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要闻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龙口护士门皇后夹得真紧H

2020-09-16 08:02:14 写回复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白发少年正静静得坐在庭院前的回廊处,他看着院中开得正旺的梅花树,那一个个花骨朵不知是何时冒了出来,在各个枝头争奇斗艳。而这花香弥漫在空气中和这满院的飘雪融合在了一块儿。随着一片霜花从空中缓缓飘落到少年的睫毛上,一声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也随之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应声寻去,终于在不远处的溪流边找到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初生婴儿。这婴儿的脸被冻得通红,不断地扯着嗓子大声哭喊着,但似乎是与这少年有缘,他刚用手去触碰这襁褓中被冻得冰凉的小脸,那哭声便止住了。“也不知是哪个狠心的父母居然将你丢弃在这儿。唉,罢了,既然我捡到了你,那你我便是有缘,你就随我回去吧” 少年看着怀中已经熟睡的婴儿,原本冰冷哀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

 

时光飞逝,转眼二十年过去了。这襁褓中的小婴儿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 &ldq

连凯老婆

文学

amanda

uo;师傅,快来找我呀,我在这儿呢” 路凝霜此时正悄悄得躲在一棵大树的后方,偷偷伸出了半个脑袋看着远处的人影。 “凝霜,别玩了,随我回去罢。该到你吃药的时间了” 路尘推着手下的轮椅,焦急地四处寻找着路凝霜可就是看不见她的身影。 “不嘛不嘛,师傅找到我,我就乖乖回去吃药” 路凝霜开心的笑着,想到自己日日被逼迫喝下去的那一碗碗比黄连还苦的药,她就直打哆嗦。每天她最乐意做的事就是和路尘这样拖延吃药的时间。 路尘笑了笑,大声的说道 “你若再不出来,这晚上的云腿排骨汤可就没了” 路凝霜一听,立马急得从树后跳了出来,“别别别,师傅,我马上就去把药给喝了” 看着那一蹦一跳消失在眼前的俏皮身影,路尘一边笑着,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晚上吃饭时,路凝霜大口啃着手里的排骨,又咕噜咕噜得喝下了一大碗汤,而那油花顺着她的嘴角滴落到了桌上,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路凝霜,路尘轻轻叹了口气,拿了张帕子替她擦去嘴边的油渍,柔声说道 “真是没有一点点女孩子家的样子,再过几年你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了,这大大咧咧的样子也该收一收,不然还有哪家公子敢要你?” “我不嫁给别人,我要嫁给师傅你。师傅长得如此好看,医术又好,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跟师傅永远在一起” 路凝霜一边吞着嘴里的排骨,一边睁着她那明亮的眼睛看着路尘。 路尘先是一愣,呆呆得看着眼前这张可爱纯真的小脸,但又随即回过神来伸出手拍了拍路凝霜的脑袋 “净胡闹,罢了罢了,就当你是童言无忌,以后可别这么说了”

(二)

凡是路家管事的都知道,这路家不知道为何,代代都打娘胎里自带顽疾,出生便有那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和一双瘫痪不能行走的双腿,各代家主更是活不过四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路家世代为医,想要找出解除这个可怕诅咒的方法,但奈何路家可医天下人,却惟独医不了自己,每一代家主都逃不过这悲惨哀苦的宿命。路尘从小便知自己家族的诅咒但他不愿轻易向命运屈服。他每天苦心钻研却还是没有找出解除诅咒之法,久而久之,笑容渐渐消失在了他的脸上,直到他十八岁那年的冬天在溪流边捡到了一个婴儿。由于婴儿的脸上被凝结的冰霜冻红了脸,他便给她取名路凝霜。往后的岁月里,路尘开始因为路凝霜而改变了,这个突然闯进他生活里的小生命带给了他无数的欢声笑语,也渐渐将路尘那颗麻木冰冷的心给暖了起来。

这一天,路家门前出现了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他自称是江州樊府的少爷樊世年,因在林中骑马狩猎时遭人暗算而身受重伤,正巧他听闻这早在江湖中因医术扬名天下的路家在不远处的深山中,便用尽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点点力气与神志找到了路家所在。路凝霜看着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少年

文学

,她拉了拉路尘的衣角,哀求着说道“师傅,你看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你不治他的话,他肯定会死的” 路尘笑着看了看路凝霜说道“谁说为师不救了?我路家世代为医,无论高低贵贱,只要受了伤,我自然是要救的”

后来,路凝霜便天天跑去照看樊世年。本来在这深山中就只有师傅和几个仆人管事从小陪伴着她,这突然出现的陌生少年着实让路凝霜觉得新鲜的很。每天厨房准备好了饭菜,她便会第一时间给樊世年送去,空闲时去林中摘了新鲜的果子,也会偷偷藏在兜里去他房里找他。刚开始的时候,樊世年只觉得这小丫头真是多事,自己大病初愈就被她天天围着转,很是头疼。可久而久之,樊世年开始习惯了每天来找他说事的路凝霜,有时路凝霜来的晚了些,他还会时不时地往窗户那儿看看,期待着那个俏丽活泼的身影的出现。而这一切,都被在远处坐在轮椅上的路尘看得清清楚楚。

