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要闻

女主是男主后妈的禁忌小说_淫男乱女小说

2020-09-07 13:35:59 写回复

方坪是老家里的一个小镇,先前属于黄州管辖,直到共和国最新成立团风县,它才另有所属。在20岁以前,我对小镇依稀有一些印象。

父亲早年跟随叔公离开老家到鄂东南谋生,一直在外工作。每年春节,我们一家人舟车劳顿,总要千里迢迢地赶回老家,每每经过那个叫方坪的小镇。在我的

文学

印象中,小镇不大,但是正处在交通枢纽上,有三四条岔路通向不同的小镇,车来车往,交通极为便利。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小镇上都有,逢年过节,小镇上的人流熙熙攘攘。我后来到过黄州,小镇上热闹的景象似乎也不比黄州城里差呢。

小时候我常跟六叔一起玩耍,六叔是个孩子王,大不了我几岁,少年叔侄如兄弟。他常带我玩弹弓,玩自行车链条做的火柴枪,有时也到方坪镇上买些杂货。镇东的百货店,镇西的电影院,我们时常光顾。只是后来六叔做了教师,我也离开老家在外地当了工人,许多年中竟很少再回小镇了。

 

我们家族那时在村里是个大户人家。爷爷是个放鸭出身的谨小慎微的老头儿;奶奶性格泼辣彪悍,掌管着家大口阔的整个大家庭的一切开支。我的七姑那时候待字闺中,奶奶有时诟病七姑懒,说什么懒婆娘将来怎么嫁得出去。七姑的名字中有个“桂”字,大家平时都喊她“桂(贵)姐”,这也难怪,我父亲七个兄弟姊妹中,就这么一个“千金”,的确是金贵的。

其实奶奶还是多虑了,年轻人的思想总与老一辈有些代沟。七姑性格温和,做事有条理,不紧不慢

鲁鲁修之魔王回来

。奶奶性子急,

文学

有时就误会她偷懒了。七姑后来嫁给了方坪镇上的何姑爷。何姑爷有手艺,不是一般的农民,在小镇上做起了楼房,一家人的生活过得不错。

上一次堂弟结婚,匆匆经过方坪镇的时候,我们又见到了何姑爷。他一个人呆在家里,做一点零散的生意,倒也清闲。上过大学的儿子和女儿都已成家,七姑到上海带外孙,他也没有什么可牵挂的。古老的方坪镇日新月异,但何姑爷显然已经老了,这又使我想起当年在省城见到他时的情景。

那时候何姑爷正值壮年,虽然腿脚有些不灵便,但头脑却极为灵活。他那时候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做修理工,钣金油漆样样能来,老板对他很是赏识。他同时又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整日思思谋谋的,同事们对他畏惧三分。他生性多疑,有时不免有些女人气,喜欢斤斤计较,这让他少有知心朋友。何姑爷常说,“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出门在外总要多个心眼才行。

在堂弟的结婚酒席上,我听到一件事情。何姑爷与人说,上一次六叔乔迁新居接客的时候,没有分烟给他,这让他不解,也有些不爽。因为那一次,酒席上的其他几位至亲都收到了一包精品的黄鹤楼香烟,作为妹夫的他却没有收到。他认为六叔是看不起他。

这话通过我的其他几位叔叔辗转传到六叔耳中,六叔感觉很冤枉。他发誓说,你们相信我是那么小器的人吗?我当时明明都分了烟,每张桌子上都丢了几包的!一定是他当时没招呼到,烟叫旁人拿了去,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了?

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了,不知道何姑爷听到六叔的解释,心中的疙瘩是否能解开呢?

那一年似乎也是老家里办什么喜事,我们同黄石的几位叔叔一起到过方坪镇。一行亲戚在小镇上走走看看,听到熟悉的乡音

少妇口述插的高潮

,见到琳琅满目的商品,倍感亲切。外面的世界在变,小镇潜移默化中也在变。每一次回来,都有一种新鲜的感觉。

最近的一次,我陪旺生表叔和六叔再次来到方坪镇上,在菜市场转悠,在百货店里逗留。我感觉儿时的情景又回来了。我分明感到了一种“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悲怆。

回望东边的天空,一轮红日正在冉冉升起,秋阳给小镇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帔,古老的小镇正焕发出勃勃的生机。啊,这曾经哺育了我的亲人,留下过我儿时欢声笑语

唐玄宗简介

的地方,多少年来一直萦绕在我的梦中。方坪,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