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要闻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男人j放进女人的p视频小东西我想弄坏你

2020-08-01 10:27:43 写回复

  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结婚?我们?这、这不可能!昨天晚上我喝醉了,这文件根本不算数!”

陆景深目光凉凉的看着她,冷笑。

“想睡人家的时候说签字就签字,现在提起裤子就不想承认了?”

景宁:“……”

“呵!”

他又冷笑了一声,带着一丝讥诮。

景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半天才憋出一句,“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全怪我呢?”

她一个姑娘家,他要是不同意,她还能强上不成?

却不料,下一秒,某人就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衬衫扣子。

“知道你不会承认,还好留下了证据。”

景宁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松开的两颗纽扣下,露出精致的锁骨,下方隐约布满了暧昧的吻痕和抓痕。

可见昨晚有多激烈!

她有一种想要捂脸逃走的冲动!

强上一时爽,醒来火葬场!

在男人殷切的提醒下,她总算记起昨晚自己有多热情,脸瞬间涨红得像两颗熟透的番茄。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吧!你看你需要多少补偿,我都答应你,可是这个婚……可不可以不结?”

陆景深眸光凉凉的瞥她一眼,眼底隐隐泛出森寒的冷意。

“补偿?好啊!苏牧。”

“在。”

苏牧上前,手上拿着一个IPAD,手指在上面划了几下,然后将IPAD放在景宁面前。

“景小姐,这是上个月新出的福布斯全球单身富豪榜,最新的消息是有人愿意出三百亿只求和总裁一夜春宵,您可以参考一下。”

景宁吓得张大了嘴。

目光扫过IPAD,上面男人的照片矜贵冷傲,凌厉的目光像是从屏幕里射出来,要将她射穿。

她不由咽了口唾沫。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要补偿,就要出三百亿?”

“是的。”

景宁突然有了一种被仙人跳的感觉。

她狐疑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人有些面熟,瞳孔猛然一缩。

再低头看向IPAD上和结婚证上的名字。

陆……景……深……

陆景深??

?!!!

卧槽!卧槽!

景宁只觉头顶有一片草泥马奔过,差别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她就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居然是他?

陆氏财阀继承人,陆氏集团总裁,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常驻嘉宾,传说他的身家富可敌国,背景更是神秘难测。

前几年他创下的安宁国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短短两年之内就占据了国内文娱行业的半壁江山,简直称得上是奇迹。

她一时沉默下来。

先前还觉得

小说文学

三百亿太贵,现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不得不说,有些人就是值这个价。

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换个方式补偿?”

对面的男人微微挑眉,目光有些冷淡。

“嗯?”

“三百亿……我的确付不起。”

“那就没什么好商量的了。”

他明显已经有些不悦,一个眼神,苏牧便立马上前将桌上的文件收起来,恭敬的退了下去。

景宁张嘴,还想再说什么,触到对方冷锐的目光,吓得立马闭了嘴。

陆景深冷声道:“我给你三天时间,把过去的一切断清楚,三天后我会派人去接你,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景宁欲哭无泪。

知道反抗已经无用,只能改口:“可不可以再多几天?”

陆景深冷眼看着她,讥诮一笑。

“呵!”

景宁:“……”

……

从陆园出来,苏牧正在门口等她。

院子里停着一辆银灰色的玛莎拉蒂,苏牧将车门打开,恭敬的道:“景小姐,我送您回去。”

景宁朝他干巴巴的笑了笑,“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好。”

“这是总裁的意思。”

她脸上的笑容一僵,美眸耷拉下来,最终,还是上了车。

景宁居住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一座便携式公寓,房子不大,一室一厅,虽然空间小了点,但胜在路段好,交通方便,而且一个人住也已足够。

回到自己的小窝,她将自己摔进沙发里,脑袋放空。

昨晚到今天,刺激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她凭着本能应付,没时间想太多,直到此刻完全放松下来,方才感到几丝疲惫。

拿过旁边矮几上的电脑,打开,在百度里输入“陆景深”三个字。

跳出来的一大堆信息,让她的心越发冷凉。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非凡,但再次从网页上看到他的那些资料,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确认过眼神,是惹不起的人!

先不提他那些尊贵的身份,就凭他个人所代表的权势和财富,都足以令人望而生畏。

这样的男人,要娶她?

