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爸爸太大了撑不住了&很湿很紧再浪一下

2020-08-01 15:35:59 写回复

  一杯热牛奶下肚后,苏雨桐就感觉头昏脑涨,接着脚下一软,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了地上。

她刚倒下,房门就被人粗暴的撞开了,堂姐苏雨浓和大伯母林嫣然面带笑容,在四个保镖的簇拥下悠然的走了进来。

看见不速之客突然闯入,苏雨桐身躯猛然一震,戒备的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林嫣然苏雨浓这两个人名义上虽然是她的亲人,但实际上她们恶毒无比,对待她还不如家里养的一条狗。

从小到大不管在是什么地方什么场合,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会花样百出的整她,见她出丑,见她痛苦,见她被所有人嫌弃,就是她们最大的乐趣。

而今天晚上她似乎又中招了!

看见苏雨桐警惕的模样和戒备的眼神,苏雨浓眼底的笑意变浓。

只见她优雅迈步,身姿摇曳的来到了苏雨桐面前,抬手悠闲的捋了捋长长的

小说文学

卷发,然后勾着红唇说道:“苏雨桐,从七岁起你就住在我家,我父母养了你十一年,今夜是你报答他们的时候了。”

苏雨浓的声音平淡如水不痛不痒,但却在苏雨桐的心上击起了巨大的浪花,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让她整个人都绷紧了弦。

平时他们如果要整她,是绝对不会事先通知她的,现在却一反常态的告知,一定会不简单!

苏雨桐敏锐地意识到今晚情况肯能不妙,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抬起苍白的脸愤恨地对着林嫣然母女大骂,“你们这两个疯……”

子字都没有说出口,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人失去了意识。

艾维尔国际大酒店,二十二层2216总统套房。

热,好热,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沸腾!

迷迷糊糊中苏雨桐感觉自己好像在被火烧,衣服已经被她无意识的扯开,但她还是难受的像一条被开水烫伤的蛇难

耐的动着。

温度越来越高,苏雨桐觉得似乎有一把火在灼烧着自己,手开始四处乱抓。

挥手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凉凉的东西,那种触感仿佛是迷失在沙漠中的人久旱逢甘霖一般,她贪婪的挪了过去。

此时此刻早已神智不清的她,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在朦胧的月光里有多么的迷人。

被她这么一缠,躺在她旁边的男人就像被人点了开关一般立马有了反应,棕色眼睛睁开的刹那充满了疯狂,像洪水决堤一般迅速将她淹没。

强烈的冲击感袭来,苏雨桐鼻腔里都是男人的气息和浓烈的酒精味。

男人强有力的压迫感和刺鼻的酒气,让苏雨桐清醒了不少,她努力挤兑双眼想睁开眼却无能为力,只能紧皱眉头,凭借自己剩下不多的意志力使劲全身力气推搡压在自己上面的男人。

正在兴头上的男人被拒绝,十分不悦,大手一抓强势霸道的钳住了她乱动的手,他一九零的身高,很是轻松的控制住了一六五的苏雨桐,毫不怜惜的开始惩罚她。

结果却如同蚂蚁撼象,徒劳无功。

那一瞬间,苏雨桐只觉得全身贯穿的疼,尽管意识模糊,但她还是知道自己被迫失去了什么,苏雨桐泪流满面。

苏雨桐十分纠结痛苦,明明自己是想要挣脱的,可却又控制不住地跟对方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她开始恨自己,屈辱而又无助地默默流泪。

这种五味杂陈的感觉就像煮粥,最后所有的情绪都被男人炙热的火焰融化,令她陷入了更加情不自禁的的地步,迷乱如烟,彻底沦为了噬魂的妖精,直到失去知觉。

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若不是双腿间传来酸疼麻木的痛感,和身上那股腥甜的气息,她会以为自己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但可怕的是这不是梦。

苏雨桐心里一片荒凉,悲伤中夹杂着不可抑制的愤怒。

在如此狼狈的时刻,她的脑海中一直循环着一个人的身影,Lucas,那是她童年的美梦,是儿时与她许下要共度一生的人,她要把自己的纯洁和清白留给他的,可现在一切都毁了,都被

林嫣然母女给毁了。

那是她一生的期许,是支撑她生活的希望和曙光啊!

既然她们毁了我,我也不会让她们好过的!苏雨桐愤愤地想着。

仇恨化成了动力,她快速从床上爬了起来,把自己的日记本和Lucas送给她的贝壳项链收进了背包,直接出了门。

她要去报警!

她要让她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苏雨桐,你要去哪里,还不快点滚回去,谁允许你出房间门的!”

就在苏雨桐准备下楼梯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大伯母林嫣然命令式的声音,她的脚步一停,转身看向了林嫣然,眼中全是冰冷。

要是以前被她这么一叫,她一定会很害怕,但是此刻她却恨不得杀了这个毁掉她的人!

她以为她还会听她的命令吗!

