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要闻

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乖塞着不许取出

2020-07-31 16:28:04 写回复

    “萧太太,你现在已经是胃癌晚期......”

  顾晚晚愣了一下,脸色苍白:“原来,已经晚期了。”

  从医院出来的,顾晚晚给自己上了妆。

  医生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过只剩两个月的时间。

  “萧何,我要你今晚回家。”

  短信是命令的语气,不然她不知道该怎么将那男人从温柔乡里回来。

  说来可笑,只有这样,她才能唤回自己的丈夫。

  ......

  萧何回来的时候,餐桌上是丰盛的晚餐,餐桌旁的女人带着清浅的笑,眼里含着期待。

  “有事就说,云云那边离不开人。”

  柳云,就是那个让萧何捧在心尖尖上的人。

  脸上的笑就被这样被男人无情的话打垮。

  顾晚晚撑着装出一脸强硬:“今晚你必须要留下,不然,柳云那个女人,明天就会离开相城。”

  萧何突然起身,狠厉的捏住了她的下巴:“顾家的女人就这么下贱吗?”他的眼底满是嫌恶。

  顾晚晚心里一颤,带上几分委屈自顾说道:“萧何,我只是想让你陪我而已。”

  萧何突然就笑了,只是笑的异常冷酷。

  “顾晚晚,从你利用顾家的权势,拆散我和云云,逼我娶了你时,就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厌恶!”

  厌恶?

  是啊,他对她从来也只有厌恶。

  顾晚晚恍然,然后苦笑,心里的酸涩像是源源不断,腐蚀着她的心,钝钝的,绵延不绝。

  “厌恶我也没关系,我爱你就好了。”她直直望着眼前的男人,眼底是一片执拗。

  “别跟我提爱,你让我恶心。”

  冷冰冰的话像是从冰窖里出来的一样。

  看看这男人,伤害她的话从来都是信手捏来,就好像她是不会痛的一样。

  可是,她的心也是肉做的呀,怎么会不痛……

  “是吗,那你碰我怎么就不恶心?”

  顾晚晚眼里的泪悬着,面带忧伤,手慢慢的轻抚着他的喉结,语气亲昵,无声的勾引。

  萧何嘲讽一笑,将餐桌上的饭菜全都打落在地,直接将她推倒,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入,横冲直撞。

  痛的持久,可是偏偏她尽全力包容他。

  在剧痛的刺激下,顾晚晚的泪水流了满面,可她还是珍惜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现在,看他一眼,就少一眼了。

  “萧何,我爱你。”

  她轻声的呢喃,像是羽毛一样滑过萧何的耳廓,她眼底的眷恋浓的化不开。

  萧何一怔,冷漠的抽身离开。

  “今晚,顾小姐满意了吗?”

  可是根本就没有给顾晚晚回答的机会,他起身进了浴室,没看她一眼就离开。

  顾晚晚笑的勉强,看着镜子里的艳丽的容颜,已经渐渐呈现了衰败的趋势。

  她看着女孩流泪,劝自己说:“没事,我不贪心的,有了这三年,已经足够了。”

  顾晚晚缓慢的蹲

下身子抱着自己。

  萧何,我真的不难过的,但是可不可以,给我一点点温暖,不多,就一点点而已,不要让我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么难过。

  你知不知道,我能看你的日子不多了……

  萧何走后,整晚都没有回来,顾晚晚就站在阳台上眼睁睁的看着天亮。

  眼睛酸涩的厉害,可也不及心中半分。

  门铃突然响起来,等开门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个包裹。

  拆开包裹,里面的内容让她大惊失色......

 一张一张照片摆放在桌上,是温馨的一家三口。

  可异常讽刺的是,画面上的男人,是她爱了三年的丈夫。

  萧何,柳云,还有......一个孩子。

  他们其乐融融,就连周岁生日的烛光都是温馨的。

  可是这样的温馨,却像是利剑一样狠狠的扎进了顾晚晚的心底,痛到绝望。

  或许,这只是恶作剧也说不定。

  一定不能信。

  顾晚晚失魂落魄的从沙发上滑落下来,眼眶发红,手死死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颤抖着给萧何打电话,嘟嘟的忙音让她如置冰窖,心像是一寸一寸的被撕裂,就连呼吸都牵扯着痛。

  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萧何一次都没有接。

  顾晚晚浑身发寒,她直接拿出手机将照片拍摄一张给萧何发了过去。

  萧何那么聪明的人,能看懂她的意思。

  果然,萧何愤怒的回来了,桌子上的照片让他眼底更是阴鸷,直接出言警告:“你要是敢对他们做什么,顾晚晚,我要你命!”

  顾晚晚带着嘲弄轻笑,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滑落下来:“萧何,我才是你的妻子。”

  萧何的话一如既往的绝情:“你不配!在我心里,云云是我唯一的妻。”

  唯一的妻?

  那她现在算什么,笑话吗?

  顾晚晚紧紧握紧自己的手,面色苍白,眼底一片伤痛。

  萧何,你欺我至此,不过是仗着我爱你罢了。

  可是,能不能对我好一点,哪怕骗骗我也好。

  我不想到死,记住的还是你对我的厌恶。

  “两个月,我只要你陪我两个月的时间,之后你们怎样我都不管了。不然,你知道我会怎么做。”顾晚晚转过身,背对着萧何,一字一句说着这些违心的话。

  又是威胁!

