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翁熄性放纵(第一篇_名器女(NP、H

2020-08-01 17:38:07 写回复

 

宋卿卿一觉睡到了中午才醒,睁开眼睛的时候神游了那么几秒,才倏地一下坐起来。

她看到了和当年一样的场景,身上没有衣物,遍布着一些痕迹。

轰!

如遭雷击,昨夜的情景像电影片段一样全部涌入她的脑中。

她记得,最后她看到的人不是张洋,而是墨子铭。

身上的痕迹虽然没有当年那么惨烈,可也足够提醒她昨夜经历了什么。

怒气和恨意交织,她浑身都在猛烈颤抖。

她几乎没有过多思考,新仇旧恨交织,抓起床边叠放整齐的衣服和床头几张纸币,就冲出了酒店。

“HG环球集团。”她握紧拳头,给出租车司机报了一个地址。

HG环球集团是市中心的标志性建筑,足有九十多层,层层错开。

这座建筑是她离开中国后才修建的,以前从未见过。她也无心欣赏HG环球集团的壮观和宏伟,下车直接就冲了进去。

“请问墨子铭在几层楼办公?”宋卿卿的脸色不太好,颇有些来势汹汹的架势。

前台迟疑着问:“请问小姐,您有预约吗?”

宋卿卿没有吭声,转身就走。问不出来,她就自己去找。

前台见她朝着电梯的方向过去,立即叫道:“小姐,没有预约是不能上去的。”

宋卿卿担心被保安赶出去,电梯门一开,她就钻了进去,随意按下一层楼。

“叮咚”

电梯停在了18楼,入眼全都是人,

小说文学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走进去,问向坐在门边的一位小姑娘,“请问你知道墨子铭在几层办公吗?”

那小姑娘看起来才大学毕业的样子,没什么心机,闻言就点了点头,“知道,总裁在23楼。”

“谢谢。”宋卿卿道了声谢,转身就走。

门边坐着的几人都看到了宋卿卿,此时凑到小姑娘旁边,“刚刚她问你什么,好像听到总裁的名字了。”

“她问我总裁在几楼。”小姑娘笑眯眯地回答。

旁边坐着的人眼底都冒出了八卦之火,“从来没听说过总裁的绯闻,这美女不会是总裁的情人吧?”

宋卿卿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总裁的“情人”,并且八卦之火迅速燎原,很快传遍了整个公司上下。

“叮咚”

当电梯门再次在23楼打开时,宋卿卿心中的怒火也已经达到了顶点。五年前,他强了自己,五年后,他竟然再次睡了自己!

“小姐,请留步!”墨子铭的秘书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宋卿卿就已经从她办公桌前冲了过去。

宋卿卿理也不理她,就冲向最大最醒目的办公室。

嘭!

她一脚踹过去,大门发出一阵巨响。

处理文件的墨子铭不悦地抬起头来,正对上宋卿卿怒火闪烁的眼睛。

他微微眯了眯眼,“你醒了?”

宋卿卿还没开口,她旁边就出现了一个女助理,伸手将她拦下,一面朝墨子铭惶恐道歉,“

总裁,她冲得太快,我来不及阻拦。”

墨子铭转眸看向自己的秘书,“嗯,你先出去。”

秘书一愣,拦着宋卿卿的手轻易被挣开,几乎眨眼间,宋卿卿就冲到了墨子铭眼前。

带着新仇旧恨,她的巴掌朝着墨子铭的俊脸狠狠扇去。

墨子铭抬手,准确而轻易地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带着压迫力的目光落在宋卿卿脸上,“做什么?”

“你个臭流氓,我要杀了你!”宋卿卿理智已经完全丧失,她现在只想一刀杀了眼前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

旁边站着的秘书已经彻底呆住了,直到墨子铭漆黑的眸子转向她。

“哦……总裁,我马上打电话叫保安上来……”

女秘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墨子铭出声打断,“出去,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听了这话,女秘书脸上精彩纷呈,“总,总裁,你……”

“出去!”墨子铭怒吼一声,将不断扭打的宋卿卿扯入了怀中。

女秘书不敢再多言,立即走出了办公室,顺便将门带上。

“宋卿卿!”

房门关上,只剩下他们两人,墨子铭咬牙切齿地看着在他怀中踢打的女人。

“墨子铭,我要杀了你,你个禽兽,人渣,畜生!”宋卿卿使劲挣扎,挣得发丝都凌乱了。

“这么说,你觉得我昨天没有碰你,所以我是禽兽,人渣,畜生?”他重复了一遍她的咒骂,一步步逼着她抵到了墙角。

宋卿卿震惊地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既然你这么在意我没有碰你,那我现在就满足你,如何?”说着,墨子铭猛地低头吻住那张正要张开的粉唇,天知道他昨夜忍得有多辛苦。

霸道而灼热的吻夺走了宋卿卿的呼吸,足足过了好几秒,她才反应过来,费力挣扎,“你放开我!”

