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要闻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_公主把奶尖放进侍卫嘴边

2020-08-01 14:52:38 写回复

  慕……慕霆枭的父亲?

那个年轻时曾令沪洋市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豪门贵子——慕擎风?

沐暖暖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有些局促的说了声:“您好。”

那声“爸”,她是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的。

“有时间的话,今晚一起吃个饭。”慕擎风的声音沉稳而浑厚,透着一种经过岁月洗礼的平和,虽然是带着命令的语气,却并不令人排斥。

沐暖暖听里明白,慕擎风的话听起来虽然是在询问她,但她却不能拒绝。

她谦逊的开口:“有时间的。”

“我让司机去接你,晚上见。”

他不急不徐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从头到尾,慕擎风的语气都很平和,但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气息。

沐暖暖丢开手机,就迅速的出门坐车去慕霆枭的别墅。

慕擎风说让司机去接她,司机肯定会直接去慕霆枭的别墅。

……

沐暖暖站在大门口,抬头打量着慕霆枭的别墅。

别墅建在半山腰上,周围人烟稀少,白色的别墅安静的伫立在树林之中,看起来有点诡异。

沐暖暖上次被接过来,并没怎么注意过这栋别墅,现在越看越看越觉得有点邪门。

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来了。

大冬天的,沐暖暖冷得面色发白。

她硬生生的将伸出的脚收了回来,算了,就在大门口等吧。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汽车就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沐暖暖好奇的偏头看过去,就看见车里走出来一个面容温和的中年男人。

他看清沐暖暖的面容的时候,眼里很明显闪过一抹惊诧,但面上却一点也

小说文学

没表现出来。

他在沐暖暖面前站定,微微颔首,神态恭敬:“少夫人,我是冷绪,慕先生派我过来接你去吃饭。”

是慕擎风派来接她去吃饭的司机。

“麻烦您了。”沐暖暖冲他笑了笑,嘴裂得大大的,看起来有点呆。

冷绪面上的表情微怔,但转瞬又恢复了自然。

他转身拉开了车门:“少夫人,请上车。”

随后,他绕到前坐驱车离开。

等到汽车走远,别墅二楼原先只掀开了一条缝的窗帘,“刷”的一声被人大力拉开。

时夜朝汽车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侧头问站面一旁面色莫测的慕霆枭:“老板,你真的就让夫人这样去见慕先

生?”

“不然呢?”薄霆西眸色沉沉,将双手放进西装裤的口袋里,嗓音很沉:“她只是个又傻又蠢的丑女人,慕擎风能做什么?”

“可是,夫人那是装傻!”

“能装得让所有人都信,也是一种本事。”

慕霆枭幽幽的说完这句,就转身离开了。

……

沐暖暖被送到了一家高档的餐厅。

冷绪领着她走到包厢门口,伸手做出了请的手势:“慕先生在里面等你。”

“嗯。”沐暖暖说完,又慢半拍的补充了一句:“谢谢冷叔。&

小说文学

rdquo;

冷绪看着她进去,关上门之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摇了摇头。

餐桌前,气质优雅的中年男人,正在翻看菜单。

听见动静,他放下菜单抬起头来。

沐暖暖以为自己一身土包子的妆扮至少会让他皱眉或是不满,但他只是和颜悦色的说:“你就是暖暖?”

沐暖暖没有想到,那样一个富可敌国豪门世家的掌权人,竟然是个这么和颜悦色的人。

她呆愣了片刻,才说道:“我、我是沐暖暖。”

这次的呆不是装的,的确是让她觉得意外。

“不要拘束,你嫁进了慕家,就是慕家的一分子,也是我半个女儿。”

慕擎风一边说话,一边拿起旁边的水壶给她倒了杯水。

在沐家的时候,沐立言基本不拿正眼看她,萧楚荷的注意力也都在沐婉琪那两兄妹身上。

她从来没有被哪个长辈这么温和的对待过,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

沐暖暖接过水杯:“谢谢您。”

“你可以跟霆枭一样,叫我爸爸。”慕擎风一边说话,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

长相是有些入不了眼,反应也有些迟钝,虽然拘束但却有礼貌,是个质朴善良的孩子。

“……爸。”沐暖暖犹豫着叫了一声。

慕擎风脸上露出笑容,语带歉意:“你和霆枭结婚,没办婚礼委屈你了,今天本来也该是你和霆枭一起回老宅吃饭的,可是霆枭那孩子因为他-妈妈的事心里有疙瘩,一直不太愿意回老宅,你以后多开导开导他。”