想想都觉得荒诞。

不过转念一想,她倒也没什么怕的,如今的她一无所有,就算有什么算计,她一个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而且不是还有三天时间么?

三天过后,说不定人家后悔了也有可能!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通了这一点,景宁便没有再继续纠结。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于是她便换了身衣服,直接出门去店里。

店铺就在市中心,出门走五分钟就好,连车都不用开。

那是她两年前租下来的一个小店面,里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成人商品。

因为她要工作的关系,没时间看店,所以从店铺开张的时候便雇了个店员,自己只是有空的时候过来巡视一下。

但店员前两天有事请假了,所以便只能由她自己过来照看着。

虽说慕彦泽一直瞧不起这个行业,但她觉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她不偷不抢不犯法,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哪里就低人一等了?

而且,虽然这个行业有时候是有些不方便,但无疑也是暴利的。

这几年,她就靠着卖这个,买了自己的房子,还攒下不少存款。

她如今什么都没了,钱自然成了最重要的东西。

而且既然已经和慕彦泽分手,那她只怕也不能再在慕氏手下工作,得另想出路才行。

想到这里,景宁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而另一边,景家。

客厅里坐满了人,老太太王雪梅,父亲景啸德,母亲余透莲,还有慕彦泽的妹妹慕红绡以及几个景小雅的好朋友全部都在。

景小雅和慕彦泽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气氛有些沉闷。

“小雅姐,照我说,你就是太好欺负了!你和我哥是两情相悦,她怎么还有脸做出这种事情?明知道你的身份有多敏感,还敢报警抓你,这不是明摆着想毁了你吗?”

“就是,而且她前脚才和慕少分手,后脚就跟一个男人在酒吧里鬼混,说明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小雅,你吃亏就吃亏在你是公众人物,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在讨论你的事儿,说什么你勾引慕少,被

小说文学

慕少的未婚妻抓奸在床,还说什么吸毒,这分明就是没有的事,你得赶紧想个办法解决才行。”

“对呀!景宁报警就是没安好心,你可不能真被她给压下去了!”

景小雅楚楚可怜的望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王雪梅,一张素白的小脸轻而易举的流露出几分脆弱和伤心。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姐姐她非得这么做,我总不能真和她硬来,毕竟我们是一家人,真的闹起来,还不是让奶奶和爸妈为难。”

王雪梅闻言,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景啸德却怒声道:“我为什么难?你把她当姐姐,你问问她有把你当妹妹看吗?”

“叔叔,这件事说起来也不怪她……是我做得不对。”

慕彦泽皱了皱眉,平静的开口。

景小雅连忙说道:“不,错的是我,如果我不爱上阿泽哥哥,姐姐她也不会……”

“小雅,我不是那个意思。”

慕彦泽拦住她,沉声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早点跟她说清楚,不应该因为心有不忍怕伤害到她就一直拖着,现在害得你受委屈,是我没有处理好。”

景小雅顿时一阵感动,感激的望着他,“阿泽哥哥……”

“咳!”

一声轻咳,王雪梅的脸上带上几分笑容,看着慕彦泽。

“慕少,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网上那些舆论你也看了,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不可能了,对于目前的情况,你有什么想法?”

慕彦泽面色微沉,景小雅悄然握紧手指,显得有些紧张。

“老夫人,您放心,我不会让小雅继续受委屈的,回去以后我马上让人发声明,公布我和小雅的关系。”

王雪梅面色一喜。

余秀莲和景啸德也顿时兴奋起来,唯有景小雅,柔弱的眼眸里露出一丝担忧。

“可是外面的人都知道你身上是有婚约的,他们会相信我们吗?”

慕彦泽握住她的手,解释道:“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我有婚约,却没几个人知道我的未婚妻是谁,所以我只要和他们说,婚约本来就是和你定的,你就是我的未婚妻,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景小雅这才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只是下一秒,又皱了皱眉。

“可姐姐那边……”

“这你放心!你姐姐那边我来说。”

王雪梅开口,语气带着上位多年以来培养成的威严。

“慕少也不需要在网上公布,免得再生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后天不是小雅的生日吗?到时候办个宴会,请几家记者,就在生日当天公布就好。”

慕彦泽点了点头,“好,一切都听老夫人的。”

“这事你也回去和你父母商量一下,毕竟关系到婚姻大事,总不好私自作主。”

“您放心,这事他们已经同意了,我爸妈也很喜欢小雅。”

“那就好。”王雪梅的脸上总算露出一抹欣慰,“中午留下来一起吃个便饭吧!”