看见苏雨桐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林嫣然美艳的脸庞立刻阴沉了下去,用不可违逆的语气说道:“你是聋了吗,我叫你滚回去!”

听到林嫣然再一次命令自己,苏雨桐的眼神越发冷,“林嫣然,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受的你控制听从你任何一句话,我现在就要离开!”

见苏雨桐竟敢直呼自己的大名,还再说出这种胆大妄为的话,林嫣然很生气,美艳的脸庞立马就变得很难看,“离开?死都别想!我实话告诉你,今晚睡你的人是华盛国际的太子爷慕亦辰。

能当雨浓的替身陪他睡一回是你的荣幸,别的女人想让慕亦辰看一眼都是奢望,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雨桐被林嫣然这番话彻底的惹怒,气得全身发抖,连指尖都白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像林嫣然这么厚颜无耻又三观尽毁的人,伤害了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是她占了便宜!

她此刻真是憋屈的都快要死掉,一气之下她完全丧失了理智,冲动的拿出了手机,说道:“林嫣然,这一次我绝对不妥协,我现在就报警!”

看见苏雨桐态度坚决要坏事,林嫣然的目光阴戾了起

小说文学

来,狠辣的说道:“来人,抓住二小姐!”

她的话一说出口,苏家的保镖立马冲了出了,迅速奔向了苏雨桐。

苏雨桐的号码还没有来得及拨打出去,手机就被人抢走扔在了地上,而她也完完全全被保镖控制住了。

林嫣然见苏雨桐被抓了,对保镖说道:“将她给我送回房间,她要是再敢跑,就立马给我打断她的腿!”

所有挡她财路的人,她一律不会手软!

慕亦辰,一个拥有四分之一英国贵族血统的男人,不但有才有貌有能力,更重要的是华盛国际的资产可是天文数字,是她苏氏比不了的,只要她的女儿成了华盛的太子妃,再生个孩子,那么以后华盛就是他们的了!

她绝对不允许苏雨桐这个臭丫头破坏她们的大计!

听到林嫣然那么狠辣的话,苏雨桐愤怒了,心一横,她低头就往保镖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保镖吃痛立马放开了她,趁机会她立马撞开另一个,转身就往楼下跑。

苏雨桐跑得很快,但可惜她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娇弱女孩,根本就不是保镖的对手,很快就被保镖给截住了。

苏雨桐不甘心被抓,开始激烈的反抗,但得到的却是一顿拳打脚踢,就在这时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过来,“你们好大的胆子!快住手!&rd

小说文学

quo;

爷爷,是爷爷!

苏雨桐的心一暖,立马就把头转了过去。

但是当她看见疾病缠身的爷爷用手撑着地板爬出来的画面时,心立马一揪,鼻子眼睛都酸的厉害。

“别怕,有爷爷在!”

看见自己孙女眼中含泪,苏爷爷的心很疼很疼,抬眼愤怒的瞪向林嫣然!

被苏爷爷这么一瞪,林嫣然明显有些发虚,但是一想到自己和女儿的前程,还是立马硬气了起来,“爸,我知道你疼她,但是也不能这么骄惯着她吧?

您又不是不知道,这孩子很不听话叛逆的很,在外面乱交朋友不说,这大半夜了还想着出去鬼混,我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我们苏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绝对不能因为她坏了名声!”

听到林嫣然污蔑的话,苏雨桐气得不得了,“林嫣然你到底还要往我身上泼多少脏水!”

她活了十八年,一直洁身自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根本就不是来找她的,全部都是来找苏雨浓的,要不然今晚他们何必用她做代替品,苏雨浓直接上不就好了。

在外人眼中,她苏雨桐是一个作风不好名声狼藉的女孩子,而苏雨浓则是高贵纯洁优雅端庄的苏家大小姐。

她背这个锅已经很多年了,不想再背了!

林嫣然听到苏雨桐的话,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爸,你看看,都是你惯出来的,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在家里都这样目无尊长没有分寸,出去还了得,真是丢我们苏家的脸!”

见林嫣然把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不算,居然连爷爷都敢责怪,苏雨桐急的都快咬碎了一口牙齿,“林嫣然,你混蛋,你给我住口!”

看见自己孙女委屈的模样,苏爷爷越发心疼,怒视林嫣然,“我相信雨桐是好孩子,你要是不放开她,我这就给苏成杰打电话!”

林嫣然听见苏爷爷要打电话给她老公,立马慌了!

虽然苏成杰一向很疼爱她,但是他最怕的就是他这个当董事长的爹了。

要是他回来了,她怎么下台啊?

今晚这个李代桃僵的事情,她还没有跟他说呢!

以往那些他都睁只眼闭只眼,但是这次不同,要是他知道了,自己就惨了!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这么想着她对保镖说道:“地上凉,还不快点把董事长送回房间!”

谁都不能阻挡她过好日子!