  萧

小说文学

何脸上布满寒霜,眼底的厌恶毫不遮掩:“你真是知道怎么恶心我。”

  话刚说出口,就听到萧何接了个电话,不过就是一句话的时间,让萧何周身气压骤降。

  他眼神死死的盯着顾晚晚,风暴在他眼底肆虐。

  “顾晚晚,是你绑架了云云和我的孩子!”肯定的语气,笃定了是她所为。

  萧何一步一步,逼近顾晚晚,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颈:“告诉我,云云和孩子在哪?”

  顾晚晚被掐的呼吸困难,一张脸涨的通红。

  难怪萧何如此愤怒,原来是柳云被绑架了。

  她心思杂乱着,说出的话也是断断续续:“我死了……就没人知道……她的下落了。”

  不过转瞬之间,顾晚晚就像垃圾一样被扔在地上。

  萧何冷冷的警告着:“你最好别动他们,如若不然,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顾晚晚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终于将眼泪逼出来。

  她望着萧何离去的背影,心头涩的她快不能呼吸,胸口沉甸甸的疼。

  顾晚晚紧紧抱住自己,这天怎么这么冷啊,冷的感觉心都快死掉一样。

  ......

  萧何展开地毯式搜索,但是一无所获,就在他暴怒快要抑制不住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顾晚晚的父亲顾洪文发来的信息。

  “萧何,你好好对晚晚,不然,你的女人和孩子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萧何怒极反笑,只是那笑容极其残忍。

  他们顾家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软柿子吗?既然他敢触自己的逆鳞,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你用权势压我,那我就颠覆了你的权势!

  萧何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声音都淬满了寒冰:“李秘书,从今天开始,萧家将不遗余力的打压顾氏,我要让他倾家荡产!”
 

 半个月后。

  萧何每天都很忙,顾晚晚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他了。

  她的病情也越渐严重,一般的止疼药已经压不住她胃部的疼痛。

  这天,顾晚晚刚吃完大剂量的止疼药,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

ldquo;爸,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微喘,轻的让人不易察觉。

  “晚晚,这两天,萧何对你好吗?”

  顾晚晚咬牙试图忽略胃部火烧般的疼痛,露出浅笑,装作平淡说:“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

  而她不知道,电话那端的顾洪文嘴角慢慢渗出血迹,视线渐渐的模糊,手里还抚摸着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对你好,我就放心了,晚晚,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生活……”

  顾晚晚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心里有些慌张:“爸,你怎么了?”

  “晚晚,对不起。爸爸,护……不了你了。”

  啪!

  手机坠落在地,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忙音。

  顾晚晚不知为何,胃部的疼痛蔓延到心尖,一阵阵抽痛:“爸!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爸——!”

  没听到应答,顾晚晚再也顾不得其他,捂着胃部咬牙夺门而出,开车飞奔去了顾氏楼下。

  一到楼下,她就看见门口拥挤了很多人,里面抬出来一个担架。

  人群熙熙攘攘,只有顾晚晚像是被遗弃在众人之外,她费力挤开人群,看见那担架的瞬间,她浑身僵硬地再也没有别的动作。

  “不可能的。”她无意识的喃喃自语,想要去看个清楚,可是脚下像是有千斤重一样让她迈不开步子。

  那……

  一定不是她的父亲。

  他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呢?

  肯定是搞错了。

  顾晚晚张望着人群,像是随风漂浮的浮萍,四顾茫然,手足无措。

  她相信一会父亲就会从楼上下来,会温柔的摸着自己的头,会叫亲切的叫她晚晚。

  突然,一张全家福从担架上掉落,那上面微笑着的三人,打破她不切实际的幻想,直接让她崩溃。

  那是……她的爸妈和她。

  世界瞬间变成了灰白的无声电影,她呼唤着,争吵着,甚至在拉扯。

  顾晚晚已经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她剧烈的反抗着,似乎是有穿白大褂的人靠近她。

  随后一剂镇定,毫不犹豫的扎了进去。

  萧何看着播放记者采访的视频,顾晚晚的悲伤似乎要漫出屏幕,手里的烟蒂烧到了手指也恍然未觉。

  真

是鬼迷心窍了,自己竟然会对那个劣迹斑斑的女人产生怜惜。

  “BOSS,顾氏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就等你去主持大局了。”

  萧何关了电脑,揉了揉额角说道:“去医院。”

小说文学

  秘书诧异,答了声是正准备去安排。

  然后听到萧何压抑的语气:“算了,去顾氏。”

  ......

  顾晚晚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陆子言,他的目光伤痛且怜惜。

  陆子言,她父亲好友的儿子,是她看作哥哥一般的存在。

  就算再怎么不想相信,事实逼迫的她不得不信了。

  顾晚晚神

小说文学

情凄然,言语间是满满的悲伤,“子言哥哥,我想去看看我爸。”

  陆子言轻轻的给她整理了一下碎发,话语如羽扇般轻柔:“好,我带你去。”

  父亲很安详,可是顾晚晚看着还是觉得如鲠在喉,心里的难过铺天盖地。

  她一眨眼就落下了两行泪,哽咽道:“爸爸身体一向硬朗,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陆子言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她:“伯父,是自己吞药自杀的。”

  顾晚晚震惊抬眸,不可置信望向陆子言:“什么意思?”

  陆子言犹豫半响,撇开头不忍直视顾晚晚,他幽幽开口:“是、萧何。”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