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超H 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奶高H 污肉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2020-08-01 14:53:01 写回复

  等一切都结束,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

林唯扬吩咐人将已经重伤到失去意识的宋丹青送去医院。

地板上,秦雨萌犹如死去一样,带着浑身的青紫痕迹,一动不动。

他站在她面前,低眸看了很久,冰冷的面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才说出一句:“丢去外面路上,让她自生自灭。”

保镖们拽着秦雨萌的胳膊,将她一路从屋子里拖出去。

昏迷多时的秦雨萌,此时突然睁开眼睛。

绝望到极致的双眸里,全是暗沉沉的死气。

堵住她嘴唇的布料已被拿掉,秦雨萌用微弱的声音,如滴血尖刀一样说道:“林唯扬……我祝你们林家,断子绝孙!家破人亡!祝你跟沈若珂,不得好死!横尸街头!”

看着空无一人屋子,林唯扬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只觉得满身疲惫。

他总算是为若珂跟母亲报了仇,也丝毫没将秦雨萌无用的诅咒放在心上。

可为什么心中的那块大石头,却依旧没能安稳地放下去?

热闹的大街,突然出现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周围来往的行人全都大惊,纷纷围观。

有好心大妈,将自己的大披肩披在女人的身上,作为遮挡。

“这是做什么孽哦!”

秦雨萌抓紧披肩,一点点挣扎着坐起来,环顾一圈,面如死灰。

“咦?这……这不是那个电视上的明星吗!”

“对啊,我也有印象,好像还真是她?”

行人中,有不少都认出了秦雨萌,越发惊诧。

她连忙低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跑出来一群拿着相机的记者,挤进人群,对着满身狼狈的秦雨萌一阵猛拍,拦都拦不住。

“哈哈!当红女星浑身赤裸被弃街头,身上还遍布不可描述的暧昧痕迹,啧啧啧,娱乐圈的大新闻啊!”

在记者们兴奋的笑声之中,秦雨萌感觉自己丑陋得好像一只被踩在脚底碾压的蚂蚁。

她体力耗尽,尊严全无,全凭着仅剩的一点意志力才从地上站起,冲出人群,跑向最近的一栋楼顶。

肯定是林唯扬找来的记者,她已经能猜想到了。

他不仅要杀人,还要诛心!

哪怕是她死了,他也要逼着她留下一个天大的丑闻,给世人每天嘲笑。

真是狠啊!

站在楼顶,头上的太阳照射下来,依旧无法驱散秦雨萌浑身的冰冷。

大风吹乱她的头发,令她显得越发脆弱。

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想要亲近地面。

人生糟糕到她这个地步,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只要纵身一跃,所有的烦恼、嘲笑、侮辱和诋毁,都会消失。

这肯定也是林唯扬所期待的。

楼下,许多人在仰头围观。

有些人呼唤秦雨萌理智一点,更多的人却在嬉笑嘲弄她,好像她只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怎么还不跳啊,脖子都酸了,还等着看完了回去吃饭呢。”

秦雨萌嘴角扯出一个苍凉的笑容,这个世界对她,永远都是恶意多于善良。

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要被这样侮辱折磨呢?

也许,真的该去死了。

正准备松开栏杆,迈步出去,

楼下一个人突然大声喊道:“雨萌!不要跳!丹青现在正在医院里,需要马上治疗!但是却拿不出医疗费!你赶紧去救救他吧!”

那是她跟宋丹青共有的朋友。

求死的心立即停下,秦雨萌脑子里瞬间想起宋丹青为了她,被那些保镖们惨痛殴打的画面。

虽然遭受了世界给与她的诸多伤害,可是曾经却有一个人,豁出性命保护过她。

就这么丢下宋丹青不管,秦雨萌觉得,自己连林唯扬都不如。

她对宋丹青有责任,她现在还不能死!

