价,但是这个时候提出离职冷氏集团,更加让人相信沈以琛跟唐诗柔之间的奸情。

  沈以琛越想要洗清,夏浅溪就越不让他们如意。

  只是夏浅溪正想要放下手机的时候,没想到手机屏幕突然间就弹出了一个消息。

  [用户薄夜白转发了您的动态]

  [用户薄夜白点赞了您的动态]

  薄夜白?

  夏浅溪被这三个字雷得外交里嫩。

  该不会是一回到韵园就直接去书房到现在还不出来的闪婚丈夫薄夜白吧?

  夏浅溪非常好奇,忍不住点了进去。

  当看到‘薄夜白’三个字后面带着的那个V认证,还有微博简介‘SK集团CEO薄夜白’之后,瞬间瞠目结舌。

  怎么突然间就有种薄夜白很关注自己的感觉啊?

  薄夜白转发了夏浅溪的微博不到十秒,夏浅溪再次刷新的时候,已经有了一千多

小说文学

条评论。

  “老公终于发动态了,老公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微博账号。”

  “夏浅溪是谁?沈以琛又是谁?唐诗柔哪里来的十八线野鸡明星?”

  “薄大正能量,世间竟有如此下贱不要脸的未婚夫跟闺蜜,心疼夏浅溪一波,抵制冷氏集团所有商品。”

  …&h

ellip;

  薄夜白虽然不混娱乐圈,但是他那超高的颜值却在微博上面拥有几千万的粉丝,尤其以女性粉丝最多。

  即便是这一条动态距离他上一条动态已经半年了,但是他的那些死忠粉,依旧对他不离不弃。

  他的这一条动态,彻底让冷氏集团的公关部绝望了。

  自带超级流量的薄夜白竟然转发这一条微博,他们选择深夜离职卷铺盖走人。

  就在夏浅溪看得很是投入的时候,突然间耳边就传来温温热热的感觉。

  “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你不看,怎么就喜欢在微博上面看呢,嗯?”
 薄夜白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毫无任何心理准备的夏浅溪吓得差点就将手机给扔了出去。

  她慌张的看向薄夜白所在的方向,却没料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太近,转头的瞬间,她的嘴唇从男人的脸颊擦过,就像是故意亲他一般。

  嘴唇刮过男人脸颊,夏浅溪只感觉身体微微有种电流窜过的酥酥麻麻。

  此刻,薄夜白身上穿着一套暗黑色的睡袍,睡袍上面纯手工绣着一些浮纹,慵懒的同时却又带着高高在上的倨傲。

  “我……我没看什么,只是刚刚你点赞我的动态,我有点好奇就往下翻了翻你的微博动态。”

  明明是想要解释,但是夏浅溪发现自己越描越黑。

  她万分懊恼,清丽的一张鹅蛋脸上面满是警惕,“薄先生,您转发点赞我的动态我很感谢您,但是……唔……”

  夏浅溪话还没有说完,嘴唇就被封住了。

  女人一双清澈的杏眼瞪得老大,不敢置信般看着这个又双叒吻她的男人。

  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怎么可以这么的……轻浮!

  跟传闻中主宰别人生死的帝王,杀伐果断没有人性简直就是完全相反。

  “以后再叫我薄先生,对我用敬语,我就自动默认为你想要我亲你。”

  薄夜白看着眼前这一只受惊了的小白兔,突然间心中就腾起了一抹恶趣味。

  这个女人被欺负时候的模样,比她在商场上面游刃有余的时候还要迷人。

  “我只是想说,其实你不需要帮我的。”夏浅溪很不喜欢跟薄夜白如此近距离的说话,原本靠在沙发上面的她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躺在了沙发上面,而薄夜白则一只手扶着沙发边缘另外一只手撑在沙发上面,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就好像是夏浅溪被薄夜白给压在身下,打算发生点什么,暧昧得很。

