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要闻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结婚伴娘被伴郎给办了男人j放进女人的p视频

2020-08-01 11:36:53 写回复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副巨幅照片,许久都没反应过来。

好半晌后,才缓过神,又似无法置信般,面面相觑,眼神仿佛在说,“看错了吗?总裁大人的手机里,居然有女人的照片?”

可是,并没有!

众人心思活络,难掩熊熊八卦之火,纷纷伸长脖子,想要看清屏幕上那女人是什么人。

有人猜测,可能是哪家千金小姐。

有的脑洞大开,联想这或许是未来老板娘……

可还没等他们看清,画面啪的一闪,那美人照已经消失无踪。

靳封臣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拔出手机,一派从容不迫的姿态,眸光冷漠且轻缓的道:“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都回去工作吧。”

众人抽回目光,内心暗感遗憾。

怎么这么快就关了?都还没看清!

想归想,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什么来,急忙收拾东西,利落退了出去。

唯独……靳封尧除外。

只见他眉目揶揄地看着他哥,道:“刚才那就是我未来嫂子吧?”

靳封臣目光凉凉的看向他弟弟,“你怎么还没走?”

靳封尧一脸理直气壮,“干嘛走,我留下来看看我未来嫂子!还真别说,刚才那短短的惊鸿一瞥,虽然只看到了侧脸,但绝对是个美人!哥,你眼光真好。”

对于弟弟拍的马屁,靳封臣显然不怎么受用,淡淡瞥他一眼,“是谁跟爸妈说八字还没一撇的,现在就叫嫂子,不嫌早?”

“不嫌啊,有什么好嫌的?难得看你对一个女人这么感兴趣,就算她长得丑出天际,我也得骗回来给你。”

说到这,靳二少似乎来了兴致,撺掇道:“要不……我今晚就去把人给绑来?什么仪式也免了,先把人拿下再说!”

真是非常简单粗暴!

靳封臣闻言,立刻就给了他一记自己体会的眼神,“你要是敢,就去试试看!”

语气,又冷又危险。

靳封尧一下就怂了,干笑道:“不敢,不敢。我这不是担心你会搞不定吗?”

要知道,他哥活了二十九年,可是连一场正经恋爱都没谈过,更别说追女人了,简直比小学生还没经验。

作为弟弟的他,真是要操碎了心。

可偏偏他哥还很不领情,一脸嫌弃道:“你有那闲心,不如去相亲,少操心我的事。”

话毕,也不等他弟反应,径直回了办公室。

等确定不会有人打扰,靳封臣才重新掏出手机,打开那条微信。

照片还在。

里边的女孩儿静静而立,姣好的面容,柔和精致;漂亮的五官,画笔难描,每一处都透着难以言说的美感。一双晶莹透彻的眼眸,如同一汪秋水,泛着温柔清浅的涟漪。

靳封臣眼眸深沉了几分,手指轻快按下一连串字符,组成一句话,发送:“这是在医院?”

沈慕白回得很快,“还真是她!”

靳封臣,“?”

沈慕白,“是在医院,似乎来探望人,一位中年妇人,可能是她母亲。”

靳封臣微微一愣,想起之前调查江瑟瑟时,资料上面的确写了,她有个植物人母亲。

他不由蹙起眉,询问,“人怎么样?”

沈慕白回道:“突发状况,人已经脱险,没什么事。”

靳封臣刚悬起的心,缓缓又落了地,没再说什么,只是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眼底多了一层说不清的微光。

……

一整个上午,江瑟瑟都在医院度过,直到临近午餐时间,她才离开。

出来后,她已经重新振作起来。

眼下,母亲的医药费迫在眉睫,工作又没了,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找到新的工作。

不过,在这之前,她先去了一趟百货商场,专门给小宝挑了一份礼物。

那礼物是一条项链,以小宝的星座为主题,价格不是很贵,但对于囊中羞涩的江瑟瑟来说,却是不便宜。

下午三点,江瑟瑟来到靳氏集团外面。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

以往只在新闻上看过,知道这是锦城地标性建筑之一。

如今近看,更觉震撼。

高耸巍峨的楼层,极具视觉的壮观性,作为全世界五百强之内的集团之一,靳氏的确是强大到让人无法撼动。

江瑟瑟忽然有些怯场,担心自己还没进去,就被人轰出来。

正犹疑不定时,公司内突然走出一道人影。

那人一身西装革履,穿得甚是潇洒,脚下步伐轻快,手中晃着车钥匙,一副玩世不恭,玉树临风的模样。

小说文学

是靳封尧!