几个月后,樊世年的身体逐渐好转,已无大碍了。这天,他来到院中看到独自一人坐在轮椅上赏花的路尘,他那银白色的发丝被微风吹起,遮住了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本就冷峻的面容上似乎比平时多了几分忧愁。“多谢路公子在樊某垂危之际施以援手,日后若公子有任何难处大可来我江州樊府,只要公子开口,在下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樊世年看着眼前的路尘,双手作揖说道。

“樊公子不必言谢,救人一命本就是我医家职责所在。只是我路家隐居在这深山多年,早已习惯了清静无人打扰的生活,樊公子若真想谢我,那便早日挑个时日离开吧”路尘看着院中飘落的花瓣,淡淡的回道。

“是在下疏忽了,在这叨扰许久实在抱歉。可在下还有一事想要请求路公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何事?”

“在下听闻这凝霜姑娘是路公子当年捡下的弃婴,但这些时日相处下来,在下见她天资聪颖,又着有一颗天真纯洁的善良之心,被困在这深山中实在可惜。若路公子愿意,在下可将她带回樊府当作亲妹妹对待,让她去领略一番这世间的繁华美好,姹紫嫣红”

路尘一听,冰凉的手不禁颤了颤,他微微抬起双眸看向樊世年,冷冷的说道“我路家的事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管,我看公子早已痊愈,不如今日便启程离开我路家吧” 说完,路尘便推着轮椅头也不回得离开了。回到房中,路尘叹了口气,喃喃说道 “还有两年,再让我陪你两年,你就自由了.......”

(三)

此时的樊世年正收拾着行李,路凝霜瞧见了便急匆匆得跑到了他面前问道 “你这是要走?你怎么都不来跟我打声招呼就准备不辞而别啊,枉费我这么多天对你的悉心照料” 看着眼前横眉怒目,一副气鼓鼓样子的路凝霜,樊世年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认真的看着她的双眼问 “这山后的景色虽不如山中这般宁静素雅,但却是繁花似锦,你从小待在这深山从未出去过,难道不想看看这大千世界吗?” 路凝霜怔了怔,笑着回他 “我当然知道这山外的世界必是万般绚烂,小时候我也曾想偷偷溜出这深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我心里知道,师傅对我有救命养育之恩,只要他在这儿,我便哪儿也不会去” 此时一个身影停在了这门后,听到路凝霜说的话,路尘哀戚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就在这时,只听“嗙”的一声,一个娇小的身躯重重得砸在了地面。“凝霜!” 樊世年一声惊呼,快速向前一步将晕倒在地上的路凝霜抱了起来。路尘也随之闻声赶来,看到樊世年怀里的女子脸色惨白,呼吸声也越来越轻,他焦急地唤来家仆让他们把路凝霜带回了自己的房中。樊世年在路尘房外焦急得等待着,他来来回回踱着步,一刻都不敢坐下歇息。过了许久,房门打开了,路尘阴沉着脸看了看樊世年说道 “你跟我来”

来到院中,路尘轻叹了口气后便娓娓道来 “凝霜她从

日野雫

小便有心疾,我日日用药物替她延缓这心疾的发作时间,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如今看她这样子怕已是强弩之末。本以为以我的药物还足以再撑个两年左右,但没想到......  为今之计,只有以心换心方可救她性命。之前你说要带她走,我现在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保证日后会好好照顾她。我会用银针封住她此前的所有记忆,往后,你便带她回樊府重新生活罢” 樊世年看着眼前轮椅上的男子,他的脸上似乎还带着干枯的泪痕,本就阴沉的脸上更是覆盖了层暗暗的灰色 “以心换心?公子难道是要........” 他诧异得问道

“不错,我本就时日不多。本以为还能再陪伴她两年,可现如今看来,怕是不能如愿了” 路尘打断了他,轻声回答着。他闭上双眼,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一个雪夜,他从不后悔救下了路凝霜。她是自己在这个令他厌弃的世界里的一丝丝光,一点点甜,照亮了他心灵最深处的黑暗,温暖了他往后的苍白余生。

(四)

“世年哥哥,你快来找我呀” 一个明丽可人的少女此时正躲在一棵大树后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蒙着眼的少年。她蹑手蹑脚得向那个少年走去,猛得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立马转过身伸手去探,但少女早就往后一跳,伴随着清脆如铃般的笑声跑远了。 少年笑了笑,突然大声喊道 “不陪你玩了,今天厨房里炖了云腿排骨汤,

叔叔加油再深点

不知道有些人去晚了还能不能喝到” 少女一听赶紧跑了过来,拉着少年的手就往回家赶,一边跑还一边小声抱怨道 “你怎么不早说!”

回到家后,少年看着眼前满嘴油渍的少女,一边替她擦着嘴,一边说道 “女孩子家家吃饭这么没吃相,以后还有哪家公子敢要你” 少女伸出去拿排骨的手顿时停了下来,她听着这话只觉得好生熟悉,但脑子里却怎么也想不起是在哪儿听过相似的话,唯有她胸膛中那颗心此时正慢慢跳动着.......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