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活

操场埋尸又爆案中案,警局里面征服警花波霸女

2020-11-20 17:44:00 写回复
不多时,潘辽和杜佑联袂来到郭宋官房,潘辽笑道:“殿下在担心中原战场吗?”

  郭宋摇摇头笑道:“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中原战场,请二位过来是商议别的事情,两位请坐!”

  潘辽和杜佑坐下,有茶童给他们上了茶,郭宋笑道:“我今天请二位来是想商议创建弘文馆的事情。”

  弘文馆是隶属于东宫的图书馆,同时也是一座学校,教授贵族子弟读书,郭宋自然是想让儿子在弘文馆继续深造,科举结束后,报馆的工作也该告一段落,该让他学习处理政务,同时在弘文馆读书,当然,弘文馆还会有别的学生。‘

  杜佑眉毛一挑笑道:“微臣认为弘文馆是旧制,不需要政事堂批准建立,殿下随时可以创立,而且图书、场地都是现成的,只要找一个合适的馆主和几名学士,弘文馆就可以运转起来,而且还可以今年的科举进士中选一批校书郎。”

  郭宋心中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他笑道:“上次韩滉向我推荐他的判官顾况,夸此人才学深厚,人品正直,二位相国以为如何?”

  潘辽很了解晋王,他这样问自己,其实就是已经决定了,潘辽不想在这种小事上和晋王斤斤计较,他便笑问道:“这个顾况现在在哪里?”

  “我知道!”

  杜佑笑道:“他去年跟随韩公来长安,现在任国子学博士,此人诗名卓著,是江南文坛地位极高,仅次于韩滉,人品确实比较正直,由他出任弘文馆馆主,我看也比较合适。”

  潘辽点点头道:“弘文馆馆主和太子左右谕德同级,属于正四品,殿下有权直接任命,不用通过政事堂商议,馆丞和几名学士可以由政事堂任命。”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另外,这次科举结束后,我打算让他每天下午来政事堂参加旁听,应该没有问题吧?”

  潘辽和杜佑大喜,晋王终于肯把世子交给他们了,这个建议在李泌去世后,潘辽就提出过,但郭宋认为为时尚早,便没有同意,现在郭宋从安全考虑,便决定让儿子结束报馆的事情,转到政事堂学习,同时进弘文馆读书。

  以郭宋的身份,当然不至于把萧臻业调到外地为官,他不会和一个小官计较,但让儿子换一个生活环境,让萧臻业以后接触不到,这倒是可以办到的。

  “完全没有问题!”

  潘辽当机立断道:“微臣会安排好,请殿下放心!”

  ........

  下午时分,郭锦城和薛清、白居易三人乘坐一辆牛车来到了西安门外大街,薛清本不想来,但他对玻璃窗也很感兴趣,便也跟来了。

  三人路过报馆时,白居易

文学

望着报馆叹息良久,忍不住道:“要是能在报馆做事,我也不想考什么科举了。”

  郭

文学

锦城翻了个白眼,“报馆正好在招募新人,我本来还想介绍你去的,但你这样说,我就不敢了,万一你母亲怪我误了你的前程怎么办?”

  白居易大喜,连忙道:“贤弟替我介绍吧!科举我照样参加,绝不会耽误。”

  郭锦城点点头,“等科举结束后再说吧!”

  “那我们一言为定,不准哄我?”

  郭锦城指着白居易对薛清笑道:“你看看这人,谢字没有一个,还怕我哄他,你说我这样做好人,何苦来着呢?”

  薛清微微笑道:“我觉得白兄准备晚上请你喝酒了!”

  白居易哈哈一笑,“我可不会上当,现在手头拮据,晚上我打算去吃免费的萝卜菘菜饭了!”

  郭锦城摇摇头笑

男生说我想吃扇贝

道:“说得那么可怜做什么,要我请客就明说。”

  “总要客气两句吧!”

  白居易拍拍郭锦城肩膀,笑眯眯道:“这几天麻烦你一并请了,等报馆发了俸禄,我再回请你!”

  这人,进报馆还八字一撇都没有,就已经把俸禄怎么用想好了。

  .......

狗狗真

sex8春暖花开

粗大好充实..