慕彦泽起身,“不用了老夫人,我公司还有事需要处理,下次再上门叨扰。”

“慕少年轻有为,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了。”

王雪梅看向坐在旁边的景小雅,“小雅,你送送慕少。”

景小雅乖巧的站起身来,“是。”

一直目送着景小雅和慕彦泽出了门,王雪梅的脸色才沉下来。

敛去刚才的笑容,她目光威严的看向坐在左边的景啸德,沉声道:“给你那个冷心肠的女儿打个电话,叫她今晚回来一趟。”

景啸德连忙答应,“是。”

……

景宁在电话里和人将事情谈妥以后,就挂了电话。

不料刚挂断,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她微微一愣,看着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那两个字,眉心微微拢起。

瞬间连吃饭的胃口都少了很多。

她接起来,语气冷淡,“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

景啸德咆哮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景宁忍不住将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些。

最后,索性直接放到桌子上,按了免提。

“有事吗?”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她耷拉了一下眼皮,淡淡答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还敢说!回国了也不通知一声,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还有没有这个家?”

景宁讥诮的勾起唇角,“景先生,如果我记得没错,当初我回国的时候,好像给你打过一个电话吧。”

景啸德一滞。

片刻,不确定的问道:“什么时候打的?我怎么不记得?”

景宁轻嘲的牵了牵唇。

自从景小雅回到这个家,景啸德就一直不怎么把她放在心上,她不是不知道。

只是没想到,竟然漠视到这个地步,连她回来时曾给他打过电话都忘了。

更可笑的是现在居然跑来质问她回来为什么不通知他一声?

景啸德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有些尴尬。

“行了,这两年公司拓宽业务,我整天忙得焦头烂额,可能忘了。你作为女儿,就不能体谅体谅你父亲?回来这么久,也不回家里看看,像什么话!”

景宁懒得和他在这里掰扯,冷淡的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景啸德被她冷冰冰的语气激起怒气,但想到她那性子,终究还是将怒气压了下去。

硬邦邦的说了一句,“你奶奶叫你今晚回来吃饭!”

“不去。”

“什么话?你好歹也是景家的人,叫你回来吃顿饭怎么了?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去请你不成?”

景宁冷冷勾唇,“逢年过节都不记得叫我回家的人,突然间叫我回家吃饭,我怕饭里放了老鼠药,被毒死。”

“你!”

景啸德被她气得不轻,“我就问你,你回不回来?”

“不回!”



“好!这可是你说的!回头你奶奶找你麻烦,别说我没通知你!”

景啸德觉得自己实在没办法和她那副冷冰冰的性子沟通,索性挂了电话。

景宁冷嘲一笑,也不理会,将手机收起来,继续吃她刚刚点的一份的外卖。

另一边,王雪梅坐在餐厅里,看到景啸德气呼呼的走进来,微蹙了蹙眉。

“怎么样?通知她了没?她今晚回不回来?”

景啸德没好气的道:“我哪儿喊得动她?我看她现在是翅膀越来越硬了,不请个八抬大轿去接她,她是不会回来的。”

王雪梅脸色一变。

“啪”一声将筷子拍在桌上。

“放肆!”

餐厅里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王雪梅自从景老爷子死后,一直掌管着景家,多年积威,发起怒来还是有几分震慑作用的。

余秀莲向对面的景小雅使了个眼色。

景小雅连忙端起面前的汤,走到老太太跟前,柔声道:“奶奶,您别生气,身子要紧。”

余秀莲也插嘴,“是啊,景宁不想回来就别勉强她了,这事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就好,您别气坏了身子。”

王雪梅冷笑,“笑话!她说不想回来就能不回来了?我今天偏要她回来!我倒要看看,她翅膀再硬能硬到哪儿去!”