旁边几位女员工与他擦身而过,恭敬问候,“二少。”

“哦,几天不见,又变漂亮了!”

靳封尧勾起嘴角夸赞,一双桃花眼放电放到简直飞起,撩得几人脸红心跳加速,眼冒粉红泡泡。

靳封尧似很满意这结果,朝几人挥

小说文学

挥手,继续朝前走,眼睛不安分地四处乱瞟。

视线不经意间,扫过江瑟瑟的位置……瞬时,春风得意的靳二少,像被定住了一般,再也迈不动步伐。

“我去我去……我看到了什么?”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揉眼睛,生怕自己出现幻觉。

揉完,继续看。

人还在!

靳二少瞬间就激动了,“果然是照片上的美人!”

他未来的嫂子!

这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他都还没去绑她,她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靳二少非常亢奋,步伐一转,没几下便走到江瑟瑟的面前。

“嗨!”他笑眯眯的冲江瑟瑟打招呼。

江瑟瑟被吓了一大跳,惊喘出声,“你要吓死我啊?”

说完,才定睛一看来人,发现居然还是个熟脸。

靳封尧,靳氏集团二当家,以翩翩公子,俊美妖孽的形象深入人心,经常代表靳氏集团,出现一些财经杂志的封面上,非常高调。再加上一身不俗的商业手段,是锦城不少女人的梦中情-人。

以前江瑟瑟在杂志上见过他,倒是不陌生,不过多少有点尴尬,说话也结巴了起来,“二……二少。”

“你好呀,美人儿。”

靳封尧笑容愈发灿烂,目光不着痕迹打量着她,活像个流氓,可话音却倏然一转,“你是来找我哥的吗?”

江瑟瑟被看得不自在,又见他语气透着莫名的暧昧,脸颊不争气地蹿起一股热气,更加尴尬道:“不是不是,我是来找小宝的。”

“啊?找小宝?你找他做什么?”

靳封尧笑容顿时垮了,脸上全是失望。

江瑟瑟也没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有些迟疑道:“怎么?不能找小宝吗?”

靳封尧摆手道:“倒不是不能找,只是小宝今早就已经被我爸妈带回去了,你现在见不着。”

顿了顿,他忽而又扬起笑容,笑得跟条大尾巴狼似的,继续道:“不过你如果是要找我

小说文学

哥的话,他很有空!”

就算没空,他哥肯定也会表现得很有空!

靳封尧在内心又补了一句。

江瑟瑟不禁有些犹疑,觉得靳二少这是在睁眼说瞎话。

靳封臣那样的人,必然是每天日理万机,连吃饭都没空的那种。

怎么可能很有空?

自己为了这事儿去打扰,似乎也不太好。

可转念一想,之前自己答应了小宝,要给他一个难忘的生日宴,如今被开除,怎么着也得和他说一声。

现在小宝不在,也只能和他爹说了。

想到这,江瑟瑟才开口道:“呃,那如果不打扰的话,找靳先生也是可以的。”

“不打扰,怎么会打扰!如果是你的话,我哥肯定不会说什么的……”

说不定还会很乐意被打扰!

到时候一高兴,他就可以趁机讹来那辆心心念念许久的顶级迈巴赫概念款。

想想都拉风!

越想,靳二少越亢奋,于是也越发殷勤了起来,“来,跟我走,我这就带你去见我哥。”

江瑟瑟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在靳封尧的带领下,两人进了公司,再搭乘靳封臣私人电梯,直接上了楼。

此时,顶楼,总裁办公室内。

靳封臣正埋头于叠成小山的文件中,忙得不可开交。

须臾,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他头都没抬的应声,“请进。”

门外的靳封尧推门而入,江瑟瑟跟在身后,好奇的打量四周。

靳封臣的办公室极具现代化,空间宽敞,陈设简单,却又暗藏奢华大气的视觉效果,位于东南方向的墙壁,被凿空,设计成片的落地窗,光线十足。

站在那,视野开阔到能俯瞰全城。

江瑟瑟内心感叹,不愧是靳氏集团的总裁办,简直气

派!