顶着震天的哄笑嘘声,转身从楼顶下来,她抓着那个朋友急切问道:“丹青现在在哪?”
网络

小说文学

上现实中,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秦雨萌的丑闻。

人们肆无忌惮地揣测她的遭遇,编造着各种关于她被金主包养或者参加淫趴的段子,就好像她是个人尽可夫的妓女,可以随便被辱骂唾弃。

演员生涯已经彻底终结了,她现在简直像一只过街老鼠,连真实面目都不敢轻易示人。

宋丹青头部损伤严重,淤血堆积,需要马上开颅。

若在平时,手术费这点钱对秦雨萌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现在,她名声扫地,已经是身无分文。

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宋丹青,秦雨萌痛苦的闭上眼睛。

居然还是只能去找林唯扬。

林家正在为林母办丧事,秦雨

萌明知会有一堆刁难,还是硬着头皮出现在林家。

林唯扬跟沈若珂坐在沙发上,看见她来,他脸上瞬间有些失神。

想起那晚的残暴情景,看着她现在的憔悴和消瘦,林唯扬心上某个地方,突然软了一下。

他以为自己对这个女人,只剩下厌恶跟憎恨了。

却在看见新闻报道的时候,暗自庆幸着她并没有真的从楼顶上跳下来。

这份复杂心情的背后说明什么,他自己不知道,也没有预料过会发生。

冷嘲热讽的话,一时说不出来。

林唯扬只黑着脸,沉声问道:“你来做什么?”

秦雨萌紧捏拳头,遏制心中滚滚的愤怒,没有正视他。

她怕自己对上那双无情的眼睛后,会忍不住冲上去杀人。

“我是来拿我自己东西的。”

她银行卡账户里还有不少钱,只要拿到了,丹青就能活命!

沈若珂佯装惊喜地从沙发上跳起来:“雨萌?!你居然来了!我看见关于你的新闻,真是担心死了!那些记者们怎么能那样说你,太没有道德了!”

她面露笑容,十分体贴要过来拉秦雨萌的手,却被对方厌恶推开。

沈若珂马上露出受伤的样子。

“……雨萌,我是真的担心你,你为什么一直对我抱着这么大的敌意?”

她的惺惺作态,让秦雨萌看了忍不住牙痒,还不留情地呵斥道:“沈若珂,我对你做了那么恶毒的事情,你非但不恨我,反倒还如此关心我,你到底是生的贱呢,还是一直在演戏?”

被点出异常的沈若珂,面上笑容明显一僵。

歹毒瞪了秦雨萌一眼之后,她生怕林唯扬会多想,马上跑回他身边,一句话没说,开始嚎啕大哭,像受尽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林唯扬皱起眉头,搂着沈若珂的肩膀安抚。

“她体会不到你的坚强和善良,也不值得你给好脸色。以后她要死要活,都随她,你别管了,为她坏了自己的心情,不值得!”

秦雨萌一阵恶心,恨不得当场吐出来。

林唯扬转头对她冷声道:“你可以滚了,你已经没什么东西在这了!”

秦雨萌惊道:“你什么意思?”

她做演员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财何止一点点?

林唯扬冷哼:“你之前接拍的戏,现在全部毁约需要赔偿,我还大方给你贴补不少,你有什么脸回来拿东西?”

秦雨萌身上阵阵泛冷,心直往下坠。

她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意外,刚刚生出的一点希望,又被狠狠砸碎。

已经没有钱了,可宋丹青还在等着她啊……

初战告负,秦雨萌别无他法,只能吞下所有不甘和愤恨,低声下气哀求:“丹青现在病情危急,需要一笔钱治病……我想求你帮忙。”

听见这个令人生气的名字,林唯扬眼中一暗,盯着她的目光阴狠如毒蛇:“我为什么要帮他?”

“毕竟是你将他打成这样的!”

“所以呢?”

她对宋丹青的维护,令林唯扬心中那点不忍全都消散,直接笑了,“你能拿我怎么办?”

秦雨萌早已料到,林唯扬会有这样的反应,只是真的面对了,还是会心寒。

她居然曾经爱过这么一个混账到极点的男人。

看来瞎了眼的人,是她自己才对!