慕家是传承几百年的大家

族,沿袭着三代同堂的传统。

据说,慕家那栋老宅子有市无价,曾有人试探性的出价千亿想买慕家的宅子,最后那个人还成了上流圈子里的一个笑话。

而慕擎风话里提到的有关慕霆枭妈妈的事,沐暖暖也略微知道一点。

十几年前的那场绑架,绑匪不仅绑了慕霆枭,还包括慕霆枭的妈妈也一起绑走了。

不过最后只救出了慕霆枭。

至于慕霆枭的妈妈,说法很多。

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没死,还有人说她被绑匪玷污……

沐暖暖抬头看了慕擎风一眼,迟疑了一下说道:“可是……我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他。”

后面的半句话,她说得很小声。

她注意到,慕擎风再听了她的话之后,神色微变。

之前,慕擎风就没有再问慕霆枭的事,而是关切的问了一些沐暖暖生活上的问题。

沐暖暖老老实实的一一回答,语速慢吞吞的,看起来迟钝却很诚挚。

离开的时候,慕擎风还是让冷绪送她回慕霆枭的别墅。

……

冷绪将她送到别墅大门口,看着沐暖暖进去之后,他才离开。

这时,沐暖暖这时才回过味来,慕擎风之前好像是在试探她?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他更像是在试探慕霆枭。

虽然她还没见过慕霆枭,但是,她却能感觉到,这对父子的关系并不好,并且矛盾重重。

慕擎风说,慕霆枭因为他母亲的事心里有疙瘩,但是他母亲在十几年前被绑架的时候就不在了,难道是因为绑架的事才和慕擎风有了嫌隙?

“少夫人。”

沐暖暖被保镖的声音拉回了思绪,抬头看向说话的保镖。

这保镖眼熟,是那天去沐家接她的。

保镖微微颔首,语气平板:“少爷要见你。”

沐暖暖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愣了三秒,才说:“少爷?慕霆枭?”

“是的,少爷在书房等你。”

沐暖暖有些惊愕,慕霆枭终于肯见她了?

她敲开书房门的时候,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她一脚踏进书房,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形,就听见一沙嘶哑的男声响起:“时夜,是谁来了?”

站在办公桌旁边的男人说道:“少爷,是少夫人。”

沐暖暖这才注意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一个身形宽阔的男人正背对着她坐着。

从她的方向看过去,能看见男人从椅背上露出来的头,和搭在扶手上的手臂。

是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他,就是慕霆枭吗?

时夜看着沐暖暖,不动声色的打量她:“少夫人。”

“时夜?”她刚刚听见慕霆枭叫了这个名字。

时夜颔首,不再多言。

他本来也不是话多的人。

这时,背对着她坐着的慕霆枭说话了。

“你见过慕擎风了?”

沐暖暖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是在跟她说话。

虽然早已经从慕擎风的口中知道,这两父子的感情不好,但慕霆枭这样直接叫慕擎风的名字,还是让她有些惊讶。

“见过了。”沐暖暖不知道慕霆枭问这个做什么,但她隐约感觉到慕霆枭并没有要让她看见真面目的打算。

“他说了什么?”

“随便聊了一些,还说起了你的事……”沐暖暖顿了顿才说:“他很关心你。”

慕擎风的那些话,可能带有某种目的性,但他一定是关心慕霆枭的。

她有些羡慕他 ,能有一个疼他的父亲。

慕霆枭听了她的话,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听嘉宸说,你们相处得不错?”

沐暖暖一听见“嘉宸”两个字,整个人一僵,连忙摇头:“只是在别墅里见过而已。”

想到背对着她的慕霆枭见不到她摇头,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不熟。”

不知道为什么,她刻意的隐

小说文学

瞒了“慕嘉宸”受伤在她的出租屋住了一晚的事。

“是吗?”

男人轻飘飘的两个字,让沐暖暖浑身一凛,不敢再说话。

“慕嘉宸”不会真的在慕霆枭面前说了什么吧?

“好了,你出去吧。” 慕霆枭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耐。

沐暖暖看不见慕霆枭的脸,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却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出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

她之所以嫁进慕家,一半原因是被萧楚荷逼的,另一半原因是她心灰意冷之下的自愿。

嫁进慕家,她也没想过会有离婚的那天,所以从嫁进来第一天,她就做好了一辈子都做慕霆枭妻子的打算。

她咬了咬唇,上前两步,站在慕霆枭近一些的位置,鼓足了勇气开口说道:“慕霆枭,你……能转过来吗?”

他转过来,她就能看见他的脸了。

她才说完,就感觉到房间里一下子充满了让人窒息的低气压。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们以后是要相伴一辈子的人,迟早都要见面的,我真 的不介意你……的身体情况。”

椅背后面的慕霆枭听见她的话,也是愣了一瞬。

他浅浅的勾唇,语气里是十足的恶意和厌恶:“可我介意你长得丑。&rd

quo;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