保镖们一听除了押着苏雨桐的那一个,其他的都去抬苏爷爷。

“混账!”

苏爷爷想救苏雨桐却没有想到林嫣然居然连他都敢动,激动了和保镖拉扯了起来,一个不小心就滚下了楼梯,瞬间头破血流,不省人事。

看见这一幕,苏雨桐崩溃了。

保镖们知道自己闯祸了,一个个神色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都看向了林嫣然。

林嫣然说不紧张是假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面对,她心一狠直接抓起一个花瓶,冲到苏雨桐身边将她给打晕。

然后对保镖说道:“你们不想坐牢,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一来,老爷子确实摔下楼确实跟保镖们脱不了关系,二来,他们都知道林嫣然是什么人,都很是忌惮她,于是乎,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林嫣然见这些人这么识相,立马神情倨傲,拔高了音量说道:“立马报警,就说苏雨桐精神病复发,将苏董事长推下了楼梯!”

这些年苏雨桐没少被她的女儿欺负,曾经为了让学校里的学生孤立她疏远她,苏雨浓特意传出过她有精神病的话,还伪造过病例,此刻正好用上。

总有人要为老爷子摔下楼的事承担责任!

正好她不想苏雨桐到处乱说话,拿她当替罪羔羊,把她关起来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冰冷的监狱刺骨寒凉。

苏雨桐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进了看守所,一脸无措。

直到警察前来审问,她才知道林嫣然竟然诬陷她把爷爷推下了

楼!
苏雨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反咬一口成了凶手!

攥着纸巾的手快速收紧,她激动的解释道:“不是我推的爷爷,是林嫣然让人做的,警察先生,你们该抓的人是她,是她呀!”

怎么一觉醒来,事情会变成这样,苏雨桐心里很是苦涩冤屈。

警察看见她这么激动,拿出了一叠材料放在桌子上,说道:“我们绝对没有抓错人,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他们都对你进行了指证,这些都是证词,我劝你还是交代吧,争取宽大处理。”

看见那一行行被称为证词的文字,苏雨桐又愤怒又委屈,她没有想到那些保镖居然做假证,情绪越发激动,双手不停的开始拍桌子表达自己的冤屈,“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警察先生,请你相信我,相信我呀!”

见她理智全失的模样,警察同情的摇摇头,转身对同事说道:“这么小就得了这

种病真是可怜。

她这现在种情况问不出什么,她的病例我先前已经看过了,苏夫人一直强调说她不是故意伤害她爷爷的,还特意向所长申请,指派江城最大精神病院的医生过来。

为了保险起见你去把医生请进来鉴定一下,再做下一步考虑。”

警察的话让苏雨桐心底猛然一抽,停止了拍桌子,手指紧紧的扣住了桌面。

精神科医生!

林嫣然,你够狠!

她上高中的时候苏雨浓为了整她,曾经伪造了一个精神科病例,让她整整三年没有一个朋友,处处被人嫌弃被人议论。

如今她们居然又故技重施!

真是太狠毒了!

她不能等着被整,必须要自救。

现在只有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来做证明了,只要牵扯上慕亦辰,相信林嫣然再不能一手遮天了。

苏雨桐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急急向警察说道:“警察先生,我要报警,我要告林嫣然故意伤害罪!我还要告华盛集团的慕亦辰!”

警察听到见苏雨桐居然牵扯跟此案无关的华盛太子爷,内心感叹一句这孩子真是病得不轻,然后没有表现出不耐烦,而耐心的对她说道:“苏雨桐你先别激动,控制好你的情绪,我们先一件一件来,先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

苏雨桐听完警察的话,哭笑不得。

她什么都没有做过,让她交代什么!

林嫣然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现在居然连警察都觉得她病人了。

她这又哭又笑的表现,让对面坐着的警察对于她是神经病这件事深信不疑,没有再理会她,而是低头认真的看着卷宗,等医生到来。

医生来了之后,什么也没有问,直接递给了苏雨桐一份试卷一支笔,然后抱着手说了一句,“把这卷子做了。”

听到医生的话,苏雨桐开始认真的做了起来,不管怎样现在只有她自己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当年可是以最优异的成绩考进大学的,所以她很有信心。

只要这问卷证明她没有精神病,那么警察一定会相信她的话的,只要他们能把慕亦辰给找来,她就可以让林嫣然和苏雨浓受到惩罚。

想到这里,她越发认真。

只是,她的卷子才做到一半就被医生一把抓走,然后,就听到医生对警察说道:“可以了,病情已经明了了,通知她的家人送她到精神病院吧。”

听到医生的话,苏雨桐的手一僵,笔“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哈哈哈!”

她怒极反笑,眼中充满了自嘲。

是啊,她太傻了!

证明什么!

林嫣然能把她送进看守所,也一定可以送进精神病院,她收买不了警察,可是心术不正的坏医生就不一定了,可笑自己刚刚还天真的去做卷子。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