说着,抬手招来管家王福。

“王福,你去查查她现在在哪儿,然后派人去告诉她,今天晚上她要是不回来!她母亲留下的那些东西我就一把火全烧了,她一分也别想得到。”

王福脸色一变,连忙应道:“是。”

……

下午,景宁忙完最后一单活儿,关门准备下班。

不料刚走出店门,就看到王福站在那里。

作为在景家呆了十多年的老管家,景宁自然认识他。

在余秀莲和景小雅还没有登堂入室的时候,她和这位王管家的关系还不错,虽不至于太过亲厚,但也算相敬如宾。

如今再见到他,蓦然就想起中午景啸德打来的那个电话,面色冷了几分。

“大小姐,您下班了。”

王福走上前来,景宁拿着钥匙,淡淡看他一眼。

“王管家,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大小姐出落得越发漂亮了,夫人若是还在,看到一定会很欣慰的。”

景宁勾了勾唇,“我妈若是还在,王管家是站我妈这边,还是站余秀莲那边呢?”

王福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语塞了一下。

景宁也无意为难他,只轻笑了一声,“开个玩笑,别紧张。”

王福差点滴出冷汗来,干笑了两声。

“王管家找我有事吗?”

王福连忙说道:“老夫人派我过来接您回家。”

景宁的目光冷凝了一下,嘴角掠过一丝嘲笑,“景啸德没跟你们说,我不肯回去吗?”

小说文学

说了,只是老夫人说……说是您若是不肯回去,您母亲留下的那些遗物,就会被处置了。”

王福说得含蓄,景宁却瞬间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面色一沉,“她想做什么?”

王福露出为难之色。

顿了顿,方才苦口婆心的劝道:“大小姐,您这些年为了跟家里置气,吃过的亏还少吗?左右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夫人留下的东西就那么点儿了,不要等真正失去了才后悔啊。”

景宁紧绷着脸,面色铁青。

良久,才缓缓松开紧握的手指,“我知道了。”

王福见她答应,松了口气。

躬身替她打开车门,“大小姐,上车吧!”

景宁没再说什么,钻进车里。

二十分钟后,车子驶入景家别墅。

别墅坐落在晋城有名的富人区,依山傍水,风景秀丽。

她下了车,面无表情的往里走去。

客厅里,余秀莲正在和景小雅挑选后天生日宴会要穿的礼服。

作为即将公布恋情的景小雅来说,这自然是一个生重要的日子,不仅是生日,也是她和慕彦泽的订婚之日。

中午商定以后,王雪梅便命她们赶紧选衣服,订场地。

现在只剩下两天时间,订做肯定是来不及了。

好在只是生日宴,订婚一说只是她和慕彦泽私下的认为,届时宣布出去,在外界看来,她和慕彦泽早就订过婚了,所以也不必打扮得太隆重。

选了一下午,总算选了几套心仪的礼服出来。

就只等明天让人送上门再试穿挑选。

两人正高高兴兴的商量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一抬头,就看到景宁走了进来。

只见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面是黑色的铅笔裤,衬得一双腿修长笔直,外面是米色的风衣,卷发散在肩上,看上去清冷大气。

景小雅看着她,心底隐隐生出一股嫉妒。

她就是看不惯景宁这副装模作样的样子。

明明是个卖睛趣佣品的,偏偏穿得跟个社会精英似的,那一脸的孤傲和冷淡,让人以为她有多高贵似的。

不过想到她的职业,她的心底又隐约生出几丝快意。

装得再清高又怎样?她到底是比不过她的。

她是景家的千金,娱乐圈里炙手可热的小花,而她呢?

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弃女,即便一身才华又怎样?手上的工作还不是说保不住就保不住了。

到时候就只能整天只能窝在那十平方米的小店里,卖她的睛趣佣品。

想到这里,景小雅又不由有几丝得意,挺直了腰板,唇边弯出一抹笑意,走上前去。

“姐姐,你来了!”

余秀莲也反应过来,连忙上前,脸上堆满了笑。

“景宁来了,快坐!陈嫂,给大小姐倒杯水来。”

佣人陈嫂连忙倒了水过来,只是看向景宁的目光,明里暗里多了几丝轻蔑。

景宁也不计较,只冷声道:“找我过来有事吗?”

余秀莲面露几丝尴尬。

景小雅见状,连忙

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笑道:“姐姐,急什么嘛,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啊!我们也好久没有在一起聊聊天了,现在离吃饭还有一会儿,要不去我房间,我们聊聊天好不好?”

景宁冷眸看着她,语气轻嘲。

“聊什么?聊你是怎么勾引男人的吗?抱歉,那些下作的手段我没兴趣,也学不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