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要闻

喝酒了把儿子当老公/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

2020-08-01 08:40:59 写回复

   “你也看到了,平时喜欢我的女人太多,这给我带来很多困扰,所以我需要一个老婆当挡箭牌,我看你这个不怕死的样子,倒是很合适。如果你答应,我就把坠子还给你。怎样?”

  霍念念觉得不怎么样,要知道,光是跟他传绯闻,就已经够她受得了,要是再嫁给他,那岂不是会被人直接送定时炸弹?

  不过转念一想,他这么有钱有势的,应该能保证她的安全吧。

  而且如果真的嫁给他,还有一个大大的好处……

  霍念念挺直了腰板对顾廷深说:“我可以用生命给你当老婆,但你除了要还我坠子,还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说来听听。”顾廷深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我需要一笔钱。”

  当初直接放弃治疗,直接来S城寻亲,无非是因为这种病,治愈率低,费用高,霍念念根本没钱治疗,只能在临死前,争分夺秒地寻找亲生父母。

  如今她有机会嫁入豪门,这第一件事,当然是用他的钱,给自己治病,然后尽可能地延长生命,为自己寻找亲生父母争取更多时间。

  霍念念怕顾廷深不答应,又立即补充道:“你放心,我要的不多,一百万就行,对你来说,只是毛毛雨而已,比起我给你带来的好处,可以说是物超所值!”

  她就像个精明的商人,却忘了,卖的是她自己。

  顾廷深没有考虑,直接说道:“的确划算,成交。”

  说完,他当场开了一百万支票,连带那条坠子,一起放在她面前。

  “什么时候能去领证?”

  霍念念眼睛闪光,真没想到,一夜失身变成了一夜惊喜,她竟然如此轻松地得到了治疗费!

  “随时可以!证件我都带着呢!”她来到S城的时候,就做好回不去的准备,所以自己的各种证件都随身带着了。

  “那就现在吧。领完证,我会召开记者会,公布我们的关系,你也就可以正式上岗,替我挡桃花了。”

  “没问题!”霍念念开开心心把坠子重新戴在脖子上,踏踏实实地放进衣服里,拍了拍,然后把百万的支票仔细放进了钱包。

  不过,当霍念念坐进顾廷深的迈巴赫,想着自己要嫁给身边这个男人了,还是感觉不太真实。

  这样就把自己嫁了?

  虽然这男人挺帅挺有钱,可是这和她心目中的婚姻还是有很大区别,她可是要嫁给爱情的人。

  可一想到自己那不到半年的寿命,还是别奢望爱情了,如果有幸能得到亲情,已经是万幸。

  就这么到了民政局门口,霍念念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是她的主治医生打来的电话。

  “你等我一下,我先接个电话。”

  她跟顾廷深说了一声,便走到一边接听了主治医生的电话。

  五分钟后,她心情激动地挂断了通话。

  只觉得人生就像过山车,简直太刺激了,一时间,又想笑,又想哭。

  因为电话里,主治大夫十分愧疚地通知她,她的脑癌是被误诊了,因此给她带来了困扰,医院十分抱歉。

  “你好了没有?”顾廷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霍念念慢慢转过身,对他笑了笑,说道:“好了好了,你先进去等我,我渴了,去对面买瓶水。”

  顾廷深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那你快点。”

  他转身走进了民政局办事大厅,霍念念的内心陷入挣扎。

  玉坠子已经拿回来了,她不用再担心顾廷深以此威胁她,那摆在她面前的就只剩下一条路:逃跑。
  婚,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结了,她可不想这么草率地对待自己的终身大事。

  至于那绯闻,其实也不用担心了,等她重新回到小城市,没人会想到,她就是和帝国集团顾总发生关系的那个人。

  而这笔钱肯定也是要不得的。

  倒不是她多么正直善良,而是顾廷深一旦发现她逃走了,可以通知开户银行,协助堵截,这张支票在霍念念手里就等于废纸。

  霍念念低着头,正要快步离开,结果慌里慌张的,直接跟一个男人撞在了一起。

  “啊,不好意思……”她说着,就要绕开男人。

  “念念?!你真的在S城!”男人惊讶道。

  抬起头,霍念念看见两张让她作呕的面孔。

  前男友何峰和她曾经的好闺蜜曹娜娜。

  霍念念就喜欢过何峰一个男人,好了半年才发现,他和她的闺蜜曹娜娜,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到了一起,两人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偷情,把她当成傻瓜,玩的那是一个刺激。

  虽然已经过去一年了,但再看见这对狗男女,依然让霍念念浑身不适。

  曹娜娜摆出一副特别惋惜的表情,假惺惺对霍念念说:“念念,我看新闻了,那个勾引顾家少爷的陪酒女郎就是你吧?啧啧,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就算我和何峰在一起让你伤心了,你也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啊……”

  “废话说完了吗?说完了,麻烦让开,好狗不挡路。”霍念念恶言道。

  曹娜娜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谁活得像条狗还不一定呢。看在今天是我和何峰领证的好日子,就不跟你计较了。”

  她故意强调了“领证”两个字,不过是想秀恩爱,给霍念念添堵。

  就在霍念念咬着牙想打人的时候,一双大手,握住了她捏紧的拳头。

  紧接着,顾廷深磁性而温柔的声音传来:“我在里面等你好一会儿了。”

  说着,他看了一眼民政局方向。

  看着身边高大挺拔的顾廷深,霍念念窘迫极了,刚才被奚落的一幕,一定被他看到了。

  关键是,她正要逃婚,现在是跑呢?还是不跑呢?

