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要闻

色翁浪妇全文阅读 公主把奶尖放进侍卫嘴边岳风柳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2020-08-01 16:33:10 写回复

  早上八点半。

华瑞副总就任的发布会已经准备就绪。

能入场的记者都是和华瑞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此次发布会,只是走个过场,毕竟即将就任的这位,在没回国之前就闹出了大动静。

南景深在国外的资产,随便数一数便是几十个亿,去年更是以商界新锐的身份位列福布斯百强末尾。

他将自己名下的公司并入了华瑞,强势出任副总裁,这场发布会已是形势需要。

台上,设了两个座位,唯独坐了一人。

三角形烫金色名牌上写着——

副总裁,南景深。

而旁边,同样的职位:副总裁,南渭阳。

时间迫近,南渭阳瞥了眼旁侧,招手和秘书耳语了几句,就要宣布发布会开始。

恰在这时,大厅的玻璃双开门被拉开,一水儿的西装精英分立两侧,门口走进的一群人,打头的便是南景深。

“四爷来了!”

“准备好提问,他来了,也就开始了。”

记者群里悉索声响过一阵便安静下来了。

南渭阳看着众星捧月走进来的男人,眼眸轻眯起,五官棱角忽然凌厉。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他轻讽。

南景深侧目,矜贵的挑起一抹微笑,醇厚的磁嗓压轻了些,“本来是赶不上的,谁让大哥多事,非要找人来打断我的温柔乡。”

南渭阳脸色忽僵,下一瞬,又恢复如常。

“我可是关心你,什么时候把弟妹带回来见个面。”

“不必。”南景深眯了眯眸,“家里乱。”

这个“乱”,可不是杂乱。

在海城,人人仰望的南家,有着世家身份,祖上曾在朝廷供职,如今又是一方财阀,家里人口多,是非也多。

看来,外界传闻,南四爷对小妻子宠爱得很,是事实。

都舍不得让她来蹚浑水。

……

意意从酒店里出来,着急忙慌的站在路边拦车,恰好一辆计程车在下人,她等在旁边,第一时间坐了进去,报了别墅的地址后,后背往座椅里一靠,才觉得心跳居然如此的快。

手机响起,她蚂蚱一样弹跳了下,惊慌后接了起来:“凯茵?”

“你现在在哪里?”

意意坐起身,往窗外瞄了一眼:“在中心街呢,我正要回家。”

“还回什么家啊,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么!”

宋凯茵着急的低吼:“我都在酒店等了你一个小时了,还以为你怎么了,你居然给忘了。”

“酒店,什么酒店?”

她脱口问道,随即明显的觉察到宋凯茵停顿了一下,听筒那端传来了高跟鞋略微急促的声音,她像是转移到了安静的地方。

“今天,南昀和你姐姐萧静婷……结婚。”

原来……

她真的忘了。

怎么会忘了呢。

昨晚上还伤心得跟什么似的,跑出去买醉,还莫名其妙的和男人睡了。

她怎么就忘了,自己生平第一次的放纵,就是因为第二天天一亮,就是他们的婚礼呢。

“我去接你?”宋凯茵没听见她的声音,试探的问道。

意意吸了下鼻子,“凯茵,我想先回家洗澡,你来接我吧。”

“好。”

等到了家,意意把自己从头发丝到脚趾,洗得干干净净,心里的酸涩逼得眼泪呛了出来,混在水里一并给抹去了。

等从浴室里出来,宋凯茵就到了,知道她肯定忘了去订礼服,顺便带了过来。

蓝白色渐变的及踝长裙,脚上搭一双银色镶钻的细带高跟鞋。

有点偏成熟的打扮,意意有些不习惯,宋凯茵却不许她换,把她头发散开来,梳了个公主头,再给配了白

色的小方包,成熟却不失可爱。

她以这副模样出现在婚礼现场的时候,毫不意外的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

尤其是继母白宛如的一双眼睛,肯不得剜了她。

意意捏了下宋凯茵的手,侧耳说道:“我就说不要这么穿,你非不让我换。”

“怕什么呀,我巴不得把你打扮得比新娘子还好看,一来,你才是萧家真正的千金,二来,她萧静婷可是从你手里抢的男人,你让那对狗男女好好看看,你有多漂亮。”

意意扶额,“让你多事呢。”

白宛如过来,亲昵的把意意的手抓在手心里,微笑着看向旁边的宋凯茵,“宋小姐也来了,你和意意关系好,可别随着她胡闹了,刚才你爸爸还跟我问人呢,快过去吧,别让你爸找得着急了。”

宋凯茵甜甜的笑:“谢谢白姨,我这就过去。”

说完就走开了。

白宛如脸色僵了僵,宋凯茵从来不叫她萧太太,或者是萧伯母,不伦不类的一声白姨,看似客气礼貌,实则是在讽刺她小三上位。

跟萧意意走得近的,果然每一个好东西!

