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 村妇撅着肥臀女生看了会湿的细节小说

2020-08-01 14:52:49 写回复

 
翌日。

沐暖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为了符合土包子的设定,在身边所有人都用外形漂亮又功能齐全的智能手机的时候,她还是用的那种只能打电话发信息的老人机。

拿过手机,看着上面的备注,她的脑子顿时清醒 过来。

她迟疑了片刻,才接通了电话:“爸。”

沐立言的声音是一贯的严肃:“你昨天回家了?谁送你回来的?”

作为父亲给一个刚嫁人的女儿打电话,问的却是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沐暖暖只觉得心寒。

平日里,沐立言很少给她打电话,他突然打电话来问这个,不由得让沐暖暖怀疑他的用心。

但她还是实话实说:“是慕霆枭的表弟。”

沐立言在那头沉吟了片刻,然后才说:“有时间,带你姐姐去慕家转转,有合适的年轻人也给她介绍一下,让她多交几个朋友。&rdq

uo;

他话里的意思,沐暖暖明白了。

她昨天从沐家别墅离开之后:“慕嘉宸”和沐婉琪可能见过面。

沐婉琪很有可能看上&ldqu

o;慕嘉宸”了,所以想让她给他们牵线。

他们父女俩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

慕霆枭明明是和沐婉琪订下的婚约,可最后却是她嫁给了慕霆枭。

然后,他们就要将她当成跳板,给沐婉琪在慕家再找一个优秀男人当老公。

整个沪洋市谁不知道,慕家除了慕霆枭以外,他的那些堂兄表弟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优异出众。

沐暖暖眼里浮现出一丝自嘲,沐婉琪是沐立言的亲生女儿,难道她就不是吗?

怎么能偏心至此呢?

沐暖暖忍着委屈,尽量让声音维持着平静:“我倒是想带姐姐去慕家转转,可是,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慕霆枭。”

沐立言一听,她连慕霆枭的面都没见着,一下子就生气了。

“连丈夫都没见到,这么点用处都没有,你还有脸回家!”

沐暖暖鼻子一酸,硬生生的忍下眼泪,声音和平常无异:“你把姐姐送到慕家去,说不定慕霆枭就愿意见她呢?我一个冒牌货,他为什么要见我?”

从浴室里出来的慕霆枭正好听见了她这句话。

她坐在床上,海藻般乌黑浓密的头发垂到了腰际,拿着手机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能看见凸起的青色血管,秋水似的眼睛里蓄满了眼泪,却倔强的没有流出来,纤弱的身影看起来惹人心怜。

慕霆枭眯起黑眸,发现这个新婚妻子真是越看越顺眼。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又说了什么,沐暖暖的面色白了白,没有说话也没有挂电话。

慕霆枭直接走过去,夺过她手里的手机,直接挂断了电话。

呵,这个女人竟然还用这种手机。

然后,他低头看着沐暖暖,淡漠的嗓音里听不出情绪:“不想听的话,不听就可以了。”

沐暖暖仓皇的抬起头来,眼里还蓄着眼泪,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脸。

但很奇异的,她在他的话里听到一丝安抚的意味。

但下一刻,她猛的瞪大眼:“我怎么在床上?”

她把床让给了受伤的男人,她昨晚是睡在沙发上的!

“你自己梦游爬上去的。”慕霆枭面无表情的说完,就走到床边,在她旁边躺了下来
沐暖暖从来不梦游。

她涨红着脸转头看他:“你……”

“我是伤患。”慕霆枭转头看她,嗓音清冷。

沐暖暖从来没和男人同床过,他身上凛冽的气息太过浓烈,强大的气场让她气焰全消。

她有些紧张的抿着唇,拉开被子要起身下床,却不料被身旁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慕霆枭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他的眼里带着一丝探究:“为什么你的手这么白,脸色这么黄?”

沐暖暖受惊似的收回手,低低的说:“天生的。”

然后,就兔子似的跳下床,去了卫生间。

身后,慕霆枭的眼里兴味正浓。

&hellip

小说文学

;…

卫生间里。

沐暖暖看着镜子里面,面色蜡黄的自己,眼里闪过自嘲。

从洗手台底下的柜子里拿出卸妆水,开始卸妆。

几分钟之后,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面容白皙,明眸皓齿的美丽女人。

如果不是毕业之后,自己在外面租房子,每天会卸妆,她都快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样貌了。

女儿长得漂亮,母亲本来会觉得开心才对。

可小时候,萧楚荷总是数落她抢了沐婉琪的风头,不给她买漂亮衣服。

那时候的她,为了让萧楚荷开心,可谓是费尽了心思。

从年级第一名成为倒数第一,从校花变成连朋友都没有的丑女孩……

可到头来,萧楚荷并没有开心得多看她一眼。

她总不愿相信,萧楚荷一点都不爱她。

半个小时后,她重新将自己伪装好,出了卫生间。

慕霆枭靠在床头,拿着手机偏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多了一丝禁欲感。

她想了想,出声说道:“我要出去了,你自己打电话让人来接你回慕家吧。”

慕霆枭没有回应。

沐暖暖也不在意,拿上包就出门了。

上一份工作,因为萧楚荷命令她回家待嫁,所以就匆匆结束了。

她要养活自己,还得重新找工作。

……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她站在公交站台等车。

突然,一辆黑色汽车在她跟前停了下来。

车窗降下来,露出年轻男人温和的笑脸:“暖暖,要去哪里?”