墨子铭却不顾,她的味道和他想象一样甜美,一沾上竟然就上瘾了。

宋卿卿见他毫无反应,张嘴就狠狠咬了他一口。

“嘶”

墨子铭吃痛,不得不离开她软软甜甜的嘴。

宋卿卿依旧瞪着他,昨天的事情她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发生,可是五年前的事情确实千真万确,所以她一点都不相信墨子铭。

“宋卿卿,昨夜如果不是我,你已经被那个恶心男人吃干抹净了,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墨子铭摸了一下受伤的嘴唇,倒没有多痛,只是觉得这只小野猫太难训了一点。

“你就不恶心吗?和你一样让我恶心得想吐!”宋卿卿脸上厌恶的表情没有作假,哪怕墨子铭长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但她宋卿卿不喜欢。

从宋卿卿的表情,墨子铭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被嫌弃了,从来只有他拒绝女人,却是第一次被女人嫌弃。

墨子铭眯了眯眼,依旧将宋卿卿逼在墙角,“宋卿卿,有没有发生什么,你自己难道不清楚?”

宋卿卿狠狠瞪着他,“别想狡辩,我不会相信你。”

墨子铭倾身靠

小说文学

近她,嘴角勾了起来,“你的反应还真是特别,难道你现在还是个雏儿?”

宋卿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墨子铭已经直起身体,“宋卿卿,我墨子铭想要得到一个女人,还不至于趁人之危!”

骗人!

如果他真有那么君子,她五年前怎么会失去清白?

可是,她现在稍微冷静了一下,才发现,除了身上的青紫,好像没有其他难过的感觉,和五年前第一次有很大不同。

她并没有太多经验,五年前是唯一的一次,而且她从不少地方知道第一次很痛,这一次看到身上的伤痕,加上对墨子铭的不信任,她下意识地就觉得墨子铭占了自己的便宜。

回到办公桌后坐下的墨子铭,抬眸看她,“虽然我没有睡你,但你的身体我的确看光了……”

其他的墨子铭自然不会说,他佯作沉思片刻,“如果你觉得吃了亏,需要我负责,我可以勉为其难对你负下责任。”
 

“做梦!”宋卿卿磨了磨牙,五年前的事情,让她根本不会相信墨子铭。

她狠狠瞪着对方,“如果让我知道你撒了谎,我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

说完,宋卿卿倏地转身离开,墨子铭的话提醒了她,她需要证据!

任何女人遇到这种事情都无法冷静,何况这还是她第二次经历。

第一次,她醒来,对方已经消失,她也没有经验,回

去后就反反复复清洗自己身体,没了任何证据。

但现在不同,她知道对方是墨子铭,身上的痕迹也没来得及清理。

墨子铭靠在椅子上,手指在桌上轻扣,目送浑身冒火的宋卿卿离开自己办公室,嘴角轻轻勾起一丝弧度。

她从HG环球集团出来,直接去了医院,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得到一份检查报告。

有了这份报告,她就可以起诉墨子铭强奸,她必须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五年前失去清白,人生天翻地覆,那一段灰暗的人生差点就摧毁了她。

出租车停靠在市医院外,宋卿卿付了钱匆匆下车。

排了队,挂了号,她坐在那里仔细回忆昨晚的一切,最后的记忆都停留在墨子铭疯狂吻她的时候。

&ld

小说文学

quo;宋卿卿”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了她试图回忆一些更多的情景。

不用回头,听声音就知道是谁!

宋卿卿不理她,不代表盛妍不会自己走上来,“宋卿卿,真是好巧,这里也能遇上你。”

她才说完,眼神就落到了宋卿卿身上,确切地说是盯着她的脖子看。

天气还没有转凉,宋卿卿穿的白裙露出了胸口一片雪肤,而那片肌肤上还散落着几块青紫。

“我可不想要这样的巧合。”宋卿卿态度平淡。

盛妍突然就笑了起来,带了点嘲讽,“宋卿卿,你才回来几天?这么快就有相好的了?”

宋卿卿冷冷看着她,没有吭声。

“看来是我多虑了,逸风怎么可能在意你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盛妍轻蔑地说着。

宋卿卿本就一肚子的气,偏偏这盛妍喜欢往枪口上撞。

她盯着盛妍,突然就笑了起来,“盛妍,你难道没听过家花不及野花香?这世上有不偷腥的男人?你信不信,只要我想勾引他,不管他是结婚还是未婚,我都能让他主动上我的床?”

“你!”盛妍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她,语气里充满了委屈。

接着,盛妍的目光越过她,落向她身后,眼中泪光闪闪。

宋卿卿心中划过一股不妙,缓缓回头,果然对上了慕逸风冰冷厌恶的目光。

“宋小姐,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自信太过叫做自恋,而我慕逸风,也不是你以为的那些什么女人都碰的男人。”慕逸风没有骂一个脏字,却让宋卿卿觉得无地自容。

在他眼里,自己已经是那样肮脏的女人。

她深吸一口气,笑了起来,“你放心,我勾引谁都不会勾引你,因为你的品位实在让人着急。”说话间,她瞟了一眼盛妍,意有所指。

盛妍踱步到慕逸风旁边,挽着他手臂,“逸风,算了,再吵闹下去,我们也一样丢人了。”