“意意,你姐姐在化妆室里等你。”

意意皱眉,想甩开她的手,白宛如早有察觉,将她的手扣得死死的,嘴角上挽的那抹笑容,看似温柔,实则透着威胁。

“今天是你姐姐大婚的日子,乖乖的,别闹,作为妹妹,你该去送一送她。”

“就怕送也送不走。”

意意轻哼一声,挑衅道:“请神容易送神难,白姨听说过吧。”

白宛如僵扯了下唇角,没回话,也没冷下脸来,脸上依然维持着她那温婉的笑容,去招呼旁边的太太们了。

意意觉得无趣。

提着裙子往化妆室里走。

萧静婷早就等着她,等得烦了,正在里面发脾气,一看见她进来,抄起一把木梳子砸过来。

“怎么那么慢,过来啊!”

她以为是化妆师,等看清萧意意的脸时,微怔了下,变脸似的浮现出微笑来,很亲切很亲切的挽上意意的手臂,对一屋子的人说:“你们都出去吧。”

这些人巴不得早点离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出去的速度要有多快就有多快。

等没有外人了,萧静婷把首饰盒往桌面上一摔,趾高气昂的道:“意意,我从小就疼你,今天好歹是我结婚的日子,你可别哭丧着脸啊,搞得好像萧家给你气受似的。”

她用下巴点了点:“给我带头纱吧。”
意意眉心颤得厉害,心里有股恶心感直往上冲。

被那道挑衅得意的目光盯得久了,她本该是要怒的,恁是给压下了,非要挤出一张笑脸来,“好啊,我给你戴。”

她一笑,万千璀璨顿时失了光华。

萧意意本来就长得美,她的美,是那种憨憨的,让人舒服的美,并不刺目,但就是让人挪不开眼,吹弹可破的肌肤和一双清透灵气的眼睛,一眼看上去,毫无攻击性,再配合了婴儿肥的脸蛋,要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凭是谁也发不出脾气来。

萧静婷简直嫉妒得发狂。

她已经抢走了萧意意所有的东西,身份,家世,男友,哪点还能让她得意的!

“你怎么弄的,扯到我头发了!”萧静婷轻嘶了一声,扬手就要打。

意意站在她身后,手里还攥着她一缕挑出来的头发丝,非但没松,还捏紧了些,将她的脑袋转回去面对着镜子,笑道:&

小说文学

ldquo;别动呀,我激动嘛,万一手抖了,你的发型也就要重做了。”

萧静婷被她笑得瘆得慌,眼神闪烁:“别弄了,笨手笨脚的,滚出去把造型师给我叫进来。”

“马上就好。”意意指尖捏着发卡,用力往她头皮上戳。

针扎般的疼痛逼得萧静婷捧脑袋,挥手打掉意意的手,踢开凳子站起来,“你是故意的吧!”

意意往后跳了一步,嘻嘻笑道:“对呀,我就是故意的,怎么着吧。”

“你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我告诉爸妈。”

“你告啊,顺便给奶奶说一声。”

闻言,萧静婷的气焰顿时消了。

意意知道怎么打她的三寸,更没打算见好就收,她笑着磨牙,阴仄仄的道:“我到现在都记得,当初你和你妈跪在我和奶奶面前,是怎么低声下气的求我们,让你们进门的。”

“啪——”

巴掌声清脆。

意意一时不察,被打得头往旁偏。

小说文学


萧静婷气得浑身发抖,气急败坏的跺脚:“你这个贱人,我叫你再说,叫你再说!”

意意碰了碰被打的半边脸,还没感觉到痛感,眼前白影一晃,萧静婷扑上来要掐她的脖子,修得尖利的指甲戳进她锁骨里,意意本能的往后躲了一下,然后又迎上去,一把扣住萧静婷的手,咬牙道:“我告诉你,南昀是我不要了的,你爱捡就捡,我不稀罕!”

“你这个……你……贱……”

“究竟谁贱,还没眼睛看吗!”

意意终于忍无可忍,她双眼泛红,泪腺逼到了眼眶里,恁是忍着不哭,她哪里做过这么嚣张凶狠的事情,只不过是逼急了,她心里委屈得冒泡,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居然早就和萧静婷眉来眼去了。

他们厮混在一起的时候,意意还没嫁人,现在想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发泄之后,她已经不想再留在这里,人都走到门口了,萧静婷忽然追上来,拽住她一条胳膊往回扯,“我还没出气,你不能走!”