咬紧牙关,抛却一切,秦雨萌闭眼径直跪下。

“我求你,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想要直接杀了我也行,只希望你能掏钱,救他一命!”
秦雨萌的心,早就死去了。

若不是为了保全宋丹青的性命,她不会顶着众人的挖苦,走下那个楼顶。

既然人还活着,她就要尽力去施救。

别说是已经没有的尊严,哪怕是奉上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沈若珂惊呼一声,用手捂着嘴巴,诧异的目光里,却满是得意讥笑。

“唯扬……”

她轻声柔弱道,“要不,你就帮帮雨萌吧,我实在不忍心见她这个样子。”

看着为宋丹青下跪求情的秦雨萌,林唯扬漆黑的眼眸里,有暴风刮过。

她居然对另一个男人如此一往情深!

亏得以前还口口声声说多么爱他,整颗心都是他的!

这个满嘴谎言的贱人!

“好啊。”

林唯扬站起身,一步步朝沈若珂走近,“我可以救他,但是有条件。”

秦雨萌正高兴,就被林唯扬凶恶地拎住领口,从地上拖起,一路踉跄着来到林

小说文学

母的遗像面前。

“你既然没死,欠我母

亲的就不算完!先给我在她的灵位前磕头赔罪,一直磕到我满意为止!”

原来只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么?

原以为会遭到巨大刁难的秦雨萌,轻描淡写看了他一眼,便端正姿势,跪下照办。

没有抗拒,没有哀求,甚至不再提及自身的冤枉,整个屋子只能听见她磕头的闷响,平静到诡异。

如此的顺从听话,非但没能让林唯扬觉得满意,反倒越发勾起他心中的戾气。

她做他妻子这么久,什么时候对他如此尽心尽力过?

没有!

可她今天居然为了那个男人,委曲求全!

自己逼着她离婚,是不是反倒还成全这对野

鸳鸯了?

林唯扬不愿意承认心中的怒意居然是出于嫉妒,蹲下紧紧捏住秦雨萌的下颌,力道之大,似乎要将其捏碎。

“你就这么舍不得他,宁愿为他去死?”

秦雨萌看向他,干脆回答:“是。”

林唯扬的太阳穴隐隐跳动,话语里阴毒无比:“你以为他还会要你?都被那么多男人轮过了,有点自知之明!”

被狠狠戳中了痛处,秦雨萌颤抖着将他的手打开,面容激动扭曲:“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说出来的条件,我都会做到,你记得实现承诺就行!”

说完,挪开几步,不再管林唯扬,继续一次次磕头。

她额头上的皮肤,一点点红肿、磕破,连动作也越来越迟缓。

林唯扬被气坏了,故意迟迟不喊停,就这么坐在旁边。

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能为那个男人坚持到什么时候!

地上已经明显有一滩血迹,红得刺目,但是秦雨萌丝毫没有要停下求饶的意思。

林唯扬浑身肌肉紧绷,心中戾气横行,简直要炸开了。

他怒道:“行了!你这张脸本来就毁了,再磕下去,我下一个条件,你恐怕完成不了!”

秦雨萌被带到了一个幽暗的片场里。

身为演员,剧组是她熟悉的环境,但是这里一看就不是正规场合。

她疑惑问:“……你这是要我做什么?”

林唯扬若无其事扫视全场一眼:“救人的钱,我不会白给。给你找个挣钱的活,你自己挣了还我。”

脑子里隐隐猜到了什么,秦雨萌的嘴唇渐渐惊讶张大。

哪怕经历过那么惨痛的事情,但

小说文学

是将这种情景推到明面上再来一次,依旧难以令人忍受。

“怎么?害怕了?”

感受到她的颤抖,林唯扬恶劣地勾起唇角,心中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你不是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吗?不过是再被男人上几遍,拍点视频卖出去,有什么不好接受的。”

他还笑了笑,非常开心的样子。

“反正你都是老手了,这点人应付起来应该很轻松。”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