就在这时,妇科诊室的护士突然叫道:“下一位,宋卿卿准备。”

盛妍瞪大了眼睛,“卿卿,你……&rdqu

o;

宋卿卿第一次觉得这么尴尬,被慕逸风怀疑厌恶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可她又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她转身朝着诊室走去,无视后面带着怀疑的目光。

算了,反正盛妍已经将她塑造成不堪的角色,就算没有今天这一出,他慕逸风也不会改变对她的看法。

何况,这样也好,他们本来就不可能再走到一起。

自嘲一笑,朝着诊室走去。

“什么情况?”女医生询问道。

宋卿卿已经做好了准备,可现在站在医生面前,她还是十分局促,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嗯?”医生等了半天,不见回答,抬头看她。

宋卿卿深吸一口气,在医生面前的凳子上坐下,“是这样的,昨晚我喝醉了,怀疑……怀疑有人……”

“明白了,躺上去吧。”

几分钟后,医生无奈地摇头,“小姑娘,你连有没有和人发生关系都不知道吗?”

“什么意思?”宋卿卿当然不知道,她的性经验也就那么一次,还没细细体会。

“你没被人强奸,也没有其他妇科疾病。”

医生宣判的无疑是好消息,可是宋卿卿却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昨晚……她明明记得墨子铭趴在她身上,就像五年前那一夜一样,可是医生为什么说没有?

在她心中,早已经将墨子铭定性成禽兽、人渣。她昨夜的情况,如果墨子铭想对自己做什么简直易如反掌。

那他为什么没做?

她揉了揉发紧的眉头,不相信墨子铭的人品,也许他昨夜是遇上了其他事情,没来得及就离开了。

嗯,一定是这样!

这么一想,仿佛心中拉扯的天平再次有了偏重,她心中对墨子铭依旧充满了抵触。

她手中还剩下五十块,还是早上在床头抓来的几张钱,不知道是张洋的还是墨子铭的。

想到张洋,她恨得牙痒痒,如果不是他,昨晚她也不会差点被人给强了。

直接打车去了苏佳的家里。

才敲门,就被苏佳一把拉开。

“我的姑奶奶,你总算是回来了,有没有什么事情?”苏佳神情紧张,围着宋卿卿边看边说。

在看到宋卿卿胸前的痕迹时,面色骤然一变,“卿卿,你昨晚……”

苏佳不敢往下说,一把将宋卿卿抱住,“哇……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去上洗手间的。”

昨晚等了半天,没见着宋卿卿,她就知道出了事情,动员了所有朋友和关系,都没找到宋卿卿的下落。

她也不敢离开家门,卿卿的包在她这里,只有守在家里等着各种消息。

苏佳大哭,眼泪都滑到宋卿卿的脖子里面。

她赶紧将苏佳扯开,“苏佳,快别哭了,我没事。”

苏佳满眼泪水,声音里都是哽咽,“你骗人……你看看你身上的痕迹。”

“是,我看到这些痕迹,我也怀疑自己被人强了,但是我刚刚去了医院,医生说并没有。”

宋卿卿才说完,苏佳伸手一抹,就抹干了眼泪,“你说什么?”

“是真的,我不会骗你,如果真出了事情,我现在也不会轻松站在你面前。”宋卿卿还冲她微微一笑,以示自己状态不错。

这一下,苏佳是真的相信了,将脸颊上的泪水彻底抹掉,“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啊!”

面对苏佳,她没什么好隐瞒的,将张洋下药,墨子铭出现的事情都交代了一遍。

“靠,那墨子铭究竟是不是男人?放着你这么大个美人竟然不吃?”苏佳发自内心的一叹,说完才发现宋卿卿瞪着她。

她立即讪讪一笑,搂着宋卿卿坐到沙发上,“话说回来不对啊!你不是说五年前墨子铭强了你,怎么这次救了你还放过你呢?”

“这也是我怀疑的事情,我想肯定是半夜出了什么事情,那禽兽不得不离开了。”

宋卿卿越想越觉得可能,否则墨子铭怎么可能突然从禽兽变成柳下惠?

苏佳耸了耸肩,“不管怎么说,你能完璧回来就是好事。”

苏佳听了她的话,不再怀疑,也彻底放下了心。

“对了,你那个继母刚才打了几个电话,我正准备接就没电了。”苏佳说完,起身去厨房给宋卿卿端水杯。

宋卿卿将充电器从自己包里取出来,接好插座。很快,手机就自动开机,里面有不少未接来电,不过大部分是来自苏佳,有几通是何雅茹的。

她也没准备回,正要锁屏,电话就突然震动起来。

嘟……嘟……

屏幕上闪烁着何雅茹的名字,苏佳刚好端着水杯出来。

“怎么?又是你那继母?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你了。”说话间,将水杯往桌上一放。

宋卿卿皱了皱眉,想到张洋,她伸手重重一划,还没出声,电话里面就传来了何雅茹嘶吼的声音,“宋卿卿,你终于接电话了啊?我哪里对你不起?你为什么要打张洋!下手那么狠,你是想我妹妹一家断根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