意意眉心紧拧,实在是不想再多说什么,甩开她的手就要走。

分明没有用多大的力气,竟把萧静婷给甩到了门上,手还死死的攥着她,一收力,意意本还在诧异她哪里来那么大的力,睁眼就和她四目对上。

那抹一闪而过的冷笑,让意意愣了一下。

“你不要打我,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抢走你的昀哥哥,我什么都让着你,你要什么我都没抢过,还要我怎么样呢……”

萧静婷忽然大哭。

意意错怔,手被动的往萧静婷脸上扇去,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打得她掌心都震麻了。

萧静婷忽然松开她,捧着自己的脸惊恐大叫,“求你别打了,我怀着孩子……”

意意尚且没有反应过来,身后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掠起的罡风刀刃般刮在脸上,肩膀上按了一只手,抓着她,用力的往墙上摔去,意意的后脑勺,结实的撞击了一下,头脑瞬时一片空白,眼前黑影重重,耳边蓦的听见一道冷怒的男声:“萧意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歹毒了!”

她一愣,遮在额前的手缓了缓后,拿开,对视上南昀一双沉怒的眼睛,脑仁攸然发疼。

萧静婷顺势倒进他怀里,得意的看着意意。

她忽然明白了,从小到大,没少被萧静婷这么陷害过,同样的手法,偏偏爸爸和昀哥哥,都站在她那边。

就因为萧静婷会哭,她

不会。

意意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多想也挤出两滴泪来装装可怜,可惜流不出来。

南昀紧张的扶起萧静婷,细细端详,“你怀孕了?”

“前两天才拿到的结果,已经六周了。”萧静婷娇羞的笑了笑,手搭在小腹上,一侧目,瞄了一眼意意,她立马紧张起来,伸手勾住南昀的脖子,那般小鸟依人的依偎着他,恳求道:“你别生气,意意她不是故意的,都怪我没有把单子放好,让她看见了,她才……”

她故意不把话说完了,咬着唇,复杂的看了一眼意意,视线最终落在南昀脸上,哭得梨花带泪的脸尤为惹人疼惜。

南昀拥在她肩膀的手劲收紧,腮线因怒气使然而突了突,用一种嫌恶的

审视目光看着意意,冷声道:“原来是我看错你了,那么多年在我面前装纯情小白兔,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我没有……”

“真是让我恶心!”

意意大震,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揪扯着,疼痛从骨血里丝丝透了出来。

他说她恶心?

想要辩解的话,顿时堵在了嗓子口。

她怔肿的看着南昀嘴角牵着的笑越来越凉薄,越来越讽刺,刀子般的冷言冷语同时刺了过来:“我早该看清楚你的,嘴上说着爱我,背地里却嫁了人,你就是贱!”

这是她,从小到大……爱了将近十年的男人?

她为什么会嫁人,南昀从来没问过,哪怕他问一问呢,哪怕他能发现她可笑的婚姻,是萧静婷母女……
她张口想说,可是到口了,却一声也发不出来,就像堵了一团乱麻,怎么也找不到头。

她这副模样,在南昀看来,简直就是心虚了。

他冷哼,很重的冷哼声:“滚吧,看见你我就倒胃口,回去好好伺候你的糟老头老公,被玩烂了的东西,还好意思来找静婷的麻烦。”

南昀尖刺般的眼神,盯了她一眼,像是要把她给剖析来看个明白,然而最后,脸上唯独剩下的,便是嫌恶与失望。

意意攥紧的拳头紧了又松,绷紧的唇线缓缓松了下来,小巧的双肩往下微微垮塌,不知为何,她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释然。

南昀对她的误会已深,她竟然不想再辩驳了。

她双手握拳,手臂绷得笔直,深吸了一口气,静声道:“我知道了,放心吧,以后我都不会再纠缠。”

说完,她凭着最后一丝理智的支撑,好不容易走到门口。

身后那人,却还不打算放过她。

“那样最好。”

她忽然想哭,出门的脚步快了许多,低着头走到走廊的尽头,一停下来,好似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她心里的眷念,那些年美好的回忆,都被这个男人亲手给捏碎了。

在他的眼里,她萧意意,早就已经是个破烂了。

就算她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老公,更没有过男人,他也是……不会相信的吧?