  “我没有帮你,我只是站在路人的角度看不惯沈以琛跟唐诗柔的行为,身为你的丈夫,你让我不能插手你报复他们的事情,我答应,但是你总不能剥夺我作为旁观者的其他权利吧?再说了,你觉得我能容忍别人欺负我薄夜白的新婚妻子吗?浅溪,我可以答应你不动用我手中的权力去帮助你,但是我必须要保护我的妻子,这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

  夏浅溪因为薄夜白的话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这一张俊庞,胸口热热的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发热发烫。

  她在沈以琛的身上浪费了整整五年,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年华,换来的不是保护跟疼爱,而是背叛与利用。

  而眼前这个刚认识的新婚丈夫,却在她一个人孤零零去打击报复的时候,保护她,坚定的告诉她这是身为丈夫的担当。

  “薄夜白,你是不是追过很多女孩子?”夏浅溪问道。

  “为什么会这么问?”男人眉头蹙了蹙,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女人穿在身上的睡衣露出些许的风景。

  但是夏浅溪却毫不自知。

  “我觉得你很能撩妹,说出来的话让我都有点招架不住。”

  夏浅溪诚实的将心目中的想法给说出来,这个男人太有侵略性了,而且双商极高,夏浅溪青铜段位压根就无法hold得住这种王者级别。

  “我从来都没有追过女孩子,你是第一个,所有对你说的话都是发自肺腑,并无虚假。你爸爸的身份是一个因素,但最重要的是见到你的第一眼,我觉得你长得跟我未来老婆一模一样。”

  夏浅溪感觉要是继续听下去,她的血条就要骤减了,但她却

小说文学

因为薄夜白的话,心里腾起了一抹愉悦。

  她再怎么强势,也是一个女人。

  被薄夜白如此优秀的男人说情话,夏浅溪也会有虚荣心。

  “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晚了,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力继续去报复敌人,你可别忘记,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薄夜白话锋一转,说出来的话雷得夏浅溪瞬间就清醒了。

  “什……什么?洞房花烛夜?”

  夏浅溪脸颊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她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薄夜白,却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腰上传来了剧烈的同意。

  “嘶……好疼……”

  夏浅溪的脸色当下煞白,整个人看起来像是遭受到了剧烈的痛苦。

  她把手放在腰部传来痛意的位置,轻轻碰触就疼得她身子紧绷。

  薄夜白显然没有料到自己一个玩笑把眼前这个女人吓成这般模样,再观察到她手放置的位置,阒黑的眸子紧紧锁定在夏浅溪的腰部。

  下一秒,男人无比强势的将躺在沙发上面的夏浅溪翻了一个身,顺带将她穿着的睡衣撩高。

  “你干什么?薄夜白我不要跟你洞房花烛夜……你跟我协议结婚的时候没有说要上床。”

  夏浅溪害怕得大声叫喊起来,如果薄夜白真的要对她做些什么,她压根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薄夜白并没有理会夏浅溪的叫喊,如黑玉一般的眸子在看到女人明明冰肌玉骨之躯,偏偏一道青色毁了这所有的美好,眸子里面染上了晦涩不明的光。

  “身上这么大一块淤青都不处理一下,夏浅溪你这个女人真当自己是百毒不侵了?”

  薄夜白薄唇紧抿,神色阴沉满脸不悦。

  而反应过来的夏浅溪前一刻还满脸愤怒的脸上瞬间涌上一层红云,紧咬着唇,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误会这个男人了。

  “这伤怎么来的?”如果不是她刚刚的反常,薄夜白甚至不知道这女人盈盈不堪一握的腰上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部分都淤青发紫。

  看着都让人心疼。

  “今天在病房里面被沈以琛推的。”夏浅溪语气闷闷。

  “去床上趴着。”薄夜白低沉的嗓音里面满是不容拒绝的威严,夏浅溪还没摇头拒绝,没想到男人又继续开口道,“或者,我直接把你给抱到床上去。”

  夏浅溪:“……”

  最终,某人还是选择了第一种做法,强忍着痛意从沙发上面起来,然后乖乖趴在了床上。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薄夜白要让她趴在床上呢?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