沐暖暖的眼里霎时闪过一抹光亮,声音里是难掩的雀跃:“沈初寒?你怎么在这里?”

“先上车吧,这里不能停太久。”沈初寒说着,替她打开了车门

小说文学



沐暖暖径直上车,刚关上车门,就听见沈初寒说:“我刚好约了你姐姐吃饭,一起吃吧。”

他约了沐婉琪?

她早该想到的。

很早以前就有人说沐婉琪和沈初寒是金童玉女。

但是两人一直没在一起,所以她才能藏着自己的心思,继续和沈初寒做朋友。

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我还有事,就不和你们……”

“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就听我的。”沈初寒态度强硬,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很快就到了餐厅。

沐婉琪已经到了,她一看见沐暖暖和沈初寒一起过来,面色霎时一冷。

沈初寒却浑然不觉:“婉琪,我在路上遇到了暖暖,就带她一起过来吃饭了,你不介意吧?”

沐婉琪面上露出笑意,柔声道:“当然不介意。”

“我去一下洗手间,你们先聊。”沈初寒笑着丢下这句,就转离开了。

他一离开,沐婉琪面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怎么,慕家那个废人满足不了你,就跑出来勾搭初寒?”
沐暖暖很反感沐婉琪这副刻薄的嘴脸:“你胡说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沐婉琪冷哼一声:“你敢说,你不喜欢初寒?”

沐暖暖低头,沉默了。

她不敢说。

因为,她一直喜欢的人就是沈初寒。

正在此时,沐婉琪突然惊讶的叫了一声:“初寒?”

沐暖暖猛一抬头,才看见沈初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她紧张的看着沈初寒,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谁料,沈初寒却是撇开了头不看她。

她知道,沈初寒肯定听见了。

沐婉琪满意的看着沈初寒的反应,微笑着安慰沈初寒:“初寒,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暖暖已经结婚了,我们也可以顺利的在一起了。”

这才是被沐暖暖这种又丑又蠢的女人缠上的正常反应,也不知道慕霆枭的那个表弟,为什么会和沐暖暖纠-缠。

也可能是偶尔口味猎奇,寻求一点刺激。

“暖暖,你结婚了?”沈初寒这才转头正眼看向沐暖暖。

“对呀,她之前自己跟我说,就算真的嫁人也不会嫁到多好的,所以就想嫁进慕家,我劝过她,慕家那样的豪门虽然很富贵,但是那样的丈夫……”

沐婉琪说到这里,摇了摇头,一脸痛心的样子。

但沐暖暖分明听出来,沐婉琪话里话外意思都在说她是因为贪图富贵才非要嫁进慕家的。

沈初寒皱着眉看向沐暖暖,眼神里透着失望:“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替婉琪嫁进了慕家。”

沐婉琪也是一脸感激:“对呀,如果不是你替我嫁进了慕家,我跟初寒就不能在一起了。”

沐暖暖狠狠的咬了下唇,嗓音微哑的替自己辩解:“不是她说的那样。”

虽然她这辈子和沈初寒都没可能在一起,但她却不想被他误会成贪图富贵的人。

沈初寒皱了皱眉:“暖暖,你不用解释了,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慕霆枭虽然身体……不行,但慕家一定不会亏待你。”

沐暖暖的心,彻底的凉了下来。

正在此时,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她拿出来,发现短信的内容是一连串菜名,再没有其它多余的内容。

不知道这是谁发给她的,但她刚好可以借口离开。

“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她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看向沈初寒:“我以前是喜欢过你,我不否认,但是以后不会了,我怎么会嫁进慕家,沐婉琪最清楚不过,信不信由你。”

她会喜欢沈初寒,也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嫌弃她还很关心她的男人。

现在看来,他对她也不过是虚假的同情而已。

沈沐两家是世交,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他难道不知道她的为人吗?

也对,连萧楚荷这个亲妈都不信她,沈初寒一个外人为什么要信她。

她说完,就毫无留恋的离开了包厢。

关门的时候,她听见沈初寒对沐婉琪说:“以前觉得暖暖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没想到她竟然 会这样……”

沐婉琪依旧是那副造作的伤心语气:“我也没想到……”

沐暖暖攥紧双手,紧紧的抿着唇,头也不回的出了餐厅。

口袋里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她看也没看就直接按了接通键。

小说文学

熟悉的低沉嗓音冲击着她的耳膜:“短信里的菜,打包带回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