心里的疼痛,山崩海啸一般迅速的席卷至大脑,撕扯着她快要昏厥,一抽鼻子,眼眶里浮现出了层层叠叠的雾气,朦胧不清的视线看出去,猝不及防的和一抹幽深对视上。

走廊尽头的吸烟区,衣领挺括的男人斜身靠在墙上,上身弓着,衬衫的袖口推到了手肘,露出一截麦色打底的手臂,垂下的手上夹着一支香烟,徐徐冒着的白烟顺着他骨骼修长的手指往上攀升。

莫名的,意意出神的望着那只手,拥有这么好看的手型的人不多见。

视线随着他抬手,两瓣薄薄的唇叼着香烟,轻微的抿合了一下,那张被烟雾缭绕着的俊脸……

怎么是他!

早上才见过……

意意往后退了一步,身后恰好是电梯,她想也没想的摁了下键,微颤着的眼儿忍不住往他那儿偷看了一眼。

惊诧的发现,他也在看她。

他站在窗口,棱角分明的脸廓覆了一层淡淡的阴影,那双阴沉深邃的黑眸,未免过于犀利了些,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像是在生气……

意意赶紧挪开眼,恰好电梯到了,她迅速钻了进去,怕他跟进来,按数字键的手都在抖,直到门关拢后,拍拍心口,那里还跳得厉害。

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要怕他,账都清了,也说好互不纠缠的。

电梯口,宋凯茵等在那儿,拿着手机,正要拨,一抬眼看见走出来的人,两步上前抓了手,“去哪了呀,婚礼开始了。”

意意掩下了所有的异样,勉强扯了下唇角,“没事,去了趟洗手间。”

“你别笑了,你笑得比哭都难看,走吧。”

“我们的位置是不是挨在一起?”

“你想得美,你那个恶毒后妈,把你安排在前排。”

娘家人,坐前排无可厚非,可圈里年纪相差无几的人都知道,萧意意和南昀,是从高中起就是情侣关系,让她亲眼见证前男友和亲姐姐结婚,还非要摆在她眼皮子底下,那么清楚,和撕碎她有什么两样。

意意耸了下肩:“怕什么,我就来走个过场,不引人注意就行了。”

……

婚礼仪式开始。

大厅的灯光转换成了暖黄色,绒绒的光晕覆盖到每个角落,意意悄悄把椅子往后挪了挪,身旁的人投下的阴影,恰好罩了她半个身子。

她捧了碟花生,放在腿上慢慢剥,心不在焉的看着紫色塑料花扎成的舞台,一路延伸到尽头

小说文学

的拱门。

萧静婷穿着一袭白色的拖地婚纱,脸上盖着头纱,挽着爸爸的手,娇羞的从那端走来,舞台的正中央,那抹挺拔的身影……正等着她。

意意心里很不是滋味,坐在这里每一分都是煎熬。

婚礼进行到一半,她就想走。

刚站起身,大厅里忽然灯光全暗。

突如其来的黑暗,引起宾客群里阵阵骚动,几秒之后,舞台上的LED屏闪过片刻的雪花,突然播出一段重口味的视频。

两具白花花的身子,在酒店大床里翻云覆雨,女主角被压在身下,两腿盘在男人的腰上,她享受得上身躬起,恰好把脸清晰的暴露在镜头里。

面部拍得非常清楚,正是准备交换戒指的新娘子,萧静婷。

而那个男人,一头栗色的长发,身材,比南昀宽大……

一声声浪叫,从屏幕里传出来。

现场哗然。

意意也是震惊不已,回神之后,眼神立马别开,那么羞的画面,尺度之大,和某些小片片差不多。

台上的新郎一脸铁青,虽身形笔直的站立着,身形却明显紧绷,浑身透散着摄人的愤怒,他面对着屏幕,阴鸷的一双眼,就那么盯着看,紧紧咬合着腮线,眼看就要濒临情绪爆发的边缘。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大厅里简直炸开了锅,议论纷纷的声音越来越高,现场的男士,甚至开始对视频里新娘的身材指指点点,不堪入耳的话到处都是。

萧氏企业,本来就是土包子发家,勉强挤进海城的上流社会,今天来的不少人,都是商场上交情并没有多深的合作伙伴,能来全是冲着南家的面子,但对萧氏这样上不了台面的小公司,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关了,关了!马上给我关了!”

萧静婷惊声吼叫,眼泪流了满脸,她到处抓人,指着屏幕乱吼乱叫,然后又跑回南昀身边,拉着他的手,声泪俱下的为自己辩解。

南昀的脸色,悄隐在半明半灭的光线之间,脸廓蒙了一层显而易见的怒气,冷笑着要甩开萧静婷。

她疯了似的扣着他的手臂,惊慌失措下,眼神恰好扫到台下站立着的萧意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