  玻璃屋是郭锦城的姑姑郭萍投资做的,位于东三路,占地两亩,是一座上下两层的圆弧形屋子,里面两层都是长长的弧形走廊,一共安装六十扇窗户,现在玻璃的产量还远远没有提上来,目前只有晋王府、政事堂、晋王官房以及太后房安装了玻璃窗。

  郭萍便决定拉上张雷和李安一起投资造玻璃,他们三人拿出六千贯钱,在盛产石英砂的鄠县建立了一座大型工坊,请了匠作监的几名大匠专门给他们做配方,玻璃还没有造出来,但郭萍便开始造势了。

  原本东三路比较冷清,现在建成玻璃房,使得东三路变得热闹起来,排队参观的人流长达三里,很多人排不到,便站在外面欣赏玻璃窗,只是他们不能用手去碰,无法直观感受。

  

讲讲你们第一次的感觉

排队只有一条通道,前门进后门出,只能参观一楼,二楼上不去,一楼是长长的弧形走廊,众人不能停留,只能边走边看。

  但实际上,玻璃房内有一条贵宾通道,比如相国尚书等高官和家眷前来参观,当然不用排队,如果愿意花十贯钱买一张门票,也不用排队,直接上二楼参观,只不过既然一楼

小黄文纯肉污到你湿

免费,也就没有多少人愿意花十贯钱上二楼参观,除了拿着贵宾券的官员和家眷,以及家资巨万,把十贯钱不当钱的富商,他们倒愿意花钱上二楼慢慢看。

  郭锦城让二人在眉寿酒铺前稍等,他自己进去找大姑要票了。

  白居易有点惊讶,他问薛清道:“小薛认识眉寿酒铺的东主?”

  薛清不好明说,只得笑了笑道:“他是《长安快报》民生栏目的执笔,认识人多,应该和眉寿酒铺的东主很熟吧!”

  这时,只见郭锦城飞一般跑出来,后面追出一个中年妇人,抓住郭锦城,硬把两锭黄澄澄的金子往他怀里塞,看得白居易目瞪口呆,进报馆还有这种好处?

  不过白居易立刻听到了郭锦城喊中年妇人姑姑,他这才反应过来,人家是姑母和侄儿,当然会给钱,怎么可能随便塞黄金。

  白居易狠狠瞪了薛清一眼,这小子居然骗自己。

  薛锦城无可奈何回来,他没看见薛清给自己使眼色,叹了口气道:“每次见到姑姑,她都要塞钱给我,就好像我整天吃不饱饭似的。”

  薛清苦笑一声,他不好再解释了,便问道:“票拿到了吗?”

  郭锦城摸出三张券甩了甩,得意笑道:“三张贵宾券,我们走吧!”

 

 有了贵宾券,三人从玻璃屋的后门直接上了二楼,二楼也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两边都是玻璃窗,和一楼一样,中间有几根巨大的圆柱支撑,但和一楼的热闹以及惊叹声不断相反,二楼很安静,大约有二三十人,有的是全家出动,有的是几个人相约,都各自细细的观察、品位这种新式的窗户。

  郭锦城自己家中就装了玻璃窗,他已经没有惊奇感,薛清虽然家中马上也要装了,但他还是兴致勃勃,一扇窗一扇窗地细看,而白居易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惊呆住了,要不是玻璃上用墨笔写着‘小心’二字,他真要探头出去了。

  “白兄,感觉怎么样?”郭锦城慢慢走到白居易身边笑问道。

  “拢翠凝碧逊无色,天地何来宝石光!”

  白居易轻轻抚摸着玻璃感叹道:“这就是最上乘的宝石,夺天地之精华,我们却用来遮风挡雨,太奢侈了!”

  郭锦城微微笑道:“这其实就是一种琉璃,只不过用的原料不同,烧成了无色,如果我们喜欢,可以在烧制的过程中添加各种燃料,它就会呈现出各种绚丽的色彩,那就真和宝石一样了。”

  “这是一门大生意啊!”

  旁边一高胖的商人笑眯眯道:“

小宝贝夹的真紧太爽了

把它做成各种五颜六色的珠子,拿去南洋、东瀛卖大钱,城儿,你爹爹有这种想法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