边想,她视线边移,最后落到办公桌后的男人身上。

这一看,顿时就被惊艳了。

此时的靳封臣上身仅着一件白色衬衫,领带松松垮垮搭着,领口扣子解了两颗,漂亮的锁骨隐约可见,西装外套,闲闲搭在椅背上,袖子挽到臂弯处,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目光专注盯着手中的文件,冷漠严谨间,透着一股说不上感觉的斯文感。

江瑟瑟看呆了眼,脑中情不自禁蹦出那句‘认真的男人最帅’的话。

而像靳封臣这样的绝品,再配上一身高贵的气质,简直就是日月无光,人神共愤!

就在江瑟瑟沉浸于靳封臣盛世美颜中,无法自拔时,那边的靳封尧已经屁颠屁颠跑过去,邀功道:“哥,看看我给你带谁来了?”

靳封臣原本以为进来的是助理,所以没理会,这会儿听到弟弟的声音,才抽空从文件中抬了一下眼皮。

漫不经心的一瞥,在瞧见江瑟瑟的时候,却猛然定住。

四目相对,江瑟瑟双颊腾地又热起来,觉得有点丢脸,偷看人,还被抓了个正着!

她神色微赧,连忙问候,“靳先生。”

靳封臣如墨玉般的眸底,划过一丝暗涌,回过神,放下手中文件,道:“你怎么来了?”

江瑟瑟走了过去,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打扰了,我来……是有

个东西想给小宝,不过方才听二少说,小宝不在,想说交给你也是一样的。”

“先坐下再说。”

靳封臣丝毫没有被打扰的不满,相反,眉眼间带着几分很难发现的雀跃。

他主动起身迎上去,领着江瑟瑟往沙发方向走。

一举一动,皆是风采。

靳二少在后头看着直咂嘴,心道:这位小姐果然非比寻常,居然能让一向视工作如命的哥哥,第一时间抛下工作。

瞧瞧刚才放文件的速度,简直飞快!

他当场就决定,今后要抱紧这位未来嫂子的大腿,省得哪天他哥不爽又要揍他,找不到救兵。

如此想着,靳二少越发殷勤,主动跑去给江瑟瑟倒咖啡。

江瑟瑟顿时受宠若惊,连连道谢,“谢谢二少。”

靳封尧一脸豪爽,摆手道:“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江瑟瑟有点懵。

一家人?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靳封臣却已开口打断她的思绪,“江小姐,你说要给小宝东西,是什么?”

“啊?哦……”江瑟瑟回过神,忙从

包包里掏出一个包装好的丝绒盒子,递过去道:“是这个。”

靳封臣接过后,顺手打开,瞧见里头放着一条做工精致的项链,正好是儿童戴的尺寸。

靳封尧也瞧见了,立刻认出上面的星座吊坠,插口道:“是小宝的星座!”

江瑟瑟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嗯,我也买不起什么贵重的礼物,所以就选了这条项链,给他当作生日礼物。”

靳封臣蹙起眉,盖上盒子,道:“小宝的生日还没到。”

“我知道,只是……”

江瑟瑟忽然变得有些紧张,手指不自觉的曲起,揪紧裙摆,似有些难以启齿。

靳封臣将她的表情,丁点不落的收入眼底,道:“江小姐,有话不妨直说。”

江瑟瑟深呼吸了口气,忽然站起身,冲靳封臣深深鞠了一躬。

靳封尧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从沙发上一跃而起,道:“怎么了,怎么了,突然行这么大礼?”

靳封臣也蹙起眉,不解的问,“江小姐,你这是……?”

江瑟瑟没脸抬头去看他的表情,只好弯着腰,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对不起,靳先生,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跟你和小宝道个歉。是关于小宝生日宴策划的事……我之前答应过小宝,要让他过一个难忘的生日,可现在我没办法做到了,请你代替我跟小宝说一声,真的很抱歉。”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