  同样震惊的,还有何峰和曹娜娜。

  这真是帝国集团的顾廷深?!这霍念念竟然要嫁入豪门了?凭什么啊!曹娜娜在心里哀嚎。

  而何峰看着顾廷深和霍念念十指紧扣的手,心里突然开始发酸,当初是他瞧不起霍念念,并抛弃了她,如今眼看她要嫁给帝国集团总裁,顿时有一种被打脸的感觉。

  “把证件准备好了吗?”顾廷深笑着问。

  霍念念看出来他在为她解围,便亲昵地搂住了他的胳膊,撒娇似的说:”当然准备好了。你都提醒好多遍啦。”

  顾廷深揉了揉霍念念的头发,搂着她的肩膀,朝着民政局里走去。

  经过何峰和曹娜娜身边时,霍念念就像个胜利者,还十分宽容地对他们笑了笑。

  她知道自己跑不了了,这婚肯定是要结,那正好气一气那对狗男女!

  结婚手续办的很顺利,两人走出民政局,霍念念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她看看身边的男人,依然感觉不真实,以后就要跟这个人一起生活了吗?
何峰和曹娜娜也领了证,离开民政局的时候,原本应该开开心心的两个人,却吵了起来。

  曹娜娜说:“你看见她嫁给别人,吃醋是不是?”

  “你不要无理取闹。”何峰没好气说道,其实被曹娜娜说中了一半,他更难受的是,霍念念嫁的那个男人,实力比他强百倍。

  曹娜娜又说:&ldquo

小说文学

;你自从见了她,就一直心神不宁的,你对她还有感情,是不是!”

  何峰不看她的眼睛,而是拉起她的手,好声好气地说:“我要是跟她还有感情,干嘛还和你结婚呢,不要胡思乱想了,再动了胎气。”

  曹娜娜知道,每次何峰撒谎的时候,都不看她的眼睛。

小说文学


  而且自从何峰跟霍念念分手后,正式和曹娜娜开始交往,她就感觉到,何峰后悔了,他甚至晚上做梦还喊过霍念念的名字,要不是她怀孕了,没准儿何峰就回头去找那霍念

念和好了。

  一想到这,曹娜娜气得简直要炸。

  那霍念念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让何峰念念不忘,甚至连顾廷深这样的男人都为她倾倒!

  这口气,曹娜娜咽不下去,她决定狠狠反击,绝对不让那女人好过。

  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霍念念揉着咕咕叫的肚子,对冰山一样冷漠的顾大少爷说:“记者会之前,我能吃点东西吗?万一我低血糖晕倒了,你多丢人。”

  顾廷深上下扫了她一眼,冷着脸说道:“一会儿记者会上,别这么多话。”

  霍念念嘴巴一瘪,连连点头,“饥饿使我话多,吃饱就不说了。”

  顾廷深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但还是掉头朝着依兰餐厅驶去。

  他原本是计划先带她去一家私人工作室,试穿下午记者会的衣服,然后再去吃饭的。

  那是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也是霍念念长这么大进过的最贵最奢侈的饭店。

  霍念念翻了一会儿菜单,试探着问了顾廷深两次,她真的能随便点么?

  顾廷深点头应允,霍念念这才放开了点。

  刚得知自己是被误诊,她就跟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一样,再加上

小说文学

刚刚教训了渣男渣女,她的胃口就格外好,恨不得吃不了兜着走,打包带回老家去。

  在顾廷深和服务员震惊的目光下,霍念念一人吃了三人份的餐。

  和顾廷深这个优雅的绅士相比,她的吃相可以说是让人叹为观止。

  “你看着挺瘦,没想到挺能吃啊。”

  顾廷深放下刀叉,一边说,一边用餐巾沾了沾嘴角。

  霍念念听出来顾廷深在揶揄她,但她并不在意,而是舔了舔嘴唇上的油,挥着手里的鸡翅膀,对他说:“我小时候老挨饿,就每顿饭都当成最后一顿吃,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公子哥,肯定是理解不了的。”

  顾廷深脸色一沉,霍念念微微一笑,岔开话题说道:“你请我吃了这么多好吃的,你

放心,一会儿开记者会,我一句话也不说,保证乖乖当淑女。”

  “最好如此。”顾廷深瞪了她一眼。

  霍念念比了个ok的手势,就继续没心没肺地啃鸡翅了。

  看着霍念念狼狈的吃相,顾廷深冷峻的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微笑。

  从小到大,吃饭对他来说,就像

父亲对他的礼仪考察,他根本无法好好享受美食,后来成了习惯,对食物就没有任何追求,只要能让他优雅地吃完,还能果腹,就是好饭。

  如今看霍念念吃得这么开心,原本不怎么饿的他,竟然也有了食欲,第一次觉得吃饭也可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